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点红灯>点红灯第十二章 铜齿轮

点红灯第十二章 铜齿轮

作者:三言中

    一丝的温暖拢绕过来,是照射过来的光,是血夜的流动。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这一点的暖意样项字德陶醉,松懈,四肢越发轻盈而麻醉,胸前即是沉重而又舒畅,自己似在身体中极速缩小,小到拳头大,直至消失时,又觉自己冲破了身体,变得甚是巨大,只觉自己向脑后遥遥飘去,一切都不纯在,周围一切即是黑暗,只见自己,黑暗处的自己没有恐惧,没有喜悦,没有情绪,好似浮在那里,又似飘荡其中。

    几丝微弱的光芒在眼前晃过,睁开一丝缝隙,见得黑暗处那几束条状光芒,似在转动,视野稍大,眼前越发明亮,黑暗中不在只有自己,或是这里的黑暗多了自己,太多的描述也不能概括这里。

    项字德睁开眼睛,脚下尽是一片黑暗,不知这黑暗有多深,好似深海,不知有多远,好似无边。黑暗中,不知自己停落在了什么上面,好像踩着无形物,又像踩着轻浮之气,只知自己踩在这黑暗之上。

    项字德抬头看去,在黑暗的空中,有一个无比巨大的铜色齿轮,这铜齿轮好似有几千米几万米的巨大,巨大的齿轮边缘咬合着那更大的齿轮,齿轮的上一层又是一系齿轮组合,在左侧,又有一系齿轮,右侧也有,上面的上面还有,不知到底有多少层,直至远方只见那些星点。除了脚下皆是黑暗,上空尽是这铜色的齿轮,所有的齿轮咬合在一起,转动的非常缓慢,它们好似催动着什么。

    铜色的齿轮不会发光,但在黑暗中却看得见它们每一个,黑暗并没能从眼中夺走它们。

    在这巨大的齿轮背后,一只金色的乌龟缓慢的爬了出来,这乌龟全身淡金色,四足上有浅浅的符号花纹,身体的正中间则是透明的,好似有块圆形的玻璃,在这玻璃之中,又好像有两只萤火虫,极小的,一闪一闪,整只乌龟也是发有微弱的光芒。远处的齿轮背后,又有一只金乌龟冒出了脑袋,两只金乌龟出来后,便上下绕起齿轮爬着,爬着倒不如说是飞着,共有七只,好似这铜齿轮的劳役,在不同领域绕着齿轮飞行,总之这满空的铜齿轮,是由这些金乌龟启动的。

    项字德从抬头的那一刻起,便呆怔住了,这是哪里?这些都是什么?它们在干什么?疑惑不解的项字德伸手向铜齿轮探了去,它们的位置很近,好像伸手便能触碰得到,伸出手后才发现,这些铜齿轮距离自己非常远,可能是因为过于的巨大,给了一个很近的错觉。

    一只金乌龟好像发现了项字德,在齿轮上画了两个圈,便飞了过来,半米左右的金乌龟,在项字德头上飞过而后又飞回,上下抖动看着项字德,它很漂亮,非常漂亮的金乌龟。忽然眼前亮了起来,从头上那金乌龟处收回视线,只见眼前三米处,一只巨大的金乌龟,也许上百米,行动缓慢的从自己眼前飞过。

    项字德身体沉重了起来,四肢动弹不得,发现自己开始坠向下方的黑暗中,那只小金龟在上方飞来飞去,有规律的画着圈,好像要传达给自己什么,直到它停了下来,转身飞向远处。

    我在什么地方?它们是什么?地球?宇宙?

    “喂,醒醒。”

    项字德惊醒,睁开眼睛,定了定神,那一幕幕徘徊脑中深处,那是梦吗?不,存在于哪个地方?

    吕筱怀抱着项字德,似伴哽咽声:“醒了?”

    项字德只觉全身无力,筋骨松弛,好似大病初愈,眼前一片漆黑,不见一点的光影,问道:“我,怎么了?”

