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言情小说> 假如我给你我的心>假如我给你我的心第六章

假如我给你我的心第六章

作者:于晴

    白曼玲颇感无聊的坐在服饰店里有一搭没一搭的看着门外来往的人群。

    终于她按捺不住寂寞走向门口。

    韦咏妮冰冷的声音从她身后响起。

    “想去哪里?”

    “去逛逛。”白曼玲咧嘴一笑无视于韦咏妮难看的脸色。“我不想浪费时间待在一个没人来的店里更不想陪一个心情不佳的孕妇。”

    韦咏妮的脸色难看到极点。“你敢这样跟我说话?”

    “为什么不敢?”白曼玲晃头昂脑。“我们只不过是同母异父的姊妹要不是急于找一个落脚的地方我才不会来这里。看起来你的生活也过得不怎么样嘛!”她别具深意的瞄瞄空无一人的服饰店。

    韦咏妮连日来积下的怒气终于忍不住爆了。

    “你以为我为什么会落到这种地步?如果不是余以森赶尽杀绝我会连一个客户都没有?就算他不念以往的情份至少也应该顾着我……”她忽然住口。对于白曼玲她不敢多言虽然她们算是亲姊妹毕竟相识未深她不敢也不愿在白曼玲面前说出她与余以森之间的瓜葛。

    但白曼玲不是傻子。她一眼就看出韦咏妮的心机。

    “至少也应该顾着肚里的孩子是不是?”白曼玲看着她讶然的神色。“就是白痴也看得出来你恨你肚里孩子的父亲是他不愿意结婚还想让你不好过。”

    “你从哪儿听来了?”韦咏妮小心翼翼地问道。

    “从你脸上看出来的。”白曼玲对这类事一向没什么兴趣。“你放心我不是大嘴巴。更何况在台湾我人生地不熟的想说也没个对象。不过这店要是再这么下去准倒无疑。”她不是担心“咏妮”服饰店的前途她担心的是如果店倒了她白曼玲身上钱带不多根本没地方可去。

    “‘咏妮’服饰店不会这么容易就倒了。”韦咏妮说服自己。“过去它也曾风光过这只是个过渡期过一阵子就会恢复正常你只要管好自己就行了。”

    “就连白痴也看得出这个黄金地段、近两个月的时间进来的客户少得可怜;尤其是最近连一毛钱也赚不到。过渡时期?”她轻哼一声。“韦咏妮你别把我当三岁小孩哄我有眼睛自己会看。”

    “好歹我也是你姊妹你怎能用这种口气跟我说话?别忘了你在台湾的吃住者是我张罗的。”

    “说的也是。能让你这种蛇蝎女人愿意照顾的人还真不多。你以为我不知道妈咪从英国汇了一笔钱进你的户头?”白曼玲冷笑一声。“那笔钱一定让你解了不少困境吧?不过你也应该知道妈咪突然送我回台湾的原因她想另嫁新郎我留在那里也是累赘所以她干脆送我回来省事。你别妄想她再寄钱过来那笔钱算是解决我这拖油瓶不会有第二笔了。”

    “你知道自己是累赘就好。”韦咏妮说话一点也不留余地。“既然你我心知肚明我们就干脆打开天窗说亮话。如果不是急需用那笔钱我也不会收留你。如果你想在这里继续待下去就给我安静点别人小鬼大自以为聪明。”

    白曼玲对这种苛薄话早习以为常。

    “我并没猜错不是吗?在英国妈咪常被人甩没想到来了台湾亲生女的结局也差不多。”

    “白曼玲我不是被甩!”韦咏妮无法忍受这个字眼。“余以森会回来求我的。他不会眼睁睁的看他的孩子受苦受难的。”她说得像在誓。

    “如果他要来他早来了何必等到现在?韦咏妮别在痴心妄想了。倒不如跟他和解还有一线生机我可不想在台湾饿死……”她话没说完就挨了韦咏妮一个响亮巴掌。

    “你想吃我的住我的就给我闭嘴!”韦咏妮已经近乎疯狂在心底她也知道白曼玲说的是实话。“你什么都不懂少给我乱说话!”

    白曼玲面无表情的摸摸疼的脸颊。“挨这巴掌算我不识趣。不过谎话我不会说韦咏妮你会后悔做过的一切。”她摔摔头帅气的走出店。

    韦咏妮的怨恨流露在她美艳的脸孔。

    她不会因这点小挫折就放弃复仇的目标。

    要她放弃除非余以森肯娶她!

