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言情小说> 假如我给你我的心>假如我给你我的心第九章

假如我给你我的心第九章

作者:于晴

    余以森微醺地回家。

    他为自己哀掉。第一次爱上女孩却被对方拒绝。这对他而言次的经验也是一场无法接受事实所以他去买醉了。

    他没想到会在房子门前看见韦咏妮。

    如果她是韦咏妮的话。

    他睁大眼睛有些摇晃的走近她。

    “你……是韦咏妮?”他手指在面容较好、素净的女人面前晃。

    她沉静的点头。“我是韦咏妮没想到几个月的时间就让你忘了我的长相。”

    他笑了起来。

    “不!你不是韦咏妮。她每天的时间除了用来打扮还是打扮她喜欢把自己弄得妖艳动人符合美女的标准才肯罢手。”他眨了眨眼睛想看清楚她。“你不是。你甚至连妆都不上你不是韦咏妮。”

    “我是韦咏妮不过不是过去的韦咏妮是新生的韦咏妮。”她扶住他。“我们先进去。”

    “不行!”他摇头推开她差点站不稳。“只有我可以进去女人不可以进去。我要做给商婷看我余以森也可以是一个专情的男人。”他自顾自的想从口袋里拿出钥匙。

    韦咏妮几乎灰心了。如果余以林能拿商婷的十分之一爱她她就心满意足了。

    她强打起精神一手扶着他一手拿过他的钥匙开门。

    “你是谁?”他显然忘了刚问过这个问题。

    “韦咏妮。”她推着他进门然后开灯。

    “不!你不是韦咏妮。”他喃喃着:“她没这么好心如果让她看见我这副样她只会嘲笑我你会告诉她吗?”他倒在沙上。

    “不会。”她从厨房倒了杯水给他。

    他喝了几口就推开杯子。“你不能进来的。”

    “我是来照顾你。”

    “我不认识你你为什么要来照顾我?”他半眯着眼睛似乎想睡觉了。

    “因为我爱你余以森。”她轻声说道手移到腹部“不为孩子只为你。”

    “可是我不爱你。”他眼眶突然红了起来。“只为了一件错事我就必须付出代价值得吗?你说值得吗?”他象个孩子似的叫嚷。

    韦咏妮的泪滑落下来。“以森给我一个机会。我会让你知道韦咏妮不是报仇、只会恨人的女人。”

    “机会?她给过我机会了吗”我只不过比邵慕尧晚了几个月而已……他低喃起来。“如果一切能重新开始……多好……”

    “是的。一切能重新开始多好。”韦咏妮的话他没听见因为他已经呼呼大睡起来。

    韦咏妮守着他整夜。

    她只希望时间还不算太晚能有机会让余以森回心转意。

    就算不为她为孩子她也就心满意足了。

    她希望能有机会证明一切。

    数不清的槌子毫不留情的敲打余以森的头。

    这是他张开眼头一个的想法。

    但他很快就注意到身上的薄毯还有……若有若无的香味?

    他挣扎地爬起来一阵目眩、头昏再加上无数的铁槌几乎要了他半条命。他半挣扎半休息的“爬”进室浴室。

    好半晌他才出来。

    他看见他最不想见的人正站在他面前一脸关切的看着他。

    因为她商婷拒绝他!

    因为她他连一点挽回的余地都没有。

    他头一次如此爱一个女孩却因为她的破坏而让他几乎心碎。

    他恨她恨到骨子里去了。

    而她竟然还有胆子出现在他面前!

    “你舒服些了吧?稀饭我摆在饭厅需要我扶你过去吗?”韦咏妮韦咏妮轻声问道。

    她温柔的语气、未施脂粉的脸蛋不禁让余以森讶然许久。

    “你是韦咏妮?”他脱口而出随即暗骂自己问了个愚蠢的问题。

    她笑了笑容中有股娴雅的气质。

    “你昨晚也这么问。”

    他讶异的张大眼。“你……昨晚在这里?”

    她点点头。“稀饭凉了就不好吃了。”

    “我不记得我允许你进来!”他愤怒道一股随之而来的敲打又在他头上开工。

    “如果我不扶着你进来现在你就会躺在外头受凉。”

    “你故意施恩于我想让我回心转意?”

