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言情小说> 步步惊心>步步惊心第十二章

步步惊心第十二章

作者:桐华

    这几日我时常不知不觉地就盯着自己的左手开始呆。觉得好似明白八阿哥的意思又好似不明白。我上高中时虽然谈过一次轰轰烈烈的恋爱可那时的小儿女心情简单易懂。现在我完全不知道他心里究竟在想什么。

    有情?无情?玩玩?认真?一时兴起?早有蓄谋?我不知道!美丽的女人对于这些沉迷于钩心斗角中的宫廷男子们来说不过是一道开心时赏赏的风景闷了时逗逗的乐子。直爽热情如十阿哥也觉得可以将我和明玉格格兼收并蓄。我已经实在不敢对他们抱有任何期望了。

    我从开始学做几何证明题时就养成了个习惯。那就是一时想不通的问题就扔过一边。过一段时间也许就会自然明白。所以这次我现想不明白时就索性放弃了这个级难题。时间会告诉我答案的。

    现在摆在眼前的事情是再过三日就是十阿哥的大婚日。自那日进宫见过他之后这一个多月就没有再见过。只听说康熙赐了他府邸。我一直思量他的婚宴我去是不去呢?心里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还是不去的好。

    姐姐听我说不去淡淡应道那就不去吧!可一转身巧慧就拉着我说:“主子除了逢年过节等必须去给嫡福晋请安的日子外平常从来都不去请安。那边已经很是不满了。如果小姐再不去给人家格格道喜只怕那边又要怨怪到主子身上。说我们不知礼数。”我只好又去找姐姐说我要去姐姐仍是淡淡应好不过紧接着补了句去了绝对不许闹事!我只好笑着保证绝对不惹事。

    ―――――――――――――――――――――

    转眼已是婚礼当天。我挑了件桃红镶金滚边夹袄穿着让自己看着喜气一些掩盖住内心的神伤。八贝勒爷自先去了稍晚我和姐姐两人才一起乘软轿赶去。婚宴在十阿哥新赐的府邸举行。我们到时门前已是香车宝马排满。

    这个府邸跟八贝勒府确是不可比但在我这个现代都市人眼中已经是美轮美奂。一路张灯结彩灯火辉映香烟缭绕鼓乐声喧真是说不尽的富贵风流道不完的吉祥如意。

    笑声歌声人语声整个厅里是一片快乐的海洋人人都在笑。姐姐和我却很是沉默自管自的坐着两人在这个环境中显得很是不合时宜。我虽低垂着眼睛但我知道自打我进了这个厅这里的每个人都在若有意似无意地偷偷打量我。我坐在那里心里极度不舒服很想立即起身走人。可是知道如果我这个时候走了的话只怕笑话就闹得更大了。好歹得等到新娘子进了门。

    心里叹了口气对自己说既来之则安之!试着扯了扯嘴角现自己还能挤出笑容来忙展开一个灿烂笑脸抬起头缓缓环视四周。慢慢迎上各种各样的好奇视线可笑的是我并没有怎样他们却刚和我的视线对上就匆匆各自避开。我心里冷笑了两声越笑得百媚千娇。忽地对上了四阿哥的眼睛那里面冷冷的冰冰的漆黑眼瞳里好似没有任何内容。但我却觉得自己脸上的笑容有些挂不住感觉心底的难受迷茫都好似**裸地展现出来在他锐利的视线下无处可躲。我微微吸了口气硬逼着自己笑起来还赌气似地向他眨了下眼睛然后笑着迎向下一个好奇视线。

    一个小厮匆忙跑进来叫道:“新娘子就快到府门了!该准备接轿子了。”众人这才现一直没有见过新郎官。我扫视了一圈大厅现八贝勒爷也不在。我和姐姐对视一眼两人都有些紧张。我快步溜到十四阿哥身边低声问:“怎么回事?”十四也是一脸困惑“昨儿个我见十哥还一切正常呀!”我开始心里毛心想天哪!老十你可别这个节骨眼闹事情。十四看我脸色有些白忙道:“不用担心有八哥在出不了大事情。”我只能点头。

    厅里的嘈杂声越来越大我的心也越绷越紧。正在这时听见门口的下人们叫道:“十阿哥十阿哥!”我一看现十阿哥身穿喜袍和八阿哥并立在门口。然后十阿哥就被太监们匆匆领着向府门行去。八阿哥面带微笑一面和大家打着招呼一面翩然而入。他去向太子爷请安时太子问:“怎么回事?”八阿哥笑回:“十弟嫌做的喜袍不合身扭捏着不肯出来。”众人一听这话哄堂大笑!立马就有人嚷道:“十阿哥这是怕新娘子嫌弃不肯和他洞房!”众人越笑得厉害。八阿哥负手站在太子身边微微笑着环看着周围的人一面用视线和遇上的人打着招呼。看他视线要扫过我这里时我忙低下头。自从那日雪地行后这是我第一次见他。低下头时瞥见在众人的笑声中四阿哥仍是表情淡淡漠然地看着厅外。

