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言情小说> 步步惊心>步步惊心下部 第一章

步步惊心下部 第一章

作者:桐华

    心中悒郁每日左思右想病好得更加慢时有反复待全好时已经是十月底了。

    这是自一个多月前生病后我第一次见康熙心中颇为忐忑待得王喜通知说:"万岁爷下朝了!"我几次三番都有冲动让秋晨去奉茶我只想躲开。但终是理智控制着自己和秋晨捧了茶盘进去。

    侍立在外的太监看我来忙打起帘子眼光扫了一圈三阿哥四阿哥八阿哥九阿哥十阿哥十三阿哥十四阿哥等都在座。我深吸了口气定了定心神轻轻走进去。屋中一片寂静康熙正在侧头凝思我轻轻把茶盅置于案上。躬了身子行礼康熙一直未曾看过我一眼我心下微松口气转到三阿哥桌旁奉茶一圈茶奉下来几个阿哥都是正襟稳坐目不斜视。我也是自始至终头低垂视线只集中中眼前一块。

    一出暖阁忙快步走回耳房放了茶盘忍不住长出了口气!待心神静了下来又不禁想他们在商议什么?为什么个个表情凝重?

    待得两日后康熙颁旨才知道当日为何气氛那么沉重了。"以殷特布为汉军都统隆科多为步军统领张谷贞为云南提督。"全是手握兵权的重要位置!八阿哥率先难但却是四阿哥的人隆科多掌握了这个负责京城安全的重要职位在众人没有察觉的情况下四阿哥的这一枚重要棋子已经开始渐渐布好了。

    脑中正在仔细琢磨忽地想起我曾经提醒过八阿哥要他防备隆科多如果他对我的话上了心那就是说在这个时候八阿哥应该知道四阿哥和隆科多的关系即使现在四阿哥和隆科多来往幷不亲密甚至隆科多和四阿哥各自为了避嫌还有意疏远对方。我这样做是已经掀了四阿哥的一张重要底牌吗?

    脑中开始迷糊模糊的历史和现在的实际情况让我本就看不透的局越难懂。只得作罢。仔细想想自己何去何从!

    我现在不得不相信一点我是逃不过被指婚的命运的。苏麻拉姑抗旨不嫁后还可以安然留在宫中那是因为康熙对她感情特殊愿意容忍她。而我如果抗旨康熙恐怕绝对不会让我日子好过的也许真就是三尺白绫的下场。

    可康熙究竟会把我指给谁呢?太子爷从现在起他就会麻烦不断直到被废所以他排除!现在的局面只有两种可能要么康熙把我指给一个中立派的人让我远离风波可康熙能如此为我考虑吗?要么是把我指给他心中看重的人也就是说有可能是他心中认定的未来皇帝或他的追随者。

    仔细想去再一一排除却还是有多种可能再加上朝堂中我不熟悉的大臣最后觉我如果想凭借排除法找出答案是不可能的了。康熙心思深沉如海我虽跟在身边多年可却仍然无法看出端倪。沮丧地想其实又有谁的心思我能真正看透呢?

    与其等着康熙给我指婚最终结果难料不如自己选择至少可以保证避免最坏的结果。想到太子全身又是一阵恶寒。禁不住撑着头长叹口气!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古人十六七就成婚如今与我年龄适当的男子基本上个个都是已有娇妻美妾原来我也就是做小老婆的命。

    选谁?

    八阿哥肯定不行!以康熙一废太子后对八阿哥的态度现在是绝对不会把我指给他的。以前或许还可以但是苏完瓜尔佳王爷的一块玉佩和敏敏与佐鹰王子的婚事康熙是绝不会让我跟了八阿哥的。

    十三阿哥肯定不行!虽说敏敏已经要嫁作他人妇可若让她知道我要嫁给十三的话只怕当年我劝她的话都变成别有居心我不想失去这个朋友。再说十三阿哥也肯定不会同意自从我带他去荷塘找过四阿哥后他已经把我视作四阿哥的人否则也不会用九阿哥来试探我。

    十四阿哥也不行他现在还是八爷党的人一则康熙不会同意二则他自己也绝对不会要我的。

    想了一圈各人的心思康熙的心思越想越乱越想越无所适从最后觉得何必如此麻烦?既然想遮风挡雨索性找那棵最大的树去靠不就行了!反正他也愿意娶!然后以后的事情再一步步说。

    ―――――――――――――――――――

    拿起簪子瞅了半天四阿哥这么喜欢木兰究竟出自什么寄托?"朝搴陂之木兰兮夕揽洲之宿莽。""朝饮木兰之坠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他是象屈原一样认为自己内在芬芳吗?还是觉得自己的抱负和才华不得施展?

