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言情小说> 步步惊心>步步惊心第四十章

步步惊心第四十章

作者:桐华

    夜已过半我却仍然辗转反侧、无法入睡。他既已遣了姐姐来说情看来我必须要给我们一个结果了。白日和姐姐的对话一幕幕在脑里回放……

    仍然是良妃娘娘的宫中可姐妹之间却无上次的温馨舒适。我尴尬地头都不敢抬如坐针毡。姐姐倒是一如往常。

    “爷已经告诉我了!”姐姐拉着我的手柔声说。

    我不是没有设想过类似的情景可真当姐姐语气平和地说出这样的话时我还是觉得羞愧难当无以自处。只是全身僵硬紧咬着牙埋头默默坐着。

    姐姐伸手想抬起我的头我轻轻一侧避开了她的手姐姐轻笑了几声说:“好妹妹!你这是在生我的气还是生自己的气呢?”我心里一酸伸手抱住姐姐扑到了她怀里。

    姐姐搂着我说:“你若是生自己的气大可不必。其实上次我在额娘这里见你时就有心劝你跟了爷也是好的。他性子温和待妻妾都是很好的。再说我们姐妹还可以常常见面彼此做个伴。”我闷闷地问:“姐姐你真的不介意吗?”姐姐轻拍了两下我的背嗔道:“介意什么?哪个阿哥身边不是三妻四妾的?莫说我本就对这些不关心就是关心你可是我妹子怎么会介意?”

    我默了半晌终于还是没有忍住低声问:“如果如果……是那个人你也不介意他娶别的女人吗?”姐姐身子一僵半天没有吭声我忙抬起头说:“我胡说八道的姐姐你别理我!”

    姐姐没有看我脸带哀凄自顾沉思着缓缓说:“我不知道!但只要是他喜欢的能让他开心的我会愿意的!而且我相信即使有了别人他依然会呵护我疼惜我待我很好的。”

    姐姐默默出了一会子神柔声说:“你刚出生没有多久额娘就去世了所以没有印象!当年我虽小可仍有记忆阿玛虽也有三房姬妾可一直待额娘极好!我至今还记得你躺在额娘身边睡觉我在床上玩阿玛坐在床边给卧病在床的额娘细细画眉。”

    我和她一时都沉默下来看来若曦的母亲虽然去世的早可不失为一个幸福的女人。可她的两个女儿呢?

    姐姐沉默了好半晌看着我问:“妹妹你在想什么?哪个男人不是三妻四妾呢?只要他疼宠你就好了哪里来的那么多莫名其妙的介意?而且多妻多子才是福兆呀!”

    我强笑着摇摇头忽然想起八福晋神色肃然地问:“八福晋可有欺负你?”姐姐一笑说:“我自念我的经她怎么欺负我?”我盯着她眼睛说:“你别哄我我知道弘旺欺负你的。”姐姐笑说:“小孩子都是一阵阵的随他去闹闹也就过了。何须放在心上?”我看着姐姐心想你不介意是因为你根本就不关心既不关心也就不会上心了。

    ……

    随后姐姐劝我既然和八阿哥情意相投不如早点去求了皇上早早完婚才是正事这些我一句也没有听进去。心里只想着难道我以后就和八福晋争风吃醋着过日子吗?

    唉!我做不到!我做不到放弃尊严什么都不计较只是去专心做一个小老婆坦然无愧地面对姐姐学会在几个女人之间周旋然后一转身还能情意绵绵的和他风花雪月。

    他有自己的雄心不能放弃皇位他是一个父亲宠爱自己的儿子他已经有四个女人在身边其中一个还是姐姐。这些我一样都不能改变我嫁给他只能注定我的不快乐我若不快乐我们之间又何来快乐呢?

