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仙侠小说> 武修时代>武修时代第271章 以身犯险

武修时代第271章 以身犯险

作者:妖言先森

    体育馆二楼的各间阁楼全部坐满,外出了一段时间的哭竹大师和严老,在最重要的比赛前夕,也赶了回来,此时就坐在其中一间阁楼内。

    严老在外面得了信息,听说荆楚武大队披荆斩棘,一路闯关,居然打进了冠亚军争夺赛的决胜局,把他可高兴坏了,特意把下方观众席的汪修远等五人,全部叫到了二楼来问话。

    钟天行做陪,还有几位怀安大师一系的前辈,众人济济一堂。

    问了几位带队导师之后,严老笑得嘴都合不拢,瞥了眼与钟天行谈话的哭竹大师,道:“唐老头,等下丢了冠军,你可别责骂若山他们。”

    哭竹大师朝下方看去,赛台上两位队长正在递交比赛顺序,笑道:“谁赢谁输重要吗?你个老家伙就喜欢瞎操心,只要尽力了,谁拿冠军都一样。”

    谈笑间,下方的比赛开始了。

    荆楚武大一方,宁远直接首发出场,最后一场比赛,他没必要再藏着掖着了。

    新唐州武大首发的是魏寒安,双方似乎打一样的主意,直接强强碰撞。

    赛台之上,两人按规矩行礼之后,裁判一声喝令:“开始!”

    魏寒安大踏一步,手中长达三米五的长柄大刀,横着一抡,呜,刀锋雪亮,对着宁远当胸切去,这一击范围很广,也是利用了他自身的身高臂长加上了长刀的优势。

    宁远脚下稍退,枪头朝下一拨,“铛”,两样兵器碰撞一起。

    巨力震动,宁远掌心发麻,脚下再退一步,对手的力量爆发超出了靳鸿,他凭着枪与力合能发挥出来的力道控制,还抵挡得住,只是有些吃亏。

    魏寒安再次踏步,反手又是一刀横斩,他不准备玩什么花哨的刀法,以最基础的刀法对付宁远,稳打稳扎,用自身优势和元力爆发来压制对手,尽量不露破绽。

    只要他不露太大的破绽,两人相隔了四米多的距离,宁远即使身法占优,想要转到他身后去发起偷袭,也不是一件轻易的事情。

    宁远再次枪头挡击外拨,手上稍加了大悲手的卸力手法,脚下借力,朝右方闪去,突然逼近了几步,唰,长枪对着魏寒安的左肋刺去。

    魏寒安脚下稍退半转身,大刀翻转,小门板一样的刀刃再次横斩。

    对于宁远的攻击,不予理会,他来了一招各打各的同归于尽打法,不被宁远牵着节奏走,这也是他与老师和唐若山几人商议出来的狠辣招式,是欺负荆楚武大只有宁远一个高手,宁远不敢以伤换伤。

    宁远闪身再退,原地留下一道残影,手中的长枪,唰唰几声,绕着魏寒安发起了猛烈的快攻,对方明目张胆要与他拼消耗,宁远肯定不干。

    他得利用轻灵步的优势,在游动中给自己创造机会。

    魏寒安站定原地,一柄大刀翻飞,身体随着宁远的闪动而侧转身体,他不需要绕圈子,节省了应变的大把时间,来来去去就一招横斩,

    偶尔慢了宁远一瞬,也给他不要命的打法弥补,使得宁远的游走抢攻徒劳无果。

    一时间,“砰砰铛铛”,赛台中间战得热闹。

    满场都是宁远的身影,看得人眼花缭乱,这一番抢攻,就是五分钟过去。

    其间,宁远故意卖了几次破绽,魏寒安却无动于衷,

    他不贪功冒进,也不抢攻,就这样与宁远耗着,即使把元力气息给耗尽也在所不惜,他相信,宁远这样满场飞奔,消耗远大于他,他耗得起。

    二楼的哭竹大师盯着下方宁远的身影,眉头皱起,脸上露出了思索之色。

    “老唐,我怎么看宁远那身法,有几分眼熟的感觉?老关,你们怎么看?”

    边上坐着的一个瘦高老者,捋着下颌的胡须,沉吟道:“是看着有些眼熟,奇怪,像是哪里见过?或许是年头久了,有些记不起来。”

    哭竹大师眼中露出一丝恍然,笑道:“我想起来了,竺老头曾经给我们演示过一种身法,是轻身意境之后的提升,与宁远此时施展的身法,有几分类似。”

    “对,老唐你这样一说,还真有几分像,竺老师当年好像花了些时间在研究。”

    “咱们那一届,当时没人能够感悟轻身意境,还让竺老师好一顿嘲讽,我也有印象了,后面……没听说他老人家研究那身法是否成功?”

    “那老头,什么都喜欢研究玩一玩,成了,他自然会记录下来,没有流传,想必当年是没有研究成功。”

    钟天行和汪修远几人,竖起耳朵听着几位老前辈回忆三百多年前的封尘往事,有种很新奇的感受。

    赛台之上,宁远凭着轻灵步,还在继续抢攻。

    这么多场比赛下来,他的招式套路,早就给别人研究透了,使得他心中也有些无奈,还是修为不够啊,否则,哪用得着如此麻烦,直接用力破之。

    面对魏寒安的无赖打法,宁远连数招的技巧都使用不上,没法数啊。

    他在寻找机会,也是在等时机。

    又僵持了几分钟,宁远的速度陡然一停,力贯枪身,枪头猛然朝外一磕。

    “铛”,把魏寒安横斩的一刀给击开,这一枪,把宁远所能发挥的爆发的力量,全部使了出来,硬生生把魏寒安的大刀给磕开了一尺的破绽。

    与魏寒安纠缠折腾了这么长时间,是为了麻痹对手,使对手产生惯性思维。

    瞬间沉浸进入心与意合,脚下抢进,撒手枪朝前扎去,枪尖错过对方的金属刀杆,直击魏寒安的右胸,这是宁远蓄谋已久的攻击,速度快若闪电。

    魏寒安牙关紧咬,脚下暴退,左手撒开,右手单持刀柄,拼尽全力横刀回斩,看他这架势,是拼着挨一枪,他也要砍宁远一刀。

    宁远哪还会在乎对方的威胁,力达枪尖,脚下连进,眨眼间追出了五米远。

    “噗”,枪尖成功刺到了魏寒安身上。

    左手挥了半圈,朝横斩的大刀拍击,“铛”,戴了柔金手套的左掌拍在刃口,宁远突然察觉不对,大刀的横斩力道,大大的不对!太弱了!

    就这刹那的耽搁,宁远感觉他刺中对方右胸上方的枪头一滞,

    大惊着想要收回枪头,却发现魏寒安不知使了什么手段,把他刺入七八厘米左右的枪头给陷住了,而魏寒安空出来的左手,“啪”一声抓住了他的枪杆。

    见魏寒安憨厚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丝如释重负的笑容,宁远顿时知道,对手一直在等着他的枪刺,这是以身犯险也要夺他的长枪。

    他上当了!没料想到魏寒安不惜重创自身做出如此举动来。

    现在,是逼他与对手短拳相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