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言情小说> 假如我给你我的心>假如我给你我的心第三章

假如我给你我的心第三章

作者:于晴

    一个礼拜后商婷正巧遇见了余以森。

    由于她仍不习惯轿车接送所以委婉的告诉老张她不打算在众目睽睽之下做阔老坐轿车上下学。

    她拎着背包站在公车站牌下耐性的等待公车。余以萌今天没课只剩她一个孤零零的站在这里。而这也成为她理清思绪的时刻了。

    她想起这一个礼拜以来她仿佛真成了富豪女似的不用为生活担心不用为下一餐的着落而赌博。邵慕尧对她好得不能再好。

    他对待她的态度仿佛视为亲妹妹般的宠溺还经常保持和颜悦色的好脾气陪着她聊天、看书。她从没看过他疾言厉色的模样。她怀疑他是否会生气他的脾气简直好到极点。

    这让商婷有些内疚。欺骗一个人有违她的本性尤其是欺骗一个像邵慕尧这样的好人他对她好得没话说而她却以谎言回报……

    她幽幽地长叹口气忽然听到煞车的声音。

    她楞了楞回到现实。

    她看见靠对街转弯处的马路上有一辆红色跑车停下在它前面是另一辆国产车。

    车里的人不约而同的走出来……她睁大眼看见红色跑车里的男人正是以萌的大哥。

    她不掩好奇趁着绿灯走过去。

    她隐隐约约的听见他们之间的争执。

    “老兄你撞到我的车了。你打算怎么赔偿?”国产车的主人毫不客气的吼着同时还心疼的瞄一眼他前面被撞凹的地方。

    余以森连看他一眼的兴趣都没有。“这不是我的错。这里禁止转弯。”他冷淡的回答还不时看腕上的表一眼。

    国产车的主人注意到他昂贵的服饰摞下狠话:“无论如何你要是敢不赔钱我们就站在这里讨论出个结果来。”他笑了笑“你也不希望我们吵到天黑吧!”

    “原来只是想要钱。”余以森冷笑不耐烦的从皮夹里抽出几张钞票。“这些足够了吧?”

    他眼一亮。“你不会以为这点钱就可以打我吧?”他想要伸手出去拿。

    “不!他不会用这点钱打你因为他根本不打算‘赔偿’你。”商婷及时抢下钞票。

    国产车主人和余以森同时楞了会。

    “你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我和这位先生之间的问题恐怕不关你的事吧?”他一看是个年轻的女孩就没放在心上。光看眼前这个衣装笔挺的男人就知道是个凯子他想趁此机会大捞一笔。

    “是不关我的事。但我看了就不服气。”她理直气壮的说道:“是你不对不应该从巷子里弯过来怎么可叫他赔钱?”

    “你这小妞!”他显然恼羞成怒起来直觉的想抓住她。

    她立刻躲到还搞不清楚状况的余以森后面。“如果你自认没错我们就一起去找警察评理!”她在他身后喊道。

    国产车主人面露狠色。“你敢惹老子!”

    她从余以森后头露出个头。“为什么不敢?这是个有法治的社会如果你不怕你大可上前打我但我会记下你的车牌号码甚至拍下它你信不信?”她作势欲从背包里拿出相机。

    余以森突然开口:“何必这么麻烦?钱我是不可能付不过如果你想打一架我奉陪。”他不急不缓的脱下外套眼里冷酷的表情吓退了国产车的主人。

    他抿抿嘴丢给余以森一个算他狠的眼神。“今天算我认栽了下回要让我碰上你就没这么容易了。”他不敢冲向前去打架半是因为余以森散出令人惧怕的气质半是因为逐渐靠扰看好戏的人群。

    他悻悻的坐进车里动引擎走了。

    余以森双臂环胸。“你可以出来了。”他的口气没先前的冷冰冰。

    商婷耸耸肩从他后面缓缓踱出来。“你应该感激我的。”

    他嘴一扬不是个感激的笑容而是嘲弄的表情。“感激我差点挨打?”

    “不!你不会被人打。”她肯定的语气引起他的好奇。

    “哦?我倒想听听你的高见!”

    商婷得意洋洋的看着他。“你没听过有理走遍天下?”

    他楞了会。“就这样?”