    “我的确想让你回心转意不过绝不会是故意施恩给你。昨晚纯粹是不希望你感冒。”

    “韦咏妮没有同情心的……”他注意到她隆起的腹部但他更现她今天穿的是一般的孕妇装将身材破坏得一览无遗。

    他以为她是最注重身材的上回见到她她还特意穿着打扮以掩饰还不太大的腹部;而今天……

    “你在这里待了一整晚?”他怀疑道。

    她点点头。“我担心你。”

    “如果这又是你另一个计谋我可以坦白告诉你你白费心机了。上回你让商婷为你说好话的事我还没找你算帐。”

    “我没拜托她为我说好话。”她顿了顿继续道:“我能理解你爱上她的原因。她是个容易让人爱上的好女孩。”

    “她的确跟你大不相同。”他表面悠闲的坐下来实际上他必须坐下休息一下才能仔细思考。

    似乎所有的事全在一个晚上变了样。

    他再度瞄一眼她过大的腹部。“看来你是不愿拿掉它了。”

    “它是我儿子。”

    “儿子?”

    “我去做过扫瞄。以森你有个儿子了。”

    余以森并没改变表情。“我不会承认他如果你是为了这个目的而来的话。”

    “我不否认我有这个念头不过我最主要的目的是希望你能给全新的韦咏妮一个机会。”

    “这又是你另一项精心策划的阴谋?”他冷笑道:“你的演技不错可惜逃不过我的眼睛。”

    韦咏妮必须扶着沙才能支撑她的双腿。

    “我知道一时之间要你相信我是不太可能的我不求别的只求你给我时间我会证明给你看。”她期待的看着他。

    他想起商婷连一点机会也不愿给他他的脸沉了下来。

    “我又有什么好处?”他的口气甚是阴郁。

    “可以得到一个妻子还有亲生儿子。”韦咏妮明白自己在强迫推销不过为了她的幸福她只有硬着头皮了。

    余以森半是不可思议半是嘲笑的望着她。“你以为我会接受你?我相信这几个月的时间足够让你知道我余以森不打算娶你做妻子。你的白日梦应该醒了。”

    “只因为我不是出身望族只因为我的过去有瑕疵你就断然否决我连一点机会都不给我?”

    “最重要的是我不希望我的妻子有副恶毒心肠。”他略讶异的注意到他如何的讽刺她她也没一丝怒容。

    她平静的语气就像谈论天气似的。

    “我知道。你需要一个温柔娴淑的妻子我可以尽力达到你的要求。”

    “你?韦咏妮?”

    她点头不为他夸张的语气而动怒。“我只希望你给我时间证明韦咏妮已经改头换面。过去那个自私自利、只会报复人的韦咏妮已经死了;现在的韦咏妮是一个全新的韦咏妮。”

    他缓缓鼓掌。“像是真的一样!如果我给你时间证明而到最后我仍没办法爱上你呢?你又会报复我?还是想同归于尽?”

    她脸上出现毅然的神情。“我会带着肚里的孩子远走他乡一辈子不再回台湾也不再纠缠你。”

    余以森可真是彻彻底底的惊讶了。

    他以一种全新的眼光打量她。

    如果是以前的韦咏妮根本不可能说出这种话她会缠他缠到老会让他一辈子跟她一样痛苦但眼前的韦咏妮……

    似乎有那么点不同了。

    “你愿意给我一个机会吗?”

    余以森现自己竟然在考虑了。他蹙起眉看着她。“你说的全是真的?”他的怀疑已经削减。

    她点头。“如果必要我们可以立下字据。”

    他扬眉。“我可以坦白告诉你即使你改头换面我也不见得会爱上你。”

    “我知道。”

    “我会继续追求商婷。”

    “只要你肯给我机会我愿意和她公平竞争。”

    “公平竞争?”他想到他连和邵慕尧公平竞争的机会都没有他了解那种滋味。

    而他正开始同情韦咏妮。

    但同情并不等于爱他提醒自己。他可以给她一种机会让她证明韦咏妮已经变了但他并不打算接纳她的存在。

    “好!我给你三个月的时间。”他看见她的眼底闪起一丝希望整张脸庞因为他的一句话而容光焕仿佛垂死的病人得到一个奇迹似的。

    他感到一丝愧疚。

    随即他再度提醒自己韦咏妮不适合他勉强在一起只有痛苦。只有商婷才是他心之所属的女孩。

    他绝不轻言放弃。

    “圆圆这里!”

