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点红灯>点红灯第三十六章 站棺人

点红灯第三十六章 站棺人

作者:三言中

    聋老太太随三人赶制现场,远见那村长家大门外站着一群人,家属们正焦头烂额的不知从何下手,见得聋老太太赶来,便分分迎合上去,如盼到救星。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这门墙外十几个花圈,相依而靠,颜色多样,大小不一,每个花圈上两条竖联,便是那悼念词。

    在看去院中,前后四五米的灵堂立于当院,两柱龙纹门框镶于堂前,灵堂梁骨挂满随风起落的白布条,丧气十足。

    灵堂门外那一匹纸扎的白马,白翎白毛白马尾,黑眼黑口黑马蹄,马背披着人衣服,好似做马鞍,纸马大小如真马,站立姿态威武雄壮。

    白纸马旁两个半人高的小纸人,手牵着纸马绳,脚下迈着步,身上画着颜色,黄衣服,绿裤子,一双粉色鞋。看那小纸人的脸部,没有棱角的五官,加上红粉的脸蛋紫红的嘴唇,即使在白天,看上去也是渗人。

    死者为男骑纸马,死者为女骑纸牛,一路黄泉不见日月,骑着马,是防路途中被抢魂,黄泉路走完,进了酆都,魂才化成鬼。

    灵堂内,红黑棺材停中央,上有简单雕纹,前有尊字,后有龙凤图。棺材钉有一木楔,留有两木楔,只因棺木不钉死,一曰还阳,二为复生。

    棺材下一公鸡,驱散孤魂,恐吓野鬼所用。

    棺材上一灵帆,引导魂魄之物。

    棺材前一木桌,桌上黑白遗像,遗像前两根蜡,白蜡三天不灭,久久长明。

    白蜡前十个盘,盘中供有水果与菜食,水果为单数,菜食之上点红彩。

    盘前一香炉,竖立三根香,炉前三酒盅,平齐口,酒水满杯,三杯酒盅旁各置一副筷子。

    桌上左侧两个物,一为海口碗,碗中冒尖的五谷粮,呼呼挥洒热气,二为长明灯,灯中有香油,灯芯粗细如手指。

    桌上右侧一白碗,白碗中填满了生米,生米中埋藏着鸡蛋,鸡蛋旁又插有三根秸秆,秸秆上裹着白棉花,此物是那开光物,棉花沾酒,擦试死者。一擦眼,开眼观六路,二擦耳,开耳听八方,三擦口,开口越吃越有,四擦脚,脚踏莲花步天堂。此物看得出已是用过,但棺材未走,还摆放于此。

    此时,地上几捆麻绳尽数断裂,三个杠子也折掉有一,扔放一旁,没人再去试抬棺材。

    “老太太你看看,这棺材一动不动啊,抬是能抬起来,可一动步就断绳子啊,换了好几次绳子,又断了杠子。”家属说道。

    “纸可给烧够了?”聋老太太问道。

    家属回复道:“烧了烧了,可没少给送钱啊。”

    聋老太太又问道:“谁给开的光?”

    “我。”村长儿子答应道:“是我给开的。”

    “十八包够不够分量?”

    “够的,都是秤幺的。”

    “金银宝箱可都填满了?”

    “满了,满了,该有的都有。”

    “那怎么还不愿意走,留下作孽不成?”

    突然,噗咚身后一响,一人载到在地,双眼紧锁,好似昏迷。身旁几人立刻围去扶起,摇晃呼叫不见醒。

    “老太太,这…”

    聋老太太上前俯视,说道:“扶他出去,离开这院…”

    噗咚,又是一响,聋老太太话未说完,又一人昏沉倒下。

    “嗯?”聋老太太转身看去,念叨道:“何来此等能耐?”

    噗咚,噗咚,三五人接连瘫倒,院中众人不明原因,心中惶惶好似见鬼,也猜想着,必是这村长闹了起来,都一步步后退而去,好怕下一个就是自己。

    “他妈的,你作什么作啊。”村长媳妇突然跑到棺材前,愤怒大声骂道:“钱也给你烧了,灵也给你守了,你还要作个什么妖,你想怎么地啊,有什么舍不得的,啊?他妈的,你把我带走吧!”