    “没错。如果是我我不会赔钱给他毕竟这全是他的错。我不得不承认你这种举动只会带坏社会风气对于解决事情的根本一点帮助都没有。”

    他无法置信的瞪着她。“所以你打算说理?如果不是我出面他可能会揍你即使你是个手无寸铁的弱女子。”

    商婷不满的瞪着他。“余大哥我是为你出头你应该感激我而不是在这里跟我争个没完。”她有些后悔为他站出来主持公道但她天性中的正义成份见不得这种情形生。

    “你认识我?”他再度惊愕了。

    他眯起眼打量她却不记得何时曾见过她。而他十分相信依他的性格是绝不会对这类的女孩感兴感的。

    他敢誓他根本不认识她。

    她对于他无礼的反应倒不在意。

    相反的她还好脾气的笑笑。“我知道你不会记得我。我是以萌的朋友曾见过你一面。”

    余以森现跟她说话相当地费心思。他不了解她思考运转的方式。

    “你是说仅因为一面之缘所以你挺身而出?”

    “就算是不认识的也该站出说句公道话。”商婷理所当然的说道:“你也会不是吗?”

    “我会吗?”他半嘲弄的扬起嘴角。他不懂他为什么还要在这里跟她站着“聊天”。很显然的无论是她的外型或是内在全与他相识的女人大相迳庭。

    他根本不会对她感兴趣。但她却几乎算是“救”了他的钱。

    “余大哥不是我说你但有钱并不能解决问题。”她把钞票塞回他的手上。

    “你这种做法是完全错误的下回别再这样了。”她唠叨道。

    “你以为我会听你的?”他反抗的问道随即吃惊的现自己无礼而幼稚的举动。

    “这只是良心的建议。”她调整背带懊恼的瞪着对街的公车呼啸而过。“下班车还得等上二十分钟。”她低咒道。

    余以森眉一皱几乎可以想见她的意图。“你该不是想要我送你吧?”

    “当然不是!”她眨眨眼对他提出的问题有些不解。“我知道你还有事待办。而我目前算是个游手好闲的人等个二十分钟对我而言并没什么差别。”

    余以森更困惑了。“你别无所求?”他不相信她罗里罗嗦冒着被揍的危险竟然毫无所求。

    他所认识的女人是不这样的。

    “我应该求什么?”她反问脸上带着一抹好笑的神情。“你是神仙专门让人许愿的?还是某某国的王子来台湾找新娘的?”

    他嘴角抽*动着。“很抱歉我都不能符合你的要求。”他现他们的对话荒谬得可以。

    “所以啦!余大哥你既然赶时间我就不耽误你了。”她等着绿灯。“不过我先警告你下回再碰上这种事千万别以为付钱就可以了事这只会让那些人更大胆向一个无辜者下手。”

    “你警告我?”余以森自嘲的笑了笑。

    从来没有一个人包括他的父亲敢对他用这两个字。

    而她一个初识的正义女孩竟然毫不顾忌的对他说出这种话。

    他无法相信更觉好笑。

    她没理会他的嘲讽向他挥了挥手说声再见就趁着绿灯初亮跑过马路。

    他耸耸肩转身走回车子。

    这件事对他而言不过是生活中的一段小插曲并没放在心上。

    “你是说余以森每晚都不同的女人作陪?”韦咏妮特地请了个私家侦探调查余以森的近况。在她完美无缺的脸上看不出一丝怒火因为她将满腔的恨意全隐藏起来。

    征信社的社长雷士霆难得亲自出马。

    他回答她同时暗自打量。“没错!如果你想要那些女人的名单”他眉一扬将他手下搜集的资料交给他。“全在上头。”

    他必须承认余以森的眼光相当的高。眼前美艳的脸蛋绝不是只靠一套化妆品就能创造的。相对的他也很庆幸他不是余以森光是看韦咏妮隐藏起来的恨意就令他深觉可怕。

    如果不是多年经验的侦探高手他真看不出来韦咏妮表面之下的愤怒。

    他原以为这只是普通妒忌的案子。

    但现在他可不这么想了。

    韦咏妮连看也不看他一眼。“他没有特定的女人?比较特殊的?”

    “我敢保证每个礼拜绝不会有同一个女人重复出现在余以森的身边。”他决定单刀直入。“夫人你还需要我调查什么?”

