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言情小说> 步步惊心>步步惊心第五十五章

步步惊心第五十五章

作者:桐华

    才刚立夏天还未完全转热康熙就吩咐筹备去塞外。虽说塞外之行年年都有可每次去我心里都是很开心的毕竟离开紫禁城后规矩少了很多斗争也好象远了很多。纵马驰骋在蓝天白云下享受着温暖的阳光和煦的风淡淡的青草香我会觉得生活还是美好的心还是轻快的。

    此次去塞外随行的阿哥有太子爷五阿哥七阿哥八阿哥十四阿哥十五阿哥等九位阿哥。除了偶尔和十四谈笑几句其余我一概能避则避实在避不开请完安就走。

    今年苏完瓜尔佳王爷和敏敏都未来只合术王子来觐见康熙不过敏敏倒是托合术王子给我带了一封信。信未读完我已经捂着肚子笑倒在毯子上。信中说自从去年八月辞别康熙后佐鹰王子连自个部落都未回一路追着她而去又住进了王府中。信中全是讲佐鹰王子如何整天跟着她如何讨好她她又如何拒绝、如何摆架子捉弄他佐鹰王子又是如何和她斗智斗勇通篇读下来好似敏敏仍未动心可字里行间却是流露着她对佐鹰的赞赏以及不经意的快乐!我隐隐地觉得只怕这就是敏敏的星星了而敏敏是不会错过他的因为佐鹰王子不会允许敏敏错过他!。我似乎已经看到他们的幸福就在不远处等着了。

    握着信一读再读心情变得份外的好我终于能在自己身边见到一段两情相悦的幸福了没有指婚没有强迫没有委屈!一切就是他和她!

    ―――――――――――――――――――

    策马疾驰之后人马都有些累遂放松了马缰由着马儿慢行。

    这段日子似乎是我过过的最清静的日子不当值的时间里我总是一个人独自骑着马在草原上荡来荡去兴起时打马狂卷过草原累时卧在马背上由着它缓缓而行。很多时候一个人一匹马从太阳初升到晚霞满天嚼着干粮喝着水这里看看那里赏赏自得其乐的一整天就过去了!玉檀笑说姐姐整日和马呆在一起好似越不愿意和人说话了!.

    我低头一笑想着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何时变成这样的了!记得从小到大我是个最耐不住寂寞的人总是要呼朋引伴三五成群的。初到深圳工作时身边没有朋友下班后都不敢回屋子总是泡在酒吧。就是在贝勒府时也是要丫头们陪着玩的可就那样还要大叹无聊呀无聊!似乎一直没有学会一个人的时间该如何打。时光容易把人抛绿了芭蕉红了樱桃几番红绿之间我已经悄悄改变竟然开始享受一个人的清静。其实此生如果能这样清清静静的过完那也是我的福气了!

    一日正趴在马背上闭目休息忽地听到马蹄声越来越近。睁眼看去只见八阿哥正策马慢行在马侧。我忙坐直了身子静默了一会给他请安一面说:"奴婢还有些事情要做贝勒爷如果没有其他吩咐奴婢就告退了!"

    他目视着远方凝声问道:"你真的放下了?"我心中隐隐抽痛面上却是静静回道:"放下了!"

    "你心里有别人了吗?"他问。我心头有些慌乱不敢深思这个问题嘴里只淡淡回道:"没有!"他侧头盯了我一会道:"明年就到年龄出宫了难道你愿意由着皇阿玛给你指婚?"我随口道:"明日事来明日愁!事事不由人何必多想?"说完躬身告退他嘴角带着丝冷笑点点头挥了挥手让我走。我策马转头一扬鞭子打马而去。

    未跑出多远见十四正勒马立在山坡上遥遥看着这边。想着此时撞上去以他的脾气只怕又是一顿骂索性假装未曾看见自骑马回了营地。

    把马送回马厩缓步向自己帐篷行去心中酸涩难言正自低头默走忽听得:"若曦!想什么呢?"忙抬头看去却见合术王子和太子爷正笑吟吟地立在不远处忙躬身请安。不知道是因为敏敏还是那块玉佩合术王子待我格外与众不同平时都是直呼我的名字一如叫敏敏;又一再让我在他面前不要那么拘谨客气我却是他说他的我做我的。

    合术王子笑道:"瞅了半晌竟一无所觉!"我陪笑躬身道:"是奴婢失礼了请太子爷、王子责罚!"他叹道:"一句玩笑话又没有怪你就赶着赔罪何必如此谨慎多礼呢?敏敏若有你一半阿玛和我就不用那么烦心了!现在你在御前侍奉没有机会待将来出宫了接你到蒙古好好玩一段时间也改改你这个脾气!"太子爷笑道:"现在是没有机会皇阿玛到哪里都带着她的。不过明年她就到出宫的年龄皇阿玛也该给指门婚事了王子若要请怕不能只请一个人的!"合术王子微微笑了下没有接话。

    怎么大家都这么关心我的婚事人人心中都惦记着?还觉得我不够烦赶着个地提醒我!不想再说扯了扯嘴角挤了丝笑行礼告退太子爷笑瞅了我一眼让我退下。

    秋风渐起时康熙决定拔营回京坐在马车中想着明年太子爷就要被二废不禁叹道明年的日子就没有这么好过了得打起精神面对这一场宫廷风暴了。又想着可能的指婚更是愁上眉梢。我究竟该怎么办?

    ―――――――――――――――――

    康熙五十年九月畅春园

    康熙从塞外回来后就直接住进了畅春园。离各位阿哥的府邸都近倒是方便了各位阿哥进进出出!

    今日恰巧碰上十四阿哥看他也不忙遂叫住他向他细细打问十阿哥和十福晋之间的事情。自打上次在御花园中康熙命各位阿哥陪同行乐而十阿哥却称病未来此事就一直搁在心头一直想找十四阿哥问个分明却总没有合适机会。不是碰到时我忘了;就是想起时却不合适问。

    他嘲笑道:"若不是从小在一块都知道还真又要误会你了!哪有你这样的?这么关心人家夫妻间的私事!都不知道你整天脑子里想些什么?"说归说却还是笑讲了他所撞见的趣事我一面听着一面想都是直肠子脾气都急都受不得气却也都不失为真性情的人还真是一对欢喜冤家吵吵闹闹地过日子!

    两人正在说笑玉檀脸色焦急地跑到近前匆匆给十四阿哥请了安看着我欲言又止。我敛了笑意问道:"出什么事了?"她看了十四阿哥一眼盯着我说:"头先太子爷……太子爷……和万岁爷要姐姐!求万岁爷赐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