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点红灯>点红灯第七十九章 金蚁蛊

点红灯第七十九章 金蚁蛊

作者:三言中

    此男子拉着死者手,他身穿皮夹克,蓝色牛仔裤,五官端正,眉秀如柳叶,鼻骨挺拔,双眼炯炯显精神,相貌气质阳光,真真帅气男子。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黄有耳尖,听得男子那句“死了有些时辰了”,不明话中之意,上前悄声相问:“这话如何说来?”

    男子试探着拉下死者手臂,但死者全身僵硬如石,拉扯下丝毫未动,那眼珠亦是不有弹性,好似冰冻而起,死者表情无惊慌,很是自然,也不有渗人,犹如一座雕像。

    男子听得相问,转头看向黄有,低声道:“这人确实死了有些时辰了,他全身都硬了,而且你看他手臂,已经起尸斑了。”

    黄有嗯声疑惑,探去半身察看,果然,见得那死者手臂上,泛出几块紫红斑,脖颈根处更是大面积起斑,黄有看得清楚,这确实是尸斑。

    人死之后,尸体根据环境而变,常温下几分钟内,尸体血液便凝结,肤色退去,肌肉松弛状,瞳孔放大,眼珠变扁平,脑开始死亡,听说脑死亡之时,处于高等思维的过程,会有逻辑、有思维,比如、死者会在考虑怎么才能不死,或生前对不起谁,直至脑细胞完全死亡。

    死后几个小时,尸体会彻底散掉温度,完全冰冷起,肌肉变僵硬,且凝结的血液开始发黑,那便是尸斑,因肌肉的僵硬,会使头发竖立,也就是这个原因,人死后、看上去头发好似长长了一些。

    死后几天,尸僵现象会消失,尸体重新变软,体内开始腐烂,身体浮肿起,舌头会从嘴中伸出,血液慢慢分解,尸体会变成绿色、红色。

    以此车厢内的低温状态,那尸体起尸斑,至少需要几个小时,而根据那青年人所说,刚刚还与死者交谈,说明刚死不有几分钟,但此时却已泛起尸斑,此等事不符合常理。

    “刚死几分钟,尸体状态却像死了几个时辰,嗯…有意思。”黄有揉搓着胡须深思。

    此时,车厢内胆小者已躲去,只剩胆大好奇的人在死者周围,等待着列车员来处理。那车厢两节处,时不时有人探来头,因听此处死了人,便分分前来此车厢,好奇又不敢近身,只门旁吵热观看。

    黄有思不有明,对男子作辑说问道:“请问小医者如何称呼?”

    “哦,姓秦名明。”男子回礼说道。

    黄有伸出右手,与秦明握起手来,说道:“鄙人黄有,幸会,幸会,从你们医学来看,短短几分钟,尸体为何会起尸斑?”

    秦明嗯声几秒,说道:“或许因尸体尸化得过快。”

    “哦?”黄有疑声,说道:“尸化过快是什么原因所致?”黄有秉性好学,有不懂不明之事,非要搞得一清二楚不可。

    秦明勾起嘴角,本阳光的面容,漏出一丝阴凉诡诈,说道:“不可描述的原因。”

    黄有点头应和,心中已然知晓,那秦明所说不可描述的原因,恐怕是沾有迷信色彩,此处旁人过多,医生当众说迷信,确实不妥。

    那医生更了解人体,很多发生在身体上的超常态之事,比如、鬼抓手、鬼上身、鬼咕嘟等邪病,邪病有症状、却无病根,医者可察觉得出一二,但不便讲明,所以很多时候,医生会对病人说那么一句“这医院没有好药,回去该找谁看病,就找谁看病吧”,言外之意,病乃邪病,找错了医生,应该找驱邪震鬼人。而眼下,这秦明医生大概看出尸体的哪里不对。

    既于众人前不好说,那便至别处说,黄有伸手呈请式,说道:“可否请秦兄弟坐下一谈,鄙人对医道颇感兴趣,恳请秦兄弟赐教两言。”

    “好说,好说,我乃小医,只略懂医学,不敢说赐教,但我愿与仁兄探讨一番。”秦明与黄有一唱一和,犹如讲起相声。

    黄有、秦明二人嘿哈中有恭敬,走至车厢一侧,来于项字德身旁,黄有拍打项字德介绍道:“这是我小兄弟、项字德,这是我刚认的兄弟、秦明。”