    过了一阵子听见鼓乐齐鸣大家都涌向了厅门口我缩在众人身后影影绰绰地看见十阿哥手拿红色缎带牵着头盖喜帕的新娘子进来然后在大家的哄笑声中两人被送进了洞房。

    看到这里我心里重重叹了口气。想到过一会十阿哥还要出来挨桌给大家敬酒。我实在想不出来他会怎么给我敬这个酒。我向姐姐指了指门外她微微点点头。再看看四周无人留意就悄悄溜出了喜厅。

    十二月的北京天是很冷的。可我觉得自己就是需要这样的冷唯这样才能缓和内心的压抑。我兜着手缩着脖子躬着背哆嗦着净拣僻静的地方走。正行着听见前面一个声音道:“既然这么怕冷干吗在这里兜风?”我抬头一看原来是十三阿哥。他斜跨在栏杆上一脸嘲弄地看着我。我一惊下意识地脱口而出:“你怎么不在厅里喝酒?”他嘲笑道:“你又为何在这里呢?”我无话可说正默着猛然反应过来还没有给他请安。连忙蹲下身道:“十三阿哥吉祥!”他冷笑了两声道:“等着听吉祥的人在厅里呢!”因为他并没有说起我只能蹲着身子不动。过了一小会终于听到他说:“起来吧!”我缓缓站起静立着等他离开。

    半晌他都没动最后没头没脑地说:“今日你我都是伤心人!不如我们彼此做个伴。”我讶然地看着他。他却跳下栏杆大踏步地走过来抓起我的手就走。

    他的步子迈得又大又急我挣不脱他的手只能一面小跑着跟着一面斥道:“放手!”。他牵着我从侧门出了府。守门的小厮被他冷冷看了眼什么话也没敢说。只闻他嘴里打了个呼哨就听见‘得得’的马蹄声。一匹黑得亮的高大骏马小跑着停在了我们面前。

    我‘啊!’的一声惊叫还未完就现自己已经坐在了马背上他也随后翻身上马环着我的腰伸手挽着缰绳。只听一声‘驾!’马已经飞奔起来。我从来没有坐过这么快的马只觉得恍若在腾云驾雾颠得厉害。心里极其害怕只能拼命往后缩靠在他怀里。迎面的风刮在脸上直如刀尖刺在脸上生生地疼只得扭着头脸抵在他肩上。

    一阵疾驰我觉得自己已经冻得整个身子都是木的。心里想着这个霸王究竟要怎么样?他想冻死我吗?莫非他喜欢明玉格格?要不怎么是‘两伤心人’呢?

    马渐渐慢了下来终于停了下来。他率先翻身下马然后把我抱下马。站到地上更觉得冷得彻骨抱着手臂紧咬牙齿整个人直打哆嗦!他从马鞍上解了个酒囊下来扯开塞子一手扶着我的头一手把酒囊口凑到我嘴边说:“喝一口!”我哆哆嗦嗦地喝了一口只觉一股辛辣直下肚子。他又说:“再喝一口!”我又就着他的手喝了一口。慢慢地那股子辛辣蔓延到五脏六腑终于感觉自己有知觉了。可还是不停地打着哆嗦。

    他不理我自转身向林子里走去。我想出声叫住他可现自己冷得语不成声。天色漆黑我一个人站在那里旁边只有一匹马。一边打着哆嗦一边害怕一边心里誓以后再也不招惹明玉格格了。我斗不过这个霸王。

    过了一小会他抱着一大堆干材回来。一个人摆弄了一小会一堆火生起来。我一看见有了火马上靠了过去坐在火边。他又递了酒囊过来我也不推辞拿起就是一口。然后递回给他。两人就这么坐在火边一面烤着火一面一人一口的饮着酒。

    我想姐姐肯定会担心的可是瞅瞅这个霸王在火光映照下的冷脸我实在没有勇气说任何话。只盼他念在明玉格格嫁给十阿哥是康熙的主意和我是没有任何关系的份上不要再搞别的花样。否则只怕我见不到雍正登基就要死在这个霸王手里了。

