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风楼断翎传》>《风楼断翎传》第三十五章 危机四伏:龙刀

《风楼断翎传》第三十五章 危机四伏:龙刀

作者:雨阙

    完颜翎早见周淳义攥着青龙刀的手一紧,情知不妙,失声叫道:“断楼小心!”话音未落,只闻得当啷两声震响,断楼已拦住她的腰,向后跳开数步,右掌掌心通红。周淳义那柄青龙刀刃,已经没入了青砖的地面之中,但刚才那两声震响,却又不是他以刀击地所发出来的。

    原来断楼虽然一时不察周淳义的杀气,总算多年习武成自然,心意未明手掌已到,一招“铁树开花”五指齐出,推开了这一击,也拉开了完颜翎。虽然双掌被刀背蹭得剧痛,好歹保住了性命,身上未受大伤。

    完颜翎见断楼无恙,心下一定,却仍是怒不可遏:“周淳义,你干什么?”

    “干什么?”周淳义呵呵冷笑,一挥手,后面几个禁军满面怒容,抬上来两具担架,上面以白布裹着两具尸体,掀开一看,都是骇然,原来这两人都是禁军将士,看穿着打扮应当是都统一类的职位,武功定然不低,却被人生生地打碎了头盖骨,脸也给捣得稀烂,只脖子上一点皮肉勉强还连着身体,见之令人作呕。

    周淳义道:“你们二人以易容之术假扮成金国使团之人,杀害了我两名都统,居然还敢再来,真当我堂堂禁军是吃素的吗?”

    断楼立时起了一身冷汗,暗叫道:“不好翎儿,咱们中计了!”完颜翎道:“什么?”断楼道:“我说怎么天然凑巧,那叶斡和吕心竟然偏偏在秦桧府前消失了,想必是他们故意为之,为的就是要引我们来这皇城!”

    完颜翎道:“你是说?是他们假扮成了我们两个,杀害禁军将士栽赃陷害?可是这……”她本难以置信,但转而想到三年前的华山,不过是血鹰帮中一个无名小卒,便能够扮成尹节而毫无破绽,若是叶斡和吕心亲自出手,更加不是什么难事。断楼恨恨道:“我早该想到,这样他们压根不必亲自动手,假宋室禁军之手除掉我们,和谈必然不成。真是好毒的计策!”

    “呔!说什么都没用,还我两兄弟命来!”周淳义怒气冲冲,脚下一踏,数块青石立即碎裂,右臂使刀,左臂使拳,陡然晃到了二人身边。

    断楼一惊,这青龙刀比人还要高出一头有余,竟是纯以镔铁打造,少说也有七八十斤,固然是神兵利器,但因其过于沉重,大多用于日常的锻炼膂力,若是真有人在交手时使用,那还没把敌人砍死,自己便先累死了。可是周淳义不但能用,而且单臂提刀使动如风,实在是天生神力。

    未及细响,断楼大喝道:“翎儿闪开!”左臂一挥,拍在完颜翎的肩上将她推开。完颜翎微微负痛,却觉一道刚猛的劲力剐着自己的臂膀直劈而下,心中一骇:“若是这劲道如此之近,那断楼的手岂不是……”不敢多想,急急回头,却见断楼一手青筋暴露,煞白的五指捏住了刀刃,若是再往下半寸,这四根手指便保不住了。另一掌迎着周淳义推了上去,正是临渊掌中的“潜龙啸天”,当下拳掌相对,两人身形都是一晃,退开数步。

    周淳义冷笑道:“不错,果然有两下子!”却停手,而是厉声喝道:“看再来了!”右掌一滑已经托住了刀柄的后首,高高跃起身来直落而下,以半月斩之势斜劈而下。

    断楼吐口浊气,他方才情急之下为保护完颜翎,已经来不及用铁树开花的指法,纯以五指内力抓住了那一刀,震得虎口开裂,短时间已不能再用硬拼用力了。见周淳义来势甚猛,连忙一个侧身,使醉鹤拳的身法避开了这一击。随即下腰滑步,已经游到了周淳义的身后,扣住左腕,指尖潇然一挥,凌虚激突向他后腰射去。只听周淳义一声闷哼,落在了地上。

    断楼以为得手,正欲上前,却见周淳义身子一抖,倏然踏步起身,金甲一晃,那吐着金背大刀的青龙头已经贴到了自己的面门。断楼猝不及防,连忙以进为退,反而抢上前去,让过刀刃,双臂向顶上一格,硬生生顶开了这一刀,同时下盘飞起一脚,疾如闪电,足尖已经顶到了周淳义的胸口。周淳义丹田一震,两人又是相错而过。

    断楼方才使的一指一脚,都是“八脉凌空”中的妙义。他因并未学全,故而那一脚算是自己开发,被扛住暂不足为奇。可最开始的那一记弹指,却是三年来习练精熟的,点的又是腰眼大穴,周淳义居然也全似无事,而且面色淡然,绝非是装出来的样子,一副铁骨铜皮实已经到了不可想象的地步。

    周淳义冷笑一声,两膀一松一沉,登时刀影晃作一团金光,直向断楼扑来。要知道青龙刀单以其沉重,便已是威力无穷,周淳义却还能使出这一套精妙迅捷的刀法。断楼深吸一口气,两腿登时如马蹄追风般轮换。这套“点水蜉”轻功也是冷画山所传,尽管身法速度比之完颜翎的“瞬羽凤”远远不及,但用于夹杂招数中和敌人闪避周旋,却更胜在灵活机动。因此十几回合下来,断楼固然近不了周淳义的身,周淳义却也刀刀落空,白耗力气。

    周淳义见断楼脚跟悬空,只脚尖不断点地,姿势固然怪异,自己竟也砍他不着,大为焦躁,正要再砍,忽然断楼抬头叫道:“翎儿,先不要!”周淳义只觉顶上一凉,一线红影一晃而过。抬头一看,只见完颜翎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断楼身边,手里正把玩着一顶红缨金盔,向头上一摸,不禁冷汗直冒,原来只一瞬之间,自己的头盔已经让完颜翎给摘了去。

    完颜翎撇撇嘴道:“姓周的,要不是断楼哥哥求情,我早就送你去见阎王了。”

    周淳义知道完颜翎此话不是在吓唬自己。他方才只全神贯注于断楼,丝毫没把这个小丫头片子放在眼里。哪想到她就这样斗然接近,自己竟浑然不觉。不但轻功之疾见所未见,而且出手精准无误,若不是在断楼的呼喝下收了杀招,只消向脑后一戳,自己又哪里还有活路?