    项字德本安静坐于此,不有兴趣前去观望死者,独自一处、好个清净,而此时黄有拍打过来,并介绍于他人,项字德无奈站起身,对秦明点头微笑,秦明有礼鞠躬回应。

    黄有嘿哈一声:“五湖呈祥,四海纳良,天南有亲,地北念情,相遇即缘,何分熟生,来两位兄弟,坐!”黄有念念有词,好似个滚瓜烂熟。

    三者面对而坐,其两人书生秀才口吻,难免要客套一番,客套话后,黄有半身贴在板桌上,低声问去正题:“秦兄弟,你直说,这尸体怎么回事,怎么尸化的这么快。”

    秦明亦是拉低话音,说道:“按照这么个速度,那尸体一个时辰内,就得变成尸蜡,两个时辰后,就会化成液体。为什么会尸化得快,我也是说不太好,但我知道有一种东西,能够加快尸化。”

    黄有兴趣大起,瞪眼渴望答案:“什么东西?”

    “蛊!”秦明说道。

    “蛊?你是说这死人被人下了蛊?”黄有诧异说问道。

    秦明点头回应,说道:“我给仁兄讲个事件,事件中的尸体,与此处尸体颇为相似。

    我爷爷是个中医,虽是个赤脚医生,但医道…呵呵,不谦虚来说,爷爷的医道称得半神。

    因医术传出门,不少外来者会找爷爷瞧病,有一日,于外地来有四人,见得爷爷便甩出大锭金银,恳求为其瞧病,爷爷问得病人何处后,才知、这病人就是此四人,四人身上都沾有病,爷爷看其面向,并察觉不得是病态,又把其四人脉象,却也不有看出病态,直到细细观眼时,爷爷才看得异常。

    常人之眼不呆愣,可随意转动,而此四人眼珠却发愣、且只能上下活动,不能左右转动,最异常之态、是那四人的眼中,皆有一片如雪花的裂痕,爷爷看了一辈子病症,即刻明白此病为何病,乃邪病、蛊症。

    爷爷当即表示医治不了,因自己并不会驱邪拔蛊,那四人好似走投无路,跪地恳求爷爷,爷爷心一软,便抱着试试的态度去医治,留下了四个病人。

    治病先看病,看得是那病根,爷爷所问中的何蛊,四人答道,是那金蚁蛊,爷爷翻找医书,又查看师承下来的偏方,都未找得金蚁蛊相关信息,但却寻得一处差不多的蛊病医治法。

    医治蛊病,先需控制蛊,蛊有明蛊和暗蛊,明蛊、体内有一种爬虫,此爬虫便是蛊,暗蛊、非爬虫入身所致,而是一种超自然力量、隔空种蛊。明蛊伤身害体,暗蛊损精控神。

    中蛊四人身有异样,说明中的乃明蛊,体内有爬虫,正在伤害人体。

    爷爷配得药物、为朱砂泪,朱砂泪裹气,可暂时控制蛊的行动,四人食下,确见得效果。而后,便是拔蛊、把蛊从身体内驱赶出去,蛊入体如湿气进骨,难去得狠,即使拔掉,或许还会存留后遗之症。

    爷爷试过多种方法,用过百种药方,却也不见蛊出体内,直道有一日,爷爷正与四人在屋内探讨病情,突然四人都不动了,前一句还在张嘴、说着自己身体状态的四人,突然就断气了,坐着死了,四人面容不有痛苦,表情非常自然,且尸化速度极快,几分钟后,尸体便僵硬起来,并泛起了尸斑。

    爷爷大惊,发觉尸体异常,忙忙打发人去买棺材,因此四人算自己所医,但并未医好,又死于此处,如何也该送与棺材下葬,不可胡乱抛尸。

    几个小时后,棺材还没有送来,四人却都化成了一滩液体,只剩几块白骨,液体摊一处,绿色红色如蜡油,突然,爷爷在液体中见得七八只金色颗粒、正涌动着,临近看去,发觉那是七八只金色蚂蚁,爷爷顿时明了,那便是金蚁蛊爬虫,它能样人瞬间悄息死去,又能使尸体几小时后化成液体,好比那化尸粉,毒性过于狠辣。

    咳咳,仁兄,你看这死人,是不是很像中了金蚁蛊?并且他眼中,也有雪花状裂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