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5章 找人
作者:北鼻
李队长瞪大了眼睛,第一时间看向云阮,心道还真是让她说中了。

云阮两手一摊,耸了耸肩,“我说过的……”

李队长瞧着她那副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的神情,有些吃瘪,现在也觉得有必要重视起来她说的话,看紧蔡大勇,这没头没脑的命案,要是传出去,对警方可不利。

他嘴硬地吓唬她,道:“瞧你这笃定的样子,你说谁死谁就死,好像是有预谋一样,就不怕我把你当谋杀案嫌犯扣起来?”

云阮轻笑,还真当她是山里修行的猴子啦,“不会的,警方判案讲究真凭实据,哪能因为几句话就抓人啊,找不到证据,谁也扣不了我。”

蔡大勇有些恍惚地问道:“……死了?杨佳杀的?”

云阮点头,看到蔡大勇有些脸色发白。

“好吧,即便是她,即便是她的魂魄杀人的……可她没有理由杀我,她总是疑心,可我真的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她的事。”蔡大勇道。

李队长对他们这些年轻人的情感纠葛没什么兴趣,想着这个蔡大勇也真的是根正苗红,一时半会儿应该接受不了什么鬼魂一说,便道:“年轻人,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咱们就秉承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态度,好好保住小命儿不好么?别说是鬼魂杀人了,你觉得这世上哪个杀人犯杀人没有他们自己的理由?以旁人的角度来看,哪怕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都可能是他们的杀人动机。”

蔡大勇的脸色更白了,他摇着头,兀自不相信,李队长也不管他这么多,抬脚出去安排事情去了。

现在已经出了人命,杨佳选择先找上了最后见到的那几个混混,显然是初化厉鬼的强烈怨恨在发泄,等她渐渐适应了这种新的能量,便会来找蔡大勇了,毕竟三生镜,或者说是妖镜,最初为她指定的目标是一个被打上负心人标签的男人。

云阮拍拍蔡大勇的肩膀,“别担心,她可能现在正往这边赶来,我要去截住她要人。一般来说,像警局这种地方,正气十足,像李队长那样的警官就挺有正气的,只要你好好待在警局,待在他们这些警员身边,她就不可能伤害到你。”

蔡大勇有些怔怔地,“要人?”

“嗯,昨天那三个男孩子,她带走了双胞胎里的弟弟。”云阮声音低沉,也不知道蔡大勇还记不记得。

双胞胎?蔡大勇回忆着,因为就在他们隔壁桌,后来又起了冲突,双胞胎因为毕竟特殊,一般都会给人深刻的印象,他点点头,“我记得,其中有个男孩子似乎是挡在你面前,看着有些生气。是他?”

云阮:“不是他,他是哥哥。”

蔡大勇不解道:“难道是坐着没说话的那个?这怎么可能,她和他又没什么冲突,就算是……她把他抓走干嘛?”他本想说就算是变成了鬼这种话,但话到嘴边,根深蒂固地世界观又让他无法接受鬼神一说,脑子里有些混乱。

云阮叹了口气,这事就要说起三生镜了,恐怕宁云是被三生镜吸引去的,而杨佳抓走宁云恐怕也是因为宁云身上有三生镜的气息吧。

“对了,你有没有见过杨佳用过什么奇怪的东西,比如,一面造型别致的小镜子什么的?”

蔡大勇有些吃惊,心觉这个女孩真的挺奇怪的,“你怎么会知道?她这个人心里总是对外貌很自卑,所以不爱照镜子,可前不久说是在古董店里淘了一面镜子,非常喜欢,平时都会带在包里,拿给我看过,看起来是挺古典的,我还担心她是被人骗了,因为这个她还和我吵了一架,说我不识货……”

云阮言简意赅地道:“问题就出在这个镜子上。你知道她这个镜子是从哪个古董店买的么?”