    韦咏妮的眼眸在一瞬间冷了起来。

    “我要知道他一天二十四小时所有的行踪尤其是他每一段艳史。”她恨恨道。

    她要报复余以森。

    她要他知道被抛弃的滋味。

    等待时机是她目前唯一能做的。

    只要时机一到她要让他后悔甩过韦咏妮。

    雷士霆看了她充满怨毒的眼神不自禁的打了个哆嗦。

    他为余以森感到担心。

    一声尖叫穿遍邵家。

    正等在书房的邵慕尧一楞意识到是商婷的声音飞也似的冲向邵家的小温室。

    他才一跨进温室就知道生了什么事。

    吃惊的商婷与略显慌张的亚柏。

    他微微叹息告诉自己该来的还是要来。

    “婷婷你吵到我工作了。”他并不是指责她而是故意移开她的注意力。

    随手拿起一盆小仙人掌的商婷怀疑地看看像巨人似的亚柏再转到邵慕尧身上。

    “表哥你没看见吗?”她声音里带些紧张与愤怒。

    邵慕尧走过去。“我没有近视眼。”他夺下仙人掌站在两人中间。“容我为你们介绍这位是亚柏我的好友兼属下。至于这位可爱动人的女孩是我的表妹商婷。”他仿佛当一回事的在认真介绍。

    商婷睁大眼。“他不是小偷?”她声音中的震惊表露无遗。

    “小偷?”邵慕尧与亚柏失声问道。

    邵慕尧觉只要有他这位小表妹在场天底下没什么不可能生的事。

    而他怀疑他必须花费全部的心力才能应付她闯出来的问题。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轻声叹息。

    商婷不好意思的笑笑她带有歉意的眸子看向长相狰狞的亚柏。“对不起我误会你了。”她不待他回头就皱皱鼻头颇为不满的继续说道:“不过话说回来如果你不鬼鬼祟祟的在我进来后想溜出去或许我就不会以为你是小偷了。”

    亚柏无辜的不吭声。

    邵慕尧了解的朝亚柏点点头。“你先出去吧!”

    亚柏迫不及待的离开温室换句话说他几乎是逃离这里的。

    商婷望着他的背影。“我话还没说完呢!我们之间的误会应该各人分担一半才对。”她喃喃道。

    邵慕尧微笑着眼睛移到仙人掌上。“你当他是小偷所以想拿仙人掌对付他?”

    她调回目光有些赧然。“很笨是不是?”现在她一回想起来就满脸尴尬恨不得有个地洞钻下去。

    邵慕尧必须轻咳才能掩住他的笑声。

    “婷婷你不笨。但我建议下回找大一点的盆栽。”

    商婷脸一板。“表哥你在嘲笑我?当我面对这么……巨大的‘小偷’时我根本无暇顾及这些大盆栽、小盆栽的。我只是随手拿起容易威胁他的物品。”她强调以免显出自己的愚蠢。

    邵慕尧认真的思考她的话。“你说得没错。婷婷你有没有学过防身术?”

    “没有。”她回答得倒干脆。“以往我的环境、命运不允许我有多余的时间来学这些奢侈的武术。”

    他眉头皱了起来。“这不是奢侈的武术只是让你在危急时派上用场。”

    “我倒不认为我会生什么危险!瞧我前二十年都毫无损的度过了我会有什么问题?”她对邵慕尧提出的问题倒不以为意。

    “你现在跟以往完全不一样。”邵慕尧严肃的说道:“现在你是邵慕尧的表妹对于某些人而言你相当有份量他们可能会借由你来威胁我。”

    商婷一楞。“真的?”她倒没想这么远。

    “你不信?”

    “不!慕尧表哥说的话我当然信。”商婷仍有些不敢相信。“但我没想到这些可怕的事会落在我身上。”

    他恢复为永远挂着温和笑容的邵慕尧。“我只是说有这个可能性并不是真的会生。”他突然亲昵地拉起她的手放到他两掌之间。“不过事先预防总是没错。婷婷以后你有时间我教你一、两招。”

    她眨眨眼。“你会?”

    “看不出来?”

