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灵异小说> 鸿元大陆>鸿元大陆第22章 兄弟秦厉

鸿元大陆第22章 兄弟秦厉

作者:甄慕白

    就在大长老忖度着要不要再派人,向大理石擂台发动攻击的时候,一个秦家武士走了过来躬身道:“大长老,她带上来了!”

    大长老回头一看,便看见几个穿着秦家武士服的武士,押着白心怜站在了一旁。

    这么多年过去,那个曾经令她感兴趣的女人,脸上虽然也留下了岁月的痕迹,但依然风韵犹存,更平添了一一种更为成熟的韵味,给人一种独特的诱惑。

    不过,今天无论她如何地挑动大长老的心弦,大长老都决定要亲手将他摧毁。只因为他的儿子彻底激怒了自己,只因为她有一个好儿子,秦恪!

    “倒是可惜了啊。”大长老心里不由得感叹一声,“不过这也怪不得我了!”

    此时白心怜虽然被武士们用到架着脖子,但脸上却很平静,没有显露出丝毫的惧怕。

    不过,当她看到满地的尸体和受伤呻吟的人群的时候,眼神之后竟然是深深的不忍,脸色也惊得煞白。

    “看到没,这就是你儿子干的好事!你倒是生了一个好儿子!”大长老看着没有好气的说道。

    “怎么会?怎么会?恪儿怎么会杀这么多的人!”白心怜身体一颤,连声说道,显然她不会相信这是秦恪干的。

    “怎么不会!他毕竟是那个人的儿子,有什么干不出来!”

    大长老显然没有什么耐心跟秦恪解释什么,示意两个武士把白心怜向前一押,高声道:“秦恪,还不下来受死!老夫想,你也不想这个女人血溅当场吧?”

    声音一顿,又道:“不过,这也是一个很好的想法啊……”

    “秦礼!”

    秦恪在擂台之上看到被制住的母亲,强忍着身上的伤势,沉声道:“你这样做,难道不怕惹怒长宁国的所有武者吗?这可是犯忌讳的事!”

    原来在长宁国的武者世界里,有这么一个规矩,就是武者们之间的恩怨不得牵扯到普通的家人身上,如果谁违背了这一规矩,那么他就是长宁国所有武者们的敌人,直到他与他的家人被所有的人诛杀殆尽为止。

    这一规矩是又长宁国的开国君主,与那时长宁国的一些强大武者协商好制定下来的,并被写到了长宁国的法律之中。

    这是因为长宁国的开国君主在立国的过程中,自己的家人被牵连过,被自己的敌人几乎杀尽。

    所以,立国之后,他就制定了这一规矩,希望自己的悲剧不要在别人的身上上演。

    几百年下来,这条还是受到了武者们的欢迎和贯彻,毕竟武者们也是有着家人的。

    而这,也是秦恪这次决定于秦家决裂,却不担心自己的母亲的原因之一。

    因为即便几百年里也有着一些人违背了这一规矩,但公然违背的还是很少的,更不要说与官方有着千丝万缕联系,还在长宁国都城的秦家了。

    “你说的就是那条武者规矩吗?你还真是幼稚!难道你认为作为秦家这样的家族,还会在意这样的规矩吗?再说,这里都是秦家的人,就是把你们母子都杀了。又有谁知道呢?又有谁肯为你们叫屈呢?早就说过,秦国公府可不是你能够得罪的!”

    大长老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呵呵笑道,“真是家生的贱种,还真是愚不可及!”

    “你说谁是贱种!”大长老身边的秦厉,趁大长老不注意,突然把刀架在了他的脖子上,“你难道不知我也是家生子吗?早就看你不爽了!”

    “秦厉,你干什么!还不把刀放下,难道你也想跟秦恪一样反叛家族吗?”三长老秀眉一横,怒斥道。

    “反叛?真是好笑!竟然你们这些贵族们不把我们当秦家人。我们难道还要甘愿做秦家的奴才吗?就是反了,又如何!”秦厉哈哈一笑说道,旋即又大眼一瞪:“大长老,还不叫人放了白姨吗?”

