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点红灯>点红灯第九十三章 鬼孩子

点红灯第九十三章 鬼孩子

作者:三言中

    “神仙?哪路神仙住鬼窝里!”

    “有那么一句话,叫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我看他是神仙,因为这村里鬼太多,他是来震慑这些鬼的。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扯你鸟个蛋,他本来就是这村的人,神个屁神,再说、神仙还能被雷劈死?”

    “哎,哎,他动了,没死!”

    一圈雷坑之中,项字德仰躺着,缓睁开眼,神智尚未完全清醒,脑中只记得那道雷尖,之后便闭眼昏了过去,待再次睁开眼便已是此时,此时那眼前的天蓝悠悠、天边微起暗色,棉白般的厚云、于正当空飘荡,一丝昏阳斜射来,映得天红半边,鼻中闻得夏后微风,肌肤受那秋至之意,身旁周围是那么安静、不有吵闹,眼中景色是如此寂静、没得声音。项字德陶醉于夜幕前夕,感受着黄昏凉意,那脑中好清,心里好静。

    忽然、眼前美景被遮挡,乃一人的头颅,此人半蹲身,歪头看着项字德,表情有警惕,又是个好奇。项字德欲抬头拨开此人,休叫他坏了如此风景,可抬手之时,发觉自己无力使唤手臂,身动的瞬间,只觉有电流在体内游窜,身体更是沉重,犹如有一股引力,把自己身体紧吸在地面上,四肢无一处可动上一分。

    “哎,活着呢吧,你还行吗?”大胆的邻村人来至雷坑中,站在项字德头前询问道。

    项字德躺身不动,未有回复。

    雷坑之外,一年轻人喊道:“是不是活着呢,刚刚我看见他动眼皮了。”

    “是,活着呢,都过来,他可能伤的不轻,动不了了。”雷坑中人呼叫着人说道。

    项字德双耳好似受创,只听得微弱的话音,却听不清说的是何,仰躺在地上,身不能动、嘴张不开,只看着几人围来身旁,他们嘎巴着嘴、比划着手,好似在洽谈,好像在商议。

    “他是鬼孩啊,还是别随便动他的好,免得沾上邪气。”

    “看着他不管,是不是太没人性了。”

    “不愿意的就别伸手了,我看他就是个人,哪里像鬼了。”

    “那也不是正常人,正常人谁住这里……”

    两分钟后,几人有决断,欲抬送项字德回家中,虽不知家是哪个房屋。四人上前蹲下身,伸出手向项字德,手刚碰触到项字德,啪嗒嗒、一串电流声,四人同时向后一仰,嘴中哎呀几声,甩着被一串静电痛击的双手,诧异看着项字德。

    “咋?他还带电?”

    “你看,我就说他是神仙,雷神!”

    “滚滚滚,滚犊子,竟扯那唬人的话,可能是这周围有电压,人一碰人就导电了。”

    电击过后,项字德浑身一抖,只觉体内游窜的电流消失,身体越发轻了起来,四肢渐有力量,耳中话音渐大,项字德缓坐起身,粗喘一口沉闷肺部许久的气。

    “哎,没事啦?有没有事?这是几,看这,这是几?”一年轻人伸出三根手指,在项字德眼前摆晃。

    项字德抬起头,张口回复道:“三。”

    “哈哈哈,挺好,清醒着呢。”年轻人哈笑说道。

    “小子,我问你,那雷是怎么回事?”邻村人问道。

    项字德听得所问,不由得苦笑起,仰望天空,心中也是一问:为何降天谴?而我…怎么又没被劈死?

    他人所问,亦是自己所求,原因无从知晓,项字德不有回答只摇头应付。

    “你怎么挺过来的?你看看这地方,全是雷坑啊。”邻村人又问道。

    “劈歪了吧。”项字德回复道。

    “嚯~牛逼!”

    都传言道此人乃“鬼孩”,可人在眼前,只觉此人是个神圣,能从几十道雷下存生,何人能做到?众人吱吱称奇,不由得心生敬佩,搀扶起项字德,走去回家方向,几人边走边打听:“鬼孩,我说你一好好的人,咋在这住?”

    项字德身虽能动,但依旧乏力不堪,轻声回复道:“家在这。”

    几十步路,众人扶项字德入了家院中,忽然眼前见得一物,使项字德呆怔停下脚,深皱起眉头,疑惑不解看去院中那独轮车,怎么回事?自己回来了?

    “怎么了?鬼孩。”人问道。

    几人不明其中原由,项字德也是不做解释,只摇摇头示意无事。几人送至项字德入屋,见天已有黑,便匆匆离去,不愿在此地逗留,毕竟此地不干净,乃“**”!

    项字德独坐屋中凳子上,嘴中叼起烟,隔着窗望向外,看那院中的独轮车,眼神呆愣起,脑中有思绪,今日之事,有诸多不解,这独轮车回到院中之疑,去相比天降天谴之事、已无足轻重。

    为何降天谴,因违背了自然,可自己又如何违背了自然?天谴降下之时,自己曾在与小鬼沟通?难道因此事?人鬼殊途,但殊途同归,此事在常理之外,但在自然之里,终究不至于使天地抛弃自己,来降雷做惩罚。

    若天谴、非因自身违背自然而降,那还有其一可能,便是“不取”,项字德记得《易经》记载道“君子见几而作,不俟终日,天予而不取,必遭天谴” 。此话之意,大致可说成上天给你的,你若不拿取,那便是违背,违背上天,上天必降天谴于你。可…上天给了自己什么?

    天谴既已降下,可自己为何又没死?那最后一道紫雷,已见得它劈向自己,可自己为何安然无恙?都说道渡劫招天谴,天谴过,魂不灭,则成仙。项字德张开双手,低头苦笑摇头:“成仙…看来确实是劈歪了。”

    项字德接燃起香烟,深吸一口,仰头继续思索今日之事,屋中不有灯,黑漆漆一片,只那一点红花烟火久久不灭。心中越想越多、越思越远,脑中渐浑浊起,项字德只顾思事,肚中咕叫声已忘,心中念念:若…太太还在,想必知其中原由,若…筱在身边,以她的聪明,定能解出其中一二分原因。

    脑中忽起一句话,乃胖佛陀所说“心思多,事则乱,放下时,事自明,人道事难放,事非难以放,不过总拿起,应当活的洒脱,如空中的太阳”。可自己、就是洒脱不来!

    若说洒脱,项字德倒识得一人,她生性随意,性格洒脱,活法应得太太之说“此时好,便好”。屋外黑暗降临,悲凉意不由泛出,项字德自声念念:“琳,不知你是入了阴,还是进了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