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言情小说> 步步惊心>步步惊心第八章

步步惊心第八章

作者:桐华

    日子一天天过我开始觉得生活无比沉闷翻来覆去就那么些事情可做姐姐还是冷冷淡淡。整个贝勒府能去的地方我也荡了无数遍。我开始无比怀念深圳的纸醉金迷狐朋狗友灯红酒绿。而这里只有男人才能享受那些。我坐在石头上面对湖面:

    ………

    “唉!”

    “唉!”

    “唉!”

    ………

    忽听到身后十四阿哥的声音“我赢了!”回头看见九、十、十四阿哥正站在身后忙起身请安。十阿哥大声道:“你怎么叹个没完没了的?你这几口气叹得我二十两银子没了。”九阿哥加了句:“还有我的二十两。”我困惑地看着笑地合不拢嘴的十四阿哥。他笑道:“我们打赌你究竟能叹多少口气九哥赌你不过二十声十哥赌你不过四十声我赌你过四十声。”我想了想问道:“我有叹那么多声吗?”三人异口同声地道:“怎么没有?”我努了努嘴没有说话。

    十阿哥问:“你干吗叹气?”我刚想回答十四就说:“先别说我们再猜猜还是二十两。”我笑说:“赌上瘾了!”十四催道:“九哥先猜!”九阿哥摆摆手说:“我猜不出来你俩猜吧!”十阿哥仔细地看看我的脸说:“无聊。”十四笑说:“看来今日只能赚四十两了。我也猜是无聊。”我板着脸摇了摇头说:“不是无聊!”两人都是一愣疑惑地看着我十阿哥问:“那是什么?”我严肃地说:“是非常非常非常无聊!”说完一时四人都笑了。

    十四笑说:“别再无聊了快要过中秋节了宫里有宴会!”我算了算日子说:“居然要过中秋了!”续问道:“你们是要去见贝勒爷吗?”十阿哥回说:“是!不过姚侍郎正在书房。我不想见那呱噪老头子所以在园子里先转转。”我想了想说:“待会我和你们一块去给贝勒爷请个安可好?”十四挑了挑眉毛说:“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我瞪了他一眼没有吭声。

    进书房时八阿哥看我和三位阿哥一块进来也没什么特别的表情只微笑着让我坐。我笑了一下说:“我的话很短说完就走站着就行了。”他向后靠在椅背上随手把玩着个玉扳指嘴边带笑道:“你的事情我帮不上忙。解铃还需系铃人。”我愣了一下沮丧地做了个福道:“若曦告退!”他笑说:“去吧!”我转身出了书房。

    边走边想救兵没搬到看来只好自力更生。回屋时姐姐还在经房念经。我在屋里一边绕着圈子一边想怎么说呢?正想着姐姐进了屋看我在地上打圈子没有理我自去斜靠在榻上。我忙跟着坐过去。默了半晌幽幽地道:“额娘去时我才刚出生。从小到大只知道爹爹说我是‘闯祸精’姨娘讨厌我顽劣别的兄弟姐妹虽有个别还算要好的可毕竟不是一个娘生的。只有姐姐我俩是一个娘胎里的。姐姐对我又一向疼惜。妹妹有什么不对的不管姐姐是打也好骂也好我都是听的。可姐姐对我不理不睬我…我……”说着时一面想到也许永远无法再见父母一面也的确难过于姐姐这几天的冷淡眼泪涌了出来哭着说不出话来。姐姐听着也是眼泪直往下掉直起身搂住我两人抱着又哭了一会子。才在巧慧冬云的劝下慢慢收住了眼泪。

    姐姐一边用绢子印着眼泪一边说道:“你以后可要把这暴烈脾气都改了要不然自己的小命是怎么丢的都不知道。”缓了缓又说:“你以为郭络罗家的明玉格格是好打的?这次若不是贝勒爷替你兜揽着不管是嫡福晋还是阿附府都放不过你的。”我听完看姐姐如此难过只知道点头答应。

    自那天姐妹抱头哭完后姐姐的气才算是全消待我更是温柔体贴。因快要过中秋节嫡福晋身子不便所以府里过节的事情还都是姐姐在操持。日日忙得不消停。我心里的疙瘩没了心情也好过了不少又做起了富贵闲人。最令人开心的事情是自上次在十阿哥和十四阿哥面前嚷嚷完无聊他俩时有些新奇小玩艺派人送过来。解了我不少的闷又时时猜测下次会送什么过来。惹得满屋子的丫头都跟着兴冲冲的笑闹声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