    仔细插好簪子端详了下忍不住讥笑起来以为自己永远不会用的却不料这么快就插在了头上。

    待得四阿哥和十三阿哥出来时我盈盈上前请安。十三笑着让我起来四阿哥嘴角带着丝若有若无的笑凝视着我头上的簪子转而又打量我的神色。我嘴角含着笑静静立在一旁任由他打量。十三看我们神色异常也不说话只在一旁若无其事地站着。

    四阿哥看了一会我举步前行十三阿哥和我随后跟着待行到僻静处他转身站定看着我。十三走开了几步在远处打量着四周。

    我低头站了一会强笑道:"四王爷应该已经明白奴婢的意思了!"四阿哥道:"你找我是让我来猜谜的吗?"

    我长吸了口气打起精神笑道:"说得是!那奴婢就直说了!奴婢是来求四王爷娶奴婢的!"他道:"原因!"我叹口气笑说:"王爷不是劝过奴婢吗?与其不切实际的幻想不如找一门自己相对而言满意的婚事!经历了太子之事奴婢觉得王爷说得很有道理所以决定从善如流!"

    他静默了一会问:"为什么是我?"我笑道:"王爷是想听假话还是真话?"他嘴角扯了扯:"假话如何真话又如何?"我道:"假话就是王爷对奴婢青眼有加奴婢心中惶恐感激只求侍奉于王爷身旁以报万一!"说着自己笑了起来但他却脸色严肃目光冷淡一丝笑意也无。我忙肃了肃面容接着道:"真话就是这次虽然侥幸逃过一劫但下次可就难说了。如果嫁给太子爷那种人不如真的死了算了!可我却贪恋红尘不愿意那么早就香消玉陨所以只能拣一个高枝赶紧落下避开未知的风暴。"

    他嘴角带着嘲弄好笑地看着我我被他看得全身毛骨悚然忙撇开目光他道:"你怎么就肯定我愿意让你攀上这个高枝呢?"我愕然地看着他他眼里嘴角俱是嘲笑。我愣了好一会无力地问:"王爷不乐意娶我?"他笑道:"是!我不乐意娶你!"

    我看他神色嘲弄不禁捂着嘴苦笑了起来我还真是太高估自己了以为送了项链、送了簪子就肯定愿意娶的。笑了一会恼羞成怒转身就走。

    他在身后问:"你还打算去找谁呢?十四弟吗?给你句实话现在没有人敢娶你的!"我停住脚步思索了会转身走回问道:"此话怎讲?"

    他敛了笑意道:"太子爷为什么会突然要你?现今看来苏完瓜尔佳王爷的玉佩是一个原因他娶不了敏敏如果娶了你至少和蒙古的关系也是一个缓和!再则佐鹰王子去年八月一路追逐敏敏而去连自己部落都不回整日和敏敏耗在一起一待就是一年。让伊尔根觉罗大王子讥笑说见了女色就昏头难成大器!佐鹰却趁其不备明修栈道暗渡陈仓搜集了大王子暗自敛财假造帐目和买通伊尔根觉罗王爷近侍监视王爷的罪证打破了伊尔根觉罗王爷对大王子的信任。以佐鹰的权术计谋加上苏完瓜尔佳王爷的支持将来伊尔根觉罗族的王爷是何人已经不言而喻!那你和敏敏的要好自然也可为太子爷所用了!"

    我听得呆呆我以为佐鹰是因为情难自禁才追敏敏而去却不料竟是如此这就是我以为的真心?为什么太阳背后总有阴影?这个权利斗争场里可还有真心?悲哀地问:"佐鹰王子对敏敏可是真心?"他道:"这重要吗?反正他会永远娇宠着敏敏凡事顺着敏敏何必还非要弄明白是真是假?如果假一辈子和真又有何区别?"

    我喃喃道:"有区别的!肯定有区别的!即使疼痛我也宁愿要真实而不愿在花好月圆的虚假甜蜜中。"

    他摇头叹道:"你这个人怎么夹杂不清呢?我们是在说佐鹰和敏敏吗?你现在还有心气操心别人?"

    我静了一会木然地说:"奴婢不觉得一块玉佩就能说明苏完瓜尔佳王爷会如何!太子爷太一厢情愿了!"

