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言情小说> 步步惊心>步步惊心第二十四章

步步惊心第二十四章

作者:桐华

    春节刚过没多久几树梅花开的正好站着树下闭上眼睛浮动着的香气越浓郁。康熙究竟打算什么时候给太子复位?已经两个多月了!

    仔细回忆过可我实在记不大得具体的日子只记得是在今年年初。可现在连我都等得快不耐烦了那些不知底细的人只怕更是心下难熬度日如年。

    正暗自想着耳边十阿哥的声音:“又在呆!”我微笑着睁开眼睛转身看向十阿哥却见九阿哥十四阿哥和从塞外回来后就一直未见的八阿哥都立在身后。我忙俯身请安。抬头时下意识地眼光瞟向八阿哥却正好迎上他似笑非笑的眼睛心头突地一跳忙低头静静站着再无勇气抬头。

    九阿哥四处打量了一圈看仔细了周围无人然后直直盯着我问:“今日有件事情要问问姑娘!”我纳闷地看着他不明白这位很少和我说话的主子要问我何事只得恭声回道:“请九阿哥问吧!”旁边几位阿哥都先是微微一怔。八阿哥皱了下眉头目注着九阿哥十阿哥茫茫然地看向九阿哥十四却目光清亮地盯着我。

    “皇阿玛单独召见二哥都说了些什么?”我‘哦’了一声明白过来原来是为了这件事情呀!不过也难怪当时只有我和李德全留在屋中不管他们安插了谁在康熙身边只怕也无法知道这次谈话的始末。除非他们能撬开李德全的嘴不过那和想摘月亮的难度差不多。

    正想告诉他们我当时守在外进的屋子幷没有听清楚具体说了什么。却听到八阿哥说道:“若曦你先回吧!”我刚张口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就听见十四说:“问问她又有什么打紧?就她和李德全知道这事除了着落到她身上再无别人能答。”八阿哥看着十四说:“御前侍奉的人传递皇上与臣子私下间的密谈一旦被知道下场是什么你有没有想过?”说到后来声音已很是清冷。十四怔了一会看了我一小会眼光转开看向梅花再没有说话。十阿哥一听忙说:“那若曦你赶紧该干嘛就干嘛去吧!”

    九阿哥冷哼了两声说:“这里就我们几个人她不说我们不说又有谁能知道?”说完冷冷看着我。我看八阿哥神色清冷忙赶在他开口之前急声说:“奴婢当时虽在屋子里可守在外间皇上和二阿哥在里间奴婢听不清楚。”话音刚落就听到九阿哥一面冷笑着一面看着八阿哥说:“八哥好好看看吧!这就是你费尽了心思的人。我就是养条狗……”还未说完八阿哥已冷声截道:“九弟!”

    他幷不看我目光只在几位阿哥脸上慢慢掠了一圈最后盯着九阿哥说:“谁都不许再向她打听任何关于皇阿玛的事情。”九阿哥神色阴沉地和八阿哥对视了半晌八阿哥神色淡淡地回视着他。十四却神色冷冷地看着我十阿哥看看八阿哥又看看九阿哥嘴巴张张合合却无声音。

    最后九阿哥转过了视线盯着我冷笑了几声猛地一甩袖子转身就走十四嘴边含着丝冷意也立即随九阿哥而去。十阿哥打量了我们几个一圈最后挠了挠脑袋也走了。

    八阿哥这才侧头微微笑着眼神淡淡地看了我一眼转身缓步而去。我默默呆立着只是想着他们都不相信我没有听到!抬头看着八阿哥渐渐远去的背影却只觉得丝丝冷意连他也不相信!心中一酸强忍着泪意转身快步就往回走可走了几步脑子里却全是他平时淡淡的笑意阳光下温暖的笑容还有难得一闻的大笑声脑中回来荡去不禁心中疼痛停住了脚步。站住默想了会终是长长地叹口气想到罢了!罢了!这么些年我又为他做过什么呢?遂回身快跑着去追他们。

    他们听身后有脚步声都回头看见是我九阿哥冷冷一笑继续前行而八阿哥十阿哥和十四却停了下来。

    我停下喘了两口气又看了看周围刚要张口八阿哥已经说:“我不想听你回去吧!”我摇了摇头说:“我就是想告诉你也没有办法我的确没有听见。”他们都面露疑惑之色。我侧头笑看着十阿哥说:“你随九阿哥先去吧!”他一急说:“干吗要支开我?”他侧头看向八阿哥八阿哥看着他温和地说:“先去吧!”

