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灵异小说> 女鬼凶猛>女鬼凶猛第九章 血迹

女鬼凶猛第九章 血迹

作者:金曦夕

    值得庆幸的是,因为阴阳先生的判断失误,警察都有些不相信他了,他们听了我的话,便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对我笑了笑,示意我不用担心,他们这些专业人士会想办法。

    阴阳先生明白他们的意思,有些不爽。

    随后警察说,还有一条线索,就是昨晚请笔仙,得到的两个地址,石门大桥和康宁村。

    或许到这两个地方去看,就会得到答案。

    阴阳先生对此却是有些得意,说如果不相信他,就不要依靠他找到的线索。

    警察对此有些无语,却并没有和阴阳先生计较。

    而在这个时候,我突然想到昨晚孙冬梅让我看的电影,那个司机把美女的尸体埋在了小树林里。

    所以我在想,这两个地址,会不会是孙冬梅遇害的地方或者说是她的尸体被藏起来的地方?

    我想到这一点,便说给了警察听。

    警察听了,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就拍拍我的肩膀,说我分析得有道理。

    阴阳先生却是一阵得意地说:“看吧看吧,我都说了,只要找唐洋,才能找到线索。”

    我一阵无语,暗想自己早知道他会这么说,就不该说出来的。

    毕竟这让我回忆昨晚那恐怖的连环梦,就好比在伤口上撒盐,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

    阴阳先生见状,不由过来安慰我,说既然孙冬梅的鬼魂来找上了我,我要摆脱她,最好的办法就是替她伸冤,了却她最后的心愿。

    林阿姨也站在那里十分歉意地看着我。

    我听了阴阳先生的话,看着林阿姨因为女儿失踪而身心疲惫的样子,顿时觉得自己有些自私,而倍感不好意思。

    然后警察开着警车带我们来到了石门大桥。

    我们到那里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七点多了,是吃晚饭的时候了。

    由于石门大桥有些大,要在上面找到线索,也不容易,所以林阿姨建议大家先去找个馆子,把晚饭吃了再继续找。

    大家忙了一下午也饿了,便同意了她的看法。

    我跟着大家一起向饭馆走了几步,突然不知为什么,就回头看着夕阳西下,黄昏时分的阳光,斜照在石门大桥上,却布上了一丝神秘色彩,仿佛西边的不是火烧云,而是鲜血染红的天空。

    我甩了甩头,刚想转身,却忽然看到孙冬梅,站在桥的中间,正微笑着对我挥手。

    她的脸蛋还是那样,肉乎乎的,还有两个小酒窝,看起来萌萌哒。

    不过我每次看了,都觉得背心发凉。

    我忽然感觉,我的背后好像站着什么非常可怕的东西。

    就在这时。

    我的肩膀突然被人拍了一下,这着实吓了我一大跳,心脏顿时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

    “唐洋,看什么呢?”

    我听到这是警察的声音,回过头去,看到他在那里对我微笑,心里才稍稍松了一口气。

    阴阳先生看着我愣了一会儿,却是说:“现在七点半都过了,夕阳西下,阳渐衰阴渐盛,正是鬼魂准备出动的时候。如果谁家有未满三岁的小孩子,大人都不能抱得自己还要高的,不然容易遇上不干净的东西。唐洋,你刚才是不是看到孙冬梅了?”

    我不想承认,但我看到林阿姨也满脸期待地看着我,只好点了点头,表示我刚才确实看到了。

    阴阳先生确定自己的猜想后,显得格外激动,马上就问我,刚才看到孙冬梅,是出现在哪个位置?

