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点红灯>点红灯第三十五章 心病邪

点红灯第三十五章 心病邪

作者:三言中

    项字德引许老太婆入屋,此时那聋老太太正与吕筱扯话,挑绳鼓玩乐,不曾回头看一眼。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许老太婆似是溜须言,咧嘴拍手称道:”哎呦,这小屋子收拾的,太立整了。”

    聋老太太不予应答,只是飘过去看一眼,继续勾着绳鼓,认真去解。

    受了冷落的许老太婆撑着脸面,又拍手称道:“吱吱吱,你瞧瞧你瞧瞧,这屋子温度啊,真热乎啊,村里谁家也顶不上这屋…”

    “丑娘们,你来这做什么,有话说,没事滚一边去。”聋老太太不耐烦的说道。

    噗通一声,许老太婆跪在炕前,哎呀妈呀,天啊地啊的擦起不有的眼泪,吭呛说道:“呜呜~,我那儿啊,呜呜,老太太啊,呜呜…”

    “滚!”聋老太太骂吼道:“该死的娘们,走到哪嚎到哪,滚一边去。”

    许老太婆见聋老太太发了火,便立刻收声。见聋老太太不喜可怜态,便立刻换了张脸,挤眉弄眼嘿嘻道:“老太太啊,我那儿可能中了邪了,现在都快不行了。以前啊,都是我不要脸,你老太太年纪大不能跟我们这小辈…”

    “什么时候的事。”聋老太太打断话问道。

    “啊?”许老太婆不知是没听清,还是没听懂。

    吕筱接声说道:“太太是问,什么时候中的邪。”

    “哦,这么回事啊。”许老太婆哀声,又似要摆起可怜态,可看了一眼聋老太太脸色,又憋了回去,说道:“从医院回来我儿就不太好,不说话,不吃饭,现在又,嘿嘿嘿,呵呵呵,嘿嘿嘿,也不知道咋滴了。”许老太婆模仿起娄盛。

    聋老太太转过头,说问道:“你家男人呢,他不是也会两下吗,没瞧出个毛病来?”

    “哎呦~”许老太婆凑上前去,拉起聋老太太手,溜须道:“他会个屁啊,还得老太太你啊,咱们村不都得指望着老太太…”

    聋老太太未等她说完,哼了一声打断,不喜她的溜须拍马言语,但还是挪下了火炕,说道:“走吧,去看看。”

    许老太婆见聋老太太答允,连连点头:“哎,哎,走,老太太走。”走至门口,转身又对吕筱笑声说道:“儿媳妇,你跟我回家去…”

    啪,一声翠响,聋老太太的巴掌拍在许老太婆脸上,骂道:“他妈了个巴子的,哪个是你儿媳妇!给你一你还要二,蹬鼻子上脸的丑娘们。”

    许老太婆不敢言语,心中知晓,此时儿子才重要,若惹得老太太不高兴,儿子便没人能瞧看,那岂不是要没命,只好低头陪笑,跟在身后。

    聋老太太来至娄家,那娄二柱站在门外,知有人来,却没有招呼声,只是看着远处。

    聋老太太并非挑理之人,未在意没有打招呼的娄二柱,而是略过娄二柱,直奔屋去,二人如似对方为空气,没有眼神,没有话语。

    屋中炕上,娄盛仰躺着,不见有动作,断臂漏在外面,上半身裹着被褥,深深的把头藏起,嘴中嘿嘿阴笑,‘嘿嘿嘿,呵呵呵,嘿嘿,哈哈哈,嘿嘿。’

    “老太太你看看,这是中了什么邪。”许老太婆在身后说道。

    聋老太太上前,伸手去拽娄盛头上的被褥,想看其面色如何。

    娄盛觉有人在拽,扭动了几下身子,表示反抗,手死抓被褥不放,好似不愿把头漏外面,见不得光一样。

    “把被揭开。”聋老太太对身后说道。

    许老太婆答允一声,贴去娄盛头边,轻呼:“儿啊,咱把被揭开啊,揭开样妈看看。”

    对峙几分钟,不见许老太婆说动娄盛,原站一旁不语的娄二柱,上前扯开许老太婆,对其骂咧道:“他娘的,嘟嘟囔囔,他能听见吗!”