    十阿哥怨怒地瞪向我我忙上前两步扯了扯他的袖子软声说:“反正是为你好!”说完看他不为所动。又一面笑着一面扯着他袖子说:“求求你了!别生气好不好?好不好?”他被我弄得无所适从只得把袖子从我手里恶狠狠地拽了出来一面粗声道:“一点格格小姐的样子都没有!”一面转身而去。

    我看他已经没什么怒气不禁吐了吐舌头笑看向八阿哥和十四。八阿哥脸上早没了刚才的漠然脸上带着笑意看着我微微摇了摇头十四却是瞟了眼八阿哥看着我重重叹了口气。我又打量了一下四周静了静轻声说:“皇上是很疼太子爷的。”说完仍旧笑看着他们问:“上次我从塞外给姐姐带去的牛皮画姐姐可中意吗?还有给巧慧、冬云带的珠饰她们可喜欢?”八阿哥笑说:“都很是喜欢!”我又笑道:“除夕夜姐姐进宫来赴宴我却要守殿不曾相见。姐妹也没有说话的机会只能麻烦八爷帮我给姐姐带个好。”八阿哥笑着点点头。我这才躬身做福道:“奴婢先退了。”八阿哥轻声说:“去吧!”我转身自回去。

    ————————————————————

    这几日我心中不安为我当时未经仔细考虑就说出的话而担心。一直在思量我说的那句话究竟会起什么作用是让他们缓下谋位的步伐呢?还是采取更多的举措来打击皇太子以减少皇上对太子的宠爱?思来想去没有答案。心里不禁暗问自己我那句话究竟说得对还是不对?会不会事与愿违?正在一面往回走一面再次思量这个问题。却听见十三在后面叫我。

    一直未见的四阿哥和十三居然都碰上了。自从和十三在帐内说过话后生了那么多事情一直没有机会面对面地对着四阿哥。站在四阿哥身前只觉得耳朵烫心中异样脑子里不禁想到草原的夜色中他冰冷的唇滑过我的脸颊、嘴唇和耳朵很是有些尴尬请完安就急急地想走。

    十三却笑着伸手拦住了我“那么久没见你怎么这么生分起来了?”我忙笑道:“哪里有不过手头还有事情要做呢!”十三不相信地朝我笑摇了摇头但还是说:“那你去吧!”

    我还未及提步四阿哥就淡淡说:“我有话要问你。”我一下僵在那里。十三轻笑了几声又咳嗽了几声强忍着笑说:“这个……这个我还有点事情就先走了。”我忙伸手去拽他却被他轻巧地闪开一面低声笑着斜睨了我一眼一面快步走开。

    我心里愁肠百转想着该如何解释呢?如何解释他才能相信?又如何解释才能让他不会羞恼成怒呢?

    正心里七上八下忐忑不安。他却淡然问:“那日皇阿玛和二哥都说了些什么?”我的忐忑不安万千思绪立即消失无踪。一时心里说不清什么滋味应该是安心可居然还有隐隐的失落。不禁暗自嘲笑自己也有自作多情的一天!