    我做不到象姐姐一样一笑置之八阿哥根本很少去姐姐那里这样都无法避免矛盾我若真进了门紧接而来的大小冲突可想而知。若再有象上次的事情生我肯定还是忍不了那口气的可当时我还有个乾清宫的身份凭持八福晋不能奈何我可若进了府门我是小她是大进门第一件事情就是向她磕头敬茶从此后只有她坐着说话我站着听的份。

    一次矛盾八阿哥能站在我这边可若矛盾渐多他不会不耐烦吗?不明白为什么别人能过的开开心心我就为什么老是拗着。他为了朝堂上的事情焦头烂额而回到家里还要面对另一场战争。我的委屈他的不解天长地久能有快乐吗?两人本就有限的感情也许就消耗在这些鸡毛蒜皮的事情中了。如果我不顾生死嫁给他求得只是两人之间不长的快乐可是我却看不到嫁给他之后的快乐。我看到的只是在现实生活中逐渐消失苍白退色的感情!

    如果他明日就断头我会毫不犹豫地扑上去的刹那燃烧就是永恒。可是几千个日子在前面怕只怕最后两人心中火星俱灭全是灰烬!

    安娜·卡列尼娜和渥伦斯基之间何尝没有熊熊燃烧着的爱情可是一遇到现实当男人的爱情被磨尽时渥伦斯基一转身可以重回上流社会安娜却只能选择卧轨自杀!

    天哪!如此理智!如此清醒!居然可以这样去分析自己的感情?我以为你已经是若曦了原来你还是张小文!

    禁不住大声苦笑起来笑声未断却渐渐变成了低低呜咽之声。

    ――――――――――――――――――

    今年冬天的第一场雪连着下了两日清晨才放晴。不知为何我觉得今年份外的冷衣服穿了一层又一层可还是觉得不暖和。面对着八阿哥想着待会要说的话更是觉得寒意直从心里冻到指尖。

    我紧裹着斗篷瑟瑟抖几次三番想张口却又静默了下来。他一直目注着侧面因落满了积雪而被压得低垂的松枝神色平静。我咬了咬嘴唇知道再不能耽搁既然已经决定就不要再耽误他人。

    “最后一次你肯答应我的要求吗?”我看着他的侧脸哀声问道。

    他转头静静凝视着我眼中丝丝哀伤心痛似乎还夹着隐隐的恨。我再不敢看他低下头闭着眼睛说:“告诉我答案我要你亲口告诉我‘答应’还是‘不答应’。”

    “若曦为什么?为什么要逼我?为什么逼我在根本可以并存的事情中选择呢?”

    “我只要问你答应或不答应?”

    ……

    “不答应了?”

    ……

    我苦笑了一下我尽力想挽住你可你却有自己的选择和坚持。

    我想了想抬头凝视着他哀伤夹杂着恨意的眼睛说:“你一定要小心提防四阿哥。”

    他眼中恨意消散困惑不解地看着我。我想了想又说:“还有邬思道、隆科多、年庚尧、田镜文李卫你都要多提防着点。”我所知道的雍正的亲信就这么多了也不知道对不对只希望那些电视剧不是乱编的。

    说完低头深吸了口气一字字地说:“从此后你我再无瓜葛!”

    说完转身就跑他在身后哀声叫道:“若曦!”

    我身形微顿看着前方说:“我是一个贪生怕死之人不值得挽留。”语毕狂奔而去。

    从此后你我就是陌路!为什么你不能答应我呢?为什么非要争皇位呢?如果我不能挽救你的生命我嫁给你又有何意义?前路看不到快乐幸福我的委屈又有何意义?我知道你不会答应的却还是欺骗着自己又问了一遍。为什么你不能答应呢?