    “不!只是怕浪费表哥的时间。”她想说的是她没想到邵慕尧外表一派斯文、笑容可掬一点也不像会打架的男人竟然也曾学习过防身术。

    “放心我会抽时间的。”邵慕尧突然拉着她走出温室。

    她略觉困惑的看着他英俊的侧面。“表哥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星期天下午你通常都待在书房里。”

    “聪明。”他拉着她直接走向车库。

    “但现在就是星期天下午我很抱歉把你吵出来但你不回去继续你的工作吗?”

    他耸耸肩。“我现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商婷实在忍不住了。“表哥你到底想做什么?”

    他停下脚步在阳光下凝视着商婷。“我现我太忽略你了。”

    商婷傻呆呆的看着他摇摇头。“表哥你不必因为我而放着工作不做……”

    邵慕尧笑了。“小傻瓜这只是我想出去散散心的借口你不用责怪自己。”

    他骗她。

    商婷松了口气。“那我就放心了。我不希望因为我而让你耽误正事。”她眨眨眼。“老古曾告诉我表哥在工作的时候是六亲不认的。”

    邵慕尧保持笑容。“他真这么说?”他提醒自己回头要好好数落多嘴的老古。

    她点点头。“老古还说谁要敢惹了盛怒中的你那无异是飞蛾扑火。”她没注意到他的表情继续说道:“表哥你是吗?”他开玩笑的成份居多。

    “你看我像吗?”

    “百分之百不像。”她坦承道:“慕尧表哥给我的印象是一个相当亲切而又疼表妹的好人我怀疑老古是在跟我开玩笑。起码我没见过你动怒的样子是事实。”

    邵慕尧满意的点头。“我很高兴在你心目中我的形象并没被老古破坏。告诉我婷婷你想到哪儿玩?”他随意而轻快地问道。

    商婷毫不考虑的回答他:“表哥今天下午我们就待在你书房玩。”

    “我书房?”

    她认真的点头。“你有公事要处理又怕我寂寞想陪我逛逛。既然如此我也该好好回馈一下你说是不是?”

    邵慕尧面不改色。“婷婷你的意思是……想帮我忙?”他猜测着。

    “当然不!”商婷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我必须承认我是一个庸才也没什么天份。”她皱皱鼻。“就某种程度而言我倒很庆幸我属于平庸的一类。那让我过得快活许多。”

    “听起来你似乎相当满足现况?”

    “除了金钱以外。”她毫不保留的回答。“以萌的父亲就是一个最明显的例子。我听她抱怨过余伯父就像个陌生人一样一个月三十天起码二十五天不在还不是为了工作为了金钱。我个人以为只要三餐温饱能做自己想做的事就足够了。慕尧表哥你说我是不是很不成熟没有野心?”

    “不!”他唇边带抹笑。“我很高兴你有这种想法。知道自己的表妹不是个利益薰心的女孩令我相当欣慰很难得在你这种年纪就有这种想法。”

    商婷好奇的看向他。“所以你欣赏我?”

    “聪明。”

    “听起来你十分满意我这个表妹?”

    “你在套我话?”他反问。

    商婷笑开了脸。“不!我只是很开心我的个性能得到你的认同。这表示我这个表哥做得十分称职。”她还不待他回话蓦地垫起脚尖轻吻他的脸颊。

    他楞了楞还是不太习惯她突然的热情举动。

    但他却欢迎它。

    这个想法始终令他困扰心头不得其解。

    “表哥你工作我在一旁看杂志陪你享受宁静的下午天你说好不好?”

    商婷甜笑道。

    邵慕尧只有点头的份。

    他再度任着商婷拉他进书房。

    坦白说老古在邵家一待就数十年之久邵家的一切风风雨雨、家族传奇史全都记录在他的脑海里。尤其邵慕尧是他从小看到大他熟知邵家人的特性但当他站在窗边看见邵慕尧与商婷时他不得不怀疑是否是他的老花眼镜需要重新配置。

    他严肃的拿下眼镜仔细擦拭后戴上仍然看见同样的情景时他开始计时。

    直到商婷拉着邵慕尧进书房。

    “简直是破纪录了……”老古自言自语道。

    亚柏出现在他面前。

    “老古你在做什么?”自从商婷来到邵家后亚柏深怕他的容貌体型吓到邵慕尧这位贵客便将自己隐藏起来。若不是今天正巧被她碰上他相信依他的技术即使再过数月她也不会现到他。

    老古的脸上带着明显的困惑。“少爷从来没有对一个人说这么多的话。”