    谭亚柏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邵慕尧今天开会忘了份文件在家里亚柏特地赶回去拿却在回家的路上亲眼撞见一件令他不敢相信的事情。

    他看见一个穿着牛仔裙的亮丽女孩轻而易举的扒走过路人的钱包。

    由于正义感他无法视若无睹。

    他平静的顺着女孩走过来的路过去。

    她晃头晃脑的打量四周的摩天大厦丝毫未注意他严肃的眼神。

    在擦身而过的同时他强而有力的手不由分说地抓住她的手臂。

    “小姐……”他刻意放低声音想劝导她。

    他还来不及说下一句她就大庭广众之下喊了起来。

    “你这个丑八怪!想吃豆腐呀?”她高亢的声音引起了不少人注目更引起亚柏的自卑感。

    身高一九o的亚柏看似有魁梧的身材应该对任何事都拥有相当的自信。但狰狞的长相过高的身躯却往往为他带来强烈的自卑过度的害羞。

    他无法忍受别人好奇惧怕的眼光也因此至今他仍然未婚。

    他的理由是:没有任何一个女人能接受他的外表。

    而现在一个年轻、亮丽的女孩竟站在热闹的街道上失口喊他“丑八怪”他的自信心早已荡然无存剩下的只有满满的自卑。

    他该叫老古送文件而不是让自己出来吓人。

    “对不起小姐……”他困难的吞咽想为自己吓到她而道歉。

    白曼玲奇怪的看着他。“你真想吃我豆腐?”她刚才纯粹是直觉反应。

    “不……”他吞吞吐吐。“我很抱歉……吓到你了。”一个大男人在街上向一个娇弱女人低头道歉的奇怪情景让人不禁侧目。

    她费力的抬头看他。“就因为你是丑八怪?这有什么好道德的!你是丑八怪并不是你的错你干嘛为不存在的错误道德?”

    亚柏楞了楞没料到她会说出这种话来。

    她当街说他是丑八怪却又认为这不能怪他。

    他从没碰过这种女孩。应该说他第一次碰上像她这样的女孩。

    白曼玲厌恶的皱起眉。“我最讨厌的就是像你这种男人。对自己没自信也就罢了何必自卑呢?自卑能当饭吃?能让人长得帅些?还是能让你开心、快乐?什么都不能。只会让你整天缩在自己的象牙塔里对着自己抱怨、对着上帝喊不公平那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倒不如死了算了!”

    亚柏早已听得哑口无言。

    眼前女孩说话粗鲁、大胆但却极有道理。

    白曼玲见他没回话自顾自的想离开。

    亚柏及时想起他拦住她的目的。或许他自卑但她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一个小偷从他面前安然走过。

    他再度拦住她的去路。

    白曼玲给他一个白眼。“你干嘛?还想挨骂?”

    “小姐拿出钱包。”他冷静道。

    她脸上有瞬间惊慌但很快的她掩饰起来。“你在大庭广众之下想抢劫?”

    她故作镇定。

    “不是我是你。”

    白曼玲没想到会有人识破尤其眼前足以将她痛殴到不醒人事的巨人。

    她从没害怕过这次自然也不例外。但一想到她可能被他殴打后可能满脸淤青然后再送警察局她刚才还当着他的面喊他“丑八怪”……她想逃过这劫似乎是不太可能了……

    她勉强打起精神双手环臂一副理直气壮的模样。“我?你是说我像小偷?”她打算掩饰到底。

    “不像。但你偷人家钱包是事实。”亚柏坦白道。

    “你看见了?”她吊儿当的表情又出现了。

    “是的。”

    她微笑的伸出空无一物的双手。“我偷了吗?”