    以萌带着恋爱中的喜悦向商婷招手。

    商婷一看见她抿着嘴笑着走过去。

    “以萌你真的改变不少我记得过去的余以萌是从不在公开场合大声叫嚷的。”她十分“淑女”的坐下引起以萌的瞪视。

    “圆圆大学四年我只看过你穿牛仔裤加衬衫。今天你是吃错什么药了?竟然……”她盯着商婷镶着蕾丝花边的白衬衫还有一袭淡蓝长裙不仅显得人清丽可爱也带来一般清纯的味道。

    以萌仍是不敢置信。“是什么原因让你改变得这么大?还是我认错人了?坐在我眼前的是商婷的双胞姊妹?”她一迳地摇头惊叹。

    “你在讽刺我?”

    “不!我只想知道原因。”她辍了口柳橙汁。

    “原因跟你一样。”商婷温婉的笑了差点没让以萌把刚喝进的果汁全喷出来。

    她赶紧抽张面纸擦拭嘴角。

    “圆圆你别再装下去了行不行?”

    商婷睁着大眼睛看她。“很虚伪吗?”她担心的问。

    “不是虚伪是不习惯。你要我把现在的你当作以前那个相识四年的活泼商婷我做不到也无法想像。”

    商婷笑了。“没关系来日方长你会习惯我的。只要你别老跟雷士霆腻在一起忘了老朋友就行。”

    “是他黏我!”以萌争辩道又颊红得动人。

    “雷士霆是真心的。”商婷为好友高兴。

    “这还有待考验。”以萌戏谑的神情不见了她担忧的看着商婷。“不过现在出问题的是你。”

    “我?”

    “圆圆你是为某个男人而改变的吧?”

    “聪明!”商婷不掩洒脱之气。

    以萌勉强的笑笑。“我想也是。你不会觉得别扭吗?”

    “起先我的确是不太习惯但到后来我也认为这种穿法也没有什么不好。”

    她眨眨眼。“我甚至喜欢这样。我头一次感到自己有女人味呢!”

    “那个男人不会是我大哥吧?”以萌现在宁愿希望是余以森而不是另一个男人。起码她大哥是真心爱商婷的。

    商婷摇摇头。“我已经跟他说清楚我不会爱上他的。”

    “这是我大哥第一次恋爱。”以萌有些同情余以森。“他虽然花心但那是因为他还没遇上可以真心相待的女孩圆圆你是第一个。”

    “你是来为余大哥说情的。”

    “不是。只是希望你看清事实。”

    商婷莞尔一笑。“我没近视眼。”

    “圆圆!这不是开玩笑的时候我是认真的。”

    商婷故意板起脸。“好吧!我不开玩笑了你可以很严肃的把本世纪最严重的一件事透露给我听我洗耳恭听。”

    “你永远没正经的时候。不过等我说过这件事后我看你还笑不笑得出来1”“我在听。”

    “你必须先誓听完我所说的每一句话后不准生气不准冲动。”商婷用力点头。“我誓。”

    “你爱上了邵慕尧。”

    “废话。”商婷几乎大笑。

    “但那并不是明智之举。你以为你是怎么进入邵家的?全是邵慕尧的阴谋!”

    以萌一鼓作气说完。

    商婷楞了楞。“我不懂你的意思!”她真的不懂。

    “傻瓜你的信、你的表哥全是他一手策划的。”

    “以萌你愈说我愈糊涂了你从哪里听来的?”

    “士霆。是他告诉我邵慕尧答应了临终老人的要求在你满二十五岁生日以前或是在你结婚之前做你的保护人。”以萌握住商婷的双手给予必要的支持。

    商婷仍是三分茫然、七分不解。“临终老人?我只有外婆而已再说为什么我需要保护人?”