    娄二柱拽着被褥一角,猛的一掀,娄盛见有光,急忙又拽下被褥,两人一掀一拽,执拗一起。娄二柱粗暴的打掉娄盛单臂,被褥顺力被掀起。

    娄盛从被褥里漏出时,没有吵没有闹,还是平躺炕上,嘿嘿阴笑。

    聋老太太推开二人,走上前,见那娄盛蓬乱着头发,半张着嘴,口中尽是唾液,不咽不吐,眼中瞳孔散乱,直直看向一处,整个人一副痴傻相。

    聋老太太伸手摸去,后颈、耳根、眼皮,都未摸到窜筋,又弹出二指,摸把号脉。

    两分钟后,聋老太太摇头:“不是中邪,这孩子是自己得的心病。”

    “心病?”许老太婆不信任道。

    “就是心病,接受不了没了胳膊,他妈的,整个一孬种。”娄二柱没有心疼儿子的态度,而是气愤的骂起,气愤娄盛不能接受断臂之痛,着实的软弱。

    “老太太,怎么办才好啊,我的儿啊,呜呜~,这一天比一天虚弱啊,不吃饭不睡觉,这没个几天…我的儿啊~”许老太婆拍着娄盛嚎啕,娄盛不曾有反应,只是阴笑。

    聋老太太转身回走,说道:“看造化吧!”

    家中,饭桌前项字德吕筱二人相对而坐,不知在聊着什么,你说她笑,她笑而他乐。

    咣当门响,吕筱歪头侧看,起身迎去,抱怨道:“怎么自己回来的,路这么滑,他家怎么没人送你。”

    “嗯?”聋老太太打岔道:“肥的驴肉好吃?傻丫头,驴肉哪有肥的。”

    项字德摇头笑而不语,盛饭端至聋老太太处,三人一桌,合家饭。

    光撒大地,积雪见化,没那寒风,年味渐淡。

    “你们两刚刚说什么呢?”聋老太太吃着饭问道。

    吕筱调皮嬉笑道:“悄悄话。”

    “撒娇话?”聋老太太打起岔来。

    “是悄悄话。”吕筱似害羞。

    聋老太太眯眼,读起唇语:“悄悄咪咪话?”

    吕筱呦不过老太太,便不再反驳,只能嘻嘻笑着,不知这老太太为何,非把话学的那么亲密。

    “太太,我今天在这里好吗。”吕筱说道。

    “嗯?”聋老太太摇头说道:“不好,你还是睡在丈夫身边的好。”

    “我晚上回…”话说一半的吕筱低下头,红脸说道:“白天他不在,我一个人在家多冷清,晚上我就回去。”

    “哦,这样啊。”聋老太太点头又摇头:“不行,新媳妇三天不能出门,今天已经坏了规矩,你要回去守着家。”

    吕筱不语,转头看去项字德。

    项字德一愣,说道:“那就回家吧。”

    吕筱气声笑着,说道:“那我一个人干什么嘛。”

    “有书,可以看书。”项字德回复道。

    “嗯,看书好。”聋老太太和项字德唱和道。

    聋老太太饭已饱,放下碗筷,说道:“等我算个好日子,你们去拿…那叫什么来着?婚姻证?”

    吕筱轻声耳边纠正道:“太太,是结婚证。”

    “嗯,是了,结婚证。”聋老太太说道:“哎,一张纸,有没有都一样。”

    屋外,传来几人急促的脚步声,紧着就是人问话声:“老太太在家没啊?”

    “谁家孩子?进来说话。”聋老太太对屋外喊道。

    三人应门而入,腰间漏出一圈白边,可看出是孝带。按照规矩,待孝带的人不得踏入别人家半步,而三人只是草草的藏在衣服内,想必是事急,没那脱去孝带的时间。

    “怎么了?这都是谁?”聋老太太说问道。

    当首一人,急忙回复道:“老太太,我是村长儿子,是来求你办事的,我爸,那棺材,抬不起来。”

    聋老太太疑惑问道:“怎么抬不起来?”

    村长儿子大着声,是怕聋老太太听不清,说道:“抬棺材时绳子总断,绳子不断了,杠子就断了,反反复复的断,邪门的很,到现在,这灵还没出去呢。”

    “哦。”聋老太太点头念叨:“这是你爸不愿意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