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灵异小说> 鸿元大陆>鸿元大陆第15章 银角小獒

鸿元大陆第15章 银角小獒

作者:甄慕白

    出现在秦恪手中的,是一截小拇指粗细的洁白如银又宛若牙齿的东西。这是在桑巴的包袱里发现的,秦恪本以为它是什么牙齿之类的东西,看上去很精巧别致,就把它另外收在了身上,准备做个饰件之类的东西。现在看来,应该是这个小东西断掉的小角了。

    银角獒看到秦恪手中的银角,兽眼中绽放出了欣喜的光彩,一下子向秦恪这边跃了过来,像发动了攻击一般。

    秦恪吓了一跳,下意识地把手臂一挥,噗的一声,像是撞了上了什么似得。

    定眼一瞧,只见银角獒已经被撞飞到了地上,吃痛地叫了几声,便又抖了抖泥土,战战兢兢地站了起来,两只水汪汪的眼睛看着秦恪,却不敢上前,只是一脸的焦急与祈求,很是惹人怜爱。

    “这是什么情况?”秦恪也是一阵疑惑,“银角獒应该不是这么弱吧?”

    “嘿嘿,主人,你还真是好运啊。这种事情都能遇到。”

    小灵的声音适时地传到了秦恪的耳中。

    “到底什么回事?”秦恪接着问道,“银角獒应该没这么弱吧?”

    “事情是这样的……”小灵向秦恪解释了起来。

    原来银角獒不同于别的妖兽把元力储存的内丹之中,在其未成年之前,身体里的绝大部分元力都是储存在它的小角之中的,以此来增加攻击力,来保护自身。

    所以,幼年银角獒比一般的妖兽小崽都更为的强大。但这也带来了一个致命的缺陷,就是一旦银角獒的兽角断裂之后,它角上储存的元力就会逸散掉,实力大损,直至一年之后长出新的兽角。如果在这期间遇到强大的敌人,那就相当的危险了。

    当然,幼年的银角獒一般都在族群里面的,在成年银角獒的保护下,遇到危险的概率也不是很大。但不知是何原因,这头小獒很可能脱离了族群,又断了银角,那么现在它的境遇就非常的难以预料了,也怪不得它如此的焦急。

    “主人,你想不想养个宠物?你看这个银角獒如何?”小灵提议道。

    “真的?难道你有办法驯服它?不过,我听说驯服妖兽是很困难的事,就是对驯兽师来说都是极为困难的啊。”秦恪听完,也是一阵意动。拥有一头未来能成为地级初阶的妖兽,还真是一件不错的事啊。

    “这有什么难度,我可是强大的血生诅咒啊!”小灵得意地说道。

    “那么我该怎么做呢?难道是用诅咒?”秦恪问道。

    “诅咒,怎么会!对付这个小东西还要用我的看家本事吗?我只要略施小技,就能分分钟搞定它!像当初……”

    “到底该怎么做啊?”秦恪不满的皱了皱眉,这家伙又开始胡吹了。

    小灵话音一滞,就秦恪有点不耐烦,只好话音一转,问道:“主人,你听说过血驯吗?”

    “血驯?”秦恪疑惑道。

    ……

    寒冷的阳光照耀着小树林。树林里的叶子已经脱落了,只留下光秃秃的树干。

    几头死去的小羊羔斜倒在一个斑驳的铁缸旁边。

    小羊羔们留下的尸体却并不圆实,而是无比的干瘪,几乎只剩下了一层羊皮,只有头颅部分才显得充实,头颅上一双睁大的眼睛中,还满是恐惧,死不瞑目,似乎在诉说着自己悲惨的命运。

    铁缸之中已经满满的装满了几乎一缸的羊血,腥臭无比,在阳光的陪衬下绽放出了瘆人的光芒。

    秦恪握着银角小獒的一只后腿,把这头可怜的小生命,直直地倒提在铁缸之上,嘴角露出一丝残酷的微笑。

    就在不久之前,秦恪就把这头倒霉的银角小獒给抓住了啊。

    看着缸中因风而荡起的血色涟漪,闻着血腥的味道,银角小獒的小脑袋虽然不是很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但身体却有着本能的恐惧和抗拒,倒数着寒毛,不断扭动着身体,挣扎着四肢,龇牙啮齿,小却明亮的眼中满是愤恨之色。

    但是无论银角笑傲怎样挣扎和抗争,却怎么也挣脱不掉秦恪那只抓住着它后腿的那只手。

    这是因为当银角笑傲挣扎的时候,秦恪的手心总会有丝丝的血色光芒缠蔓出来,加强着对银角笑傲的束缚,血色的光芒如丝线般组成了一个小网,把银角小獒限定局促在了一定的区间内,不论它怎样的抗争,也终归是逃不出去的。

    如果知情之人看到了,也一定会大吃一惊,因为这血色的丝线竟然是——诅咒之力!

    扑通一声。

    秦恪的手一松,银角小獒终究是落到了铁缸之中,溅起了一片羊血血花,但这血血花却并没有溅出缸外。

    这是因为整个铁缸也被血色的丝线缠绕住了,如格网般封住了铁缸的缸口,虽然还有着网眼的存在,但是羊血血花却总也难以溅出。

    银角小獒落在了血缸之中,浑身的毛发都被染成了鲜红之色,它也比先前更加惊恐,不断张打着自己的四肢,溅起的血花不断地向缸口冲去,又不断地便阻挡了下来。

    突然也就是那么一刹那之间,银角小獒骨子中的野性被陡然激发,眼神也突然变得凶狠而桀骜,不断地发着狂野的怒吼,竟然猛地向着缸口撞了过去。

    磁。

    银角小獒向被电击了一般,腿爪一软,便又直直地掉在了缸中。

    但它却并不愿意就此放弃,又怒吼着向缸口的格网撞了几次。但无一例外,都被这看似柔弱的格网给阻挡了回来。

    咕咚一声。

    银角小獒,恶狠狠地吞了一口羊血,见缸口逃不出去,竟然转而向着缸壁乱撞了过去。

    铛!铛!铛!

    铁缸不断发出着铿锵的声音,不断地摇晃着,竟然有点摇摇欲坠的感觉。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这撞击的力量也越来越小。如

    果观察缸中的小獒的话,就会发现它身上的野性竟然随着它吞食羊血,而一点点的消散。

    在铁缸的旁边,秦恪手上依旧不断地发出着血色的丝线,与铁缸上的丝线连接在一起,不断强化着铁缸上的血网防御,不让这丝线因为银角小獒的撞击而断裂。

    虽然要长久的维持这血色丝线是很耗费时间与耐心的事情,但看着银角小獒眼中的野性,在吞食羊血之后,在一点点的消失,秦恪的眼中的欣喜之色也在不断地浓郁。这血驯之法,果然可以驯服这头银角小獒!

    血驯之法,顾名思义,就是利用小羊羔血液里面蕴含的温驯气息,不断的感化、中和银角小獒身上的野性与兽性,从而让它变得相对温驯起来,让人们更加地容易驯服它。

    ……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耀过来的时候,秦恪终于疲惫地收起了手中的血色丝线,留着因睡眠不足而留下红丝的眼睛,走到缸边,低头一看,眼中露出了欣喜之色。

    这一天一夜的辛苦,看来终究没有白费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