    “士霆说他是外公花了好几年功夫才找到你的消息又不敢来认你没想到他突然得了重病临终前拜托邵慕尧照顾你直到你结婚。你大概不知道你父母是私奔的吧?”以萌小心地望着她的表情。

    “我是不知道……”商婷摔摔头仍有些茫然。“这太不可思议了……”

    “像现代灰姑娘。”以萌露出个笑意。“不可思议的在后头你绝不会想到你外公家财万贯吧?”

    “家财万贯?”她只有重复的份整个脑子还不太能接受这项奇迹似的事实。

    以萌点点头。“你总算苦尽甘来了。邵慕尧不是你表哥他只是完成他的承诺圆圆他也是知道事实真相的少数之一。”她提醒商婷。

    商婷看着她。“你是说……”她不敢想下去。

    “谁知道邵慕尧心里在想什么?也许他想一鱼两吃也不一定。”以萌看见她困扰的表情。“圆圆我告诉你这件事是不想让你一直蒙在鼓里我不希望你不快乐。”

    “余大哥也知道……娶了我就等于娶进摇钱树?”

    以萌迟疑的点头但她急忙补充一句:“我敢担保我大哥绝对不把那些钱看在眼里他爱的是你!”

    商婷摇摇头。“可以让男人少奋斗二十年的摇钱树!难怪短短一年里突然出现了这么多追求者我还以为是商婷本人有魅力呢!”她自嘲道脸上一片空白。

    “你当然有魅力!圆圆虽然不清楚邵慕尧到底在搞什么鬼但我敢保证我大哥绝对是真心真意的爱你。”

    “可惜他已经有适合他的女人了。”

    以萌睁大眼。“我大哥是花心没错不过你说他已经有适合的女人……”

    “我只是个旁观者没资格说一些是非。”商婷无奈的笑笑。“但我很明白一件事余大哥跟我之间无缘这辈子我不会嫁他他也不能娶我。”

    幽幽地叹口气以萌无精打采起来。“圆圆你真对我大哥一点感觉也没有?我以为我们有缘成姑嫂的。”

    “好朋友不是更好?”

    “那你对邵慕尧呢?”以萌又担心起来。

    “我需要想一想。”商婷坦白道。

    她真的需要想一想。

    一路上的沉寂并没有为商婷心中的疑惑寻得适当的答案直到回到邵家后僵硬、沉闷的气氛引起她的注意。

    她抬头一望看见余以森双臂环胸站在客厅的墙角仿佛带着极大的不悦瞪视着墙上的画而邵慕尧则以完全相反的悠闲态度站在另一边的角落里。

    她蹙起眉无暇管这两个大男人间不友善的举动想直接上楼却被余以森现。

    他的脸庞立即堆满笑容走过来。

    “圆圆!”他亲切的叫唤引起邵慕尧的注意。

    “你是来找邵慕尧的吧?‘余大哥’。”她不带一丝感情厌懒的阻止他更进一步。

    “不!我是来找你的。”他并没因她的排斥而退缩。

    “你找错人了。”

    “我没找错人。我说过我不打算放弃也不是不战而逃的男人。”他脸上坚毅的表情并未让她动容。

    “你忘了韦姊?”她冷冷问道。

    “她是她我是我毫不相干。”

    “没想到你不但花心还狠心。”

    “为你我狠得下心。”

    “或者是为钱?”

    她的一句话不约而同让两个男人面露惊愕。

    邵慕尧迅的走过来习惯性的想拉起她的手却被她避开。

    他的脸色一沉

    “婷婷……你在胡说些什么?”他故作严厉但眼底透露着担心。

    商婷疏远的看着他。“你我心知肚明。一笔庞大的遗产的确会让人无法抗拒。”

    邵慕尧和余以森警觉地彼此对望一眼余以森轻轻晃着头表示他一句话也没透露出去。

    “你认为你的魅力抵不过你所谓的遗产?”邵慕尧严肃的问她。

    “我不知道。”

    “我们相处这么久你还不了解我的为人?”