蔡大勇世界观受到了质疑,此时脑子也有些不听使唤,只顾被云阮带着转,张口便答:“她说过,我记得名字叫极乐阁。”

“果然又是极乐阁……”云阮拧眉低喃了一句。

蔡大勇问:“有什么问题么?”

没有得到云阮的回答,他又道:“这件事我有愧……她每次都是这样,我一说分手就说要自杀,这回……我也没想到她真的会这样,不管怎么说,我都没想过真的去伤害谁。如果有什么我能够帮忙的,我一定会去做。”

云阮倒是没想他能帮什么忙,“你好好待着,保住小命就行。”

一个警员打断了他们的对话,请蔡大勇到办公区和邢子轩他们一起坐着。想起邢子轩他们,云阮叫住蔡大勇,“哦,对了,我这里有几个平安符,你拿一个带在身上,另外两个帮我交给邢子轩和宁风吧,就是你昨天见过的那两个男孩子,他们也在那边。”

邢子轩和宁风的平安符已经废了,刚才只顾着说话,忘记给他们新的了,正巧让蔡大勇给他们带过去。

蔡大勇面色古怪地接过三个叠的整齐的三角符纸,看了看,张嘴愣了半天,想说些什么,却还是闭上了嘴老老实实地收进了口袋。

云阮找到李队长,要求他派人去找宁云。

李队长对这件事也很重视,江家的人已经来了,一个十几岁的大小伙子,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的,虽说失踪还不到24小时,但是有监控录像在,一个活生生的人就这么在监控里消失了,必须迅速展开救援。

“不过,我们现在还没有头绪,不知道去哪找啊……”李队长皱着脸,颇有些无奈,他们该做的调查都做了,但就是毫无线索。

云阮拿出一面小小的镜子递给李队长,“你们拿着这个,自然就能找到。”杨佳带走宁云应该是受了妖镜的影响,因为宁云身上的气息而认定他是同类,所以不会对他做出伤害行为,但是也不可能带着他一个大活人到处走,所以必定是将他困在了一个地方。

江家虽说根基不在S市,但是在S市也算是小有名气,尤其是出了宁溪这么一个明星,而且失踪的孩子母亲又是和死者家里同行竞争的葛家,实在是不大好轻松压下来,门口已经聚集了几个探头探脑的记者,等着抓住机会了解案情,好写出一个恶性竞争又或是家族丑闻的大戏来。

李队长将信将疑地接过镜子,反复捏着看了看,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而且他还以为这是个什么引路的法器呢,可是什么神奇的景象也没有,反而是清楚地映出了他的脸来,和一般的镜子没什么两样。

“这,真能行么?”

云阮道:“行的,这镜子不仅是个路引,还是个钥匙,你要确保它只能在你手里,特别是,不能被女性接触。”

李队长心里疑惑,但还是选择了相信,外面那些记者苍蝇似的,唯恐天下不乱,偏生这个案子就是蹊跷的很,女孩自杀的原因还未被证实,男孩失踪又离奇古怪,他们警局的尊严总不能在他这里丢了,死马当成活马医,只能选择相信眼前这个款小天师了。

“行,就它了。”李队长深深看了云阮一眼,“那杨佳……”

云阮笑笑,“不用担心,我去解决。”

李队长犹豫了一下,捏了捏兜里云阮给他的那张总会名片,“那个……局里可没有钱请你们总会的这帮大神……”虽然没有接触过总会,但他也知道大部分信这个又有需求的人都是挺有钱的主儿,当真没钱又有需求的,也是总会的义务活动,毕竟是少数。

“没事,不收钱,为民服务。”云阮笑呵呵的,看起来实在和气可亲。

李队长也跟着呵呵笑,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又压低声音道:“而且这事也不能被外人知道……不然……”不然警队的名声可是不保,被人知道和总会合作事小,要是再说警队白捡人情不给钱那就难听了。“不过,你放心,警方公正,赏罚分明,之后会给予嘉奖的。”

云阮不在意地笑了笑,“好。”原本若是警方不介入,她也会去收拾这个烂摊子,毕竟,说起好处的话,三人组那边已经给她许过了。

不过,说起来,发生了这么多事,那三人组跑到哪里去了?