    眼前这个巨人好解决她几乎下了断语。

    可惜她年轻阅历不多看错了他。

    亚柏或许自卑但耐性、正义感都是一流的。

    “小姐如果你现在交出来我会向警察说明只是捡到的。”

    “我说过我没偷人钱包你也看见的。”

    “钱包藏在人身上。”

    白曼玲一笑。“你想搜身?原来你真想吃我豆腐才喊我是贼。”

    亚柏一楞直觉道:“我没有这个意思。”

    “没这个意思?你会拦住我想搜我身?你以为这里是哪里?宾馆?还是你自己家里?先生这里是大街上来往人群都看得见你在做什么你想期负一个弱女子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我劝你换个好场所另找人吧!”她愈说愈得理不饶人存心让他下不了台。

    亚柏没见过如此咄咄逼人尤其是像她这样年轻、貌美的女孩。一时之间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有挡在她面前说不出话来。

    白曼玲冷笑暗自得意。

    她想绕过他离开这里。

    她没想到他空有魁梧怕人的身材却这么容易就打退堂鼓。

    她也暗自庆幸自己的好运。

    她才没走两步手腕突来的剧痛使她却步。

    亚柏正紧握着她纤细的手阻止她离开。他或许在言辞上敌不过这女孩不过他的坚持己见有时候连邵慕尧都自叹不如。

    “喂!你到底想干什么?”白曼玲终于忍不住嚷了起来。

    “只要你把钱包交出来。”他不急不缓的说道。

    “大哥我跟你无怨无仇你干嘛不找别人麻烦专找我的?”白曼玲生气了。“你看我人善可欺是不是?”

    “你偷人钱包就是不该。”亚柏平静的回答。“你不交出来就到警察局去!”

    “如果我说我上有八十岁老平要奉养没下顿饭好吃这么可怜的身世你也忍心头送我到警察局?”

    亚柏看看她浓妆艳抹的脸孔再移到她劲上的金项链。

    “你拿不拿出来?”

    白曼玲偏生一副倔强个性。“你存心跟我耗下去了是不?我偏不拿有本事你自己动手来拿。”她得意的看他尴尬的表情。“不过你要敢搜我身我就大叫你非礼。凭你这副样任谁都会相信我说的是实话!”

    “我可以拉你到警察局。”

    她翻翻白眼。“大哥我只不过赚点小钱又没挡你的路你何必死缠不放?”

    “把钱包拿出来。”

    “做人留点余地。”白曼玲头一次遇见这么坚持的男人。

    亚柏叹息。“小姐如果你不交出来就算陪你在这里干耗我也无所谓。”

    “我可以大叫你非礼。到时候进警察局的是你不是我。”她得意自己的想法。

    “我可以告你偷窃。你认为身上有别人钱包的你容易使人信服还是站在大街上衣装笔挺的我容易使人信服?”他难得幽默的补上一句。“你认为你有本钱让人非礼?”

    “你!”白曼玲气得双颊泛红。“我不会忘记你的丑八怪!”

    亚柏为这三个字而感到畏缩但他并没表现出来。

    “这表示你愿意把不属于你的钱交出来?”

    “老兄这不是你的钱你何必管这么多?”她犹在挣扎气自己在台湾第一次动手就被人逮到。

    “我们到警察局去。”他严肃的语调表示这是最后通牒。

    白曼玲咬着唇这才不情愿的把钱包丢给他挣脱了他的掌握。

    “谁知道你一定会把钱交给警察局?”她故意说道:“说不定你费了这么大功夫是为了自己呢!”

    “你可以跟我一起去。”

    “我疯了才会跟你去!”白曼玲深怕他会强拉着她去所以边说边往后退。“算我白曼玲倒楣碰上你这个石头连点通融都不给不过下回你要是让我碰上了就没现在好过了。”她从鼻子里不屑的轻哼一声就转声迫不及待的跑走了。

    亚柏盯着她离去的背影想起她的话━━丑八怪!

    他不自觉的摸摸自己丑陋的脸孔。连像她这样年纪的女孩都毫不犹豫的嫌他丑他真的很丑吗?丑到连自己也不敢照镜子。

    他不结婚的决定是正确的。他不想害了别的女孩一生。

    这个想法坚定的盘据在他心头。

    “以森你心不在焉的到底在想什么?”娇滴滴声音唤回余以森的思绪。

    他有些失神的看着眼前的美女一时之间想不起她是谁他在这里做什么。

    “你到底是怎么了?”她表达她的不满。“你难得约我出来却在楞。我不允许你人在我这里心却跑到其他女人那里你听到了没?”

    余以森恍若未闻。

    他从没像现在这么沮丧过。

    当他面前坐着不知叫玛莉、露西的美女时他脑海里只充满着一个女孩的名字━━商婷!

