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点红灯>点红灯第四十八章 胖佛陀

点红灯第四十八章 胖佛陀

作者:三言中

    晨七时。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铛~铛~铛~铛……

    洪亮的七响,撞出几里悠扬铜钟声,浑厚的余音醒脑中浑淤、沉淀心中烦躁。钟声停,项字德翻身起床,收好行李,挎得青犊,出门直奔柜台。

    门前女子好似一夜都在柜台中,此时穿着宽松,长发稍散乱,眼中迷情,面容困倦显露,见那项字德楼上而下,招呼着说道:“呦,小哥起的好早,要走了吗。”

    项字德递出五元钱,点头应声:“嗯。”

    “常来啊。”女子招待言语。

    转身两步未出门,项字德又走回女子前,问道:“你知道无卑山吗?”

    女子揉着眼睛:“不知道,呜~哈,没听说过。”哈气不停,女子摇头。

    “哦。”项字德又问道:“刚刚那铜钟声是哪个寺院传出来的。”

    女子停顿几秒,也许是未醒过神来,脑中过了一遍问话,皱眉显出抬头纹,疑惑道:“哪来的铜钟声?这附近是有寺庙,不过挺远的,怎么也传不到这里来。”

    嗯?七声的铜钟刚刚是如此的洪亮,自己听得清晰,怎么这女子却说没听见?自己的听力比她优秀,还是她听力有问题?

    “那,寺庙在哪?”项字德问道。

    女子披着衣服起身,拉着项字德走去门外,指着一处说道:“那,从那里往东走,一直走到尾有个车站,坐车就能到。”

    “很远吗?”项字德听得需坐车,好似有距离的样子。

    女子胸部有意贴去项字德,耳下轻嗯声:“十几里吧。你看外面很冷吧,小哥起得这么早,在去睡会吧,我不收你钱,我陪你…怎么样?”

    “你比我妻子差远了!”

    独影行于无人街,晨曦裹绕,天寒!

    ‘这句话,够狠了吧,呵呵呵,我也可以坏,我不稚嫩,嗯…’项字德心中念叨。

    女子呆愣原地,羞辱话言没使她恼怒,而噗呲一笑,望着项字德远去的背景,嬉笑道:“小家伙…”

    顺着女子所指方向,项字德站其处等候公车。不知为何,自听到那七响钟声后,浑厚的声音便刻在了耳中,好似那钟声在呼唤自己,不觉间对传出钟声的铜钟产生兴趣,犹如被钟声牵引,非要去瞧上一瞧。

    最早一班公车赶来,车中寥寥几人,早时人还未提起精神,车内没有吵杂异常安静。项字德坐去后排,有意无意的摸着包中木盒,眼看窗外,脑中念念不停,但终没得到答案。

    公车五分钟一停,十分钟一顿,近半小时才到达寺院站。项字德拎包下车,远望去不远处,见得层层高低不等古建筑,规模很大,坐北朝南,整体呈现四方形。

    项字德越过石板桥,至寺庙大门前,见那门前两侧蹲坐石狮,石狮高挺前胸,颈毛飘逸,瞪铃般眼珠,威武不用言语。只一处不懂,那两狮头非向前正身观望,而是向内双狮头互看。

    项字德走上前,寺庙红墙金框,木质门梁,梁上勾画图腾,梁角雕有神兽,整体彰显大气威仪。仰头看去高高牌匾,上有金色三大字‘安兴寺’。

    此时一守门僧人见得门外项字德,几步出门来迎,作辑问道:“请问施主,您是上香还是请愿?”

    项字德学着作辑回礼:“我想看看这里的铜钟。”

    “哦?”僧人诧异,人入此寺中无非请愿或上香,专为看铜钟而来此人第一份,虽是不解,但依旧引着项字德入了寺。

    入寺门,穿街路,过前殿,至广场。

    广场空大,竟得回声,此处以北是中殿,中殿门匾四大字‘大雄宝殿’,宝殿前一巨大铜制香炉,炉中数数烟缕直迎朝阳。

    广场南墙下两门亭,右面亭中红架大鼓,鼓上不沾有一尘一灰。左面亭中便是铜钟,粗粗铁索上端挂木梁,下端栓铜钟,此处一旁是那撞击铜钟的红木棒。

    “施主,这便是寺中铜钟。”僧人指钟说道。

    项字德面色欣喜前去观望,见那铜钟铜黄色,一人高,铜钟之上有纹理,纹理分三段,上段图腾纹,中段是佛经,下段海出日阳图。

    “请问,晨时七响钟鸣是由此处传出吗?”项字德问道。

    僧人阿尼陀佛作辑:“正是本寺撞的七声斋食钟声。”

    项字德又问出心中所惑:“这钟声可传出十里外?”

