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点红灯>点红灯第八十五章 鬼敲门

点红灯第八十五章 鬼敲门

作者:三言中

    河蛙呱叫,蛐虫奇鸣,夜晚十分,一年轻人顶着煞白月光坐在房顶上,非赏月对歌,非吟诗叹生,而是、在等鬼敲门。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几个月前,前将军与四位阴阳师带走了吕筱,不知他们去了哪里,也不知为何带有吕筱,在那般强者前,自己犹如灰粉,那么不值一提,如此渺若尘埃,更是无力事从,只能看着筱被带走,后筱使地狱蝶传来几字。

    自那日后,项字德回到了村中,当走进村时,已感村中死沉之气,街上无一人,死猫死狗随处见,家家门窗紧锁,院中凌乱景色如逃难,家禽家畜尸骨腐烂的臭气冲天,村中已是不再有一人。更有不知何等原因,没有运送走的棺椁,竟然就露天停在街上,数十具棺材,也是不知里面躺着的都是谁。

    此等村庄,已被方圆百里的人称做“**”,人口相传,一传十,十传百,百人传千里,说的是这村中闹鬼、犯邪,每当夜晚十分,便有百鬼横行于村中,在这里见到的人都不是人,是鬼!此村子,是那妖魔鬼怪的聚集之所,过路人也是避过此村,不敢靠近一分,都说谁若在此村住下,活不过第二天早上。

    可项字德住下了,并活了几个月还没死,那些个众人便又传起这“**”中的奇怪男子,说他非人类,言他本是鬼,道他活阎王,称呼他叫“鬼孩”。

    项字德独坐自家房顶,此时已是半夜三更天,天空月圆光煞白,地上不有活物走动,能喘息的只有自己,能叫的只是爬虫,月光撒地,照得一切惨白,本死沉的村子,更填一份阴森。

    项字德卧躺着,手中拿着一本书,翘起二郎腿,仰望着星辰自言自语起来:“三星不直曲为之,危上五黑号人星,人畔三四杵臼形,人上七乌号车府,府上天钩九黄晶。钩下五鸦字造父,危下四星号坟墓,墓下四星斜虚梁,十个天钱梁下黄,墓傍两星能盖屋,身着皂衣危下宿。”

    项字德嘴中所念的,是一个星宿的口诀,乃二十八宿之一,北方第五宿、危宿。

    项字德忽然坐起身,迎着月色看着掌中书,皱眉深思不解:“房危觜轸斗娄柳,巳酉丑日用,今日星期四,此季危宿已亮,此地纬度正中一点,所道是:危宿值日不多吉,灾祸必定注瘟亡,一切修营尽不利,灾多吉少事成灾。没错啊,为何鬼还不来敲门?”

    项字德好似在试探书中的观星术,依照书文去推理卜算,今日的星象显示为此地此时该有小鬼敲门,可等候多时,不见有任何动静,心中不免有所怀疑,是不准、还是自己算错了?

    当当当…

    来了?声响大门处传来,项字德放下书,瞪眼看去声源处,那突来的一阵阴风划过大门,卷起片叶尘土,周围顿时青蛙蛐虫叫声停,身旁一切仿佛静止,只剩下风吹树摇枝叶声,项字德听得见自己心脏跳动,已然断定门外是小鬼,因村中、没有人只有鬼!

    项字德翻身于房顶跳下,是兴奋、是渗心,兴奋得卜算无差,渗得是小鬼到访,项字德步步迈向大门,于大门前止步,眼起幽深,手中有一红烛,待心中决断后,嘎吱一声、打开大门。

    呼~一阵风眼前乱扑,项字德低头眯眼避灰尘,风过,项字德缓抬起头,期盼着眼前小鬼的现身,当定睛看时,门前空无一物,项字德不有甘心,头探出门外左右寻找,可也不见小鬼身影,只看到不远处那街道上被遗弃的棺材。

    嘭!项字德大力关上院门,心中有几分怒意,暗骂一句:妈的,书不准。

    项字德转身回走屋中,突然眼前余光处模糊一物,虽心里有所准备,但项字德还是被吓得倒退两步,眼前见得一者,它穿着厚厚的冬季棉衣,上身棕色棉袄,下身蓝色棉裤,一双黑色带有红线的棉鞋,背对着自己,头发很长、快贴在地上,双手放在身前,没有发一声,笔直的站在院正中,小鬼!

