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点红灯>点红灯第五十九章 住树鬼

点红灯第五十九章 住树鬼

作者:三言中

    天有云而风起地影摇,空无星而明月显寂寥。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风入谷中兜转鬼呼叫,月挂枝头伴景唱悲谣。人寄重山间渺渺孤形,影袭林石里踽踽貌小。

    项字德二人尾随前将军,前将军一路中不发一言,风吹涌将军长发,月映照傲气身影,他只提剑阔步前行,步伐沉稳平静,不有一次回头,犹如视身后二者为无物,更好似傲气得不屑与之交谈。

    琳侧过头,嘲笑说道:“项字德,你用刀,他使剑,都是冷兵器,实力怎么相差这么远。”

    项字德少有的打趣回应道:“你满头长发,他长发及腰,都为长发,怎么你的长发乱了一头。”

    听得嘲讽,琳嘟起嘴不做回应,因承认项字德所言,此时自身确实满头蓬乱,女子皆爱美,不分何时何地,外表的批判使琳好个在意,双手不停整理着头发。

    风叫的鬼呼难听,身后只感不太平,项字德时不时回头察看,看去时又空无一物,只见那山谷间无尽的黑暗,当转回头时,那身后感觉又袭来,好似有东西在悄悄跟进、尾随其后,当回头时,它又瞬间躲避消失,走走停停一回头,犹如玩起木头人。

    琳见项字德几步一回头,心中猜想他该是害怕,琳嘿笑一声,想必是要报复刚刚的嘲讽,故作恐吓说道:“项字德,你知道鬼有多少种吗?”

    “不知道。”项字德回应道。

    琳贴近项字德耳边,悄话音说道:“三十六钟,其中有一种,就是住在这样的山中树木下,叫住树鬼!”

    “哦。”项字德简短回应,后又是回头看去,身后那感觉久久不散,反而更重几分,好似听到了它们的脚步声。

    琳撇嘴,因不见项字德被恐吓所动容,好似自己吃了憋,又故作悬疑说道:“三十六种鬼中,属住树鬼最黑心,它们生前专盗伐坟前树木,从中编话说坟前之树为栋梁,谁家买去做房梁,谁家便会出状元。相信的人便会以高价买走。那坟前之树本乘凉之意,却因被盗伐,使坟中鬼魂无安逸之所,它们便会缠上盗伐之人,等盗伐之人再去砍坟树时,鬼魂便会做法,使树木偏离载倒的轨迹,压死盗伐之人。盗伐之人死后化鬼,因生前被树所压,死后亦是无法起身,永远趴在地上,藏在大树之中,所以叫住树鬼。

    咳咳,听说它们喜欢跟在别人身后,悄悄的、悄悄的跟着,因为它们是趴在地上的,所以更不容易被发现。嘿嘿,项字德,你觉得这么大的山中,应该有多少住树鬼。”

    项字德听得话语,明白琳是在故作恐吓,不做回应,只立耳倾听周围声音变化。

    琳见项字德不言语,嘿笑一声,好似阴谋得逞,心猜项字德在怕,所以不敢搭话鬼神言论,琳继续说道:“知道住树鬼最喜欢藏在什么树中吗,你看。”琳指向身旁槐树:“最喜欢藏在槐树中,槐树枝叶密集,树根不透阳,容易聚阴气,而槐树本又潮湿,阴气自然难散,所以住树鬼最喜欢在槐树中,也许这棵,就藏了一个住树鬼,等人走过去时它就会爬出来,悄悄的跟在后面,等时机一到,它就是抓你的脚踝,把你拌倒,或是把你磕在石头上,或是把你拌进深沟中。

    还有啊,还有啊,你看,这杨树,住树鬼也喜欢藏在杨树中,项字德,你听没听过一句话,叫‘前不栽桑,后不种柳,院中不有鬼拍手。’意思就是说院前不能栽桑树,院后不能种柳树,院中不能有鬼拍手,这鬼拍手就是杨树,三种树皆为阴树,但住树鬼确对杨树情有独钟,因为杨树的树叶被风一吹,就会相互拍打发出响声,小鬼都喜这声音,有道是风吹杨树,叶响呼鬼。”

