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风楼断翎传》>《风楼断翎传》第六章 玉簪清辉:立威

《风楼断翎传》第六章 玉簪清辉:立威

作者:雨阙

    那四人显然对这个问题颇为不屑,阿里道:“也打不了几个人,说出来怕公主见笑。”完颜翎道:“哎呀说一说嘛,就算是不多,我又不会瞧不起你。”叫做束列速的道:“大定府人人皆知,猛虎阿里,雄鹰蒲鲁浑,豹子讹鲁补,最没用的就是我,野狼束列速,一次只能打四个人。”

    完颜翎哦一声,问道:“那这位号称猛虎的阿里将军,又能打多少人呢?”讹鲁补道:“阿里大哥神勇无双,一次能打八个人!”

    完颜翎听罢,咯咯地笑了起来,止都止不住。

    蒲鲁浑道:“公主为何发笑?”完颜翎道:“你们刚才说自己打不了几个人,我还以为是你们谦虚,没想到,还真的是打不了几个人啊。”扭头道:“断楼,你说是不是?要你来教这几个人,那不是大大的屈才了吗?”她自打默许了断楼的婚约之后,称呼里就不自觉地把“哥哥”二字给隐去了。

    断楼知道完颜翎这是要让自己出手教训他们一下,好在军中立威。擒贼先擒王,自己初来乍到,若是不显些本事,确实难以立足,便也故意道:“是啊,顶多也才不过七八个人,要是我的话,就是三四十个人一起上,那也没什么嘛。”还背着手,在堂中踱起步来。

    这四个都是大受器重的猛安,平时在军中都是一呼百应,连完颜宗干也敬他们三分,何曾被人这般瞧不起过?只是碍于断楼的品级和完颜翎的公主身份,不好立刻发作。那讹鲁补却耐不住性子道:“公主,你就是成心羞辱我们,也不必编出如此大话,就算是真的猛虎豹子,也打不过三四十个人。”束列速道:“就是,巴图鲁长官,您说的三四十个,是三四十个老娘们啊,还是三四十个小娃娃啊?”

    阿里微微一抬头,递了一个眼色,束速列意识到在公主面前言语过于粗鄙,便闭了口不再说话。

    完颜翎倒并不介意,接着道:“那好,阿里将军能打八个人,束速列将军能打四个人,那你们加起来,就起码能顶二十四个人,对吗?”

    蒲鲁浑道:“不止。”阿里道:“公主有所不知,这人多了是能打,可要是太多了就施展不开手脚。”完颜翎道:“那就是说,你们四个人刚刚好,既能武功相加,又能放开了手打咯?”

    阿里点点头,完颜翎拍手道:“好,那就你们四个联手,看看能不能在你们的新任忒母勃极烈手下走过二百招。”断楼接口道:“一百招。”完颜翎略微一讶,随即又淡定自若。

    阿里道:“公主,这不大好吧,万一我们……”断楼道:“如果你们能打伤我,不但恕你们无罪,我还可以奏请皇上,加封你们做猛安勃极烈。公主在此,可以做个见证。”

    讹鲁补早就憋了一肚子火,既然断楼作此承诺,自然就放开了胆子,拱手道:“既然如此,末将得罪了。”说罢那拱手突然变成握拳,骨关节竟爆出咔咔响声,猛地一跳,真如同一只花豹一样扑过来。

    断楼一只手背在身后,另一只手悠悠抬起,稳稳地捏住了这一拳,向后一仰,竟拉着讹鲁补退出了门外,直到庭院中心才停下来。

    他用的是穿云燕的步法,只需脚下轻轻点动便可如在冰面滑行般移动,因此若是不懂武功的人,光看样子,还道是讹鲁补力大,把断楼给推了出去,另外三人却是看得出来。

    束速列顿觉单凭讹鲁补一人恐怕难以取胜,便道一声:“三哥,我来帮你!”也冲到了院里。断楼道:“四位将军何不一起上呢?”束速列道:“哼,对付你,我们两个足够了。”

    断楼笑着对完颜翎道:“翎儿,你等四位将军都上的时候再开始数招数!”完颜翎点点头,看三人交手。

    阿里和蒲鲁浑初时不觉,看了几个回合却大为惊讶:讹鲁补和束列速武功虽然不及自己,但一个善跳、一个善跑,都是有名的脚力好汉,这才得了一个豹子、野狼的外号。可眼见两人在庭院里兜了数圈,居然连断楼的衣服都摸不到。