    僧人悠长微笑,好似奇怪眼前之人,说道:“钟传声虽远,但万万不能传出十里外。”

    果然如此!项字德本早已心明,这钟声是传不出十里外的,因知这原因,所以这铜钟更是吸引自己,它的声音为何能传到十里外的自己耳中,所以亲自前来察看,此时钟在眼前,但并看不出奇特之处。

    项字德疑惑不语,转头只盯去铜钟,不觉间被铜钟上的经文吸引,伸手摸去疙瘩纹理,虽识那字体,却读不懂其意。

    “施主,难道你在十里外听得的钟响?”僧人很睿智,即刻察觉到问话的背后。

    “嗯,在十里外听到这洪亮悠扬的铜钟声。”项字德摸着铜钟经文说道。

    “小施主好耳力。”广场后院传来清澈话音。

    项字德从铜钟处收回视线,顺声转头去看,见一极胖佛陀奔此处走来,身披土黄僧衣,三层下巴看不见脖子,月牙眯眼一条缝,张口微笑漏出齿,齐眉的耳轮紧贴脑后,耳垂长过半寸,虽体型百公斤之上,脚下步伐不见沉重,极快又轻盈,两句话便来至铜钟前。

    “阿弥陀佛,师叔。”僧人对胖佛陀作辑。

    “阿弥陀佛,明远,你去吧。”胖佛陀作辑回礼。

    僧人对项字德又是作辑,便直奔院门而去。

    胖佛陀脸挂笑脸,对项字德作辑:“阿弥陀佛,像小施主这样的耳力,和尚我倒是曾见过一人。”

    胖佛陀如此说,证明钟声却能传十里,说得原由是听力好,所以听得这钟声,但项字德心中仍有猜疑。

    “这铜钟的声音真能传出十里?”项字德问道。

    胖佛陀伸手:“小施主,殿内请。”

    项字德跟在胖佛陀身后,胖佛陀边走边说:“铜钟传声何止十里,钟声尚可直传至冥界,只是非人人可听见,非众鬼所能闻,只有个类,才能在远处听得法钟声。”

    二人入大雄宝殿,大殿正中乃阿尼陀佛,三人高,金灿灿,慈面善目。

    “什么是法钟?”项字德不明的问道。

    “请。”胖佛陀引项字德入座,解释道:“心念法,法敲钟,如此便是法钟。法钟声醒心、驱沉、警悟,小施主能在十里外听得,看来小施主是个有公德、有慧根之人。”

    项字德从小自觉愚笨,不觉自身有慧根。公德二字更是莫提,人生不过只活二十载,何来公德。

    “不必疑惑。”胖佛陀看穿项字德内心:“因有果,果含因,知因明果,懂果知因,事事如此,切莫多疑。也不需怀疑自身,你虽是你,不被规格所拘束,你才是你。”

    胖佛陀的话如经文,虽未全懂,但听得使人轻松、舒畅、明镜。

    项字德醒脑几秒,问道:“师傅刚刚说曾也见过一位耳力极好的人?”

    胖佛陀点头:“没错,很久以前的事了,那人昏倒在山中,醒来后他说听到了龙吟之声,人人笑他,可和尚我知道那人绝非说谎,因世间却有一类人听力超常,能听见万物之声,万物之声当然包过龙吟。”

    嗯?这故事怎么和太太讲的三种人很像?

    “那,我说我也听见过龙吼,师傅,你信吗?”项字德微笑问道。

    胖佛陀面部依旧挂满笑容:“阿弥陀佛,既能十里外听得法钟声,那自然也能听得龙吼之声。”

    项字德只觉胖佛陀胸怀宽大,对一切好似都不有怀疑,问道:“世间真的有龙吗?”

    “也许有,也许没有,也许你听到的是龙吼,也许听到的并不是龙吼,三千世界,万千声音,如何辨别,心!”胖佛陀回复道。

    项字德闭目授意,如何辨别?心?

    自己是如何判断那日山中听到的便是龙吼声?

    龙的吼声自己并未听过,为何那日判断的结果就是龙吼?

    是直觉?

    直觉是心?

    心又是何?

    自身是心?

    那自身是我吗?

    我是谁?

    突然,一手拍在项字德头顶,项字德睁眼,见得是那胖佛陀,即使面对面,依然看不见他的眼珠。

    胖佛陀开口说道:“小施主刚刚又在疑惑,又在思考,可你并未找到答案,而是越来越乱,是否?”

    项字德点头承认。

    胖佛陀又说道:“心思多,事则乱,放下时,事自明,人道事难放,事非难以放,不过总拿起,小施主应当活的洒脱,如空中的太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