    听得所述,虽知为恐吓,但也清楚琳所说皆属事实,因这等言论自身也曾听说,但心中并非怕得是小鬼,项字德挑明说道:“不必吓我,我不怕鬼,只是不喜看不见摸不到这不自在的感觉。”

    琳伸过头去,贴近脸旁,瞪眼鬼脸说道:“真不怕鬼?哎,项字德,我不是吓唬你哦,此时已过凌晨,阴气已经上来了,那小鬼横行而出。你看哈,我呢,本身就是呼鬼人,即使小鬼找我,我也有办法对付。前将军嘛,你看他,恐怕连神仙都不敢惹他。就剩下你咯,你说你该怎么办,此时脚腕处有没有沉重、像是被抓着的感觉,或是感觉身后有东西跟着?”

    项字德没有回应,眼神似幽深,像在所思心事,又像等待谁的出现。这身后尾随感越来越重,那听不太清的声响忽远忽近,时有时无。此时又似怀疑为错觉,又似相信自身的直觉。

    “唉。”琳叹气,表情中好个无趣,身旁虽有两人,却皆为闷葫芦,前将军只顾孤影独行,对自己根本不予理睬,项字德虽时常搭话,但效果非理想中有趣,望着远处,只盼早些到达无卑山,山中自有乐趣可寻。

    沙沙沙…

    “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

    “没有啊,项字德,你害怕了?”

    沙沙沙…

    声音很近,犹如贴在脚后跟,项字德猛的转身,抽刀直立胸前,屏息定睛寻看后方,可、身后空空如也。

    琳跟随停下脚步,见项字德神色紧张,宽慰说道:“哎,是你太紧张了,我说的是吓唬你的,再说有前将军在呢,怕什么。”

    项字德耳力极好,分辨出声音为何种,说道:“感觉…是人的脚步声。”

    “哦?”琳怀疑说道:“我怎么没听到。”

    突然,一句沉音传来,乃前将军,说道:“只管走,不必理会。”

    前将军不有停下脚步,但从话间听出,他好似早已有所察觉周围脚步声,项字德二人相视而看,琳问道:“真有脚步声?”

    项字德点头回应:“听起来不止几个人。”

    琳眉头紧锁,低声念叨:“奇怪,此等山谷怎么会有人出没。”突然,琳想起那蛊师,转头怀疑道:“难道是井府的人?被跟踪了?他们知道了手指骨在我们身上?”

    “走吧。”项字德见前将军走远,招呼琳道。

    二人紧行几步,赶至前将军身后,琳询问道:“前将军,周围真的有人?”

    前将军不有回头,低沉长音道:“这里,已经聚集太多人。”

    “什么人?是井府的人吧?”琳紧着问道。

    “不止。”前将军二字回应。

    琳低头念叨:“看来想抢手指骨的不止是井府。”抬头又问道:“前将军,那无卑山山脚下,恐怕人数更多吧?我们要不要做准备?”

    前将军不有回复,好似没得听见,只前走。此等态度琳已不见怪,没再继续追问,而是少有的安静下来,只紧随其后,嘴里停下话语,目中聚起一丝警觉,似乎也察觉到了某种味道。

    行走不有几分钟,忽然,前将军稍侧了下头,此等举动足已使身后二人一惊,因前将军为何人,视天地如蝼蚁之人,世间恐怕少有事物能使他看去一眼,前将军刚刚的侧头,好似在观察一物,能使前将军上眼,说明此物了得,项字德二人悄息摸去自身器物,虽未有所见,但已如临敌。

    啪嗒啪嗒,一只蝴蝶从前将军身旁划向后方,直飞落项字德身前,项字德伸手接过,看着掌中蝴蝶,面容中有所疑惑,前将军的侧头一看,只因是这蝴蝶?此蝴蝶有何不妥之处?

    琳探头看去项字德手掌,嗯声疑惑,随即惊呼道:“这是地狱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