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点红灯>点红灯第四十三章 命中线

点红灯第四十三章 命中线

作者:三言中

    正月二十夜中,什堤以北有栋花园房,园中积雪埋藏道路,独有脚印踩出的过道,路旁树木枯枝横乱,好似久未有人打理。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花园房高高三层近千平米,屋中凌乱,没有任何家具,只几把桌椅倒靠一起,棚顶吊灯覆盖层层灰尘,虽亮着,却一闪一闪发着昏光,屋中大堂有四人,两男两女,好似在争吵。

    “你不能再回去了!”男子严厉音。

    “为什么,我与这事有什么关系,为什么把我拉了进来。”女子说道。

    “没人把你拉进来,你姓吕,从出生便已是在这混坛中。”男音说道。

    “既然出生就已在混坛中,那为什么当初还把我嫁了出去,为什么要多此一举。”女子眼含泪圈。

    男子叹息,平复音调,轻音道:“本以为把你嫁出去,就可以把你扔出这混坛外,可…并不是这样。”

    “为什么你们的恩怨要牵扯到下一辈,为什么。”女子少有的吼道。

    “这不是我能决定的。”男子又转厉声。

    “我本已是不想活下去,是他,样我找到了与这世界的联系,可你这时又来打断这份联系。”女子哭腔说道。

    突然的妇女音:“筱,我们也没办法,如果有选择,父母怎么会如此。”

    “父亲好狠心,全然不顾自己的女儿。”女子说道。

    “放肆。”男子恼怒:“这是你对父亲该说的话吗?”

    一旁老人劝言道:“老爷,请注意一下您的情绪,小姐,您从未有过刚刚的态度。”

    妇女说道:“女儿啊,你就跟我们走吧,你不过来,整族的人都会被灭口的。”

    女子不曾回话,沉静很久。

    “那,我想回去看一眼。”女子哽咽说道。

    “不行!”男子拒绝。

    “为什么!”女子不解。

    “你知道他是谁的孩子吗,就因为你跟他在一起,一整族的人差点全死了。”男子说道。

    “可这件事没有样族人被灭口,反而救了你们,不是吗?”女子哼声说道。

    “这就是你的价值,为了族人,你就该跟我们走。”男子吼道。

    “爸爸,求您了,就看一眼。”女子双泪垂挂,恳求着。

    正月二十一夜中,雪雨交加,怒风逛荡,低落于地的雪水被寒气凝结成冰坨。一辆轿车从风雪中开来,停靠在项字德家门外。

    “是,筱吗?”项字德见门外一熟悉的影子,即刻翻身穿鞋。

    “郎,是我。”吕筱在门外说道。

    项字德急忙开门,见那吕筱静立在雪雨中,一身衣服已是湿透,发尖一缕缕的雪水滴下,嘴中甜笑,歪头看着自己。

    项字德伸手拽她进屋中:“怎么傻站着?”

    未有回话,吕筱扑去项字德胸前,委屈与无奈顷刻间显露,眼中泪水与脸上雪水流淌一处。

    “先不说了,换件衣服吧,你得过寒症,不能再犯了。”项字德见得吕筱哭泣,虽不知原由,但也猜出不好来。

    脱去湿漉衣衫,擦干身上雪水,项字德接过手去,放置炉旁烘烤。衣衫的蒸汽水逐渐飘起,股股淡香迎鼻入心,香气清幽,沉迷脑海,不觉间脑中勾起一副画面,树木苍天,裹于黑暗。枯叶层层,埋在光明。男子在前,女子携后。互看伴行,知他如己。行于此地,分别林外。苍白的景色好似黑白,却难掩深处的斑斓。

    “郎,还有红蜡烛吗?”吕筱擦着秀发,披着被褥说道。

    “嗯,有剩的。”项字德不敢回头去看,专心的拎着衣服烘烤。

    “我想看红蜡烛。”吕筱说道。

    “好。”项字德放下衣物,转身翻起抽屉。

    十余根未燃尽的红烛,摆放一排于屋中桌前,忽然棚顶的灯灭,使这红烛光分外明亮,满屋的红影好似在喧嚣悲欢、羞涩,二人藏于此处,静待红烛燃尽。

    “郎,你好好看看我,不要把我忘了。”

    “不会忘。”

    “转过头来,郎。”

    “怎么不穿上,寒气…”

    不曾说完的话语,没有回复的言句,一切的一切尽在红影浮起浮落中,屋外的雪雨狂骤不停,屋中更是**大作。

    几时几刻过后,被窝中两个头挨靠在一起,左右摆动轻撞于对方头边,眼中盯着燃燃待尽的红烛。

    “筱,必须走吗?”项字德轻问道。

    “是呀。”吕筱盯着火苗:“我不回去,会害了很多人。”

    项字德转头微笑:“还会回来吗?”

