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灵异小说> 女鬼凶猛>女鬼凶猛第八章 头绪

女鬼凶猛第八章 头绪

作者:金曦夕

    在林阿姨一家的要求下,警察只好带我们去了客运站,找到相关人员,调出了当天的录像,查看了一下。

    值得庆幸的是,看了半天的录像,我们终于看到了孙冬梅。

    只是第一个看到她的,并不是孙冬梅的家人和她的外婆那边的人,居然是我这个外人。

    因为我这两天,她给我的印像实在是太深刻了,当她从车上下来,出现在录像里的第一刻,我就看到了她。

    此时录像上显示的时间是,当天傍晚七点二十五分。

    林阿姨的大嫂看到这个时间后,马上就说,家里的座机显示的未接电话来电时间,就是那个时候。

    当时,他们出去散步了,才没有接到电话,要不然的话,就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了。

    林大嫂说完,他们一家人的脸上,满是愧疚和歉意。

    警察听了林大嫂的话,便说从孙冬梅到山城的时间来看,她那天应该是错过了出车祸的那趟车。

    现在已经可以确定,她那天确实是到了山城的,并在这边打了一个电话。

    林阿姨非常赞同警察所说的话,因为她给女儿订的车票是下午三点的,到达山城客运站的时间,本应该是下午五点。

    但正是那趟车出车祸了,而孙冬梅可能是没赶上,错过了那趟车,坐了下午四点的那一趟,再加上前一趟车子出车祸了,可能在路上堵了一会儿,所以到达的时间是傍晚七点。

    阴阳先生听他们说到这些,却显得有些不耐烦地说,确认了这些,又有什么用?

    山城那么大,到哪里去找孙冬梅?

    然后他看向了我说,要想找到孙冬梅,还得看我,只有我仔细回忆一下昨晚到底看到了什么,孙冬梅到底给了我一些什么线索,才能找到答案。

    我不想回忆昨晚的事情,想想就害怕,就撇撇嘴说:“凭什么说没有用?那个时候是傍晚七点二十五分,我们可以查去孙冬梅外婆家的公交车班次,看看她坐了哪路车!”

    警察听了我的话,却是拍拍手,说我说得有道理,这就准备带我们一起去公交车站,进一步调查。

    然而林阿姨却是说:“我怕孙冬梅找不到去外婆家的路,没有让她坐公交车,我给够了她坐出租车的钱,她应该是打的了。”

    打的?

    众人听她这么一说,却是马上就苦起了脸。

    这公交车,查班次,还能查出个所以然来,毕竟公交车上面有摄像头,查起来也方便。

    但是打的……

    山城那么多出租车,从何查起啊?

    就在大家郁闷的时候,我却突然想到昨晚孙冬梅让我看的那个电影片断,忍不住地尖叫起来。

    “怎么了,唐洋,你是不是想起什么了?”

    阴阳先生看到我的反应,马上就来到我的面前问道。

    显然,在他看来,要找到孙冬梅,还得靠我。

    我几分不爽地看了看阴阳先生,还是把昨天晚上,我梦见孙冬梅让我看的那个电影片断说了出来。

    阴阳先生听完,就点点头,很肯定地说,孙冬梅很有可能就是在出租车上出了事。

    那个时候,虽然正是大力整治非法出租车的年头,但各大车站抢劫的黑租野租,还是非常多的,经常听到传言说哪个打工的挣了票子回来,刚下车站,就被黑租拖去荒郊野外抢得一干二净。

    警察听了阴阳先生的话,有指责他们警察局失职的意思,显得有些不高兴,说现在哪有那么多的黑租?

    不过我爸这时却突然站出来说:“大家还记得,我们昨晚请笔仙的事情吧?洋洋不是在鬼魂的操控下写了1739这四个字数吗?你们说,它会不会就是出租车的车牌号?”

    警察却直接说不可能是车牌号,因为车牌号除去省的简称和城市代号,后面是五位数,1739分明只有四位。

    阴阳先生觉得警察这是在怀疑他找到的线索,有些不服气,便说,会不会是车牌的最后四位呢?

    林阿姨还是比较相信阴阳先生的,这时也上前说,不管怎么样,这都是一个线索,所以还是希望警察可以帮忙查一下。

    然后她的家人和亲人也纷纷这么说。

    警察无奈,只好又带我们去了交警队,查了一下尾号是1739,或者包含有1739这四个数字的车牌号。

    结果让人欣喜的是,经过调查,发现包含有1739这四个数字的出租车或者小车,竟然只有两辆。

    一辆是正规出租车公司的出租车。

    一辆是私家车。

    由于出租车有专门的公司管制,不可能是野租,而拿私家车跑野租的人很多,所以私家车的嫌疑明显要大些,所以警察说,首先去调查私家车。

    不过警察看到我们这么一大帮人,来来去去的很不方便,并没有让我们一起去,而是叫我们去警察局等。

    最后好说歹说,警察让我,林阿姨和阴阳先生跟了上去,其他人则是全部去了警察局。

    私家车距离交通局这边并不远,我们坐着交通局的警车,很快就来到了私家车的车主家里。

    林阿姨因为想到,害死女儿孙冬梅的,很有可能就是这个车主,显得有些冲动,到那里就不停地执问他们,是不是开野租的,是不是他杀了她女儿,惹得车主一家都非常生气。

    好在他们并不是恶人,又看到警察在,倒也理解林阿姨失去女儿的心情,最后还是心平气和地给林阿姨和警察作了解释。

    车主说,对于林阿姨女儿失踪的事,他也表示很难过。

    但他买车是为了方便跑业务做生意,根本没有时间去跑野租,也不可能去跑野租。

    他还说,半个月前就开着车子去了外面,就算要怀疑是他对孙冬梅怎么了,时间也对不上。

    车主怕我们不相信他,还特意把出城和进城的高速收费站收据拿了出来给我们看。

    警察看过收据之后,还是没有完全相信车主,特意又跑去检查了一下车子,仔细地检查了一遍,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现像后,才算放心下来,还对车主不停地道歉。

    事后,警察不停地埋怨阴阳先生,说他就是一个神棍,找些乱七八糟的线索,耽搁大家的时间。

    阴阳先生也不好说什么,只是说,出租车公司的出租车,未必就不值得怀疑,建议最好还是去调查一下他。

    不过我在和车主告别的时候,看到他关门时,门上面那个26号的门牌号,心里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这个和孙冬梅有关。

    我也只是想想而已,并没有说出来。

    警察无法反驳阴阳先生所说的话,再加上林阿姨坚持去调查一下那辆出租车,所以他无奈之下,又只好带着我们去了出租车公司。

    我们到了出租车公司,让警察把情况说了之后,出租车公司虽然一口咬定不是他们公司的人做的,但还是非常配合调查。

    出租车公司的负责人不仅把那辆出租车的两个司机的资料给了我们,还亲自带我们去询问了一番。

    然而结果令人感到遗憾的是,我们先后询问了开白班和开夜班的人,还检查了那辆出租车,最后都没有发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

    查了半天,孙冬梅的行踪还是毫无头绪,林阿姨显得有些激动,不由又要求警察检查了两遍。

    可最后没结果,还是没结果。

    警察对此感到有些不爽,不停地埋怨着阴阳先生。

    阴阳先生面对这样的结果,也感到很无奈,不由侧过头看向我说:“唐洋,为了林阿姨,也为了你好,你再想想,还有没有别的线索吧。”

    我不爽地撇撇嘴说:“搞错没有,每次找不到线索了,就看着我,我又不是福尔摩斯,神探柯兰。你们大人都没有办法,我一个小孩子,能有什么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