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灵异小说> 女鬼凶猛>女鬼凶猛第七章 潜意识

女鬼凶猛第七章 潜意识

作者:金曦夕

    “放开我,你放开我!”

    我看着孙冬梅那超可爱的,萌萌哒脸蛋,内心却有一种说不出的恐惧,不由一边叫喊着,一边甩手,试图挣脱,然后继续逃跑。[*爪*机*书屋*]

    “唐洋,你醒醒,是我!”

    然而随后我却听到阴阳先生的声音。

    紧跟着,我就看到孙冬梅,很快又变成了阴阳先生的样子,在那里比划着什么,嘴里神神叨叨的,好像在说什么咒语。

    “你是阴阳先生?”

    我有些不敢确定地问了一声。

    “我当然是阴阳先生?不然你以为我是谁?对了,唐洋,我怎么还没有施完法,你就醒过来了?”

    阴阳先生回了我一句,旋即又十分迷惑不解地问我。

    “我刚才以为你是孙冬梅,还看你的样子变成了孙冬梅的样子。”

    我点点头应了一声,对于阴阳先生后面的问题,我也不知道,心里也很迷惑不解。

    阴阳先生听完,不由在那里若有所思地絮叨起来:“那就怪了,现在是中午十一点二十五。虽然这里距离京城那边比较靠西,时区要延后一些,但也算是巳时了。正是阳气旺盛的时候,鬼魂也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出没,而你却偏偏还把我当成是孙冬梅的鬼魂。”

    他刚刚说完,我爸妈还有林阿姨也冲了下来,全部都很担心我的样子,不停地问这问那,安慰着我。

    我终于确定这不是在做梦,这一次是真正的醒来了,便扑到了妈妈的怀里,哭了起来。

    虽然我已经十四岁了,身高和我妈差不多,我这样扑在她的怀里很丢脸,但经过了昨晚那个连环恶梦,我心里感到好怕,我现在只想找个依靠。

    阴阳先生等我抱着我妈妈哭了一会儿,才又问我:“唐洋,从你刚才醒来时的表现来看,你是不是把我们所有人都当成鬼魂了?快给我说说看,你为什么会这样?”

    我在妈妈温暖的怀里,心情平静了很多,便把我做的连环恶梦,还有我爸撞坏门冲进来救我,不太确定那是做梦还是真实的事情,全部一五一十地告诉了阴阳先生。

    阴阳先生点点头,这就拿出一支香点燃,去接了一杯冷水,念了一会儿咒语,便递给我说:“这是安神水,你先喝掉,喝完后,我告诉你们,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我应了一声,这就一口喝掉了安神水,反正我也有些口渴。

    阴阳先生见我喝完水,这就对我笑笑说:“唐洋,你别害怕。你要知道,人有三分怕鬼,鬼有七分怕人。而且从你这几天的表现来看,缠上你的这只鬼,也没有害你的意思,所以你不用害怕的。”

    我点了点头。

    他笑着摸了摸我的脑袋,又说:“唐洋,你之所以会做连环恶梦,是因为你怕鬼。所以当孙冬梅拖梦来找你的时候,你潜意识里就想醒来,结果你并没有真正醒来。”

    我觉得有些道理,不过我心里还有些疑惑地问道:“那为什么,我在梦里还梦到妈妈和你们呢?还梦见妈妈变成了鬼?”

    阴阳先生笑了笑说:“很简单啊,当你几次在梦里醒来之后,你感到更加害怕了,在潜意识里,就希望得到依靠,得到帮助,自然就想到你妈妈了。而你妈妈也无法帮你,让你以为是鬼的时候,你就会想到我们,想到我们一起来帮助你,所以就会梦到我们。”

    “哦,原来是这样啊!”