    四阿哥说:"苏完瓜尔佳王爷刻意当着皇阿玛和满蒙众人的面前说那么一番话虽只是一个姿态不见得真会为你做什么事情但每个人如何对你却非要权衡一下他的态度。你若嫁了太子爷蒙古其他部落势必要顾忌一下苏完瓜尔佳王爷何况现在还有佐鹰王子。"

    他停了一下接着说:"太子爷要你皇阿玛最后只说想再留你一段时间把这事拖了过去。可也没有完全否决太子爷的请求你自己琢磨琢磨谁若现在向皇阿玛要你岂不是和太子爷抢人?再往深里想一想皇阿玛最忌讳什么?只怕此举还会引得皇阿玛猜忌于他。"他叹道:"谁现在敢娶你呢?"

    我傻了半晌禁不住笑起来道:"如今是烫手山芋无人敢要了!"他道:"太子爷求婚前你若想嫁人虽不见得容易却也没有那么难!可如今你只能等了!"

    我盯着他道:"等?等着嫁给太子爷吗?"他看着我微微笑了下说:"你既已戴了我的簪子又说了要嫁我以后就莫要再想别人了!"

    "王爷不肯娶难道还不准奴婢另嫁?"我问。他凝视着我说:"只是想找个黄道吉日娶。现在日子不吉利!你不会连这都等不了吧?就这么急得想跟我?不怕进另一个牢笼了?"

    我苦笑着说:"奴婢怎么觉得苏完瓜尔佳王爷在害奴婢呢?"他轻叹道:"不见得全是好意倒也不是坏意不过这是个双刃剑用好了也自有好处!"

    我呆了会俯身行礼道:"此次多谢王爷帮奴婢逃过一劫!"他淡淡说:"我没做什么是你自个病得恰到好处!"

    我还想再说他截道:"回去吧!久病刚好饮食上多留心!现在面色太难看我不想娶一个丑女回府!"我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转身而去。经过十三身旁时他挑眉一笑我却是对他长叹口气也不行礼自快步离去。

    ―――――――――――――――――

    我如今算是和四阿哥达成了某种协议吗?是否今后他真能为我遮风挡雨、护我周全呢?信步慢慢踱回住处刚推开院门就迎上立于桂花树下缓缓转身的八阿哥。我心狂跳忙反手掩了门靠着门板只是喘气竟有做贼心虚的感觉呆了半天才上前请安。

    "多谢贝勒爷!"我低头道。他嘴角带着丝笑说:"太子好女色众所周知总不能眼看着你跟了这样的人再说我也绝不愿你跟着他遭罪。"

    我抬头看他他静静回视着我微风轻撩着他的袍角簌簌作响又吹起我的碎迷糊了我的双眼迷蒙泪光中他的身影越模糊我猛然低头俯身行礼道:"贝勒爷回吧!奴婢这里不宜久待。"

    他问:"可有后悔?"我咬了咬唇抬头盯着他问:"后悔又能如何?你现在愿意娶我吗?"他转开视线静了会说:"皇阿玛短期内不会给你指婚的。以后……以后就要再看了!"我低下头忍不住扯着嘴角对自己笑起来。

    两人默了半晌他说:"我想问你件事!"

    我听他语气慎重抬头看去问:"什么事情?"他说:"你跟在皇阿玛身边多年依你看这次皇阿玛可会拿定最后的主意?"我想着上次告诉他皇上还是很爱太子爷本想他收敛却反倒让他愈找机会打击太子此次若说实话会不会又有我难预料的后果呢?

    我道:"我说的不见得准!"他笑说:"至少上次被你说准了!的确是还很爱."我思索了会说:"以前凡是和太子爷相关的事情皇上总是要么压下不查要么只是惩治一下其它相关的人此次却是大张旗鼓命人彻查而且这三四年皇上对太子爷感情日淡忌惮却日增只怕心中已经做好恩断义绝的准备!"

    他嘴边含着丝笑垂目静静思索了半晌随即看着我柔声问:"对自个的终身你如今有什么打算?"

    我的打算?苦笑道:"人生就是一个个选择当初你选择了放弃而以后就是我自个的选择了!"

    他凝视着我问:"你心里有别人了吗?"我一慌脱口而出:"贝勒爷怎么总是问奴婢这个问题?奴婢心里有谁不必贝勒爷操心!"说完立即想打自己嘴巴。怎么自从太子爷求婚后我就这么稳不住了呢?

    他嘴角带着丝笑道:"你打算选择谁呢?不要是老四!否则只会受罪反倒枉费我如今的一番心血!"我心内震惊神色微变强笑道:"是与不是都与你无关!再说了你我都知这件事情是万岁爷说了算由不得我自己做主。"

    他理理衣襟笑着向我点点头道:"如果你只是听凭皇阿玛作主那这话就当我没说过!"说完不疾不徐迈步而去。我却是赶忙扶住桂花树才能立稳他是什么意思?转而又一遍遍告诉自己我是知道历史的我的选择不会有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