    我白了阴阳先生一眼,还是指出了刚才汪冬梅出现的位置。

    “如果孙冬梅真的被害死了,凶手真的在石门大桥抛尸江中的话,我觉得她很有可能就是从那里被扔下去的,不如我们去调查一下吧。”

    阴阳先生看着我所指的位置,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他说完话,就径直走了过去。

    林阿姨迫切希望找到女儿,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旋即也赶紧跟了过去。

    警察有些无奈,也只好跟了过去。

    结果让人感到遗憾的是,警察在那里利用比较专业的手段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

    不过阴阳先生却说他是在应付了事。

    警察有些不服。

    岂料就在这个时候,林阿姨却突然跪在地上,大声哭了起来。

    我们以为她是因为又一次找不到线索,而感崩溃的哭了起来,不由纷纷上前劝她说,不要担心,仔细寻找会找到的。

    然而林阿姨哭着摆了摆手说:“不是的,不是这样的。冬梅她,她可能真的死了。”

    警察闻言,却是有些疑惑地上前问她凭什么这么说。

    林阿姨拿起了一缕秀发说:“我知道冬梅头发的长度有多长,这头发就和她的差不多。”

    警察看着林阿姨手里的头发,虽然嘴上说,这头发可能不是孙冬梅的,但还是赶紧戴上白手套,找了一个白色的口袋,小心翼翼地把头发做为证据,好好的收了起来。

    然后他也不敢应付了事了,戴上了专业的工具,在那里仔细地寻找证据的蛛丝马迹。

    结果警察很快又发现了一滴血迹,不由赶紧收集了起来。

    林阿姨见状,却是哭得更加厉害了。

    因为现在几乎已经可以完全肯定,孙冬梅出事了,而且她的尸体就是从这里被抛下江,毁尸灭迹的。

    尽管我们心中都有了答案,但还是不停地安慰着林阿姨,说这些证据还要拿去鉴定过才可以,现在还不能确定。

    林阿姨哭了好久,才没有哭了。

    不过她好像还是不能完全接受孙冬梅已经死了的事实,并没有急着让警察去做签定,倒是说我们都辛苦了,先带我们去了馆子吃晚饭。

    我们吃过晚饭,就带着证据,回到了警察局。

    刚到警察局,我爸妈,孙叔叔,还有一些警察,以及林阿姨娘家的人,就纷纷上前,问我们有没有查出什么结果。

    我们把我们找到的证据和猜测说出来后,孙叔叔和林阿姨娘家的人,都在那里不停地摇头,不停地叨念着,孙冬梅没有死,孙冬梅这么乖巧可爱的女孩,不可能出事的。

    我们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在那里不停地劝慰着他们。

    几个警察也劝了好久,最后说,有可能找到的头发和血迹,都不是孙冬梅的,或许她还没有死,只是在山城走丢了,他们叫我们先回去,一切的一切,还是等明天,法医把鉴定结果拿出来了再说。

    法医那边一时半会儿也拿不出鉴定结果来,我们一帮人也不可能一直在警察局呆着,所以我们接受了法医的建议,暂时离开了警察局。

    林阿姨娘家那边的人,建议我们一家人,还有阴阳先生,都去他们家里过夜。

    阴阳先生直接毫不犹豫地满口答应了。

    我看到他答应,就觉得准没好事,便直接拒绝了,说我们还是去找个宾馆住好了。

    果然,阴阳先生一见我不答应,就站出来反驳说:“唐洋,我劝你最好还是跟着我一起,到他们家里住。要不然的话,你撞鬼了,我可帮不了你。这里可是山城,山城有一个很有名的地方,叫做鬼城。”

    爸妈听了阴阳先生的话,马上就很担心地劝起了我,觉得我还是跟着阴阳先生比较好。

    再加上他们可能觉得在林阿姨娘家住,不仅有地方住,而且还有免费的饭吃,何乐而不为。

    然后林阿姨一家和她娘家那边的人,都不停地劝我,说他们那边地方宽,有的是房间,还说来的都是客,叫我不要太客气。

    结果就这样,我一个人孤军无援,只好答应跟着他们,一起去孙冬梅的外婆家住。

    不过我总觉得我这次去他们家,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心里总有一种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