    不仅仅是老古就连亚柏也深感不解。

    “或许慕尧只是在履行他的承诺他向来尽责。”亚柏为他找解释。

    “我也从没见过少爷一直保持笑容。”老古提出另一个疑点。

    “我敢打赌从我认识他到现在他的笑容从没这几天笑得多。”亚柏补充道。

    阅历过半个世纪以上的老古皱着白眉。

    “即使是承诺也该有个限制。”

    亚柏耸耸肩提出新解释:“你也该知道慕尧冷淡时候的表情几乎可以吓走一条可怕的狼狗很明显他是不想吓走商婷。”

    “少爷这几天对待婷小姐的轻松自在不像是假的。”

    “那只能证明他的演技连你都被唬过去了。”亚柏除此之外实在无从解释。

    老古紧锁着眉头不满的看着眼前巨人。“这只代表一件事。”

    “什么?”亚柏感兴趣地扬起眉。他实在找不出其他合理而安全的理由。

    “少爷喜欢上婷小姐了。”

    亚柏的下巴差点随着他的话而垮下来。他不信地看向老古严肃、不像说笑的脸孔。

    “老古今天不是愚人节。”

    老古抿起嘴。“我还没老到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

    “能让慕尧喜欢、欣赏的人很少更遑论女人了。”亚柏提出反驳。

    “那并不表示少爷喜欢婷小姐再加上婷小姐的为人是有目共睹的……”

    “我倒怀疑她的为人。在她到邵家以前的资料显示她相当爱钱可以算得上是视钱如命。”

    “那是因为她的生活困顿。”老古自然地为商婷找解释。

    “慕尧绝不会如此轻易的喜欢上一个女人。”亚柏仍紧持他的观点。

    他没想到老古竟然赞同他的意见而正经的点头。

    他突然看见老古饱经世事沧桑的眼晴里闪过一丝狡黠。

    “少爷的确不会轻易的喜欢上一个女人。”老古自以为是的说道:“但对象是婷小姐他恐怕就不只喜欢了。依我识人多年的经验我怀疑少爷已经有些爱上了婷小姐。”

    亚柏无法置信的看着他。“你是认真的?”

    老古板着脸点头。

    突然一阵笑声传出。

    “老古这是你的预言吗?”亚柏勉强止住笑看着老古严厉的脸孔。

    “你不相信?”老古自尊心受损。

    正柏捧着肚子摇摇头。“我愿意拿我的身家财产做赌注慕尧绝不会看上那个轻浮、不懂世故的女孩……”他想了想改口道:“如果慕尧真会爱上那个女孩我愿意向我见到的第一个女人求婚就算她嫌弃我的容貌我也会穷追不舍。”

    老古满意的点点头。他知道亚柏向来以他的容貌为耻不敢接近女性所以至今迟迟未婚也因此鲜少有女人知道亚柏多情、温柔的一面。

    也该是是他定下来的时候了。

    老古微笑的回答他:“我已经预见邵家的未来将会在热闹、融洽的气氛中度过。”他甚至期望见到小萝卜头在邵家大宅里奔跑、嬉闹的样子。

    他相信会有这么一天的。

    雷士霆特地安排一天跟余以森在咖啡厅见面。

    他一见到余以森就毫不迟疑的把一切事情始末一字不漏的说出来。

    他深知这一切的举动将会违背委托人的信任同时损及征信社的声誉但事情攸关他的好友他不得不事先知会一声;尤其他想到韦咏妮眼里的复仇之火他认为他有责任警告余以森。

    余以森只望着窗外好一会儿终于回过头看着他。

    “你已经接下这案子了?”他不急不缓的问道同时点燃烟。

    雷士霆点点头。一旦关系到工作他是相当冷静的。

    “我手下接了这案子后我才现。”他见到余以森悠闲的态度也放松自我。“看起来你并不担心。”

    “担心有用吗?我没想到她会找人来调查我分手的时候她是有些不甘愿但当初我就已经先声明好聚好散。”

    “夜路走多了总会碰上鬼的。”雷士霆庆幸自己没这个烦恼虽然至今也三十出头但仍未婚只偶尔在周未穷极无聊时和同样寂寞的女人互相安慰而已。

    余以森的眼神阴沉下来。“我讨厌死缠烂打的女人。”他在心中计算着。

    雷士霆一想起韦咏妮眼里的怨毒就一身的不舒服。

    “也许你该好好跟她谈谈。我可以不赚这案子的一毛钱你的前途、你的性命比这重要许多。”他突然停顿一会专注的打量余以森。“你该不会有什么把柄落在她手上吧?”

