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点红灯>点红灯第三十九章 我死了

点红灯第三十九章 我死了

作者:三言中

    “啊?”娄琪惊呼一声,低头念叨起:“我死了?怎么可能呢,李青还没抓到我,我怎么可能死呢。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你怎么进的院子?”项字德大声质问道。

    “我,我,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怎么进来的。”娄琪吞吐着,话间显出紧张。

    项字德用身体挡住吕筱,又质问道:“今天是多少号?”

    娄琪答不上来,只站在屋中发愣,不知在想什么。

    不见回答,项字德细眯起幽深眼,沉音问道:“你是来找吕筱,还是来找我?”

    娄琪没有回答问话,只是低头念叨:“我死了?我真的死了?怎么死的?”

    项字德十指穿插,满目愤怒,眼神紧盯娄琪举动,心底泛出杀意。

    突然,吕筱从身后抱住项字德,嘴唇贴在耳边,轻声说道:“郎,放了她吧。”

    项字德回过头,见吕筱甜笑,心底杀意瞬间化了去,双手停了下来。

    “你在老爷坟看见我时,你就已经死了,对吗?”项字德问道。

    “不!”娄琪突然的大喊:“我没有,我没有死,我只是从身体里跑出来了。”

    娄琪话间听出,她已经知道自己死亡,只是不甘承认,用从身体里跑出来为借口,哄骗自己。

    吕筱从身后绕出,轻声柔语说道:“琪,你已经死了。”

    “嫂子…”娄琪开始哽咽:“我,还不想死啊。呜呜呜。”

    娄琪哭声传来,嘈杂的声音使项字德心乱,心底不觉又泛起杀意,只因娄琪说过‘想嫂子了’,此等话语入耳,项字德怎能留它。

    吕筱不知如何宽慰,只问道:“琪,我能帮你什么?”

    “嫂子,你帮不了我什么。”娄琪摇头,情绪没了激动,承认事实的说道:“我确实死了,我是被吓死的。我和李青去看花灯,回来过老爷坟,遇到鬼打墙,我从了李青,这都不是假话。

    在山坡下时,李青突然尖叫了一声,他就死了,我看着突然死了他,我害怕急了,倒不是被他吓死的,而是被一张大花脸,李青躺在我身上,大花脸就贴在李青肩膀,我本就害怕,大花脸突然的出现,我就被吓死了。

    当时我和李青从身体里爬出来,不知是没察觉,还是不认为,总之不觉得我们两死了。后来不知道怎样,我和李青坐在坡下,聊起天来,聊着回村回家,讨论着结婚。

    不一会,老蔫,你就来了,我们就和你一起往村走,后来不经意的我拿石头砸李青,发现他的不对,他是鬼,哎,可我也是鬼。李青也发现了我的不对,就这样,我们都把发现的不对告诉了老蔫,后来老蔫你自己就跑了,总之我看不见你了。

    可能李青从老蔫你走后,他就醒了,意识到自己死了,可我没有意识到,没有李青惊叫死亡的记忆,更记不得我看见大花脸被吓死。

    李青从后面拍了拍我,告诉我他死了,我不信,我就跑,他就追,我害怕,我只感觉李青若是追上了我,我就会死。我就一路跑,跑了很久才甩开李青。突然来到了这,我听见嫂子说话声,我就呼唤嫂子,直到刚刚,我还是不觉得我死了。”

    娄琪说完站在原地,不有激动,没了嘈杂,安静立于屋中。不知是不是错觉,娄琪好似模糊起来,如隔了层雾,人轮廓的棱角逐渐消失,越来越像一张纸。

    “李青为什么突然死了?”项字德问道。

    娄琪摇头。

    “那,琪,你有什么话要留下吗?”吕筱话间同情。

    娄琪摇头。

    “那,你还有什么事没做的吗,我可以帮你。”吕筱问道。

    娄琪还是摇头。

    吕筱眼中泛起泪圈,不知是对朋友帮不上忙的自责,还是接受不了朋友的离去:“那,那…”

    “你走吧。”项字德打断问话,心中不想吕筱与娄琪扯上关系,那阴阳相隔,岂能与鬼互通。

    屋中娄琪未动,抬头看着二人。忽然,手臂抬起指向过来,锐细音调:“我…现在还不能走。”

