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小说> 冥王毒妃>冥王毒妃050灭城

冥王毒妃050灭城

作者:枼玥

    生与死从来的都是相依的,有生就有死,为君者该如何取舍,不是应该由她来决定,而是当权者才对,两国交战,赫连殇都还未曾插手太多,她自然也不便干预太多,赫连殇既然决定卸下手中的权力,她也没有必要做出一步不肯松手的样子。

    “小姐,墨公子行了。”初晴见慕浅画门没关,便走进来道。

    “去看看吧。”慕浅画转身看向初晴,点了点头道,对于初晴的事,是她的心结,前世的她,因为背叛,失去了生命,既然初晴存了此念,她就不得不防。

    走进屋内,墨冰满是愤怒的看向慕浅画,慕浅画这玉笛公子之名,他还是知道的,只是没想到慕浅画会用如此卑劣的手段,将他迷昏,带出密道。

    “此举非君子所为吧。”墨冰见慕浅画迟迟不开口,主动说道。

    “墨公子所言甚是,我却不是君子,古人有言:女子与小人难养也,我只是一个女子而已。”慕浅画看向墨冰道。

    “你这么做,就不怕传出去,为世人所不耻吗”墨冰略带愤怒的看向慕浅画道,他没想到慕浅画看似如神仙般的女子,既然会有毒,用诡计在他放松戒备的时候,将他带离密道。

    “世人的看法,与我何干。”慕浅画随意坐下后道,墨冰生气,在她的意料之中,墨家之事,她也已经知晓,若无意外,墨家之事,应该是皇甫雄所为。

    “哈哈没想到我苦心经营多年,终究还是看错了人。”墨冰满脸失望道,他以为赫连殇是君子,没想到会有如此手段,此事随是慕浅画所为,有何尝没有赫连殇的默许。

    “的确,墨家的确一代不如一代,墨家之事,我无心插手,还是墨公子自己去想吧。”慕浅画说完,直接转身离开。

    慕浅画轻易离开,让墨冰感到一丝诧异,他以为慕浅画会除掉他,毕竟他的存在,有可能会发生变故,墨冰犹豫了,难道当日墨家灭门,真不是赫连殇所为

    随后,墨冰又否认了,墨家之地十分隐秘,若非赫连殇泄露了墨家的所在之地,又有何人能灭了墨家。

    “大小姐,为何不对墨公子提醒一二,他如今所掌握的消息,不过都是皇甫雄让他知道的,若是他只得了如今局势的消息,定会重新看待墨家灭门之事。”回到房间,辛月犹豫再三后问道。

    “告知与他有能如何如今我们说太多,在他看来,不过都是巧言善辩而已,何须急着辩解,待离开了这座城,他自然会知道一切,辛月,皇甫雄虽离开了老巢,我们也没有必要太着急,毕竟,皇甫雄想要拿下羽城,也不是轻而易举的,就算他想挟天子以令天下,这天圣的江山,也非他能够轻易号令的。”慕浅画直接说出了辛月心中的忧虑,辛月的疑虑,有何尝不是她心中的疑虑呢她已经传信,让慕东辰防守,但以皇甫雄的为人,习惯以软肋作为要挟,她十分担心上官瑶。

    “大小姐说的是,只是我任然担心夫人那边,根据刚刚传来的消息,唐老也随行,皇甫雄只怕是倾尽所有之力,全力一搏,绝非轻易能够化解的,更何况皇甫雄网罗大批的江湖人士,羽城虽有五万御林军防守,但江湖中人,个个都是以一敌百之辈,我心中还是十分担心。”辛月自己说出了心中的疑虑,皇甫雄经营多年,皇甫雄舍弃的人中,武功都十分高强,更别提皇甫雄带走之人,只怕功夫更为厉害。

    “云公子站了这么久,不妨说说看,你是如何看待羽城的局势。”慕浅画看向门外,声音略大的说道。

    “太子妃不早就是运筹帷幄了吗有何必在此时咨询我的意见呢”云锦看向慕浅画道,慕浅画手中有狱门,而赫连殇手中又有魔门,合二为一,论江湖势力,未必会输给苦心经营多年的皇甫雄。