    人练筋骨到一定境界,固然可以刀枪不入,但后颈乃是脑髓所在之处,练得再硬,也是九死一生的命门,这次虽是周淳义大意,但也确实是完颜翎手下留情,饶过他一命了。

    周淳义虽然心中大骇,嘴上却不肯服输,呵呵笑道:“你心软,我可未必领你的情。但错过了这一招,可就再也伤不到我了!”

    断楼见周淳义总算肯开口说话了,便道:“周大统领,小弟并不想伤你,只是想解释一下,我们两个并未……”

    “聒噪,再来!兄弟们,助我拿下这个女子!”周淳义一时之间本就难以取胜断楼,完颜翎也是不可小觑,若是他俩当真联手,自己胜负难料。

    说着,两掌啪地一合,终于改成了双手使刀。断楼和完颜翎只觉眼前一晃,见周淳义手中明明只有一柄刀,使起来却瞬间化作了十把刀、百把刀,这小小的街巷中竟似有上千人正在操练一般,四面八方都是刀影和咤咤破空之声,竟不可辨出是刀还是风。

    那身后的禁军将士原本不忿于领军都统惨死,刚才强忍着不上不过是想让大统领亲自解决。现在既然周淳义发了话,哪里还耐得住?立时齐吼一声,仓琅琅上百柄钢剑出鞘,迅速围了上来。禁军将士都是大宋精锐,身手了得兼且训练有素,只片刻的功夫,兜几个圈子,便已经逼得完颜翎和断楼分隔开来。

    断楼心中焦急,连叫几声“周大统领”,却都被一刀斩断了话头。他二人武功本在伯仲之间,就算全力应对也要千招之外才能分出胜负,哪里还能边说边打?

    但断楼仍是强撑着,好歹说出了“这二人并非我们所害”和“这是血鹰帮的诡计”两句话,而且声音甚是洪亮,不信周淳义听不到。可周淳义全然充耳不闻,反而还趁着断楼说话泄气之时,手下略松得一招,便使刀急转而下,专砍断楼周身要害之处,招招都是杀手。

    如此两人只不过拆了数十招,断楼已是连番犯险,幸得他反应迅速,及时躲开,才算没有损伤。断楼纵是好脾气,到得这般地步也不禁大为气恼,心想半月前所见的周淳义,还是一个豁达知礼、豪放疏荡的汉子,怎的今日却如此不分青红皂白,连句解释也不肯听,竟是着急地要置自己于死地?

    再看一看四周,他们当街又是刀又是剑,打得几乎都要翻天了。可两边这么多院落,别说出来看热闹的人,居然连个声响也没有。有几家居然还灭掉了灯火,难不成是有听着刀枪厮杀之声入睡的习惯?断楼心中一沉,总觉得此事不像自己想得那么简单,内中还大有蹊跷。

    另一边,完颜翎被上百人围攻,虽然因为地域狭窄,禁军不至于一拥而上,但仍逼得险象环生。她虽精于剑法和轻功,拳脚上的功夫却是有所不足。此时赤手空拳,如何敌得过这里三层外三层的禁军高手?

    好在完颜翎手里还拿着周淳义的头盔,便抓着颈带甩来甩去,以抵挡刺过来的刀剑。对于从军之人来说,头盔便如同首级,是尊严神圣之物,那些禁军将士敬重周淳义,不愿砍坏他的金盔,便稍稍避开,完颜翎这才有了些许腾挪的余地。可要想突围出去或者夺一柄剑过来,却是万万不能了。

    断楼见完颜翎身处险境,心头火起,大吼一声,绕过这斜劈来的一刀,如蛇一般卸去周身僵劲,一下子扭到了刀柄之后,双掌运上的功力,向周淳义重重推来。

    这是“醉鹤拳,飞蛇腿”中的身法,断楼自学会袭明神掌之后便再也没用过,此时情急之下使出来,倒唬得周淳义一愣。断楼既已经进了自己两臂之间,使刀回救已经来不及了。又见他双掌氤氲阳刚正气,来势极为沉重,决不能再以血肉之躯硬撑。急忙抛开青龙刀,脚下一踏后退,也是厉喝一声,两臂交叉,轰然一拳顶出。

    这一下两边都用了极为上乘的硬功,恍如金钟撞玉柱。只是断楼留了后手,他用的乃是袭明神掌中的“九曲回肠”,那劲道立时散成数道乱流。周淳义不及防备,连忙双拳挥动,连连回头,总算接下了这一招。

    断楼借着周淳义打过来的拳风,轻轻一点跃至半空,脖颈前沉,双臂向前一抱,两个肩胛之间高高支棱起一块硬物。周淳义一愣,还以为他天生异样,背后要长了翅膀出来。却听“刺啦”一声,一柄黝黑的剑鞘已经从衣服中撑破开来。众人还没明白,断楼两手向后一招,寒光一闪,瞅准空隙向完颜翎掷去,朗声叫道:“翎儿接剑!”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