    一想起她余以林的心中就充满苦涩不知该喜该悲。

    这个星期他夜夜邀约不同的女人出去试图抹去心中的身影却仍只获得一个结果。

    一个他所不愿接受的结果。

    他再也无法正常与女人交往除了商婷。

    原来他隐隐约约就猜到了事实但却不愿承认它。他以为他余以森是大众情人不会对一个女孩付出感情尤其她不过还是一个小女孩一个敢当着他面指责他的黄毛丫头。

    她把他的全盘计划全打败了。

    他原来打算在四十岁以前尽情逍遥于女人堆里爱跟哪个女人玩、爱跟哪个女人**都没人插手他可以尽情狂欢。四十岁以后娶个中规中矩的贤淑妻子没有爱情也无所谓他仍然可以在外拈花惹草只要她为余家生个子嗣就成。

    而现在一切全变了样。

    他注意眼前女人娇柔造作的举动像鸟食般的饮食想起商婷坦率的个性毫不遮掩的想吃就吃有话说也绝不隐藏。她甚至无视于他英俊的外貌、多金的财富一味的指责他而他却毫不在意……

    他原以为这只是份单纯的欣赏但如今见到他众多女友却现她的影子伫留不去。

    他不知不觉中陷了下去。

    他不愿承认这个事实想恢复过去花花公子的名号所以夜夜约不同女人出去。

    但他完全无法控制自己不去想商婷。

    事实已经**裸的摆在他面前不由得他不正眼重视了。

    老天!

    他爱上商婷了。

    余以萌回校上课了。

    当商婷在校园里看见以萌时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她兴匆匆的跑过去没注意到一直站在以萌身边的高瘦男人。

    他好奇的眼神停伫在商婷身上。

    “以萌我记得你的假请到这礼拜六怎么突然改变主意?”商婷十分开心以萌恢复了精神肯来学校了。

    自从前几天以萌主动搬回家后她们只有借着电话连络。她感觉得出以萌的心情比以前开朗许多虽然她不太清楚是什么原因但她感激造成以萌现在活泼的……男人!

    她终于看见站在以萌身边的男人━━

    雷士霆。

    他朝商婷笑笑。“你就是商婷吧?”他笑容里似乎好奇的成分大于惋惜。“过去几个礼拜去邵家很可惜没见到你。”

    以萌轻哼一声翻翻白眼。“的确很可惜。白去还白送花呢!”

    商婷眨眨眼。“站在我面前的是余以萌那个内向、害羞的女孩子吗?”

    “圆圆!”以萌有些脸红。

    “我想你提早来上学也是跟雷先生有关了?”商婷意味深长的看着他们。

    “圆圆!你别误会。要不是他一大早来撞门一路把我拖过来我还不见得卖他面子呢!”她嘴硬道。“我是为你好。你身体没病整天躺在床上不嫌无聊?”雷士霆跟她抬起杠来。

    “这是我的事跟你无关!”

    “跟我无关?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是你的救命恩人没有我你现在就不会站在这里了。”

    “我没求你救我。更不希罕你来探望我。”

    “我去看你纯粹是不想让我救过的一条命就此自怨自艾下去。”他理所当然的语气引起以萌的不满。

    她看一眼听得呆了的商婷。“谁不知道你每隔几天带一束花来的用意?如果不是你运气不好没遇上想见的人你会白白来看我?还把我当垃圾筒一样顺便把花扔给我?简直是在作梦!”雷士霆皱起眉。“你真的这么认为?”

    以萌倔强的抬起头。“没错!”

    商婷终于忍不住打岔。“你们有完没完?”

    “没完!”以萌顺口答道就是看不顺眼雷士霆那副样子。“我们之间没有完结的一天。”

    雷士霆听了不禁笑得有些贼兮兮?“这是你说的。我们之间没有完结的一天。”

    “是我说的又如何?”以萌注意到他的表情。“你有异议?”

    “异议不敢。下午我来接你一起吃晚餐。”

    “你少说个‘请’字雷先生。”以萌一副高不可攀的表情几乎让商婷傻了眼。

    他叹口气。“好吧!余小姐我是否有这个荣幸请你一起共进晚餐?”

    “我拒绝!”她答得爽快。

    雷士霆一楞:“你还是不满意我说话方式?”