“喂,你打算怎么找杨佳……的鬼魂?”

想到那三个不靠谱的神仙,云阮有些分神。就连李队长和她说话也没有听清。

云阮随手掏出她悄悄从杨佳尸体上取下来的头发,包在一张符纸里,又用小刀轻轻划了手指一刀。血珠渗出,快速地滴入符纸,不出几秒便浸透了。

她做这些的时候没有避开李队长,看得李队长不仅有些毛骨悚然,因为他要是没猜错的话,那头发就是杨佳的,毕竟,就算是没有接触过总会的人,他也是看过电视剧的,知道他们那些神乎其神的术法什么的,多半都是以头发啊血啊来控制,怪膈应人的。也不知道她是怎么得到的,但是只要一想到这么一个漂亮姑娘从死尸身上薅头发,又和着鲜血整这种巫术一样的东西,就觉得全身不舒服,比见到被分尸的尸块还要不舒服。

李队长对这些怪力乱神的东西没有那么多的好奇心,他静静地看着云阮在他面前打了个火,哗啦一下烧着了那纸符。

纸符迅速燃烧起来,连着里面的头发爆出一两个噼啪声,烟雾瞬间弥漫开来,云阮抓了一股青烟,嗅了嗅,跟着那抹烟便丢了燃着的纸符,随着那抹似有若无的青烟走了。

而剩下的符纸却有越烧越旺的趋势,整个封闭的房间立刻烟雾弥漫。克忠职守的烟雾报警器受到了刺激,哇啦啦地叫了起来,整个警队办公室更加混乱了。

李队长这才后知后觉地吼了起来:“臭丫头,谁让你在警局打火儿的!”但云阮早就没了人影,冲过来查看情况的管理人员看了李队长一眼,嫌弃道:“李队,早就跟您说过,咱们局以后都禁烟了。”

地上的纸符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做的,烧了个渣都不剩,了无痕迹,李队长有苦说不出,暴躁地捏着手里的镜子出去喊人出任务。要不是刚才对方太过专注,他都要怀疑她是因为他想免费让她干活而故意整他的了。

那青烟里有云阮血液的香气,对于新丧鬼来说尤为美妙,因为纸符上有杨佳的名字,又有她的头发,对于杨佳的吸引力可谓如同勾魂摄魄。

杨佳动作很快,昨天那些混混一共四个人,其中一个人被带到了警局,而她一连杀了三个人之后便马不停蹄地到了警局,也正如云阮所想,警局是个正气很足的地方,杨佳身上有血债,进不来这样的地方。她被困在了警局外,正在情绪暴躁地等待午夜阴气最盛的时候。

但她恐怕是等不到了,云阮并不打算让她有机会等到那个时候。

“杨佳,你其实并不想杀蔡大勇,放手吧。”

杨佳的魂魄已经寻到那股引着自己向前的血气是由眼前这个人散发出来的,眼睛泛出嗜血的红光。

“是他背叛了我!我为什么会不想杀他?”被妖镜控制了内心的杨佳并不肯听云阮的劝阻,恶狠狠地看着她道:“这是我和他的私人恩怨,和你有什么关系?你又是什么人?难不成昨天见一面也看上那个小白脸了?”

云阮觉得杨佳的疑心病简直是毫无缘由,摇了摇头道:“你被人利用了,难道到现在还没有意识到么?我是什么人不是知道么,只是我的另一个身份是天师,不好意思了,你们的事确实是你们之间的私事,和我无关,但是你死了,有人委托我来收你的魂,这就和我有关了。再说,蔡大勇和我说过,他是真心喜欢过你的,也没有背叛过你。”

杨佳不信,大吼道:“你骗人!他就算是说了,也是骗你的!他这个人就是这样,对谁都好,身边总是围绕着那么多女人,她们都嘲笑我,说我配不上他!他怎么可能真心喜欢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