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点红灯>点红灯第七十四章 拦路鬼

点红灯第七十四章 拦路鬼

作者:三言中

    眼前一纵白衣者,确为拦路姿态,的哥一旁发抖不知怎样是好,项字德开门下车,提起青犊,欲上前砍杀一番,心中暗骂:自己身边,为何总有阴魂野鬼出没。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项字德前走不有几步,只听身后汽车轰鸣,回头看去,见那的哥已驾车慌逃,项字德眉头一皱,回跑欲追,刚提起脚步,又放弃了追赶,因属实追不上,在是那见得小鬼出没,平常人、怎有不逃之理。

    一纵白衣鬼即近身前,它们穿着简单,只一片白布,手中拿着裹有白纸的木棍,脸上五官笑嘻嘻,有一鬼走在一侧,随手扔着大把黄纸钱,小鬼撒钱、不知其中之意。

    曾听聋老太太讲起过孤魂野鬼之事,有一种野鬼,称拦路鬼,它们皆因突遭横祸,死于街头巷尾者,因死于非命,阳间寿数还未尽,所以进不得阴间,只能游离于街头,待阳寿枯竭,才可入阴间再次轮回投胎,但有些野鬼因等待的时间过久,怨气加深,便会行凶作恶,夜中拦截过路之人,来害人性命。拦路鬼最喜驱赶,把人驱赶到绝境中,逼迫他人跳河、跳楼、或走进死地中。

    不知何时,项字德养成先下手的习惯,紧了紧背后木箱,单手横立青犊,两步踩踏,前冲而去。

    奔跑之时,粗略数起,拦路鬼有八个,排成一排,只一鬼撒着黄纸钱,其余者手中皆是木棒与白帆,项字德心中有念,与众不同者,必然不一般,恐那撒钱小鬼是重点!

    目标锁定,项字德脚步加快,略微躬腰,待贴近撒钱小鬼一米时,握刀之手横切而去,未等青犊砍入其身,一木棒突然袭来,项字德未有察觉,闪躲不及,木棒直拍在脸颊,力道很大、拍得项字德眼前一黑,踉跄跌倒。

    荤素未定,项字德忙爬起身,于身前自卫式横砍几刀,虽不知眼前是否有物。

    待眼花好转,定睛观看情况,发觉此时已被八个拦路鬼团团围起,拦路鬼围成一圈,面向项字德,且快速移动,犹如转盘。

    项字德随拦路鬼转起身,刀横于胸前,是防守、是待攻,可不有几步,眼睛便被拦路鬼转得发花,头亦渐晕,项字德知其利害,不可在盯着看,即刻低下头去,眨了眨眼,摇晃起头,驱赶晕花状态,使自己清醒。

    嘭!

    突来一棒,于身后拍来,项字德不有防备,跌撞踉跄两步,站稳抬头时,一鬼脸贴在面前,鬼脸阴森笑面,渗人不已,项字德吓得一怔,后退半步。

    拦路鬼还在围转不停,且趁有空隙,便拍出一棒,直打在项字德身上,拦路鬼出棒速度极快,且都由死角袭来,防不住,躲不掉,小鬼又都在走动,项字德难寻攻击时机,在鬼圈中只受着棒打,犹如被戏耍,身影左右踉跄。

    嘭!嘭!嘭…

    棒不停拍在身上,项字德跌倒爬起、跌倒爬起,不觉间,人在向一个方向移动,项字德有所察觉,抬头看去前方,见得一处断崖壁,心知这拦路鬼在驱赶自己,把自己赶向死地、断崖之下。

    双腿虽由自己控制,可身体动向却被木棒所驱使,一棒拍来,身体不由得前晃两步,更是靠近断崖两步。

    项字德调整身体,背对断崖,欲反向逃脱,可一棒拍来,身体横着倒退两步,终究在一步一步靠近断崖口。

    如何是好?项字德一时没了主意,看去距离,在不有多久,恐怕自身便会被拦路鬼的木棒拍下断崖。嘭!嘭!项字德身体前晃,拦路鬼阴面嬉笑。项字德前冲,嘭!木棒脚下横扫,人跌倒在地,根本无法近身砍杀。