    “没有。”余以森毫不犹豫的回答。“是什么原因让你提出这个问题?”他小心的问道眼睛抓住雷士霆每一个细致的表情。

    他负担不起这个风险。

    “没什么大不了的原因……只是我在跟她谈话的时候感觉得出来她爱恨兼具尤其她怨恨背后支撑的自信让我有些怀疑。”

    余以森陷入沉思不再答话。

    最后雷士霆先开口:“总之你最好小心点。女人嘛无非是哄哄就算没什么大不了的。”他倒说得简单。

    “这件事就交给我处理。”余以森缓缓说道。

    “那就行了。反正我也乐得轻松。或许过几天我找慕尧出来三个人好好痛快的喝几杯顺便请他为我们引荐他那位可人的小表妹。”

    “要喝你自便。我还想多一些自由日子。士霆答应我一件事。”

    “有话直说兄弟嘛客气什么?”

    余以森冷酷的眼光不是看雷士霆而是在看遥远的地方。“继续和韦咏妮保持密切连络我必须知道她的一举一动。”

    “我以为你打算跟她和好。”

    “然后让她缠上我余以森一辈子?”余以森抿紧唇。“她要敢尝试毁了我余以森我会让她得到同样的代价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他的眼神令人不寒而栗。

    雷士霆相信余以森绝对说到做到。

    他真的相信。

    他反倒开始同情韦咏妮起来了。

    以萌沮丧的心情持续了好久。

    这几天完全没有冯邦的消息。以往都是冯邦三天两头主动来找她即使他没课时也会偶尔来学校看看她如今已经过了一个多礼拜非但是冯邦的影子没见到就连消息也完全断绝了。

    她担心他是否生了什么事更甚者她害怕冯邦不露面所隐约透露出来的讯息。

    所以她在见到了商婷后仍提不起一丝快乐的气息。

    商婷看了也不忍。她知道以萌对冯邦付出的感情不是一朝一夕这般简单。

    以萌虽然拥有害羞的天性但她一旦喜欢上一个人就会执着下去。

    商婷只能安慰她:“以萌也许冯邦有事请假来不及跟你说一声?”她挑出最好的理由劝她。

    以萌的眼眶倏地红了起来。

    “不!他没请假他是故意避着我的。”她哽咽道。

    “避你?”商婷没想到里头还有个内幕。“你惹他生气了?”

    以萌哭着摇摇头。“那天他还向我求婚怎么可能会生我的气?”

    “但他也不可能故意避着你你们有一年多的感情不是吗?”

    “起先我也以为是我多心。可是我几次到他宿舍他室友只是闪烁其词的告诉我他不在。我还到他教室找他学长也为他找借口他根本是想抛弃我……”

    说着说着她就投入商婷的怀抱里嚎啕大哭起来。

    商婷只能安慰的拍拍她的背。“既然如此我们也应该找出他为什么……抛弃你的理由是不是?”她轻声说道:“在事情还没明朗化之前你不必哭得这么伤心也许他有不得不这么做的苦衷。以萌你就别哭了嘛!我相信像你这么好的女孩他要敢抛弃你是不太可能的。”

    以萌泪眼婆娑的抬起头问:“真的?”她急欲寻求她想要的答案。

    商婷坚定的点点头。“要是他真不理你他就瞎了他那双眼睛根本不会看人。像你这样棒的贤妻良母就算打着灯笼找都找不到。”

    以萌被她的口气逗笑了。“你到底是在安慰我还是在调侃我?”她的心情没先前那么坏了。

    商婷眨眨眼。“我是你的好朋友。你看我像是期负好友的坏女孩吗?”她煞有其事的说道终于让以萌收起了眼泪。

    “圆圆你陪我去他宿舍问一次好不好?”

