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点红灯>点红灯第八十四章 阴阳师

点红灯第八十四章 阴阳师

作者:三言中

    “哈哈哈…”黄有拍腿大笑,单手附在项字德肩膀,拍打有两下,说道:“没事啊小兄弟,别往心里去,在前将军眼里,玉皇大帝都是垃圾。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项字德挣扎起身,黄有忙忙搀扶,双腿站稳、身却摇晃,后背撕裂般的疼痛,艰难迈有两步,站于前将军身前,与其四目相对,却又即刻眼瞟去它方,因前将军双目太过犀利,与他对视,犹如自身掉进黑暗的冰洞中,会有一股窒息的压迫感。

    项字德站其身前,只想问几件事,虽不知所问之事前将军是否知晓,也不知他是否会应答,项字德问道:“无卑山上的人谁杀的。”

    “不知。”前将军回复道。

    “琳谁杀的。”

    “不知。”

    “那日阴间酆都城前的人是否是你。”

    “是。”

    “这女孩,是吕筱吧。”

    “是。”

    嘭,项字德脑中如炸裂一声,回头看去女子吕筱,那日无卑山下,她不有一语的离去,没有与自己相认,但一向信任直觉的项字德,已然知觉她便是吕筱,脑中一时间混乱起来,筱不是在什缇吗?又怎么成了阴阳家的人?

    此时心中又喜又忧,喜、思念之人就在眼前,忧、察觉得到筱有所不对,没了调皮的话语,没了甜美的微笑,她好似换了个人一般,更像不认识了自己,她究竟怎么了?经历了何事?

    “她为何成了这般模样。”项字德所问、指吕筱怎么像变了个人一般。

    前将军回复道:“她已是失去自我的人。”

    失去自我?何意?

    “什么意思?”

    黄有上前解释道:“失去自我的人,就是没有过去、没有未来的存在,是自我的屏蔽记忆,是把大脑封印,小兄弟,你也看到了她的样子,她可能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谁了,她…已经不是人了。”

    解说之语犹如晴天霹雳,怪不得筱不与自己相认,怪不得她见面一语不发,原来已经不认识,筱…甚是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了。

    项字德看着吕筱,心中有痛:“为什么会这样。”

    黄有又解释道:“阴阳术超脱自然外,属玄门中的神秘之术,能习此术者、天下人中也是寥寥无几,非凡人能够驾驭得了的,她失去自我,恐怕与修行阴阳术有关。”

    突然,前将军开口,低沉重音说道:“无卑山下,她已是如此,我无意间见得她腕处手镯,手镯贵重,乃黑老太婆之物,我与黑老太婆因此手镯有约,约得何事不便相告,她虽失去自我,却心中有一份执念,这份执念,便是你、项字德,她一直跟在你的身后,我因那手镯,便一直跟着她,直到来了这里。”

    项字德听得明白,又是好大的惊讶,原来筱竟一直跟在自己身后,可一路中,不有见到她的身影,也不知筱是怎样跟在自己身后的,突然,项字德想得一事,那日在无卑山上、过阴与还阳之时,都曾有一只手,把自己从黑暗中拉出,那只手,是筱的吗?

    二人说话之际,黄有悄息走到吕筱身前,嘴中嘿嘿,眼中贪婪有光:“前将军所说,乃墨镜手镯吧,来姑娘,样鄙人瞅上一眼。”说罢抓去吕筱手腕。

    吕筱见人前来冒犯,轻缓摇头,脚尖点地,滑飘后两步,掌下起风,风卷动石子,石子半空打转,蹭,吕筱秀手一弹,石子飞起,空中划出尾影,直直飞向黄有,不有眨眼时间,黄有已捂额头地上打滚,嘴中骂咧:“不样就不样看,打人作甚,作甚!哎呦,好疼…”

    黄有爬起,警惕看着吕筱,生怕再次石子来袭,拍打项字德说道:“小兄弟你这么关心她,她是你媳妇?你管管,太暴力,动手打人这还成吗…”

    项字德推开身前啰嗦的黄有,走向吕筱,心中有忐忑,站其前,不知该说什么,只微笑着:“记得我吗?”

