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点红灯>点红灯第五十三章 手指骨

点红灯第五十三章 手指骨

作者:三言中

    月儿剥云而出,煞白光影撒落,木盒端在手中,项字德好个诧异,本以为葬指骨只是萨满礼俗,不曾想它竟如此有分量,而又听闻女子说道“尤其是黑婆婆的手指骨”,话语好似点明太太此人不一般。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项字德收入木盒,藏于怀中,问道:“怎么个撼天、动地?”

    女子嗯声不断,脑中思索词汇,拄着下巴嘿笑:“你这人,真爱问事,具体的我也不知道,不过像我和你这样的,拿着手指骨撼不了,动不了地,但有人能,大爷爷说的。哎呀,你别问我不知道的事情,你自己去问大爷爷。”

    项字德见得女子不耐烦,收口不再相问,耳中那胖佛陀禅语响起“心思多,事则乱,放下时,事自明,人道事难放,事非难以放,不过总拿起,应当活的洒脱,如空中的太阳”。

    “哎,你叫什么?”女子开口询问。

    “项字德。”

    “项字德…我叫琳,休息好了吗?”琳问道。

    还未回应,琳拽起项字德手便奔了出去,项字德被拉一踉跄险些跌倒,脚下紧急调整脚步,看着她冒失的背景,不由得一口叹息。

    “去哪?”

    “回无卑山啊。”

    “方向对吗?”

    “当然对了,我们可以从别处进入,我知道地方,跟我走吧。”

    “你…”

    “想问什么?”

    “你脸上的红纹…”

    “红纹怎么了?”

    “太太的红纹会消失,你的不能吗?”

    “怎么,不好看吗?”

    “不是。”

    “哈哈哈,可以消退的,不过现在不行,我要随时做准备,因为身后有井府的人。”

    奔跑长有十几分,项字德挣开琳的拉扯,一觉得女孩拉着男的跑很怪,二心中不想…

    “跑得动吗?还是我拉着你跑吧。”琳放缓脚步,回头问道。

    “不必,我,会跟上你的。”项字德说道。

    琳的体力极好,即使在奔跑中,气息也未有动乱:“我听说黑婆婆脸上有四条红纹,是吗?”

    “嗯。”

    “真厉害,项字德,你知道萨满传人的红纹代表什么吗?”

    “不,清楚。”

    “一道呼鬼,二道唤仙,三道控外灵,四道持混沌。知道什么意思吗?”

    呼吸以是急促,说话更是费力,项字德摇头示意,不知前方琳可否察觉。

    琳叙述道:“萨满人借助外力来强化自身,不过需要自身有足够的能力为基础,当脸上有一道红纹,便可以呼出鬼魂,两道时能唤出仙者,三道可操控五行外灵,四道时,混沌中一切力量都可操持。这红纹便是能力的象征,好似契约的印记,怎么说呢……就像信号一样,红纹亮了,它们便会知道了…”

    突然,琳紧停了下来!

    “咳咳,咳,怎么了?”项字德得以喘息,口咳问道。

    琳左右观望,立耳静听,忽然皱眉回头相问:“项字德,你听见什么声了吗?”

    奔跑时耳中只有粗喘呼呼,项字德摇头:“没听见。”

    琳思量几番,觉得赶路要紧,回身摆手示意跟上她,琳没有奔跑,只是缓步前行,尽量避免脚下发出声响,好似她已确认有异声,只待再次听见来确定。

    二人许久没得听见异声,琳在前越走越快,直至小跑,突然!项字德呆愣停身,因眼前女子琳消失了,紧三两步前,活人没有一丝征兆的不见了,紧张气息包裹,项字德眼观耳听,手静悄抹去腰间。

    “项字德!”

    “谁?”

    “项字德!”

    声音熟悉,不是很远,只是不在四周,好似从下方传来。

    “下来!”

