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点红灯>点红灯第二十章 双翼蛇

点红灯第二十章 双翼蛇

作者:三言中

    虽做了扑救措施,无奈那火已成势,熊熊大火左右蔓延开,火舌席卷冲天,再没人敢上前去扑火,只怕那火焰吞了自己。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许老太婆坐在地上捶胸顿足,拍地骂天,嚎喊着‘天杀的,狗娘养的’,任那谁上前劝说都不济于事,依旧的撕裂喊叫,直把娄二柱喊烦了,上前大骂‘别娘的嚎了,再嚎打断你的腿’,此话一出,吓得许老太婆抽哽两下立即收声,不敢再喊。

    大街尾处,一人向这大火走来,项字德在远处时便认出了他,他便是那抓蛇的小道,不想已是这般天色,他还在村中走动。

    只见那小道姗姗走来,礼貌的向众人作辑,而后撅起屁股蹲在大火前,眯起眼睛一脸美滋:“嘿,真暖啊!”

    这怎么也算火灾,突然冒出来个人,摆出一副烤火取暖的姿态,这样失火家人怎能接受,这不是明摆着羞辱取笑落井下石吗!

    “你有病啊,上这来烤火来了。”娄盛拉起小道向后扯:“你哪来的啊。”

    “没病没病。”小道指向东南方说:“从那边一道观而来。”

    娄盛家中起火,心中烦躁,此时看谁都是不顺眼,脸上已是难看:“我管你哪来的,你个不清不楚的,大晚上还在村里干什么,说,这火是不是你放的。”

    小道听言直摆手说:“不是不是,我只抓蛇,不放火。”

    娄盛哈哈一笑:“抓蛇?哼,大冬天抓哪门子蛇,撒谎都不会。”

    小道摇头说道:“我不说谎,真的是来抓蛇的。”

    项字德心知这小道没有说谎,确实是因抓蛇而来,并且在自家院中曾抓过一条,项字德上前替小道开脱:“我见过他,他没说谎。”

    娄盛顺声看去,见是项字德,怒气更是忿满,说道:“好,好,你抓给我看,哪来的蛇。”

    小道点头答允:“好,我这就勾搭它出来。”

    只见小道前走两步靠近烈火,拽下身上麻布袋,小指轻弹几下,麻布袋中一阵躁动,此时耳尖的人可听得到丝丝之声。小道似感不满意,伸手猛抽了两下麻布袋,那丝丝蛇吟声越发的清晰起来。

    “哎呀,好热啊。”小道抵抗不住烈火的炙烤,后退了回来。

    娄盛上前一把抓去,扣住小道手腕,冷嘲问道:“蛇呢?哪呢?我看这火就是你放的。”

    “对,就是他放的,就是他放的。”许老太婆炸跳起来喊道。

    啪儿,一声,许老太婆后脑勺吃了一巴掌,“恶娘们,你咋呼什么,整条街都听得到你鬼叫,滚一边去。”聋老太不给好脸的骂道,身旁有吕筱扶着。

    许老太婆冷不丁吃了一巴掌,一回头,见是聋老太太,心中又愤又恨又忌惮,自己算领教过这聋老太的厉害,不敢再次招惹,只有低声暗骂一句‘死东西’。

    聋老太敲了敲拐杖,对众人说道:“这火救不下来了,那就守好,别样这火舌子窜到了别处,再有,咱们村,不能欺生,不能因为自己心里急,心里有火,就怨上旁人。”

    小道上前给聋老太行礼,说道:“老人家说的极好。”

    小道说完,手中麻布袋躁动不安起来,丝丝蛇吟声一阵一顿,听起来似有规律。小道咧嘴对着大火笑了起来:“哈哈,我就知道你在这。”

    麻布袋中丝丝,丝,丝丝丝。烈火中丝,丝丝,丝。

    聋老太皱眉问道:“这麻袋中是什么蛇,与那火堆中的蛇竟然能对话,如此有灵性?”

    “哦?”小道惊讶看着聋老太,说道:“老人家竟然听得出这两蛇在对话?”