    倒是断楼,闲庭信步一般,时快时慢,偶尔还跃到二人背后,轻轻地一拳一脚,直弄得二人晕头转向,防不胜防。

    蒲鲁浑道:“好险!”阿里看得明白,这是断楼有意相让,不然就刚才那几下,若是打中要害,讹鲁补二人恐怕已经没命了,当即也顾不得许多,叫道:“我们上。”

    随即大吼一声,蒲鲁浑也是一声叱咤,响彻云霄,连带旁边的树叶也阵阵簌簌,真如同虎啸鹰唳一般。断楼心中一凛,暗道这两人与讹鲁补和束速列不同,恐怕是练过内家功法,而且功力不浅,须得小心应对。

    正想着,二人双拳已到,他伸出双掌迎击,竟发出一声巨大的闷响,三人都感觉一阵手臂酸麻。

    完颜翎道:“你们这可就都上了,我开始数了,一、二、三、四……”她虽然自信断楼不会输,可见这四人倒也并非等闲,要真在一百招之内取胜绝非易事,便成心数慢了一些,交手好几下,在她这里才算一个回合。

    断楼自然知道完颜翎这是特意关照自己,心下笑道:“也罢,不能让翎儿一番苦心白费,可也不能太不给这四位将军面子。”他刚才与阿里和蒲鲁浑对掌,虽只有一招,已是察觉到二人虽然内功深厚,可却似乎并不知道如何使用,出手之下仍是蛮力,当即放了心,打定主意要先只守不攻,待过了几十个回合再出手也不迟。

    当下,便运起了手刀之法,以双臂为双剑,把墨玄剑法化到了拳法之中。四人见他身法陡变,从刚才的轻灵翻跃突然变得古朴稳重,双臂支棱着在空中兜转,看起来不但僵硬而且速度极慢,似乎是破绽百出,可自己的拳脚偏偏每次都恰好被他手肘挡过去,一连几次都是如此,不觉大为恼火。

    他们哪知道断楼这墨玄剑法讲究的便是以慢打快、借力打力,此时虽然手中无剑,威力大减,可用来抵挡攻势已是绰绰有余。

    阿里心中焦急,心想再这样下去,莫说要给新来的长官一个下马威,恐怕还是要输。再加上完颜翎那边数得又甚慢,照这样若是四打一都挺不过五十招,岂不被人笑话,便厉声喝道:“兄弟们,布阵!”

    三人瞬间会意,四人兜转几下围成一个圈,将断楼包在核心,先是八拳齐出,引得断楼跳跃躲避。随即四人高低跃起,层层叠叠,蒲鲁浑双膝跪在阿里肩上,双手捏成鹰爪状,专攻天灵顶盖。阿里居中,以双拳硬拼断楼上盘,讹鲁补和束列速则分别扛住阿里一条腿,脚下发力走起,虽是四人叠罗汉,移动起来却像是比一个人还要灵活。登时自上而下、自左而右、自前而后,拳风腿雨向着断楼倾泻而来。

    断楼只道四人只会蛮力,没想到还懂些阵法,不由得暗暗称赞。这阵虽然简单,但也是配合默契、攻击全面,细细看来真有一番精细。

    当时之下,只用墨玄手刀是抵挡不过来了,遂倏忽变招,方才僵硬支棱的双臂顿时柔软如虫,任凭那拳头雨点般地打来,断楼却似没有骨头一般,又像是喝醉了酒,左摇右晃。看似跌跌撞撞,可那密集的拳头就是打不到他,完颜翎在一旁也看得出奇。

    他用的这是冷画山所教的“醉鹤拳”。当年冷画山看他虽然剑法不错,拳脚功夫却是一般,便根据他的功法特性,传授了这一路拳法。

    这套功夫并无固定的攻击招式,要诀在于卸去全身肌肉的僵劲,将真气均匀布在关节各处,再配以点水轻功,身体便如同鹤颈一般柔软非常,能够感受对方微妙的气息流动,自然而然地擦着边缘轻轻滑开,再借势而攻。因此敌人出招越猛越急,反而越是打不着,正适合用来对付蛮霸硬功。

    只是用这套拳法时,全身扭动,冷画山用的时候倒是飘然若仙,断楼试练却被杨再兴嘲笑说像个大姑娘,自己也觉得不甚雅观。

    他天资聪明,便融会贯通自成一体,将上身的姿势保留,下盘却反其道而行之,化守为攻,把那甩来甩去的双腿像两条鞭子一样打出去。冷画山觉得有趣,便给他取了一个“醉鹤拳,飞蛇腿”的名目,只不过从未在实战中用过。这次遇上阿里四个莽汉,正好来试试身手。