    吕筱眼中迷离看着身前男子,轻缓摇头。

    “她脑袋已经空掉了,谁都不认识了,之所以她跟着你,是因为你在她脑中,还存有一点点的影子,她或许好奇你是谁,为什么脑中会有你的影子,所以才跟着你。她脑子里什么都没有了,只有你的一点点影子,这一点点的影子,成了她与这个世界唯一的联系,这就叫执念,懂了吗?我的小兄弟。”黄有身后说道。

    项字德听完话,低下头思虑着,不知是不相信,还是不想承认筱变成了这样,伸手抓去吕筱单手,见得那腕处手镯,确实是年三十夜中、太太所赠的墨色手镯,她、就是筱!

    “哎呦,果然是你媳妇,你能碰得,别人碰不得。”黄有搭在项字德肩膀,贪婪的看着黑手镯,吱吱叹道:“果然是墨镜,好东西,宝贝…”

    突然!狂风大作,飞沙走石,云落坤林,黑云压顶,项字德吹得眼睁不开,手中拉着吕筱单手,不知发生何时,只耳中听得风呼、雷响、浪涛声,天地间景色犹如神仙入世、好似蛟龙出海。黄有更是把头扎进项字德后背,嘴中骂念:“他妈的,排场过头了吧,真把自己当神仙了!”

    待风停、雷熄、浪静,项字德睁开双眼,见得周围站着几个陌生人,他们犹如凭空出现,好似从天而降,穿着与吕筱相近的服装,汉服、高靴、束发,男三女一,衣装颜色不同、图文不一,出现之时,项字德即刻明了,此四人、都是阴阳师!

    四人为首者身穿红黑相间汉服,看着吕筱对其说道:“该走了。”

    吕筱摇头。

    红衣阴阳师又说道:“想死?”

    话中有敌意!

    蹭!青光闪,项字德提刀飞扑前去。

    嘭,不明原因,项字德飞出几米,重重摔落在地。

    前将军一旁观看,不有举动。黄有拍腿惊讶,似项字德如傻子。吕筱呆呆一处,不有任何情绪波动。

    “小孩何人?”紫衣女阴阳师问道。

    “带她去哪?”项字德伤添伤,颤悠起身问道。

    “她该去的地方。”紫衣女阴阳师说道。

    “我不许。”

    项字德推开黄有拉扯,走向紫衣阴阳师。

    “小孩你太弱了,弱得如风中肋草。”

    一缕游丝忽现,紫色、泛金光,形如飘丝带,环绕紫衣阴阳师身旁,又飞向项字德而去,游丝空中变刀刃,飞速极快,好似欲取项字德性命。

    蹭!前将军出手,剑光闪,游丝凭空化烟消失。

    “前将军!”一直未说话的青衣阴阳师开口:“剑出、是想杀了我们吗?”

    前将军手提剑不有回话,几位如神仙般的阴阳师,依旧不入他眼中。

    忽然,前将军转回身,对项字德说道:“你,太弱了,回家吧。”

    前将军收剑入鞘,走向四位阴阳师,前将军不语,阴阳师不说,但好像在无声无言中达成了协议,竟一起走向远方,几位阴阳师走在前,吕筱被紫衣女阴阳师拉着,前将军跟在吕筱身后,吕筱回头看有一眼项字德,眼神中依旧是迷离,但恍惚中神色好似突然有彩。

    “慢着!”

    飞、落,项字德再次被无形力量拍出几米远,等起身时,只是两秒钟,前将军与四人便已消失,吕筱亦是不见了踪影。

    “哎,算了算了小兄弟,他们都是神仙,你整不过他们的。”黄有走过来,劝言道:“媳妇没了想哭不?没事,年轻,在找个…”

    黄有一旁唠叨不停,项字德怔怔不有听,自己…确实太弱了。天空日月轮转,北风狂怒呼啸,仰头望,是悲、是叹、是怨,悲、天不遂愿,叹、神仙相挡,怨、弱小自己,只觉筱…离自己越来越远。

    “喂,如何变强。”

    “怎么个强法?”

    “能与他们相抗。”

    “拜师学艺。”

    “拜谁?”

    “拜天地自然为师!”

    忽然,黑暗中飞舞而来一只黑蝴蝶,项字德伸出手,蝴蝶安静停落掌中,看着地狱蝶翅膀上难解的图案信息,突然项字德微笑起,寥寥几字,却如此明显:郎,等我回家。

    “小兄弟,跟我走吧,游访山川,踏遍河流,世界如此之大,何必拘泥自心中。”

    “不,我要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