    两人你一口我一口慢慢的一袋酒已喝完他起身又从马上拿了一袋酒。然后我们继续。喝着喝着我就觉得前尘往事俱上心头想起以前在香港兰桂坊和朋友买醉想起小时候偷喝家里的香槟酒喝得大醉………然后我就一会傻笑一阵一会又盯着火呆一阵。然后?然后就是我也不知道再干了什么。反正天仍黑着时他摇醒了我我晕晕乎乎地看着他现我整个人趴在他腿上。

    他弄灭了火。把我抱上马背然后又是一阵狂奔我仍然拼命往他怀里缩也仍然冻得全身失去了知觉。等到八贝勒府的时候天已经有些蒙蒙的亮。他把我扔在门口说了声下次再找你喝酒就驾马而去。

    我一面晕乎着一面打着哆嗦一面拿头撞门。为什么不用手?因为胳膊冻得不太好用了。大门迅打开我也顺势一头跌了过去一个小厮赶忙扶住我碰到我的身体惊叫道:“天哪!怎么这么冰的身子。”然后我就被人抬回了姐姐的屋里然后姐姐就冲了上来然后就有人给我洗澡再然后我就被送进了被子。期间好象姐姐问了我很多问题看我一副傻傻呆呆的样子只得作罢。最后我就昏睡了过去。

    丫头们叫醒我时已经是晚膳时间。除了头有些重外别的都还好想到自己酒品一向良好喝醉后从来不哭不闹只是歪头就睡而已不禁暗自庆幸。

    穿戴整齐进了饭厅才觉八阿哥也在。宿醉刚醒脑子转得比较慢再加上从昨日下午到现在一直未吃过东西草草请过安就什么也不顾的吃起来。

    吃着吃着开始反应过来。心想要怎么交待昨晚的去向呢?正在暗自琢磨就听到姐姐说:“昨日十三弟带你去哪里了?”我一愣顺口问:“你怎么知道的?”姐姐说:“那么大的个人不见了我能不知道?”我心想不错问一下守门的小厮不就什么都知道了。不过这干什么去了实在不怎么好说。想着昨晚上的荒唐事情不禁觉得有些可笑。少女时候每看武侠小说就幻想着我和一个长相俊美武功奇高的侠客共乘一匹马奔驰在绿色草原上他深情地凝视着我我温柔地回视着他。没想到这个美梦昨日倒算是变相实现了的确是共乘一骥不过其余就全不对。想着越觉得荒唐好笑。满脸的笑意是忍也忍不住却还得硬憋着因为姐姐的脸色不算好看。

    姐姐看着我痛苦的样子最后带气含嗔没好气地道:“别忍了笑吧!笑完了好好回话!”我终于把心中的笑意释放出来。正自笑得开心觉得两道没有温度的目光一直凝视在脸上心里一惊忙敛了笑意。肃了肃脸看向八阿哥。他嘴角仍带着笑眼里却夹杂着几丝冷意。看得我一个冷战再也笑不出来忙低头吃饭。

    姐姐等我笑完“说吧!都干了些什么?”我简单地道:“我们出去喝酒了。”姐姐困惑地问:“十三弟为何要带你出去喝酒?”我想了想觉得还是不要替十三乱宣扬他的个人**于是说:“大概他看我心情不好同情我呗!”姐姐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一个未出阁的姑娘一夜未归还嫌你的传闻不够多吗?”我这才反应过来想着完了这下全紫禁城的人更要好好瞧瞧我了。紧张到一半突然又觉得瞧就瞧!谁知道前面等我的日子是什么?当然要今朝有酒今朝醉!管他们怎么看我。

    舒了一口气脸色如常地继续埋头吃饭。姐姐等了会见我一直低头拔饭又接着道:“这次还好幸亏爷现得早又是在十弟府上爷已经处理妥当除了几个心腹小厮外没有别人知道。当时想派人去找。可若多派人只怕引人注意若只派几个也没什么作用。想着既是十三弟带走的你他总得给送回来所以只派了信得过的小厮守在门口。”停了停她又续说道:“不过你记住了只此一回再无下次!”我心想难道你以为我想大冷天的在外面吃风?我是被那个霸王逼的!想到这里又觉得自己有些过分忙承认:好吧!自己当时也不痛快正想泄一下。

    用完膳后八阿哥和姐姐笑着闲聊了两句就匆匆走了。我仔细观察了一下姐姐的面色没有不开心反倒是松了口气的表情。我心中暗叹口气想到姐姐的那个心上人究竟是什么样子的呢?八阿哥如此出众的翩翩佳公子都不能让姐姐忘掉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