    静了静心神淡然答道:“奴婢当时守在外进皇上和二阿哥在里进奴婢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

    他瞟了四周一眼紧走了两步我不禁后退他又随了上来我觉已经紧贴着树干退无可退。只能和他近距离地站在一起感觉他的呼吸可闻。他轻声说:“你是在恼我那天晚上吗?”我忙摇了摇头。想着你不恼我就行我可没有恼你一则本就是自己先引得他误会二则我还没吃熊心豹子胆。

    他盯着我的眼睛慢声说:“当时我也许错解了你的意思。”我忙不停点头。心想明白就好明白就好!心还未来的及放下就看他凝视着我缓缓一笑我立即觉得浑身毛骨悚然冷气从脚底直往上冒果然他带着笑意接着说:“可我不后悔亲了你。”我立即心头狂跳!一面还得强压着紧张思索他话里意思看看怎生应对。

    他说完手伸到我脖子处轻扯了下我的衣领朝里看了一眼。冰凉的手指若有若无地滑过我的肌肤只觉得身子也在变冷。如此轻佻的举动他却做的坦坦荡荡、自然无比好似我与他天经地义就该如此。我心中一怒火气直冲脑袋也顾不上他将来是不是雍正挥手就把他的手用力打开。

    他倒幷未在意顺着我的动作收回了手退后两步声音平平地问:“怎么没戴着?”我微微一怔立即反应过来原来他是要看我是否戴了那条链子。

    我**地回道:“在屋子里下次四爷进宫奴婢还给四爷。”他眼中带着几丝冷意和讥讽看了我半晌。我牛脾气一上来再不愿意计较后果也直直地盯着他看。

    他忽而嘴角露出一丝笑说道:“既然收了就没有退回的道理。”我张嘴想解释当时纯属误会根本不知道是他送的。可张了张口觉得这又如何解释?难道告诉他我以为那是八阿哥送的?只得又闭了嘴。心中万分懊恼。

    他看我在那里欲言又止的又说:“有些事情虽是你起的头但却由不得你说结束。”我只觉得心中有怨无处诉有火不出带着几丝怨气和怒意回视着他。他嘴角噙着丝笑意神色淡定地看了我一会收了笑意淡淡说:“总有一日你会愿意带上它的。”

    他语气虽淡但里面却有一种绝对无人能逆转的力量我猛然一惊想着我和他硬对硬的来岂能有赢的道理?需得想其它法子。我那么多年书是白读了。怎么连以柔克刚、四两拨千斤这些道理都不懂了?一面想着一面脸上的神色渐渐缓和。

    他静了一会问:“虽说听不具体可总不能一点都没听到吧?”我忙收回心神看着他平平说道:“没有!”他不说话只是神色淡然双手悠然负在背后深深地盯着我看我只觉得刚才稍微缓和的心又提了起来。

    脑子里迅地思前想后李德全那日把我放在屋中难道就没有想到会有人向我打听?答案很明显他肯定会想到所以才把我留在了外间即使有人打听也不妨。二则当时李德全对我未尝不是一种试探如果我真是阿哥们的人那我势必会想方设法去听皇上与太子之间这场非常重要的对话而我当时站在外间靠门口的地方根本就没挪过位置而且还在走神想别的事情如是有意试探那么这一切肯定都落在李德全那个老狐狸眼里。那就根本不存在我走漏消息的可能。想到这里不禁有些后怕如果当时我真一时生了好奇心想法子去听只怕……。

    赶快拉回心神现在不是分析李德全的时候眼前最重要的是要过四阿哥这一关。他显然打定注意要从我口里知道一二。我若回绝了他也不是不可可他是四阿哥将来的雍正我真有必要在这件事情上和他过不去吗?那以前的小心谨慎不就全白费了吗?

    脑中念头转了几圈最后笑着抬头看着四阿哥说:“当时我在外间只隐隐约约听到二阿哥的哭声。”说完后我躬身想请安告退。他声音平平地问:“你也是如此告诉你姐夫的吗?”我躬着的身子微微一僵缓缓起身一面笑如春花地回道:“正是!”

    他眼光没有什么温度地目视着我我保持着我春花般的笑容目光柔和地回视着他。过了半晌他轻声说:“你去吧!”我笑着又向他行了个礼慢慢转身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