    完颜翎虽说一直跟断楼一起学武,可也仅限于云华的剑法,哪里见过冷画山教的东西。只见断楼夹在他们四人的拳风中,看似招招凶险,实际上却游刃有余、怡然自得,颠倒之态中倒更显出几分翩翩公子的气度,不觉便看得如痴如醉,连回合都忘了数了。

    断楼见完颜翎出神,便高声问道:“翎儿,几个回合了?”完颜翎一愣神,委实想不起来,便随口道:“六十个回合了。”断楼道:“好,那就算他八十个。四位将军小心,我要出招了。”

    说着突然躺倒,双手撑地,甩开双腿向着四人下盘攻去。他本一直在四人前面,此时双腿拧动如蛇,竟伸到了讹鲁补和束列速的身后,向着“环跳”“委中”两处大穴踢去。二人对于点穴之事虽不太明白,也知道这两处是关键要害,急忙躲开。只是断楼攻击二人的穴位不同,因此虽然都想躲,却是一个上跳,一个下蹲,登时便失去平衡、站立不稳,四人的叠罗汉摇摇欲坠。

    断楼瞅住机会,使踏云雁轻功跃起转到了四人身后,向着后脑啪啪啪啪连打四下。四人眼前一黑,那阵法也维持不住了,一个个掉在了地上,摔在一起叠成了一堆。

    见四人如此狼狈,完颜翎笑着拍手道:“太好了太好了,断楼赢了!”断楼见四人都是晕晕乎乎的,笑道:“四位将军,还要打吗?”

    阿里四人爬起身,对着断楼跪下道:“我等不知将军本事,狂妄自大,方才多有冒犯,请将军恕罪。”断楼扶住四人道:“四位将军何出此言,刚才的回合数公主是乱数的,我自知已经超过了一百招,也不算赢了啊。”

    完颜翎白了断楼一眼,那意思是好心让他当成了驴肝肺。阿里道:“将军方才是给小的们面子才手下留情,若是一开始就认真出手,恐怕我们兄弟四人连二十个回合都撑不了。”

    他说这话自然是谦虚了,但却显出十分的心悦诚服,断楼也不再推脱。便正色道:“阿里、蒲鲁浑、讹鲁补、束速列听令!”四人齐道:“末将在!”“命你四人在各自军中挑选出八名勇武健将,明日卯时来校场操练,不得有误。”

    四人应一声,行礼退下,此时已经是肃穆严明,一派猛将之风,全无刚进来时的那种懒散气息。

    完颜翎看着他们几个样子道:“断楼,你说就这个几个怂包,以后你管起来可省不了心咯。”断楼给完颜翎倒了一杯茶,笑道:“你先润润嗓子,他们几个你不用担心,都很不错的。”

    完颜翎愣道:“不错?他们四个刚开始牛气哄哄的,被你教训之后又服服帖帖。这样欺软怕硬,你还说他们不错?”

    断楼道:“一般的猛安,虽然名为千夫长,实际上所辖不过数百人,他们每个人却都能带上万人马,自然有些本事也有些傲气。但阿里为人谦逊谨慎、心思缜密,蒲鲁浑沉默寡言却深忱有谋,讹鲁补性烈如火,束速列不拘一格。这四兄弟倒是性格互补,武功路数也是互通有无,难怪这大定府中四万大军都服他们。”

    完颜翎喝了一大口茶水,听断楼这话倒是有几分道理,便嗔道:“你呀,看别人都准得很,就是一跟我说个什么事情,就变成了木鱼脑袋。”断楼笑笑不说话,当晚各自安寝。

    次日一早,还不到卯时,阿里四人已经带着各自挑好的八名精锐在校场等候。他们治军自有一套,也早就培养了不少得力干将。

    断楼一个个地试过,确实都是练武的好材料,也都有些根基,且都带着四人各自的特色。阿里的部将长于气力,蒲鲁浑的手下不甚壮实却是身轻如燕,讹鲁补和束列速的二郎也都是脚程的好手。遂根据他们每一拨人的特点,分别教授硬气功、轻功和下盘功夫,练好之后再教习刀枪兵器。只是这群人毕竟不太懂内家心法,刚开始练习总是云里雾里、有的连话都听不懂。

    断楼虽然小时候性子顽劣,可那也不过是儿童天性,他自幼受云华和可兰教养,如今又已长大,自然性子沉稳,那些军士们学得慢了些他也不恼,只是耐心地指点。

    完颜翎可没有这份耐心,她见这群人空长一副大个子,学起武功来却笨手笨脚的,不过两盏茶的功夫便坐不住了,想出门去玩,却一眼瞥见完颜宗干站在点兵楼上,便也偷偷溜了上去,看见宗干一边饮茶,一边嘴里不断称赞,心中甚是得意,一下子跳过去道:“怎么样大哥,你原本想看他出丑,现在心服口服了吧?”