    商婷没回答只一迳看着他墨黑中夹杂着微许湛蓝的眼眸。她想起那段他诉说他荷兰祉先的故事想起在书房里让她心动的告白想起她所有的情绪全表露在她脸上她不禁叹口气抛掉所有的装模作样向他坦承。

    “我必须想想。”她已经分不清楚什么是真什么是假谁对她好或是对她的……钱好。想到这里她不禁备感委屈。

    她付出了感情回报的却极有可能是一份欺骗的爱情。

    “你不信任我?”他显然不满意她的答案。

    “我该信任我一直以为你是的‘表哥’吗?”她抿着嘴眼底燃烧着怒火。她想以理性的态度面对一切却现她做不到。尤其事关邵慕尧她更做不到。“你可以信任我。”他面无表情。

    “然后任你摆布?”她说出她不想说的话但邵慕尧无动于衷的举止让她气恼。

    他该为自己辩解而不是在这里大谈信任问题。

    她的怒火被挑起来了。“你以为你是谁?能够指使我的思想?我后悔认识了你这个‘表哥’我宁愿我还是过去的商婷━━虽然清苦但活得快乐、活得开心;虽然没有饱食三餐起码我能面对自己。但现在呢?我甚至无法分清你、还有所有的人接近我的目的到底是为钱还是为我!”她口不择言。

    “这就是你的真心话?”邵慕尧的口气微愠。

    这令在一旁的余以森惊讶的扬起眉。

    与他相识以来这还是余以森次见到邵慕尧动怒。他所认识邵慕尧向来把感情放在内心深处而不是表露出来。

    “我不知道。我说过我要想想的。”

    “想多久?”他勉强耐住性子。

    “不知道。”

    “我给你一天的时间。”他的语气不容反驳。

    她瞪着他。“你还以你是我‘表哥’想限制我?”她口气恶劣。

    “我为承诺也为你。”

    “霸道!”她忍不住骂道。

    他不回答反而是余以森见机代他说话。

    “这才是他的真面目圆圆如果你另有所属的话我劝你先看清他的真面目。”余以森不理邵慕尧冷漠的注视。“你必须了解到过去有许多的假象。”

    “不关你的事。”邵慕尧忍不住开口。

    “为什么?我也是她的追求者之一当然有必要提醒她以免她‘误入歧途’。”借此他也可多一分机会他想道。

    “你们都闭嘴!我有自主权我了解自己在做些什么!”她用力推开两个男人愤愤地走上楼。

    她急着把一身为邵慕尧而打扮的淑女装全换下来。

    在客厅的余以森望着她没入房间的背影而叹息了。“本来我是打算来个强烈攻势没想到会遇上这种事。”

    “你确定不是你开的金口。”

    “我像是那种多话的男人吗?”

    他们同时想起一个人。

    “雷士霆。”

    “她对婷婷没意思不应该会告诉她这件事。”

    “如果他告诉以萌呢?”余以森提醒他然后大叹口气。“女人天生就多嘴的动物再加上以萌是商婷的闺中密友不想透露也难。”

    邵慕尧看着二楼。“她知道了也好我也不必再顾忌什么了。”

    “可以放胆追她了?”余以森皱起眉问道。

    “没错。我不会放弃这样的好女孩。”

    “你也多了个对手。我从来就没放弃过任何一个女人。”余以森鼓励自己。

    “只有抛弃。”邵慕尧替他说完。

    “除了商婷。她不但是个好女孩还是个相当吸引人的女孩如果当初我没跟她深谈过我差点就白白放过她了。”

    “这不代表你占上风。”邵慕尧若有所思的看他一眼。“韦姊是谁?你跟她有关?”

    “过去的场恶梦再三个月我就可以完全摆脱她了。”余以森掩不住嘴角的笑意。

    他感受得到最近韦咏妮的确是改变不少无奈他心有所属对她也只有抱歉了。

    邵慕尧的眼光又移到二楼商婷的房门。

    他深深地叹口气感到前途多舛。

    当晚吵杂的喇叭声响起。

    一身轻便的商婷提着行李走下楼。原本坐在沙上的邵慕尧脸色阴晴不定的站起来。

    “你这是干什么?”我来到她面前沉声问道。

    她仰起头看他。“我朋友来接我了。”

    “你想去哪里?”他隐约的知道她的答案。他没想到事情会到这种地步。

    “回家。”

    “这里就是你的家。”

    “邵伯母不姓商吧?”她突然问道。

    “不是。”事到如今他没什么好隐瞒的。“你所谓的谭伯母、谭伯父其实就是我的父母。”

    商婷皱皱鼻。“原来如此!难怪她对你比对亚柏好”她继续问他:“你当然也不是我表哥吧?”她语带讥诮。

    “婷婷……”

    “所以我根本没留在这里的必要。”她轻松答道。

    “这就是你所需要想一想所下的结论?”

