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点红灯>点红灯第九十七章 把鬼脉

点红灯第九十七章 把鬼脉

作者:三言中

    “夜间?她夜中从何处而回?”项字德询问道,听得妇女所说症状,此女确有中邪嫌疑,中邪之人,往往是胡言乱语、讲那旁人不懂之话,且**出现异常,或是突然发高烧,或是突然打冷颤。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妇女低头深思回忆:“应该是从她朋友家回来的,女儿从不走远,只在村中玩耍。”

    “确定中邪?可瞧过医生?”

    “小师傅啊,女儿不穿衣服,哪敢带出门见人啊。”

    又是因脸面,此夫妻二人,宁看女儿病重,亦是不愿叫人看到裸露的女儿,因觉丢人现眼,项字德轻摇头,又问道:“那为何又敢叫我来瞧病?”

    妇女支吾不好说,只应付一句:“信得过您。”

    “一因鬼孩非人,你内心中,觉得非人之人、看到女儿身也无碍,二因鬼孩独处村中,不与外沟通,可保守秘密,是否?”项字德说问道。

    几秒妇女不有回应,项字德心知如此,便不再去追问,坐去屋中凳子,说道:“你去摸摸她后颈,和上眼皮,还有眉心,是否有窜筋包。”

    项字德所说之举,乃诊断是否有邪物上身之法,聋老太太生前曾讲过,人体有邪,体内经脉便会乱,经脉乱而打结,形成一筋包,叫窜猴,窜猴筋包或大或小,用手指去按压,会在皮肤下游动、是活的筋包。窜猴所在处有三,一后颈,二眼皮,三眉心。

    “小师傅,没有摸到筋包。”妇女细细摸查后说道。

    中邪后,身体所显现的异常态甚多,摸窜猴只其一之法,虽不有筋包,但不可排除没有邪物上身。

    “她的瞳孔如何?正常否?”项字德又问道。

    “瞳孔?小师傅,还是请您亲自上眼吧,我不懂这瞳孔是不是正常的啊。”妇女请求说道。

    项字德犯有难,或因君子二字,或是自心抗拒,不愿亦是不可去看女子。而眼下,自已既来至此处,怎好置之不顾,又怎能撒手而去。

    犯难之际,身后妇女开口说道:“小师傅,我给女儿盖上了,你转过来吧。”

    既可盖被褥,又何必裸露,项字德苦笑转过身,当面向女子时,项字德一愣,只见女子蜷窝身体睡着,身上是有物所盖,但不过一层薄纱,女子**之处亦可见得,项字德呵声暗念:算了,就这样吧。

    妇女解释道:“只能盖一点纱布,被褥太重,一盖女儿就醒了,醒来她又该闹起来了。”

    项字德走上前,视线尽可能避过女子身,来女子头前,二指轻拨开女子眼皮,低头去看,见得瞳孔忽大忽小,眼仁犯青,此症状、确为病态。项字德拉起女子右手,单指点在寸关尺、把其脉象,时过一分,项字德点头皱眉,又摸去女子中指,中指为鬼脉,又称阴脉。

    项无庸笔记有写到:

    断是否中邪,先摸其寸关尺,以男左女右为准,如尺脉闭合,定此人得邪病。

    若为邪病,摸其中指各处,可断出是何物上身,中指有三节,每节代表不同,中指指根为神,中指中节为仙,中指末节为鬼。

    中指指根节、靠食指一侧叫内侧,内测有跳动、为内神附身,靠无名指一侧叫外侧,外侧有跳动、为外神附身。内神为自己所信仰的教派的神,或自家供奉的神明,被此神附身,不需医治,时过病自消。外神为外教的神,或无名无姓的邪神,需先查明是何方神,后摆坛贡食、请神离开。

    中指中节、内侧有跳动为内仙,外侧有跳动为外仙。内仙为胡、黄、白、柳之类的仙家附了身,此时需看香,从香火来沟通仙家,知晓仙家的来意。外仙为神、佛、异类众生附身,说明此人灵觉缘分很大,有修仙的天分。

    中指末节、内侧有跳动为内鬼、外侧有跳动为外鬼。内鬼为祖先灵体,或家人去世的显像,此时需要查明是哪位,后去坟前烧纸念语。外鬼为孤魂野鬼,夜间随处游荡之鬼,中邪者多为此等鬼附身,此时需要在自家最近的十字路口处烧黄纸,以送钱撒钱的方式烧,并说明病者是谁,说好听言语请它离开。

    若想知病情是否严重,需看其掌心,掌心处跳得快,为得病不久,掌心处跳得较沉较缓,为得病过久。

    子时一刻、项无庸记。

    项字德摸得女子尺脉已闭合,此脉象可断出、确为邪物附身所引起的邪病,心中有猜测、为外鬼附身,因中邪者多为此等态,所以直截了当,单指点在女子中指末节外侧,闭起双眼,细感轻微的异常。单指点与未节外侧,即刻感到有筋在跳动,一鼓一停,时快时慢。

    项字德睁开眼,草草断因说道:“应该是个外鬼附身。”

    妇女点头应和,说道:“小师傅,您说的对,确实是这样,女儿闹起来时声音就不是女儿的声,阴森森的,听着也像个妖鬼。那…小师傅,您看该怎么个医治法?”

    项字德不有驱鬼经验,没聋老太太那捏眉心、就可把鬼拽出人体的本事,只能按笔记书文与其相说:“方法不知灵否,但可一试,买好黄纸,在最近的十字路口处烧掉,烧之前,需在地上画个圈,黄纸要烧在圈中,圈要留个口,以此村子方位,圈口应冲向东北,烧之时、嘴中念病者名字,并说好话请邪物离开。”

    妇女静听项字德之言,生怕错漏一字,待项字德说完,妇女略皱起眉头,好似不有听懂,忽然轻声叫道:“先生,你进来。”

    马褂先生静候门外,听得呼声,即刻开门入屋,站在门旁说问道:“如何了?”

    妇女点头笑面对项字德说道:“小师傅,刚刚所说,麻烦您与我家先生再说一次,我妇道人家,没听得懂,也是记不下来。”

    项字德嗯声回复,转身走向马褂先生,当转身时,突然手腕处被抓扣,回头去看,只见女子不知何时醒来,侧卧躺在炕上,伸出手抓向项字德,半仰头,嘿嘿一笑,对项字德唱说道:“小哥哥,小不小不小哥哥,你呀你呀小哥哥,干什么,你要干什么,小小哥哥你要干什么,嘿嘿,我不收你送的钱,你便送不走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