    噗咚,村长媳妇歪头倒下。

    “哎呀,妈呀。”村长儿子见母亲倒地,连忙跑去身旁。

    “别动她!”聋老太太制止说道。

    村长儿子满目焦急,转圈跺脚,但也听得聋老太太的话,未去搀扶母亲。

    “去,上去个人,把她抬出院去,儿子不能上手。”聋老太太指着村长媳妇说道。

    众人只站立远处观望,互看他人,都心生怵意,不敢再进院中半步。

    见他人恐慌,聋老太太对众人说道:“都怕个什么,我不还在呢吗。”突然,猛转过头去,面色大变,目光锐利,瞪起棺材,怒意吼道:“我看看谁还会倒下去。”

    聋老太太的气场之强大,压过了众人心中的恐惧,众人皆晓,有老太太在,邪事便算倒了头。

    众人分分听得指挥,背起昏迷几人离开院子,出院门不久时,几人逐渐清醒过来,只是全身疲惫。

    聋老太太背着手,左右观看起院子,时不时抓一把土,捏在手中搓起,回身说道:“棺材停的位置不好,配合着院中房屋,以形成丁字形,要先把棺材换个地方。”

    家属急忙说道:“老太太,你给指个地方。”

    “在原位置挪出半尺就好。”聋老太太说道。

    听得指令,几人围去棺材,向左侧推起。棺材很重,卷起一层泥土,虽只推半尺,却也着实费力。

    聋老太太走向前去,停顿棺材前,突然,啪一声,拍在棺材上,留下一泥土手印,啪,又是一响,手印变双,前后拍有七八掌,而后蹲下身来,嘿语轻声,只够自己听见,对着棺材说道:“小兔崽子,你碰我孙儿的事我还没找你算,你又赖着不想走?鬼不复阳关啊,当心我拍你个魂飞魄散。”

    聋老太太说罢起身,指挥着大声喊道:“上杠子,准备起棺出灵。”

    麻绳套上棺材,杠子穿过麻绳,左右六人杠子搭肩,火盆早已摔过,白帆已由那小儿扛起,此时只待一声起棺。

    突然的一幕,惊吓在场众人,只见聋老太太爬上了棺材,直站在棺材前沿,左手端着那长明灯,右手高高举起,指点苍天,大喊一声:“起~”

    杠子六人听得号令,吃劲一抬,棺材嘎呦呦声离地。

    “走~”聋老太太喊道。

    嘭,嘭,沉重的脚步。

    “天明,地载,风停,云静,呜呼。”聋老太太说罢,撒出一把铜钱。铜钱落地叮当响,撒得外鬼满地找。

    前有白帆小儿,后有兄妹哭闹,六人抬棺走出院门,绳子没断,杠子未折。

    “曲折过河桥,莫回头。”聋老太太拖着长明灯立于胸前。长明在前灯朝上,八方不有棺后面。

    六人一口棺,棺上一老人,棺材在晃悠不停,老人站得稳如秤砣。

    “看灵帆,盘其上,去也去。”聋老太太手指沾灯油,二指前弹。灯,引魂寻帆。

    一路黄纸打发外鬼,一溜唢呐铜锣驱散阴魂,摇晃的棺材渐平稳,六人脚下也是轻了起来。

    “莲花在前稳端坐,动也不动。”长明灯空中画起圈,聋老太太点起脚尖。灯,指莲拖魂。

    此时送棺已有几百米,即临村门口。

    “灯引莲花,浮!”双手拖着长明灯,举过头顶。灯,引魂而去。

    一旁几人紧围着聋老太太,生怕她从棺材上坠下。

    “横竖**,半阴阳,阳散。”灯火渐弱,似要熄灭。魂,执念消散。

    一声嗡呜声,不知从何处来,只那一人听得见。

    “魂入黄泉,一路走好。”聋老太太最后的一声话语。魂,不再回头。

    直送棺材至村口,众人扶着聋老太太走下棺材,脚刚沾地,噗~长明灯熄灭。

    此刻灵算出堂,所谓站棺点灯,引魂入黄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