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点红灯>点红灯第五十四章 白袍鬼

点红灯第五十四章 白袍鬼

作者:三言中

    “好像…是鬼,项字德,怕吗?”

    项字德摇头。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呜呜呜呜~

    躲在树后的小鬼发现自己暴露,此时阴叫不停,身体突然浮了起来,飘荡去树尖之上,白袍卷动,低头俯视二人。

    “你别动,站在这里。”琳说道。

    说罢,琳前走两步,用身体掩住项字德,从怀中掏出红烛,划起火柴,点燃红烛,红烛莹火刚起,光亮不够照亮琳自己。

    “喂!”项字德身后大叫。

    在琳专心点红烛时,那飘荡树尖的小鬼消失了,项字德还未提醒,小鬼又出现了!它稀疏长发露出头皮,一身白衣好似一片布,分不出袖子与裤腿,穿有绿鞋的双脚竖立着,脚尖离地半寸,飘着立在琳眼前,此景惹得项字德大叫提醒。

    琳听出叫声中的警示,猛的抬起头,半臂前的小鬼也抬起了头,人鬼对视相看而静止。琳手端红烛,睁大双眼,表情中好个惊恐,一时间不知该怎个举动,恐怕已然忘记法式。小鬼不眨眼,嘴角上挑,阴森面容,不有任何举动,静静的飘立身前。

    项字德见状,反手抽出青犊,两步窜跳上前,还未挥砍下去,琳突然转头看来,一抹艰难的微笑,眼神中无助又恐惧,情绪好似诀别,嘴颤抖着轻念一声:“跑。”

    琳声音抖得太模糊,导致项字德没能听清:“什么?”

    突然!小鬼动了,它向琳探去了头,头停在琳手前,小鬼眼珠上扬,紧盯着琳,呼~,小鬼一吹,琳手中红烛熄灭,啪嗒,琳手掌一软,红烛掉落地上。

    “项字德!你快跑!”黑暗中琳嘶哑抖音喊道,声音中听得有泣涕。

    项字德听得指令,下意识的回头奔逃,跑有几步心才明过来,她面有恐惧模样,说明她搞不定那小鬼,琳是叫自己跑,那她呢?

    回奔而去,三两步项字德跑至琳身边,此时,只见小鬼双手搭在琳肩膀,睁眼阴森笑容。

    琳全身颤抖,面容哭泣,没做躲闪举动,好似认命的态度。

    话不有二,项字德举刀挥砍,噗~,刀落,小鬼消失。

    不知被吓还是如何,琳脚下不有挪动,全身呆滞,侧头看向回来的项字德,哭腔说道:“快跑!”

    项字德不做回应,此时心底无名怒火涌起,一股子灭了它的劲头在心,只左右寻找小鬼,手中青犊握得嘎嘎直响。脑中好似自念:为什么会这么生气?我…怎么这么生气?出来吗?小鬼,你出来我就灭了你。

    “快跑!”琳一掌推去项字德,哭喊着:“快跑,我斗不过它。”

    “鸟!”项字德瞪足了双眼,怒视眼前女子琳,喊道:“我灭了它~”

    琳被项字德瞪得一怔,忽然恍过神来,眼中多了一份坚定,低身摸索落地的红烛,起身时,红烛灯影亮起。

    “掩护我,别样它把我的蜡烛吹灭。”琳闭眼说道,收起了哭泣,没有了慌张,怒起的项字德,好似给了琳一份勇气。

    不知项字德是否听得琳的话音,此时怒火更重,越来越重,项字德脑中好似失去自我,眼中多了杀戮,气息铺张,压盖四方,神色中一股疯狂的劲头寻找着,上撩眼,下余光,左右探寻,前后顾望,没有以往的犹豫,更无保留,非灭了它的情绪掩盖了一切思维。

    与此同时,身旁琳端握红灯于胸前,左手掌上翻,闭眼嘴中默念:“呜呼,苍宿,载地,在北,于此,踏八,有七,天,听我言,星,伴我身,唔,有遇难,法…”琳发端的饰品突然相撞,咔哒一响声。

    呜呜呜呜呼呼~

    鬼呼起,小鬼显身,还是阴森面容,飘立在念咒的琳身后,小鬼双手搭去琳肩膀,低头贴去红灯,欲再去吹灭。琳有所觉察,眉头一动不有睁眼,嘴中未停依然在念,好似一切交给项字德。

    项字德见得小鬼,顿时眼中泛光,一抹从未有的阴险笑容挂嘴角:“哈哈哈!”提刀猛的砍去,嗡~,一刀的力度之大,使青犊在空中划过后,刀身还在抖动,此时嗡响不停。

    小鬼瞬间消失,项字德看得刀落的痕迹,并未砍到它,怒火顷刻间爆棚,嘴中呜呀呀,好似彻底失去心性。是没了耐心,是心中烦躁,是被戏耍,是觉自己的懦弱,只觉自己不要了,什么都不要了,我要灭了它。