    “哦?”项字德杀气瞬间铺开,眼神黑深幽幽,前走两步,说道:“那我就灭了你。”

    “筱,别过来。”项字德回头说道。

    吕筱刚迈开步子,本想劝阻,见认真的项字德,又退了回去,说道:“琪,你走吧,好吗。”

    娄琪摇头:“不,我不走。”

    不知什么原因,使娄琪赖于此处,项字德心忧无错,只因小鬼难缠。

    娄琪刚还模糊,此刻又清晰了起来,好似颜色更深。

    屋外风叫鬼呼,刮得门窗玻璃作响,那天空中朦胧月恍惚,直兜起大风圈。

    突然,屋中红光一闪,两个影子应在窗帘,随着火苗的跳动,影子也抖跳而起。

    “你为什么不走。”项字德手托起红烛蜡,是那十五夜中未燃尽的蜡头。

    “别过来。”娄琪手捂起脸,好怕烛光模样。

    项字德步步逼去,娄琪忙忙后退,双手包住头,浑身乱颤。项字德猜得没错,聋老太太的蜡烛,定是特殊处理过,可破邪物。

    “阴阳相隔,你怎能在此停留。”项字德将蜡烛放于高处,烛光大面积撒下,说道:“我再问你一次,你走不走。”

    手印已结,弓步抻起,扑状待命。

    娄琪没了柔弱,态度转强,哼声:“不,我不走,嫂子救我,嫂子快来救…”

    啪一声,响彻屋间,吕筱伸手甩在娄琪脸上,打掉了她的双手,项字德第一次见得怒起的吕筱,吕筱平淡话语却逼人心魄:“你走!”

    没了双手的掩藏,娄琪面容刻在烛光中,灰白色,唇红紫,下巴上下磕,牙龈黑紫,眼珠大片乌黑。

    吕筱此举项字德已是猜出,是在从自己手中救娄琪,逼迫她离去,怕那娄琪因自己灰飞烟灭,可为什么要这样,小鬼以缠身,不灭她徒增麻烦。

    嗯?项字德脑中自问了一句,‘我什么时候心变得这么狠了,若是以前,恐怕今日自己也是个吕筱,我是…变了吗?’

    娄琪低下头去,将头深埋在胸前,沉声说道:“我不走只是没到时间,嫂子,你再容我一会。”

    吕筱欲说又止,又动又停,忽然转头看去项字德,眼中好似恳求。

    项字德未动,不知默认同意,还是另有打算。

    两人一鬼,等待那时间,只不知这时间,是个什么时间。

    突然,阴森话音的她开口出声:“这里,不太平了,你们离开这吧。”

    “什么意思?”项字德问道。

    “这村子不太平了,老蔫你带着嫂子离开吧。”娄琪重复着说道。

    “好。”项字德虽未听懂话意,但也一口应允下。

    娄琪好似笑了,闭上了眼睛:“我回来了,我不属于这里的时间,我走了。”

    两步前鬼身娄琪,被擦去了颜色,抹掉了轮廓。如忽悠,像模糊,似瞬间的消失了。

    忽,棚顶灯亮起,项字德转头,见她那打转多时的眼圈,终是落了下来。

    至几分后,街中传来哭闹,是那娄琪母亲。娄琪最后的‘我回来了’,好似在指此回来了,尸体回来了。

    项字德仰头迎去棚顶刺光,刚刚如此黑暗,此时如此光明,光明中好似不觉有黑暗,前多久之时好似不曾发生。

    眼前的麻烦消失,而一股困惑袭来,李青为什么突然死亡,娄琪看到的大花脸又是什么,村长化成鬼为什么指引自己前去…

    不重要,那些不明白的事不重要了,太太说,此时好,便好。

    项字德看着怀中吕筱,吕筱抬头微笑,笑中带甜,甜中有泪。

    “筱,我变了吗?”

    “没有。”

    “我觉得,我变得心狠了。”

    “你只是怕我出事吧。”

    是了,皆会有目的,只要心中有。

    “筱,你为什么想去帮她。”

    “郎,我不知道。”

    “筱,什么是时间。”

    “嗯…在,在就是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