    我听完阴阳先生的解释,总算是长长地吐了一口浊气。

    因为我怕还有别的鬼缠着我,而孙冬梅这只鬼,已经够折腾的了,如果再来一只,那就是要命了。

    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心里还是隐隐有种不安,总觉得,事情没有阴阳先生说的那么简单。

    我也没有多想。

    毕竟这越往深了想,我心里就越觉得害怕,我宁愿让自己放轻松些,免得今晚又做恶梦。

    后来我们一起去吃了午饭,阴阳先生见我心情好多了,便又准备让我仔细回忆一下昨天晚上梦见的所有东西,看看能不能找到新的线索。

    可我一想到昨晚的梦,就一阵后怕,根本不敢往细处想。

    林阿姨也不忍心,便提出先打电话给她娘家那边,看看他们有没有什么新的发现。

    值得庆幸的是,她拿宾馆的电话打过去询问,娘家那边还真告诉她说,有了新的发现。

    就是孙冬梅坐车去外婆家那天,她外婆家的座机来过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他们拨回去后,电话那边说是山城西客站附近的公用电话亭。

    他们觉得,这个电话是孙冬梅在山城西客站打的。

    如果孙冬梅坐车来到了山城西客站,那就说明,她到了山城,是在山城才出的事。

    当然,更好的情况是她还没有出事,只是在山城走丢了。

    毕竟山城那么大,孙冬梅一个十二岁的小女孩,很有可能走丢的。

    林阿姨听了她娘家那边的消息后,马上就说,要到山城西客站汇合,去问一下那个公用电话亭。

    说出发就出发,我们这就去买车票。

    不过出发前,我爸却说,这事最好还是给警察局汇报一下,毕竟昨晚在那里报了失踪案的。

    警察局听了我们汇报的新情况后,马上就联系了山城西客站附近的警察局,让他们协助调查,并让我们先去那边警察局汇报一下。

    然后我们才从警察局离开,坐车来到了山城西客站。

    虽然警察说要先到警察局报到,但因为林阿姨担心女儿,还是先找到她娘家的人汇合。

    说句实在话,那时虽然是二零零一年了,用得起手机的人还是很少的,就像我们这帮人,就没有一个用手机的,联系起来,真的很不方便。

    我们跟着林阿姨找了很久,才找到她娘家的人,还有孙叔叔也在,他早上十点多就到山城了。

    她娘家那边来了五个人,经过介绍,我知道他们是林阿姨的爸妈,林阿姨的大哥大嫂和弟妹。

    他们看到我们一家人和阴阳先生,有些不解,就问林阿姨,我们怎么也跟过来了?

    林阿姨就把我在杨大兵婚礼上,看到过孙冬梅的鬼魂,这段时间还被孙冬梅缠上的事情说了出来。

    没想到她娘家的人听了,非常激动,一个劲地在那里说,孙冬梅没有死,不可能出事了。

    孙叔叔更是激动,一边哭,一边抱着头,嘴里不停地叨念着,菩萨保佑,冬梅不要出事,千万不要出事。

    我们一家人和阴阳先生都能够理解他们的心情,倒也没有说什么。

    然后我们去了那个公用电话亭,问那个老板,十一天前,是不是有个小女孩到那里打过电话。

    但是老板却说,每天都有那么多人来打电话,根本记不清楚。

    林阿姨他们就把孙冬梅的照片拿了出来,递给老板。

    我看到孙冬梅的照片,不自觉地想起了,昨晚孙冬梅坐在我床边,要我陪她一起看电影的情景,不禁一阵后怕,打了几个啰嗦。

    不过老板看了照片之后,还是不停地摇头,非常抱歉地说,她实在是想不起那么多了。

    无奈之下,我们只好去警察局,找来了警察帮忙。

    但警察来了也无济于事,人家想不起来就是想不起来。

    不过警察果然专业,办法是要多一些。

    虽然那个时候的摄像头没有现在那么普及,但客运站里还是有摄像头的,所以警察提出可以调客运站的录像看。

    然而阴阳先生却站出来说,就算在摄像头里看到了孙冬梅,也只能确定她到了山城而已。

    山城这么大,我们要找到她也不容易。

    警察有些不服阴阳先生说的话,但还是觉得有道理。

    不过林阿姨一家还有她娘家的人,却坚持要到客运站看看,说是确定了孙冬梅到了山城,就可以在山城这边登寻人启事,寻找的范围就缩小了很多,不会像之前一样,毫无头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