    “没有。我只是不想跟一个自大狂妄的男人一起出去。”

    “很好。下午我会校门口等你不见不散。”

    “我说过我不和一个自大狂妄的男人出去你耳聋了?”以萌微愠道。

    雷士霆耸耸肩。“我听得很清楚。不过我相信我不是你说的那个人。就我所知雷士霆是个温文儒雅、谦虚有礼的好男人完全和自大狂妄扯不上关系。”

    “这是本年度最不幽默的笑话雷先生。”

    “这表示你答应了?”

    “我没答应……”她顿了顿想起一件事。“你怎么知道我什么时候下课?我不记得跟你提过这件事。”

    他耸耸肩。“你房里有贴课表我有双过目不忘的眼睛所以我记下以备不时之需。”他朝商婷微微一笑“商小姐很高兴见到你。”

    “很高兴圆圆不如你心中想像吧?”

    “这是我肚里蛔虫所说的话吗?”他看着以萌娇俏的样子笑了。“下午见了余小姐。”他潇洒的转身离开。

    “我没答应你!”她毫无顾忌的对着他背影喊道。

    他连头也不回只是挥挥手算是告别。

    以萌气得握紧拳头。

    半晌商婷低低的开口:“我见到了我所认为的事情吗?”

    以萌的脸颊突然抹上一层淡淡的红晕。“不!你没见到。”

    “那是真的罗?”商婷开心的抱住她。“想不到余大小姐这么有魅力不过几个月的功夫就有人穷追不舍。”

    以萌不情愿的挣脱她。“才不是呢!你就爱胡思乱想乱配对。事情一点也不像你所想的那样。”这样说着以萌的心情就沉了下来。

    “以萌我见到的是事实不会是假的吧?”商婷说道:“虽然我没跟他深谈过但听老古的口气他似乎常常来探望你。你回余家后他也有来看你吧?”

    “偶尔。其实当初他主要目的不是我而是……”以萌看着她说不出来。“而是什么?”商婷颇感兴趣。“我不相信一场小小的病痛会引起人格上剧烈的改变或许是因为某个自大狂妄的男人呢!”

    “圆圆!谁会喜欢上这种男人!你可别胡说!”

    “我才没胡说。而且我很高兴你选对了人。”

    “你不了解他怎么知道他是好人?”以萌问道。

    “表哥说的他说雷士霆是个好男人你应该把握住他。”

    “你的慕尧表哥?依我看他是想趁早除掉一个情敌。”

    “以萌现在轮到你在胡说了。”

    “我没胡说。”以萌的表情变得正经。“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我住在邵家也好一阵子看得出来邵慕尧对你的心意。圆圆邵慕尧人不错你应该好好把握他免得错失良机。”

    “你在开玩笑。他是表哥……”

    以萌打断她。“他不见得是你真的表哥。圆圆别像我遇上了像冯邦这种人没有结局有的只是伤心划不来的。”

    商婷关切的看着她。“以萌你……不会再为他而苦恼了!”

    以萌坦率的笑笑。“为他苦恼是愚人的行为。我承认过去的我可能好久都摆脱不了这个阴影我爱冯邦只是我一场幼稚而短暂的梦梦醒了什么都看开了。”

    商婷柔柔的笑了。“是雷士霆让你的梦醒了?”

    以萌低下头盯着地上的石子。“圆圆什么贴心活我都跟你说你也一样是不是?”

    “听起来你有些事情想问我?”商婷看得出来以萌迫切需要这些答案。

    以萌点点头。“你对他的看法如何?”

    “他?”商婷了解的眨眨眼。“恕我假设是雷士霆吧?”

    “圆圆!我是很认真的。”

    “我也很认真。诚如表哥所说雷士霆这个人不错而且我很感激他把我最要好的朋友从痛苦的深渊中拉出来。再说既然他能把你这个死脑筋的人改造成现在开朗、活泼的样子我相信他也是值得深交的好朋友。”

    “仅此而已?”以萌窃喜。“你是说你只想跟他做仅止于朋友的关系?”

    商婷微笑。“我希望我的好朋友能跟他有更进一步的展。”

    “圆圆!”以萌忍不住抱住她。“我好开心能有你这个朋友。”

    “你要好好把握他毕竟……”

    “好男人难找。”以萌笑着接道。

    商婷忍不住跟她笑成一团。

    “圆圆你也是。邵慕尧也算是个好男人虽然他有时候看起来挺严肃的但我看他待你不错你可尝试看看。”以萌恢复微许正经。

    “那是因为他当我是表妹就算有什么情况也是表兄妹之情!”商婷有些惋惜、有些心烦。

    “傻瓜圆圆难道你真看不出来……”

    “我不想谈这些了。”商婷大声说道:“以萌过几天你有空我们来大肆庆祝一番吧!”