    一脑袋突然从脚下冒出,项字德吓得一抖,倒跳两步,青犊抽出,可感觉不对,定睛细看,那头是琳,头探出马路,身在路沟下面,原来她刚刚在自己不觉间跳下了马路,进了路旁深沟。

    “大笨蛋,下来,从这里进林子,穿过去,便是无卑山的线路了。”琳气嘟嘴,看着笨重的项字德,好似个累赘:“眼神怎么这么差,看不见我跳下来了吗?”

    项字德尴尬神色走去路旁,低头去看,深沟少有三米,透过白月光隐约看得沟下有石块,此等距离跳下,若是有偏差,非伤了腿脚不可。

    琳双臂拖在路崖上,紧漏出的头愁容看着项字德,说道:“不敢跳吗?唉,我抱你跳。”

    琳从沟下爬出,不等任何回应余地,一把从身后抱住项字德,项字德还没得挣扎,只觉脚下一空,眼前景影模糊,耳中呼一声,已在马路旁的深沟中。

    “走吧。”琳拍打项字德说道。

    琳两步穿进树林,项字德紧跟身后,看着纤细的女儿身,不由摊开自己手掌看了看,暗念丢人。

    林中行走几刻钟,此处树影错乱,木数稀疏,能见度虽差,但也不误赶路。因树木所扰,没能奔跑前行,壮年的项字德渐有体力,望着看不见的远处,不知何时是头,心中只想快些送去手指骨,好去寻筱。

    看着眼前女子琳,项字德心中不由念念起吕筱,只觉她与筱乃正好相反之人,筱静,琳动,筱安稳,琳冒失,筱喜甜笑,琳爱嘟嘴,不知自己离开村中之际,筱有没有来寻,或是一封书信…

    “喂!一句话不说,在想什么呢?”琳问道。

    “没想什么,只是不喜说话。”项字德回复道。

    “呦。”琳回头退行,说道:“还有不喜欢说话的人,那不得闷死?你不是很爱问问题吗?”

    项字德不知如何回应,只紧步前行。

    琳见未有答应,嘟嘴转身,行有不多时,忽然问道:“你知道无卑山多少?”

    “嗯…听说山上的人很少下山。”

    “哈哈哈,他们懂个屁,不是不下山,是平时山上根本没人。”

    “怎么讲?”

    “哈哈,你看,说说问问多好,要不多无聊。”

    琳在前说道:“我们平时都在山下,与普通人无样,一般来说无卑山只有守山的几个人,只有重要事时,萨满传人才会进山,比如这次,葬黑婆婆的手指骨,山上半个月前接到信息,一个礼拜前就聚满了人。”

    项字德想起太太临终时,那手掌血液不断流出,不知这萨满人的小拇指,同常人有何不同之处,更不明手指骨怎么个撼天动地,询问道:“身为萨满传人,都要这样吗?跺下自己的小拇指。”

    “不是的,没有几个人有必要这么做,除非像黑婆婆这种人,嗯…我也不太清楚。”琳回复道。

    项字德好奇问道:“太太她怎样的人?”

    “厉害呗,全世界这么多的萨满人,谁不知道黑婆婆。”琳一丝自豪说道。

    “那萨满传人有多少?”项字德问道。

    “嗯…说不好,很多吧,不过在萨满传人中,只有五十六人能进无卑山,哦不,五十五,黑婆婆死了。”琳回复道。

    未有二问,琳回身指去项字德,略大声打趣说道:“是不是想问什么人才能进无卑山,哈哈哈…”

    项字德摇头苦笑,暗道‘这算什么?妈的。’

    琳念念自叙道:“什么人能进无卑山,具体要求我也不知道,只要大爷爷点头就行了,大爷爷就是常年守无卑山的人,你知道我多大进的无卑山吗?”

    “不知道。”

    “五岁哦,厉害吧。”

    “…”

    一侧的星点绿色引起了注意,项字德过眼望去,看清时神色略慌,从后按住琳肩膀。

    “怎么了?项字德!”

    项字德伸手指去,方向是十点钟,离此不过十米,略高树上挂着宽大白袍,袍下漏出双脚,脚上穿着绿布鞋,白袍之上一颗头,从树叉中间飘出一双眼,眼紧盯二人,风划过,白袍尾角卷起涌浮。

    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