    项字德站其身后,透着白月打量着,看去它脚下,发现不有倒影,且脚未踩在地上,脚尖离地面有半指,它、确实是鬼!

    “你从何处来?”项字德一问。

    小鬼没得回应,依旧笔直站在院中。

    卜算结果已证实,今夜小鬼确实来敲门,而接下来该如何,样项字德罔知所措,陪它站着到天明?听它诉说生前之苦难?都道是小鬼难缠,既然自己给小鬼开了门、请进了院中,想必送走它、乃难事一件。

    “为何来敲门?”项字德又一问。

    突然!小鬼有了动作,满是长发的头突然抖抽了一下,犹如被声音冷不丁刺激到,它背对着项字德,开口说起话来,声音空灵阴冷,竟有回音:“你又怎么知道我来敲门。”

    “星象所示。”项字德回复道。

    小鬼腿不有动,身体却凌空缓慢旋转起来,超出常规的动态方式,夜中看着尤为渗人,小鬼身体逐渐转向过来,直至面向项字德,项字德看得清它那阴森的面孔,它是三十岁左右的女性,凌乱几缕发遮挡在额前,脸色惨白如今日的月光,眼神深冷透寒,唇为黑紫色,双手交叉放在腹前,手亦是没有血色、渗人的白,指甲尖长且发黑黄。

    不见它唇有动,却听得传来的话声:“我啊,从遥远的地方赶来,很远,很远…有点冷的地方,如今是哪一年?”

    “丙辰年。”项字德回复着,手中红烛以备好,以防超出预计控制,只愿它把话说完就此离开。

    “丙辰年…”小鬼忽然低下了头,看着交叉在腹前的双手,嘴中念念不停,念有几声,又突然仰起头,看着天上挂的白月,悲叹声说道:“原来都这么久了,是了,我都死了二十年了…”

    项字德不有举动不有应答,等待着她继续诉说。

    “你叫什么?”小鬼双眼透过额前发,不有眨眼看着项字德。

    “与你无关。”项字德生硬态度回复。

    问话未得答复,小鬼不有恼怒,反而阴笑起来。鬼的笑容皆阴冷,但此小鬼的笑容虽有阴森,却又有一丝温度…或者说看上去并不是很渗人,小鬼看着项字德,点头动起了嘴唇:“是了,你就是项字德。”

    嗯?此话出,项字德脑中有分析,先是问名字,说明小鬼不识得自己,后又道出了名字,说明小鬼因自身的某个特征,断定了自己是项字德。

    “如何得知我是项字德?”项字德问道,近些个月,因众多事件的折磨,项字德性格已大变,但对于不清楚的事情,追明到底的性格不有改变。

    小鬼笑面不变,也不作回答,眼直直看着项字德,突然一举动,骇得项字德大步后退,小鬼脚尖离地半寸,飘着身体扑了上来,项字德忙忙后退,低头翻出火柴,欲划燃引亮红烛,此时心中有苦笑:果然还是扑了上来,真是引火烧身,为什么要给鬼开门,也不知太太红蜡烛,在自己手中能否驱散此鬼。

    火柴还未燃起,项字德突然愣怔起来,不敢妄动分毫,因下巴处感得冰冷,那是小鬼的手!它飘来的速度太快,超出了自己的预计。

    此时小鬼飘立在眼前,单手伸出二指垫在项字德下巴上,项字德能感到小鬼手指的冰冷,小鬼抬了抬手指,使项字德抬起头、与它正视。如此近距离,项字德更是看得清它,它虽已是鬼,但却看出有几分美貌。

    小鬼阴森微笑着看项字德,紧盯着看,好似看不够一样。项字德一时不知该躲,还是该反抗,单手在身下暗暗结起手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