    一路踉踉跄跄脚一软整个人摔倒在地上。这次身旁再无人伸手来扶住我了。我脸埋在雪里身冷心更冷。想爬起来脚猛地一疼又趴回了雪地里顾不上去看哪里受伤只觉心中苦痛整个人就这么趴在雪地里脸贴着冰雪一动不动。脑中只是想着他身披黑斗篷戴墨竹笠的样子漫天雪花中他在身侧陪我缓步而行。一幕幕彷若昨日但今日已是咫尺天涯。

    “这是谁呀?怎么趴在雪里不动?”听声音是十三的我心下凄然身子未动。

    十三伸手搀扶起了我满脸惊骇一面替我扑去脸上、头上的雪一面问“若曦?!怎么了?摔伤了吗?”说完搀我起来低头仔细查看我全身上下。

    旁边立着的四阿哥也是脸带惊异。我顾不上他们的惊异只是对着十三低声说:“送我回去!”十三忙问我:“走得了吗?”我摇摇头现在脚站着都疼肯定是走不动了。他微微一思量看了四阿哥一眼俯下身子说:“我背你回去!”我点点头扶着他的背就想趴在他背上。

    四阿哥却大跨一步扶住我对着十三说:“你去叫人拿藤屉子春凳来抬她回去。哪有阿哥背宫女的道理让人看见只会招惹不必要的麻烦!也不急这一时半刻的。”十三一听忙直起身子道:“一时情急还真是顾虑不周!”一面说着一面匆匆跑走。

    我扶借着他手上的力量单脚站着。脑子木木好似想了很多又好似什么都没有想过。原来还是心痛难忍再理智的分析也不能缓解心的疼痛。四阿哥一直静静地陪我站着。

    正自哀伤酸痛“你若真想作践自己最好关着屋子干。没得在众人眼前如此既有可能被人打扰阻挠落了口实还不能够尽兴!”我脑子好象有些冻僵了半天后才慢慢品出了他话里的意思。刚才还心如死灰这会子却又一下子火冒三丈。

    猛地想甩开他的手他胳膊纹丝不动手仍然扶在我胳膊上我瞪着他。他不为所动地看着我淡声问:“你是想坐到雪地里去吗?”说完一下子松了手我一个腿不能用力一个腿又有些僵没有依靠身子摇晃了一下摔坐在了雪地里。

    我不敢相信地怒看着他从没有人如此对我!他神色平静地俯视着我。我一时气急从地上胡乱抓了一把雪扬手向他扔了过去。他头微微一侧避开了我又赶快抓了个雪球朝他扔过去他身子一闪又避开了。

    他嘲弄地看着坐在地上气急败坏的我。淡淡地说:“自己能躺在雪地不动现在不过只是让你坐一会你有什么受不了的?”我只觉心中气急恨恨地瞪着他他嘴边含着一丝冷笑说:“看看你现在的样子?还指望别人怜香惜玉吗?”手里握着雪却知道再扔过去也是白搭。心中恨极却拿他无可奈何。

    “怎么在雪里坐着?”十三一面快步过来扶我起身一面疑惑地看向四阿哥。四阿哥神色平静地让两个抬春凳的太监起身。

    太监扶我在春凳上坐好十三嘱咐他们送我回去后赶紧去请太医又让我好好养伤。我低头偷眼打量着四阿哥表情淡淡地看着十三和太监们忙碌幷未留意我。

    十三叮嘱完太监们抬着春凳从十三和四阿哥身旁经过我趁着四阿哥没有防备一错而过时又离得近把手里一直捏着的雪团狠狠打在了他袍子摆上。其实更想扔到他脸上可实在没有熊心豹子胆。不过即使这样心中的气也是消了不少。

    身后的十三‘呀’了一声复又大笑起来。我忍不住微微侧头偷眼看去十三正看着四阿哥袍摆上的雪大笑四阿哥眼中带着丝笑意正对上了我躲躲藏藏的视线我心中迷惑忙扭正了头。

    怒气渐消脚上的疼痛这才觉察出来可是更为疼痛的却是心。‘从此后再无瓜葛!’……我在草原上时就一再想过这句话可总是残存着些希望没有想到世事就是如此我以为自己放弃固执忍受姐妹共侍一夫的尴尬变着花样讨好他也许能挽住他的心可是终不过如此!他幷不会为我停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