    “好!好!”大长老枯皮的脸上铁青得可怕,怒气冲冲道:“果然贱种就是贱种,都是一丘之貉!”

    “还不放人吗?”秦厉却没在多话,把刀一紧就算作了回答。大长老枯树般的面皮不由得一抖。

    “大长老,我看还是放了吧,毕竟好看不吃眼前亏。”见大长老在一旁抹不开面子,二长老不由得在一旁劝道。

    “哼!”大长老冷哼一声,算是默认了二长老的建议。

    二长老用略一示意,两个武士便把刀收了起来。

    白心怜见此,便向着十来丈外的秦恪奔了过去,看到秦恪,便眼睛一红,眼泪不住的掉了下来:“恪儿,这是怎么回事。你怎么受了这么重的伤!”说完,也不管秦恪怎样,便扯下衣服为秦恪包扎起了伤口。

    秦恪也是一阵感动,白心怜这次被制说到底都是自己的原因,但她刚一见面既没有向秦恪问明事情的原委,也没有指责自己的凶暴,而是问起了自己的伤势。也许在母亲的眼中,孩子永远是最重要的。这怎么不让人感动呢?

    “秦厉,白心怜已经放走了,你还不快放了大长老!”二长老高声道。

    秦厉再把手中的刀往大长老的脖子上一蹭,看着蠢蠢欲动地众人道:“都不许动!”说完背着身,押着大长老向秦恪这边靠了过来,此时秦恪也已经安抚下白心怜过来接应了。

    “这回,谢谢你了!”秦恪看着秦厉,发自内心地感谢道。这回,要不是秦厉,终究是一个棘手的事啊。

    “秦恪,我这可不是帮你!而是我秦厉可不想歉人人情,这回你终究是因为我的事才杀这么多人的!”秦厉嘴硬自我解释道。

    如果说秦恪这回杀了秦家这么多人,只是为自己这个与他还有着过节的人出头的话,就是打死秦厉他也不会相信的。但现在,这至少是一个理由,不会让他们之间的气氛过分尴尬。

    “秦厉!”秦恪突然大声叫道。

    “嗯?”秦厉偏头看向秦恪,只见他一脸真诚地认真地盯着自己。“秦厉,你以后就是我秦恪的兄弟!”

    秦恪话音一落,旋即似乎发现什么,面色一变,顿时把秦厉往自己这边一拉,右手灌输进元力,向着秦厉的旁边猛然击了出去。

    嘭!

    只见秦恪身旁的大长老如一枚炮弹一样射了出去,一声惨叫,便直直地落在了三长老的怀中,连吐了几口鲜血,众人看去,竟然见到大长老的一只手臂,竟然被元力轰掉了,留下肩膀上的森森白骨。

    原来刚才大长老趁秦厉一个不察,本待偷袭结果了他。

    但却让秦恪发现了,大长老只好收手,来战秦恪,但谁知他刚用飞鹰爪刚抓过去,就见一刀强悍无比地元气光柱撞了过来。他甫一接触就已知不敌,就连忙向后避让,但还是被这道光柱轰碎了一条手臂!

    大长老出声制止了准备再向秦恪杀去的众人,吞服了一颗丹药,在二长老地搀扶下站起了身子,冲着旁边的一片树林,高声喊道:“徐供奉,李供奉,你们还不出手吗?难道还要老夫亲自请你不成?”

    天色已经完全的暗了下来,只留下一片柔和的月光照在树林里,树林里幽暗而寂静,似乎根本没有什么人的存在。

    “徐供奉,李供奉,你们还不出手吗?难道还要老夫亲自请你不成?”大长老的声音回荡在寂静而空荡的森林上空,竟似自言自语一般。

    众人的脸上都呈现出了愕然之色,但这愕然之色终归没有持续多久,只因为一个阴测测的声音从树林中传来过来:“没想到秦家竟然这般无用。大长老,这么快就心急了啊……”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森林之中陡然拉出了两个漆黑的身影,秦家供奉就赫然出现在了众人的眼中……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