    “我像是不为好朋友两肋插刀的人吗?”商婷叹息。“我就知道恋爱烦人还是单身独闯天涯开心。”

    “歪理!”以萌斥驳她。“那是你没谈过恋爱。如果有一天你真心爱上一个人就连在梦中也会想着他的好。”

    商婷嘴角一勾。“就像你跟冯邦?”

    “圆圆我是认真的。”

    “我也是认真的嘛!”商婷眨眨眼很高兴她的好友又恢复了笑容。

    “不谈这个了。”以萌被她逗回好心情后就想起商婷的事。“你在邵家过得还好吧?”

    “好得简直不能再好了。”商婷坦白道:“如果这不是现实我真的相信我就是某国的公主了。”

    “听起来满不错的。”

    “是很不错。”商婷翻翻白眼。“无论是出去玩、上课、购物只要是出邵家大门一步的全有专车接送。我还真怀疑我这两条腿生来是做什么用的。”

    以萌看着她。“你在抱怨!我记得以前你为生活而苦现在你不再是以前的商婷了有锦衣玉食陪着你你还不满足?”

    “这不是满足与否的问题。是慕尧表哥把我当作瓷器娃娃一样的照顾。我猜他八成以为我是易碎品动不动就会碎满地。要不是我据理力争上课搭公车的话八成我这两条腿真无用武之地了。”

    “这是邵慕尧对你疼爱的表现。”以萌中肯的说道。

    商婷也同意。“我知道他对我很好就连他星期日下午不准人进他书房打扰他工作的惯例都为我破了。他甚至会把带回家的工作全丢在一旁然后陪着我聊天、下棋什么的。”

    “这世上真有这么好的表哥?”

    “邵慕尧就是。”

    以萌突然带有笑意的看着她。“有没有考虑过。”

    “考虑什么?”商婷仍是茫茫然的。

    “丈夫人选呀!如果你真不是他表妹的话倒不妨把他列入考虑人选之一。这年头好男人难找找个疼老婆的更难你不妨想想。”

    商婷睁大眼。“以萌什么时候你说笑话的能力变得这么强了?”

    “你认为我在开玩笑?”

    “我认为你已经疯了。”商婷毫不保留的说道:“他视我如妹我视他如兄我们之间是兄妹之情。就算不是真表兄妹对我而言他都像一个疼妹妹的好哥哥。”

    “他的外表配不上你?”

    “他的外表岂止英俊两字可以形容的。”

    “他的谈吐低俗是个名副其实的暴户?”

    “他谈吐风趣见闻广博。”

    “那么铁定是他粗鲁、暴躁?”

    “他的温柔是有目共睹的我甚至敢打赌他从没对人疾言厉色过。”

    “显然他对你还不够好?”

    “如果你有亲妹妹也不会对待她有像他对我一样的好。”

    “那还有什么话说?”以萌不懂商婷的心理。“这种男人到哪里找?如果不把把握机会想倒追都来不及了。”

    “问题是我们之间不来电。他看着我我看着他除了兄妹之情以外还是兄妹之情。”

    “听来颇像事实。”

    商婷失笑。“我说的全是事实。像慕尧表哥那种英俊、温柔又多金的男人想找一个好女人没什么困难他会看上我那才是奇迹呢!”

    “圆圆我听到你在贬你自己了。”以萌不高兴的说道。

    “你想听实话嘛!”商婷耸耸肩。

    “圆圆你不是小孩子了。既然你不必再为金钱所苦该是你好好享受的时候了。下回你见到邵慕尧多多注意他如果他真不错不妨试试嘛!”

    “试?”商婷只有好笑的念头。“他不会看上我这黄毛丫头的。”

    “你也有你的魅力在呀!”以萌真心的说道:“我希望我所有的朋友都有个好结果尤其是你圆圆我真心希望你会遇上一个好情人、好丈夫。”

    “外加一个好朋友兼差劲媒人。”商婷亲热地搂一下以萌。“你希望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包括你和冯邦是不是?”

    以萌只是羞红了脸。

    “好啦!只要等我上完最后一堂课我立刻马不停蹄陪你赶到冯邦的宿舍去问出个所以然来你满意了吧?”

    “圆圆!”以萌赧然的低下头欣喜能认识像商婷这样的好朋友。

    她很庆幸能同时拥有冯邦和商婷。

    她希望永远都不会失去他们其中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