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点红灯>点红灯第九十一章 遁身阵

点红灯第九十一章 遁身阵

作者:三言中

    腾龙般的紫雷精准劈向项字德,还未落其身,强大的电流压已将其震晕,项字德前一眼见得雷尖所向,后一眼已是昏厥在地,因受电流影响,头发、汗毛皆诈立而起。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突然!只见一红影,从几十米外极速飞向紫雷,红影化作一道红光,于空气中划出红丝般的长尾,红光速度之快、快过紫雷。顷刻间,天崩般的巨响传来,紫雷犹如龙入大海、雷尖至雷尾猛砸而下、尽数劈落,在紫雷已落在项字德发尖之际,红光瞬间至此,横向硬生截断紫雷,力顶于雷尖之下,地上瞬间亮起百米范围电光,紫雷落地,巨响滔天,光芒扩散,十里有余,光化粉色,粉光如气,不有一秒,紫雷耗尽,粉光消散。

    此处二百外,二者因刺眼的雷光,手捂着双眼,更因巨大的雷声,骇的全身颤抖。

    “大、大叔,雷,过去了吗。”

    “过…去了吧。”

    “这道雷怎么这么强,这雷光,能散出去千米。”

    “千米?就这阵势能散出去几十里!”

    “那…项字德是不是被劈死了?。”

    “我看啊,他灰都剩不下了,走,过去看个究竟。”

    “啊?这…大叔,他人都没了,过去还能干什么,还是别靠近那里了,外一在来一道雷呢。”

    “没有了,天谴过去了,那是最后一道雷,是否不会这么强。”

    “那…大叔,你去吧,我在这等你。”

    “你个瓜娃子,什么也不懂,怕个屁,我都说天谴过去了,咋?不信我?”

    雷过光散尽,此处黑烟尘土笼罩,一红衣小孩站在项字德身旁,它年纪稚嫩,穿着单薄红衣,头扎两小辫,脖系一红绳,光着小脚,咧嘴龇牙冲着昏厥的项字德笑,此红衣小孩,便是刚刚那道红光,它硬生生横空截断紫雷,使项字德不至灰飞烟灭,雷虽未劈在项字德身上,但所带来的电压过大,已是人所承受不得,此时项字德不知是生是死,瘫卧在雷坑中不有一动。

    小红孩嘿嘻一笑,蹲下身,拿起青犊刀,刀刃点在自己手指尖,一划,红色血珠涌出,小红孩扔下青犊,捧着手,眼盯着红血珠紧跑两步,生怕血珠滴落在地上,稚嫩的脸蛋认真的模样,着实想叫人捏上一捏。

    小孩子骑坐在项字德身上,单指伸出,使血珠滴在其眉心处,血珠刚落,瞬间消失不见,一丝印记也不有留下。事似完毕,小红孩把划破的手指放进嘴中,吸允起吧嗒声,歪头看着身下的项字德,好似有所思。

    “馁、给,不取,错了你,馁馁、自然把你提前排除在外,你真是个,馁、离奇的人,馁馁。”小孩说罢咧嘴龇牙嘻笑。

    “大叔,那是?项字德!他没死?他…他渡劫成功了?他是神仙了?”一年轻人,身材矮小如瓜,手拿两张黄纸符,惊愕的站在七十一个雷坑外、百米之处。

    中年人站其身旁,也是好个诧异,他身材瘦弱,面色黑黄,抖唇说道:“别、别乱说,世界上哪来的神仙,天谴雷只是自然形成,不是什么渡劫成仙之门道,可…这怎么大的雷,怎么没劈死他?奇怪…”

    雷坑中尘灰渐退,能见度提高,瓜娃子歪起头,伸手指向项字德,说问道:“大叔,他身上红了吧唧的是个啥?人吗?”

    “嗯?”中年人顺手指伸去头,眯着眼睛细看:“哪呢?”

    “那,那呢,挺小的,身上骑着呢。”瓜娃子指明位置说道。

    小红孩亦是发现坑外二人,侧过头去,咧嘴对二人嘻笑:“嘻嘻嘻,馁、你们看,馁、见我了,馁馁。”

    中年看清之时,吓得后退两步,双眼瞪得铜铃般,伸手拍打瓜娃子肩膀,颤音慌张说道:“跑、跑…瓜娃子,快跑!”

    “怎么了?大叔,你咋总是一惊一乍的,哎呦~”瓜娃子话还未说完,也没得反应,已被中年人拖拽着奔跑,不由纷说,不有回头,直直反向逃去。

    狂奔之余瓜娃子不明为何窜逃,身后跟随着问道:“大叔,为什么跑啊,咋了是?”

    中年脚下不有停,反而加快了速度,喘着粗气,面色惊魂未定:“快、快遁起来,快点!”

    “没了,没符了!”

    “画!赶紧画!他妈的,你个废物,关键时候用不上。”

    瓜娃奔跑中掏出墨未干的毛笔,又拿出黄纸符,笔尖在黄纸上游走,可一跑一颠,笔颤纸抖:“大叔啊,不行啊,别跑了,画不了。”

    中年紧停下身,回头警惕的去看,见身后不有跟随者,转头对瓜子说:“快,快先找地方,先找好地方!”

    “哦。”瓜娃子不有中年的惊慌,更是不知大叔为何惊慌,左右转身寻看四周,且嘴中念念,好似在判断方位:“开、休、生、伤,伤…**两点方,兑,兑位,那,大叔那就行。”

    二者左行十二步,蹲身在一棵枯树下,瓜娃子在黄符纸上画起字,字有十几,字字穿插一起,且有重叠之处,巴掌大的黄纸上字体模糊一片,只一字尤为大,也看得清,好似乃甲字。

    笔停符画好,瓜娃子左手二指夹黄符,右手捡起石头,不停扔向身旁各处,直至扔有第九块后,二人身影竟不见了,瞬间消失了,此二人彼此之间、亦是看不见对方。

    中年人见阵法已成,那红衣小孩不有追上,心中松有一口气,轻声骂咧道:“就你这德行也姓赫连?怎么这么笨?关键时候用不上,符还没了,唉~丢你们赫连家的脸啊,组织怎么就派你跟我来了呢。”

    “我咋了,我咋不能姓赫连了。”瓜娃子左手黄符纸立于身前,轻声反驳道:“派我是因为我会遁身阵啊,这东西谁会?大叔,你会吗?”

    “滚滚滚,现在脚不能挪动,你别再放屁了啊。”中年人嫌弃口吻轻声说道。

    “哎,大叔,为什么跑啊,还得藏起来,凭你的本事不应该啊。”瓜娃子问道。

    中年人在无形无影中叹气摇头:“不知道是点子歪、还是点子正,竟然能碰见它,那红衣服的小孩,它可是红仙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