    “有什么好庆祝的?又不是谁生日。”

    “庆祝你重生遇见好男人。”商婷故意装出朝空中举杯的样子。

    以萌脸红了但她很快回嘴:“也庆祝你有个好表哥。我希望将来这个好表哥不是你表哥而是以另一种身份站在你身边。”以萌依样画葫芦。

    她们同时朝对方举杯。

    两个女孩再度笑成一团。

    “该死!”

    邵慕尧瞪着信中的黑字好半晌说不出话来。

    在一旁的老古则紧张的靠过去。

    “少爷……”他没见过邵慕尧这般烦躁的样子。他推断多半是为商婷。

    “他们什么时候不回来偏偏选上这时候!”

    老古一楞。“少爷难道是……”

    “婷婷下午有课吗?”

    老古虽老但记忆力如。“是的她三点有课。”

    “替我备车。信中没写他们什么时候会到我想就是这几天了。老古你好好准备一下。”邵慕尧的眉不自觉的皱起来。“也许就是今天我必须让婷婷有心理准备。”

    老古情绪也紧张起来。“少爷难道真是……”

    “爸、妈要回来了!”他接道。“他们突然打算来见见这个一年不见的儿子顺便给一些必要的‘亲情’。”

    老古的脸也紧绷了起来重显以往的严肃。

    邵慕尧走到窗前凝视窗外。“现在只求有足够的时间来完成我的承诺。”他喃喃自语。他陷入沉思。

    老古也赞成的点点头。

    三点的钟准时响起。

    以萌赴雷士霆的约所以商婷只有一个人独自走向校门暗叹友情没爱情重要。树丛后突然走出一个男孩阻挡她的去路。

    “冯邦?”商婷叫道。“你在这里做什么?”

    “等你。”他答得爽快黑黝健康的脸孔露出风靡不少女学生的笑容。

    但商婷不包括其中。她抱着课本偏着头看他。“你这么有时间?不用练球?”自从他抛弃以萌商婷就对他没好感。

    冯邦对于她的冷淡非但不去气反而更靠近她一步。“追女孩子除了有浪漫的情调还需要足够的时间。我会为了自己喜欢的女孩抛弃最重要的事情。”

    “听起来像是甜言密语。”她喃喃道。

    “但却是真心话。”他注意到她不以为然的表情。“你不信?”

    “你的所做所为的确让我不敢相信。”

    “我可以证明给你看。”

    “可惜好马不吃回头草。以萌已经另有男朋友你最好别再缠着她。”她想离开。他再度挡在她面前。

    “以萌有喜欢的男朋友我为她高兴。不过我指的不是她是你。”

    商婷讶异的瞪着他。“你没摘错吧?还是今天是愚人节?”

    “都不是。”冯邦耸耸肩。“有这么难以置信吗?”

    “岂止难以置信!冯邦你最好不要乱说话。”

    冯邦笑得有些苦涩。“你不愿接受我?”

    “不可能!”商婷没想到会有这种结果。“你回家洗个澡清醒清醒从前以萌是你的女朋友但现在她不是我也不是。”

    “我喜欢你才会抛弃她。”冯邦看似真诚脸上有股孩子气。“你是怪我抛弃以萌所以不愿跟我交往?”

    “就算你不是以萌的男朋友我仍然不会跟你交往。请你让开!冯邦。”

    他完全没退缩的样子相反的他更进一步。“你有个有钱表哥做靠山所以看不起我这种穷学生?”

    “我是看不起你。不过不是因为你穷就算你有金矿、银矿我照样不会喜欢上你原因无它以萌是我朋友你了解她的性子不应该对她这样残忍甚至连一点缓冲的时间都没给她。万一她想不开你会负责吗?会吗?”

    “但现在她不也有男朋友了吗?”冯邦一点也不觉内疚。“每个人都有选择的权利我、以萌都是。既然我们彼此都不适合何必继续在一块痛苦?就只为了她承受不住?何况我看她并没有承受不住的模样。”

    商婷愤恨的为以萌辩解:“这只是你为了掩饰自己花心的说法。以萌认识你这种人算她倒楣。我警告你以后最好不要再找以萌否则……”她威胁话没说完冯邦就突然握住她的双肩。

    “我不会找她现在不会以后不会!我也不花心只是忠于自己的感情商婷我喜欢你甚于以萌难道你不给我一个机会?”