    嗯…

    趴于地上的项字德突然冒出一想,自己为何在一步步靠近断崖?因拦路鬼木棒的拍打,木棒拍来,脚下前晃,身体便向前挪去,全因脚下惯性所致,若自己没了腿呢?比如…坐在地上,当木棒袭来,脚下不晃,身体便不会移动,自然不再奔向那断崖。只是停坐在地过于被动。

    项字德不再起身,于鬼圈中盘坐而起,青犊竖立身前,一副就这样了、随便来的姿态。

    拦路鬼围项字德绕着圈走,脸上嬉笑不有停,手中木棒不断骚扰,于项字德眼前直晃、乱摇,好似恐吓,又似撩逗,逼迫项字德站起身来。

    项字德不去闪躲,更未起身,甚至闭起双眼,姿态犹如挑衅、有本事你们把我推走。

    八个拦路鬼见项字德不有起身,嬉笑脸逐渐拉沉,月牙眼成直线,嘴角下垂,神色中有许怨怒,好似生起气来,拦路鬼脚下步伐渐慢,直至停下,手握木棒,围站看着项字德,只那撒黄纸钱的小鬼,依旧满天扔撒纸钱。

    嘭!闭眼的项字德只觉脑后挨有一棒。嘭嘭!两棒拍来,项字德感有疼痛,嘭!嘭!嘭嘭嘭嘭……

    木棒一连串袭来,不有停顿,不分何处,只一顿混乱闷棍,犹如打架群殴,项字德被拍翻在地,护头躬身爬滚,心中诧异,不想这群小鬼竟如此做派,不被推下断崖,也要被这乱棍打死。

    此时木棒打击紧凑,想起身亦是不能,只混滚躲闪,毫无反击之力,项字德心中苦笑,自己踏过黄泉,见过阎王,与阴间主宰对过言,却不想被群野鬼欺凌,这懦弱的秉性、无能的身体,妈的…

    忽然,项字德于地平面见得一双脚,急急跑向过来,于前几米突停身,双脚横叉肩宽,脚尖于地上画起半圆,瞬间尘土飞扬,并传来话音:“满天星宿,静听我言,布七为道,已衡为点,驱邪避祸,神灵多佑,弟子平辈,借路!”

    嘭!脚下一震,横迈步而来。

    项字德不知此为何人,但见举动,好似有意相助于自己,还不有二想,便伸来一只大手,抓住自己肩膀,发力后拽,项字德借力起身,于小鬼木棒下逃出。

    大手人不有停步,拉拽项字德横着跑,拽得人直不起腰,项字德跑动踉跄,晃的背后木箱作响,项字德后弯手臂,抱裹起木箱,生怕木箱有个闪失。

    跑至几十米外,大手人停下脚,项字德得已喘息,抬头直腰,见得一闭眼的中年人,他国字脸,眉浅淡,五官表情轻松,好似随意又随和,一双手大手,异于常人的大,他右手按在自己肩膀,左手剑指手势立胸前,剑指手势便是中指食指直立,大拇指内压,压在小指与无名指第二截,道家常见的一种手势。

    大手中年人缓睁开眼,转过头来,带有一笑,呵说道:“小伙子,你挺惨啊,被小鬼按在地上打。”

    “你是谁?”项字德询问道,因觉此人非常人,一、见鬼不跑,二、敢去群鬼中救人。

    大手人挑眉说道:“奇平安。”

    “何等人?”项字德又问道,对于懂鬼神之法的人,不由得带有警惕。

    奇平安调眼嗯声:“嗯…上等人。”

    此时,那群拦路鬼追来,面带愤怒。

    “喂,武小子,赶走它们。”奇平安大喊一句。

    “哦。”

    项字德顺着哦声看去,见得不知从何处窜出的年轻人,他手中持红烛,脖颈挂起一串骨制项链,头戴毛翎帽,脸有两道红纹,项字德一怔,他是…萨满传人?

    只见名唤武小子的年轻人,手托红烛过头顶,于拦路鬼前大跳起来,单腿倒换,左右跳动,犹如青蛙,舞步看去滑稽,同时脖颈项链哗啦作响,嘴中哼呀念念。

    红烛光影微弱,却足已震慑群鬼,拦路鬼后退,武小子蛙跳前近,一退一进,直至武小子跳远,红烛光变成一颗红点。

    那显眼的红烛,那见过的法式,和熟悉的念念歌调声,项字德断定,他,确实是萨满传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