    完颜宗干笑道:“这么大了说话都没个分寸,还取笑起大哥来了。不错,我刚开始是瞧不上他,可现在要说心服口服也为时尚早,那得等他把这群人都练出来才行呢。”

    完颜翎正要还嘴,忽然听到一个稚气未脱的声音道:“爹爹,你让那个大哥哥也教我武功吧,我也要学。”完颜翎一低头,竟没留意宗干身旁还站着一个七八岁的幼童,长得颇有几分英气,便问道:“大哥,这孩子是谁?”

    宗干道:“这是我的儿子迪古乃,汉名叫完颜亮。亮儿,这是你小翎姑姑,快行礼。”

    完颜亮走上前两步,没有按照女真人的习俗行礼,倒是学着汉人的样子作了一揖道:“侄儿完颜亮,见过小翎姑姑。”

    完颜翎见完颜亮年纪虽小,却是闲逸静和、雄伟练达,一举一动间已透出气度不凡,甚是喜欢,俯下身拍拍他的肩膀道:“亮儿不错,有志气。那你跟小翎姑姑说说,你为什么要你……”她本差点脱口而出“大哥哥”三个字,觉得这样似乎辈分不妥,要说“姑父”又有些不好意思,便改口道:“那位叔叔,教你武功啊?”

    完颜亮抬起下巴叉着腰,得意地说道:“学好了武功,我就能参军打仗了。我要砍下那宋朝皇帝和他所有臣民们的脑袋,当球踢着玩。”

    完颜翎闻言皱皱眉头,直起身子说道:“这小孩子,年纪不大,心思倒歹毒得很。”宗干笑道:“无毒不丈夫嘛,我看我这儿子以后会有出息的。小妹,一直在这看着也无聊,我这大定府虽然不比京城,但名胜也不少,你想去哪?我让人陪你。”

    完颜翎道:“不麻烦大哥了,我自己到处逛逛就是了。”

    然而四下走了一圈,也是无聊,便仍旧折回了校场。见断楼已经教完了一些入门的心法,让兵勇们在一旁练习,自己正与阿里四人闲聊,问到他们师承何人,完颜翎便也凑了上去。

    阿里道:“不瞒将军,我们四人其实是同门师兄弟,师父是契丹人,叫萧乘川,听人说还是个皇亲国戚,只是我们一开始并不知道。后来大金和大辽开战,师父才说他是想让我们几个为那辽国效力,让我们几个女真人练成了本事混进去,要刺杀先太祖。”

    完颜翎和断楼都不禁“啊”了一声,虽然知道必然没有刺杀成,但心中不免一惊。讹鲁补道:“他虽然是我们师父,可要我们做这等不忠不义之事绝不可能,我们就跑了出来。”

    完颜翎长出了一口气,转而笑道:“那看来你们师父武功也不怎么样嘛,不然你们叛出师门,他居然都没有管你们。”

    阿里摇摇头道:“不,我们师父武功高得很,恐怕比忒母勃极烈还要高上好几倍,他要是想的话,轻轻一掌就能把我们四个一起打死。”

    完颜翎奇道:“那你们师父怎么没抓住你们?”束速列道:“公主有所不知,这还是托了我们那已经去世的师娘的福,我们出逃那天正是师娘忌日。师父说师娘生前最厌恶杀人,看在师娘的面子上,只是废了我们的武功,没有要我们的性命。因此我们虽然没见过师娘,倒是一直感激她的救命之恩。”

    断楼本就奇怪四人明明都有内功,出手的时候却都使不出来,原来竟有这样一番缘故,点头道:“原来是这样。”

    几人闲话过后,便又开始带兵操练。按照完颜翎和断楼的设计,猛安教谋克,谋克教兵卒,再加上挑选出的三十二名兵勇协助教练,这四万人教起来倒也进度非常。阿里四人治军严格,他们四人又对断楼心服口服,再加上断楼体恤军士,在这众军之中威望倒是超过了完颜宗干。

    练兵的日子说慢也慢,说快也快,转眼间已是冬月,兀术南征北还,奉命来到大定府验收断楼所练新兵。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