    “放开我!”她生气的喊道:“我不喜欢你也不会给你一个机会!你另外找个崇拜你的女孩吧!”

    “商婷别这么快否定我起码让我们彼此相处一段时间……”

    他们并没注意到在校门口正要坐进红色跑车里的以萌忽角看见他们在一起而变色的脸孔。她不敢相信的瞪着他们以久冯邦搭在商婷肩上的双手。

    “背叛”这两上字眼迅浮上她心头。

    她的脸色忽地苍白起来。

    雷士霆略为困惑的从车里探出头顺着她的眼光看去。

    他想了会对着以萌说几句话后以萌才不情愿的坐进车内。

    然后两个扬长而去。

    商婷的不耐已到了极点。若不是她手里抱着书她早把他缠人的手给拍掉了。

    “冯邦我再一次慎重警告你我对你一点感觉也没有你最好趁早离开我面前。我会当这件事没生过。”

    “商婷我没时间了我……”冯邦接下来的话没人知道。

    因为邵慕尧冷冷的打断他的话。━“把你的手拿开!”

    冯邦不禁被这声音吓住了。他不自觉的松开手回头一看。

    他看见全身散冷漠气息的高大男人正以冰冷的眼眸望着他。

    一股莫名的恐惧在他心底泛开。

    商婷趁机走到邵慕尧身边。

    冯邦勉强鼓起勇气。“你是谁?”

    “我是谁?”邵慕尧冷笑。“问得好!我是她的表哥你呢?你又是谁?”

    “我……冯邦。”

    “抛弃以萌的人。”商婷愤怒的在一旁解释。

    邵慕尧冷淡的扬起眉。

    冯邦立刻不知所措。“商婷下回再跟你谈我先走了。”他匆匆从他们身边走过不敢回头。

    “我很庆幸你的朋友跟他之间没有圆满结局。”邵慕尧平静道。

    “你看不上他?”

    “岂止!”他的眼光移到商婷脸上。“你们怎么会在一起?”

    “是她缠着我不放。我才不想跟他那种人在一起呢!”

    他皱起眉。“他应该缠着你朋友才对。”

    忧愁爬上了她的脸。“我不知道。事情似乎有些不对劲我跟他谈话从没过三句以上他竟然说他喜欢我。”

    邵慕尧略为吃惊。“他喜欢你?”他停了会。“你呢?你的意思呢?”

    “我的意思是今天是愚人节。我根本不喜欢他也不知道他怎么会突然冒出这些话来。表哥今天怎么有空来学校找我?”

    “预防某些事情生。”他神秘的说道。

    “所以表哥会有这种吓人的表情?”她开玩笑。

    “吓人?”他楞了楞现才几十分钟内他的面具竟然掉下。

    他小心的不放过商婷脸上任何细微表情。

    “婷婷你介意吗?”

    “介意你可怕的表情?当然不!表哥也是人也有喜怒哀乐不可能永远挂着一副微笑不是吗?”

    邵慕尧松口气。“我以为大多数人都会被我吓走。”

    “例如冯邦?”商婷笑了。

    一谈到冯邦邵慕尧就浑身不对劲。他总有一种感觉冯邦似乎对商婷别有用意那眼神不像是一个付出真心喜欢一个人的样子……

    “表哥你一脸心事重重需要我替你分担吗?”

    邵慕尧接过她怀里的书本跟她朝校门口走去。“我没心事。倒是你以后上课多避着冯邦。”他故作随意。

    “不用你说我也会避着他。我宁愿不曾认识过他。表哥既然你出来接我不如我们干脆在外面吃晚餐。”

    她这句话正合他意。

    现在还不是让她和他父母见面的最佳时机。

    他换上笑容。“你想到哪吃?”

    “‘拓荒者’。”她毫不考虑的回答他。

    以萌麻木的坐在车内刚才她亲眼见到的令她一时无法承受。

    一个是抛弃她的冯邦一个是她视为最亲密的好友商婷。

    她怎么想也想不到他们会有在一起的一天。

    这个打击比当初冯邦抛弃她还令她受不住。

    雷士霆开着车侧头担心的看着她。“以萌?”

