当前位置: 首页 > 仙侠小说> 寻灵仙途>寻灵仙途第438章 借传送返回川州

寻灵仙途第438章 借传送返回川州

作者:梅安七

    天色渐晚,但战天赐却没有停留,直接向长沙郡传送阵走去。

    战天赐来到一栋古朴的堂屋前,还没靠近就有一长相平常的修士上前询问,待战天赐禀明已经有程、王、李等世家担保后,对方经传音符确认后,才让战天赐进了这屋子。

    别看着堂屋外表简陋而不起眼,但越靠近戒备越发森严,毕竟传送阵就在这堂屋中间。

    明面上驻守的修士都是元婴期,但战天赐还能感觉暗处有修士在探视他,传送阵乃楚州重地,肯定有大能修士坐镇暗处。

    战天赐心无旁念,也不在乎暗处修士的探查,交接了二十块上品灵石后,战天赐在对方的指引下,稳稳当当的在传送阵中站好,在那阵法启动修士的操作下,阵法发出一阵耀眼的白光,战天赐直接从阵法中消失。

    战天赐只感天旋地转,随即眼前一暗,无法外视,战天赐感觉自身被一阵莫名的力量拉扯,神识刚外放就感觉识海一疼,那缕神识被身周无形的力量搅碎。

    平复了几息后,战天赐突感眼前一亮,身周气势变化,自己已经立在与楚州那传送阵一样的地方。

    战天赐猜测自己已回到了川州,而他也询问过楚州修士,知道自己会被传送到川州川城。

    传送阵边的两位守护修士早就看到传送阵的异动,刚看到异动两人即使是元婴修士,也不禁露出一丝期盼的神情。

    毕竟目前川州局势不妙,而川州早就向楚州发出求救的讯息,此时来川州的,也许是楚州来的大能修士。

    但他们见出现的只不过是一金丹小子,脸上不禁露出失望神色,刚刚抱的希望有多大此时就有多大失望。

    旁边一苍老虚弱的元婴修士见战天赐出了传送阵,忍不住问道:“你是何人,就你一人吗?”

    他心里还是希望对方还有几人会来,不可能一金丹修士敢此时进入川州,进入此时已是血雨腥风的川州。

    战天赐也看到对方的失望神色,心想对方还在等什么人不成,见对方问起,战天赐拱拱手回道:“川州天一宗战天赐见过两位前辈!”

    “什么?你是我川州修士?”苍老修士旁一位同样气息不稳的元婴修士惊讶的问道,他比起自己的同伴要年轻不少,但他明显有伤在身。

    “天一宗?”苍老修士眉头一挑,他好像在哪里听过这宗门。

    “金兄,你听过这宗门?”脸色苍白的元婴修士有些意外,川城四周千里小有名气的宗门他也都有了解,但他却从未听过这天一宗。

    这金丹修士能去楚州,更能从楚州使用传送阵回来,想必其所在的宗门亦不可能寻常。毕竟光是那传送使用的上品灵石,就不是一般宗门出得起的,即使出得起,也会舍不得给一金丹修士使用。

    苍老修士深思了一下,才想起来何处听过天一宗,回道:“邓道友应该听过剑痴雷吧!”

    “听过!”

    一介散修,专修剑道,虽同为元婴期,即使他邓南川出身川州顶级宗门,各种功法秘法不缺,但他亦接不了那剑雷几招。

    他打心底还是佩服那剑痴雷的。

    “邓道友,你可知道那剑痴雷加入了哪个宗门?”

    邓南川见这苍老修士问起,联想刚刚那天一宗,诧异的问道:“难道他加入了这天一宗?”

    不待苍老修士回应,他回头看了战天赐一眼,问道:“那剑痴雷真加入了你天一宗?”

    战天赐稍立一旁,他也想听到天一宗最新消息,见这两人在谈论天一宗和剑痴雷,因此也不急着离开,见对方问起,回道:“剑痴雷雷前辈正是我天一宗长老!听说血炼修士侵入川州,不知这金前辈可知道天一宗最近情况如何?”

    “天一宗应该还好!”苍老修士回道,“有剑痴雷坐镇,应该无事!那天一宗又不是在名山大川,也不是顶级宗门,血炼修士虽席卷川州,但他们那些顶级修士却被牵制在川城外。更何况现在那剑痴雷现在已经是出窍期修为了,只要没有分神期修士出现,以剑痴雷的实力,必能无恙。”

    “多谢前辈告知!”战天赐拱拱手回道,他见天一宗暂时没事,心底轻舒一口气。至于剑痴雷突破到出窍期了,战天赐却没有什么意外,毕竟剑痴雷的实力摆在那里,元婴期就不逊一般出窍期,而今突破到了出窍期,其剑修的战力想必更能发挥,剑痴雷一突破就有顶级出窍期实力,战天赐当然也能理解。

    战天赐与二人又寒暄几句后,直接就出来这传送阵要地,出去后发现自己已经在川城里面,战天赐看着川城中形形色色的修士,感觉他们与以往大有不同,所见修士都行色匆匆,有的修士甚至还一脸惧色和恐慌。

    战天赐猜测这应该是受血炼修士入侵的影响,而观他们神色,川州情势肯定大为不妙,要不然他们也不会如此恐慌。

    一念至此,战天赐也没了在川城逗留的心思,直接出了城门向西而去。

    西去二百余里,战天赐发现路途中低阶修慢慢减少,即使偶尔见到一些,也多是好几人同行,也都有金丹甚至元婴期修士同行。

    战天赐深吸了一口气,感觉空气中都弥漫着丝丝血腥气息,这一路西去怕是会遇到不少血炼修士,但战天赐却没有什么惧怕,毕竟他连域外战场都敢独自行走,现在在川州,还怕什么。

    “呱呱,主人,现在我可以出来了吧!”灵蛙按捺不住的传音道,这回它在宠物袋中呆得够久了,只是因为它感觉周边存在不少强大的气息,吓得它不敢出来。

    而今一到荒野,它感觉没有危机才主动要求出来透透气。

    战天赐思虑了一下后,叮嘱了灵蛙几句,战天赐虽有信心,但如果碰到强大的元婴期血炼修士,他也只有逃命一种选择。

    灵蛙乃异兽,身有上古蟾蜍神兽血脉,遇到危机自有征兆,想必它也能提前躲避。

    这么一想,战天赐收敛自身气息坐于灵蛙背上,灵蛙待战天赐坐会,呱叫一声,迅速向西跳跃而去,速度不比战天赐慢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