    吕筱的声音从头顶传来:“你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与你说话也不答允,过去一段时间,我才发觉不太对,上前叫你,可怎么叫也叫不醒你,后来,你的气息越来越小,也不知是怎么了。”

    项字德从吕筱怀中坐了起来,揉了揉眼睛说道:“我好像看不见了。”

    “你当然看不见了。”一旁吕筱抽噎着笑道:“天都黑了。”

    “什么?天黑了?现在几点了?”项字德不知该高兴,还是该忧愁,高兴着不是自己眼睛出了问题,忧愁着天黑了,更是难以走得出去。

    “已经黑下去有两个小时了。”吕筱试图摸向项字德,天一黑下来,林中更是发黑,一丝的月光都难以透射进来,只能靠触感辨识。

    原来自己已经昏睡过去好几个小时,想来这几个小时,吕筱已是接近崩溃,走不出去,又寻不到人,没有援助,抱着自己怎么也是叫不醒,周围黑气压人,一女孩子坐在雪里,不知她是怎么个害怕。

    项字德摸索出打火机,半米的光亮,也显得格外刺眼,微热的打火机向身旁照了过去,只见吕筱摸索着,她的脸已是紫红,眼圈中泪影闪闪,两只手冻的弯曲伸不直,看到火苗后的项字德,还是微笑了起来。

    无风的林子,出奇的安静,没有野兽的嘶吼,没有飞禽的咕叫,黑暗中一堆火燃起,火前坐着两个人,吕筱蜷缩着发抖,项字德烤着潮湿的树枝。

    “还是冷?”项字德问道。

    “嗯。”吕筱点头,声音发抖。

    项字德继续添柴,夜中,火越大,越暖,越好。

    吕筱把头埋在双膝上,双手抱在一起,问道:“我们怎么办,还能出去吗。太太不知该怎么担心呢。”

    项字德望着火堆,噼啪声不断,心中也是没个好主意,不见星星,不见月亮,难分方向,这么黑的情况下冒然走动,只会是到处撞树,若原地不动,两个人一天未进食,只靠着这一堆火,不知能不能挺过今晚,还有一事更是担心,即使到了明天,两个人能否走得出去。

    “先暖暖,体力恢复了再说。”项字德说道。

    吕筱抬起头,几缕发丝垂了下来,歪头看着项字德嘿嘿笑起来。

    项字德不知吕筱因何而笑,问道:“笑什么?”

    吕筱动了动有些发麻的身体,说道:“你还挺镇静的,没有害怕哦。”

    项字德笑了笑,说道:“也没见你害怕。”

    吕筱下巴落在膝盖上,茫然的双眸看着火苗跳动,细声说道:“我?我都不知活着还要干什么。从离父母,我就不知道我该怎样,一切都变了,是在适应,还是在勉强,什么都不知道。”吕筱又微笑起来:“我离婚了,太太说收养我。”

    项字德哦了一声继续拢着火堆。

    火苗越来越大,寒意渐渐退去,体力得到了一些恢复,项字德问道:“很饿吧。”

    吕筱答复着:“还好。”

    项字德站起身来,说道:“我去附近找找雪洞,说不定会有兔子。”

    刚刚转身,吕筱从后面拽住了衣服,项字德低下头,看见吕筱不知是担心,还是害怕剩下一人,项字德宽慰说道:“就在附近,不会离出火的视线,会找回来的。”

    “我好冷,好难受。”吕筱看上去越发的虚弱。

    项字德低下身,摸了摸吕筱的额头,手刚触碰,便觉热烫感递来,再看吕筱,脸色惨白,气息粗喘,眼神也没了以往的神采,半睁半闭,似要睡去。

    项字德急忙脱下上衣,裹住发起高烧的吕筱,从身后一把抱住了她,吕筱一怔,三秒后,安静的躺了下去。

    项字德紧紧的把吕筱裹在怀中,想来几小时前,吕筱也是如此不知所措吧。

    余光察觉,抬起头,前方,看不见它的脸,甚至看不清它的轮廓,但项字德一眼认出了它,它每点一下头,便迈出一条腿,在向这里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