    “我很好。”她语气平淡得像是不曾生过什么事。

    雷士霆摇摇头。“不!你不好。以萌任何事不能只看表面。”

    “我亲眼所见会是假?”

    “商婷不像是那种背叛好友的女孩。”

    以萌冷笑一声。“你当然帮她说好话毕竟你想追的是她!”

    如果雷士霆不是正在开车无法分心他会亲自摇晃她的脑袋让她看清楚这个月来他风雨无阻的向她报到的原因。即使遭她嘲讽、咒骂他仍然充满耐心去探望她、鼓励她振作起来。

    “这到底是为了什么!”

    这个小傻瓜!

    “我说中了不是吗?”以萌原本还有一线期待他能反驳她的话但现在看他一脸气愤样准是为了被她说中心事而气恼。

    以萌的心中仿佛沉下大石。早在被冯邦伤过心后她就该有所觉悟爱情在这世界上根本不存在。

    尤其对余以萌而言。

    雷士霆回过神改采另一种战术。

    他不打算打退堂鼓但在此之前他必须让以萌看清事实。

    “是的我承认当初我是想追商婷。不过老古曾私下告诉我她虽然长相甜美但自私自利只为自己着想。”他故意在声音中注入对商婷的厌恶。

    以萌瞪着他毫不犹豫的否决他的说法。“胡说!圆圆个性开朗、为人着想是公认的好女孩。”她没细想就为商婷辩白。

    她与商婷的友谊足以让她了解商婷的为人。

    雷士霆窃笑着他继续说道:“我还听说她到邵家后指使老古做这做那弄得老古苦不堪言。”

    “圆圆是天底下最不会指使人的女孩子尤其对待老人有如自己父母她不会让老古吃苦的。”

    “她有邵慕尧做靠山成了势利眼以前的穷朋友都不认了。”

    “圆圆节俭成性对待以前的朋友一如往昔。”

    “她专抢同学的男朋友。”

    “不!圆圆不是这种人她只会站在我这边为我出气……”以萌住口不言。

    她睁大眼睛瞪着雷士霆。“你……”

    他只一迳的微笑。“听起来她是个足以让人信任的好女孩。”

    以萌终于恢复理智。她无法相信刚才她竟然怀疑她最要好的朋友会跟冯邦……

    她真是愚蠢的大白痴!商婷与她是三年同窗好友她深知商婷的个性却被一时的愤怒所目蒙蔽。

    她感激的看向雷士霆。“谢谢你如果不是你点醒了我……”

    他耸耸肩。“人都有愤怒到看不清事实的地步。我只不过站在旁观的立场告诉你一项再明白也不过的事实。”

    “但没有你我的愤怒可能会继续持续下去。更甚者说不定我和圆圆的友谊就因此而断了。”以萌现在能够平心静气的回想当初商婷与冯邦在一起的情景。她信任商婷她相信商婷会跟冯邦在一起必定有原因。

    但绝不会是背叛。

    而她差点铸成大错。

    想到这里她对雷士霆的感激不免又加深几分甚至现在对他的充满了好印象。

    雷士霆咧嘴一笑没察觉她的心思。“如果你真感激我就拜托你笑一笑。你知不知道你笑起来很漂亮?”

    以萌眼一转噘起嘴。“我长相平凡你这老套不适合我。”

    “你认为我常跟其他女人说这类话?”

    “没错!”

    “我不是你大哥也没有他那么花心。”

    “男人都花心就算你没有我大哥花心起码你也有不少女人。”以萌微微吃醋。

    雷士霆小心的瞥她一眼。“往者已矣来者可追。以萌或许过去我有过不良纪录但从今以后我安份守己。”

    “你用不着对我说得像是在誓。”

    “如果我不向我安分守己的对象誓我应该向谁誓呢?”

    蓦地以萌的眼睛放射出喜悦的光芒连脸蛋上也泛起了红晕。

    “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她低声嚷道连头也不敢抬。雷士霆温柔的笑了。“不你知道的。以萌我很庆幸遇上你而不是商婷。”

    “花言巧语。”她心里早认同他的话却还口是心非的说道。

    “花言巧语但却是事实。”他一手扶着方向盘另一手则轻轻握住她的手。

    她没挣扎只是垂着头含羞让他握着。

    雷士霆为他的好运高兴得简直飞上天。

    他差点没把车开上安全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