    眨眼间的消失,又突然的出现,小鬼显立于二人前十米,脚尖还是离地半寸,双手垂下,头略低,宽大的白袍盖住它整个身体,腿未有一动,直直的飘向过来。

    白影一闪,夹带死沉气,小鬼飘过之处,周围木石犹如感受到恐惧,一切好似呆定静止,任由自灭,小鬼死沉气息的压制,使一切失去了活力,没有了生机。

    “啊!”项字德口中发力,重刀砍下,青光刀影与小鬼白袍重叠,刀穿过白袍,如划入隔空,没有阻隔,不有触碰感。白袍小鬼消遁。

    虽一刀穿过小鬼,但知晓未伤其身,砍到的只是小鬼外披的白袍。小鬼消失躲闪,青犊刀砍不中,项字德看在眼中,心头有怒、又泛起恨,虽不知恨从何来。

    “呼…呼…”项字德的怒火皆影响内脏,身体血液极速运转,直冲得口吐火气,此时如咆哮的猛兽,四处寻找小鬼踪影。

    突然,怒气腾腾的项字德一怔,因肩膀感得一阵阴寒,紧着阴寒气贴至后脑处、耳后、右脸颊。项字德侧过脸,见小鬼阴森面容尽在眉前,它嘴微张,呼~,一吹,项字德只感冰冷迎面,脑中意志瞬间失去一半,怒气被一扫而空,自身灵魂犹如被此一吹、吹出体外。

    脑中麻木,身体沦陷,项字德提不起手,挪不开步,心中空空,神色呆怔。

    忽然,一盏红灯亮起,顷刻间红光铺开,照明十几米,红光包裹起周围,十几内犹如两个空间错乱重叠,眼前看得此处的树木,石头,与琳,还有此处本无的事物,那一道道黑气鬼影,一条条小溪河流,一面面生冷面孔。鬼影飘呼,河流有声,面孔生冷。

    黑气鬼影包围白袍小鬼,河流声响哗啦入耳,生冷面孔直盯白袍。白袍小鬼察觉周围变化,面容突来转变,由阴森阴笑,换化愁眉愁容,此时它犹如被定身、被困束,没有闪躲,不再瞬间消失。

    “项字德!别愣着!砍它!我坚持不住了。”琳端着放射红光的蜡烛,在几步旁吼道。

    项字德听得琳吼,脑中意志渐醒,转身奋力挥去右手,青犊划过白袍小鬼脖颈,白袍小鬼未有闪躲,不曾消失,怔怔看着项字德,愁容更填几分悲情。

    红光开始缩小,空中叽喳混乱声响,白袍小鬼脖颈处一条黑线,黑线中缕缕灰气飘出。突然,小鬼动了,抬手指向项字德,此时红光圈越缩越小,小鬼手还未完全抬起,刹,随着红光圈的消失,小鬼犹如被吸去,彻底消失面前。

    红烛火苗熄灭。噗通,琳瘫跪下去,双手撑地呼喘,滴滴汗水落下,脸颊两道红纹渐退。

    项字德抬腿走去欲搀扶,刚迈一步,嘭,双腿沉如山,身体失去平衡,一头载倒于地,顷刻间只觉心脏彭彭剧跳,全身筋肉抖抽,耳中股股血液声,犹如剧烈运动后。

    “哈哈…呼,哈哈…”一旁琳笑声传来。

    项字德艰难撑起身体,摇晃坐起,疑声问道:“笑什么?”

    琳爬跪在地上,抬起头看向项字德,脸颊红纹彻底退去,显露一副清秀面容,说道:“两个大傻子,竟然赢了小鬼头子。”

    “小鬼头子?它是阎王不成?”

    “屁,哪来的阎王,不过也差不多吧,它到面前时我才看清它是谁,唉,本来我觉得死定了,斗不过它,魂是要被它拽走了,那时我都认命了,没想到你个大傻子竟跑了回来,你的牵扯样我有了时间,还好有的赶上定住了它。哎,你那把刀很厉害嘛,没那把刀,即使定住它也是无法赢它。”

    “嗯,太太给的。”

    “哦,怪不得。”

    “项字德,你身上背的是什么?怎么脾气那么大?”

    “什么背的什么?”

    “刚刚你性格大变,就是它闹得,可能想立身出堂了。”

    “出马?”

    “是呀。”

    “不知道,没觉得有背东西。”

    “哈哈哈,大傻子,我看你背得不像仙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