    聋老太哈哈一笑:“你这麻布袋丝丝一声,火里面丝丝一声,就像在对话一般来着。”

    小道点头说:“两蛇相通,本为一体,生的双头双尾,前几日这蛇迎来渡劫之报,无奈,机不逢时,一束电光将其劈成两半,虽侥幸逃生,却再也不得正道,日后必是妖孽。”

    “哈哈,小道长,你比太太还能唬人,说的这么厉害。”吕筱说道。

    摇头小道说道:“不,我不说谎,这蛇本在道观枯井下渡劫,那日的闪电我是见到的,好~吓人的,闪电后就见两只红影窜出,一东一西,我师傅就说‘电光落时为金色,散去时为蓝,这是妖出世道,它没成’。

    当日这蛇不敢再相合于一起,怕那雷光再次劈来,如今劫数日已过,这两东西讨了个自生自灭,如若再次相遇,必成妖孽。

    师傅那日起了一卦,算的腾神与芮星相齐落于足下六,宫内又逢丁丁相合,河魁当值,直符在右二,此处已空亡。算出这两东西必在此地相合,所以命我到此处来寻。”

    “你也说聊斋,我也说聊斋,都娘的是聊斋。”瘦脸年轻人笑说道:“小道士,你讲聊斋的吧。”

    小道挠头,不解问道:“聊斋是什么?”

    “蛇,蛇,真有蛇!”几个喊道。

    项字德向前去看,只见一红头蛇从火堆中冒出头来,前半身子在外,后半个身子在火中,蛇头左右寻探,似找什么物,它不怕烈火?

    这蛇与小道布袋中那条大小相近,却不大相同,它不曾有那头发般的蛇须,不知是在火中烧化,还是原本如此。全身大红色不有斑纹,金眼细长珠,蛇信子倒是黑紫色,只那一处尤为称奇,脖颈处竟然生得两翼,薄薄一层两对翅膀,张开时上下抖动。

    “坏了,晚了,它成了。”小道跺脚懊气道。

    成了?项字德问道:“什么成了!”

    还未等小道回复,那双翼蛇以然锁定住了小道,翅膀一抖,蹭的窜了过来,小道哎呀一声,忙忙跳后。众人见这蛇也是怪异,纷纷后退,生怕被它咬上一口。

    小道慌乱的从袖中拿出干草,送到嘴中咀嚼起来:“停,等我…”

    话未说完,丝丝声后红影一闪,窜到小道脚下,小道反应灵敏,抬腿一脚,双翼蛇吃了一脚倒飞向后。哒哒哒,翅膀拍打声,只见双翼蛇并未落地,而是在空中停了下来。

    “妈的,它真成了。”小道手伸进怀,慌乱的不知摸索什么。

    “你这小道士怎么说脏话,哈哈哈…咦~,这什么玩意,怎么飞起来了。”瘦脸年轻人一脸惊恐。

    小道低头还在怀中摸索着:“我就说脏话了,怎么地吧,哎!我东西呢?”抬起头:“哎呀妈呀,别追我啊。”那小道撒腿就跑,边跑边回头,只见双翼蛇拍打翅膀在后面追。

    双翼蛇在空中点头式的飞行,拍翅膀飞起,停翅膀落去,一升一降,飞行速度大不如地面爬行的快。

    小道已是跑离视线,项字德怕他吃亏,提腿追了过去,刚追去几步,只见小道又屁颠屁颠跑了回来,身后那双翼蛇还在穷追不舍。

    “麻比,你个小道士,别回来呀,卧草,它也跟回来了。”瘦脸年轻人抱怨道。

    街上众人纷纷靠向墙面,恨不得贴在墙上,刚刚见小道引着蛇跑远了,众人刚想逃去,抬腿时又见小道跑了回来,皆大骂,无奈又贴回墙上,不想惹到那蛇的注意。

    小道从身边跑过,气喘吁吁嘀咕着‘哎呀,哎呀,跑不动了,别撵了’。

    那双翼蛇只是紧盯小道不放,对旁人并不在意,这使众人松了口气。

    项字德手中青光一闪,噗呲一轻声,翼断头掉,双翼蛇被项字德一刀斩了两段,头身分离,双翼皆损,掉落在了地上。

    前面小道还在跑,忽觉身后没了声音,回头去看,不见有蛇,低头一瞧,它已是在项字德刀下段成两节,头身虽分离,但还在地上不停的扭动。

    小道颠颠跑到项字德身边,上下打量着:“这刀,可是青犊。”

    项字德看了眼聋老太,说问道:“怎么,你认识。”

    “当然认识,道家宝器啊。”小道双眼放神起来:“能借我瞧瞧吗。”

    项字德递刀过去,小道拿在手中掂起,冲着火光细细的观摩。

    此时那大火以成炭,三四米高的柴禾烧的精光,许老太婆想来也是被蛇所吓,静静地站在原地看着火炭。

    “不可。”小道大喊一声。

    原来在小道观摩刀时,众人见蛇以断亡,便纷纷围了上去,看看这到底是个什么蛇,竟然能飞起。

    娄盛见它不寻常,好似宝贝一般,心起贪欲,蹲下去欲拾起双翼蛇,刚去伸手,小道便大喊一声‘不可’,但还是晚了,蛇头跳起,直咬向娄盛手腕处,娄盛一惊,吓得昏死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