    “莫非云公子另有见解。”慕浅画看着云锦,云锦的神情中,明显还有一丝疑虑。

    “火器,我虽不知道皇甫雄拥有多少,但我曾见云澈使用过,皇甫雄并不是十分看重云澈,但却能将暗器赐给云澈,我想火器在皇甫家并不是十分稀少,若是皇甫雄此行带了大批的火器,只怕情况不容乐观。”云锦直言道,不知为何,他总觉得慕浅画看透了他的想法,可慕浅画的神情中,却透着一丝不可思议,甚是他隐约感觉到一丝悲伤。

    “是啊,皇甫雄既有势在必得之心,火器定会随身携带,制作出的火器,只怕与楼下哪位墨公子有关。”沉默片刻后,慕浅画说道。

    本不存在于世的东西存在,对普通人来说,本身就是一种威胁,第一次世界大战死了差不多三千万人,第二次世界大战死了六千万,翻了一倍,死掉人数的多少,何尝不是武器作祟呢若是火器被广泛流传,只怕下一次的战场,死去的人会更多。

    “云锦告退。”云锦微微一笑,点了点头道。

    云锦离开后,辛月感觉到慕浅画突然沉默了许多,此刻,辛月还不知道,这份沉默的背后是什么,直到不久之后,她才明白过来。

    密道内,赫连殇与暗一穿梭在密道之中,如同他所预料的一般,墨冰并不了解密道的全部,皇甫雄手下中,另有厉害之人,密道中的机关,越来越错综复杂。

    “主子”利箭从墙壁射出,暗一飞身躲过,从刚刚开始,他们就像是走上了一条死路一般,赫连殇的机关术天下

    ,赫连殇的机关术天下少有,但眼前的机关,就算是破了又会触发新的机关,就像是让人在做选择题一般,若是不破解一道机关,面临的便是双倍的攻击,若是破解了一道机关,面临的还有百分之五十的攻击,设计机关之人,心十分狠毒,让暗一额头上冒出了一丝汗珠。

    “机关术分为两家,墨家是活字号的,墨家设计的机关,以墨家人为中心,凡是墨家人,出入机关之内,都不会伤及性命,但眼前的机关,却是墨家的对头家族,失踪百年的俞家。”赫连殇眉头紧锁道。

    “俞家,俞家不是早就不存在了,为何还会”暗一还未说完,便停顿了下来,皇甫一族处心积虑,其狠毒更是甚,比起墨家,皇甫雄更加愿意请进俞家,在狠毒上,两家会产生共鸣,想到此处,暗一继续说道:“俞家一直识墨家为死敌,但在机关术上却有逊色于墨家一筹,如此看来,莫非墨家的灭门与俞家有关。”

    “是否有关,尚且无法证明,不过,眼前此景,我心中一直的疑问,此刻便有了答案。”赫连殇想起墨家的灭门,随后说道。

    “主子,墨冰在密道中多年,难道就从未发现过异样吗”暗一不解的问道,若墨冰发现了俞家设下的机关,心中应有几分疑虑才是。

    “俞家之事,当年墨家家主并未告知墨冰,一来是因为他年纪小,二来是因为俞家那时已经将近五十年了,如今看来,皇甫雄的野心怕是从皇甫家前几代家主中延续而而来,此次皇甫雄放手一搏,只怕会给羽城带来灭道。

    “你”

    “看来墨家主昔日待我如子,我会让你亲眼见证事情的真相。”赫连殇抱住慕浅画的腰间,看了一眼墨冰后道。

    墨冰并未多说什么,但此刻赫连殇的话,却让他有一抹沉思,他自认为皇甫雄对他信任,如今看来,如同慕浅画所言,他真的只是一颗棋子而已,若墨家真是赫连殇所灭,赫连殇也绝不会留着他,墨冰心中产生了质疑,自从刚刚如月给他喂下一颗丹药后,他感觉身体好了许多,看来,慕浅画此刻也不会让他轻易死去,若墨家覆灭,另有原因,他一定要知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