    “我们非亲非故过去受你照顾将来我会偿还的。”

    “你外公托我照顾你我就应该履行我的承诺。”

    商婷微微皱起眉看着他的眼睛里有丝怒气。“我在你心底只代表一份承诺?没有其他感觉了吗?”

    她希望邵慕尧能明白说出他的感受。

    邵慕尧无法回答至少不能在现在这种情况下他不愿意让商婷误以为他也是因为看上那笔遗产而爱她他必须让她信任他。

    门喇叭声再度不耐的响起仿佛在宣告邵慕尧的死刑。

    他选择中立的字句回答她:“起初我的确为了坚守承诺而让你住进这里成为你的保护人但我从没把你看成我多余的累赘。”他保守地道。

    “仅此而已?这就是你的真心话?”她眼底有着浓浓的失望。

    她之所以决定收拾行李离开部分也是为了邵慕尧。她希望能借此机会迫使他说出心中的话能够皆大欢喜。

    但很显然她做错了。邵慕尧不是跟木头一样就是那天她听错了。

    想到这里她原有的把握全化为沮丧。

    “你期待我说些什么?”他没想到商婷听到书房里的告白。

    “我没有在期待。”她大声的否认掩饰心中想法继续说道:“我也不要那笔遗产我只要回家!”她想绕过他出去。

    “婷婷!”他拦着她心底一丝着急。

    “如果你担心无法履行你的承诺有失你身份那我可以很高兴的告诉你你可以不必继续履行那种可笑的承诺!”她生气道。

    “现在已经不是那么简单的问题了。”

    “我为你简化问题。你让我走从此你生活里平静一如往昔没有我的存在你会活得更快乐不必时时担心我是否会为你带来麻烦。”她自嘲的笑了笑。“照顾一个专为你带来麻烦的我你一定很不耐烦却又不得勉强打起笑容面对我。不过从今以后你不用再勉强自己了。”她违背心意道。

    鲜少有人引起邵慕尧心中的怒火但眼前就明显的站了一个。

    “你认为我是虚情假意的对待你?”

    “可以这么说。”

    他深吸口气。“婷婷你该明白我的。”

    “我不明白你一点也不明白。”她干脆鼓起勇气开门见山的告诉他:“我听到了!”

    他楞了楞对她突然说出来的话无法理解。

    “我听见你和余大哥在书房里的谈话。”她重复一次说得更清楚些。

    “书房?”他搜寻记忆然后想起那天他跟余以森的对话。

    他锐利的看了她一眼。“婷婷你到底听见了什么?”

    “重点不在我听到了什么而在你现在想说些什么?”商婷忍不住流露出一丝期待。

    “我……”一时之间他讷讷地说不出话来。

    从小到大他的个性是内敛的所有的情绪全埋藏在心底想当着她的面从他嘴里说出那些话根本不可能。

    “既然你知道了就应该明白我的心意。”他勉为其难道注意到老古在厨房探头探脑狠狠给他一眼让他退回去。

    “我不明白。除非你亲口说出来。”她硬逼他。

    “我……”他面露痛苦之色仿佛说出这些话会要了他的命似的。“你是个人见人爱的好女孩……”他次流露出尴尬。上次对余以森说出那些话纯粹是为了让余以森打退堂鼓而现在要他说……以往严肃的个性使他难以吐露心中真情。

    好半晌商婷只是看着他不了解他内心的挣扎。

    终于她放弃了。

    她懊恼地推开他朝门外走去。

    “婷婷既然你听到了在书房里的对话就应该明白我对你的感情……”他最多只能到这地步。

    她抿紧嘴无法理解他能对余以森说出那些话但对她却是一句也说不出口。

    或许是她自作钨有……

    她继续迈向大门。

    “嫁给我!婷婷。”

    她轻叹口气离开了。

    空荡的客厅只留下邵慕尧以及刚出口的余音。

    在厨房里的老古只有为他同情的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