    “会,我定会回来。”吕筱相似而看。

    二人知其心,不需多语,也尽晓其声。

    吕筱又去盯看红烛,心中痴爱此景:“郎,为什么那么多的人会忌惮你。”

    “哦?忌惮我?”项字德说问道。

    “嗯,好像很多人都在忌惮你,郎,你究竟是什么人。”吕筱用头轻撞去项字德。

    项字德思虑后说道:“不知道,也许是我那个在外面的父亲,忌惮于他,而牵至我这,便也忌惮起我来。”

    吕筱指尖在项字德肩膀画着圈,说道:“嗯,那爸爸是个什么人。”

    项字德摇头:“他的模样我都不记得了,但我知道,他不是个正常人。”

    “为什么?”吕筱嘿笑起,好似在笑数落父亲的项字德。

    “嗯…”项字德翻过身,对视吕筱说道:“他留下的很多东西都不是普通人能有的。”

    “郎,你还是很好看的。”

    “哦?”

    “郎,我,不敢去见太太。”

    “好,我明日去说。”

    “郎,你记住我了吗?”

    “嗯,筱的每一寸,我都记得。”

    呼噗~,红灯燃尽,黑暗中女子紧搂着男子,嘴唇贴在他的耳边,眼中泪水成圈。

    “三生只爱君一人。”

    “五世只待筱一妻。”

    院外车鸣,风雪大吼,几人穿梭在黑暗的黎明前,独有一人,栖息在墨黑的房屋中,没有哭泣,不曾流泪,好似叹息,又在微笑。

    若我有足够的能力,何至她为难又无奈。懦弱的人生,用强悍守护,当强悍加身,何愁不能改变,众多人只能随流,少有几人控制溪水。此时天黑,请闭上双眼。

    车行至百里,停于群人前,车内几人开门而下,群人为首者噗通跪地:“女儿,爸对不起你了。”

    “爸爸…我何时怨过你。”

    天明不多时,地上冰坨反射阳光刺入人眼,家狗无处藏身,蹲在路旁发抖磕牙,可怜巴巴望着项字德。

    “太太,筱走了。”项字德说道。

    “嗯。”聋老太太尘时闭眼冥坐于炕上。

    “筱说不敢来见你,所以昨夜没有与你道别。”项字德解释说道。

    “嗯。”聋老太太轻声回复。

    “太太,生气了?”项字德问道。

    聋老太太手势转换,睁开双眼,慈笑道:“我怎么会生丫头气,只是可怜我这孙儿咯,又一个人了。”

    项字德摇头微笑道:“不还有太太你吗。”

    聋老太太拉过项字德,对其说道:“太太已经老了,今后丫头陪你才好。孙儿,二人中间若有一根红线,不管离多远,有多长,只要彼此心中有红线两端的对方,终会摸着线碰到头。丫头虽然走了,可她终究会回来的,会回到你身边,如果她找不到路了,那孙儿就去接她,接她回来。

    问世间何事难讲清,情爱也,论世间何事难放弃,执念也。两个痴儿放一起,嗯,好,傻孙儿笨丫头,不可负了对方,太太死后会看着你们二人。”

    项字德直感话间凄凉,好似临终嘱托,扯开话题问道:“太太,我爸爸是个什么人?”

    聋老太太听得问话,面色欣慰又惊讶,欣慰那儿子想着父亲,亲情难舍。惊讶的是自幼这孩子不谈父母,好似一切无关紧要,此时突然的一问,倒是不曾料想。

    聋老太太边想边说道:“孙儿的父亲啊,是个干净利落的人,不去做多余的事情,骨子里有一股劲,没人能驾驭他的孤傲劲。是个很聪明的人,从小你父亲就很有智慧,想事会举一反三,会先去看事情的背面。孙儿,你骨子像你父亲,性格着实像你母亲。”

    “哦,这样啊,太太,你今年多大了?”

    “多大了?嗯…不记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