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风楼断翎传》>《风楼断翎传》第三十五章 危机四伏:援助

《风楼断翎传》第三十五章 危机四伏:援助

作者:雨阙

    断楼一个鲤鱼打挺跃起,站在地上看着周淳义,咬牙道:“回来再收拾你!”说罢胳膊一甩,奔出屋外,袖中落下数块金色的碎片。

    原来断楼刚才趁周淳义不备,将他卸下的金铠捡起一块,藏在衣服之中,正好护住了心肺要害。之所以假装重伤,不过是为引得周淳义得意忘形,套问出真相而已。

    断楼虽然脱险,但仍忍不住捂住心口,额上涔涔热汗。刚才他这一记“回光返照”推手,看似平平无奇,实则是要凝聚全身精力于膻中、气海两处,之后自双掌爆发而出。威力自然不同凡响,但对身体的损害也非同小可,是袭明神掌中仅次于“死而后生”的凶险招数。因此方才的脸色惨白,倒并不是假扮出来的。

    但断楼此时也顾不得那许多,纵身翻过房梁,对下面喊道:“翎儿,切莫纠缠,快进宫城去救四嫂!”

    完颜翎听断楼语气急迫,便叫一声:“闪开!”面前的持剑禁军只觉腹中一痛,已经被斫出了一个大口子,不由得向后一退,挤出一条路来。完颜翎初时不愿伤人,但目下情况紧急,便顾不得那般许多了。深吸口气,双臂一扬,嗖的一声,已经站到了重围之外。那些禁军将士何曾见过这般快如闪电的身法,都是惊讶。还没来得及重整阵型,断楼已经接过完颜翎手里那柄钢剑,两人都是一跃,绕过军阵直向皇城门冲去。

    对街,周淳义中了这一掌,感觉五脏六腑几乎都要震碎了,腹中似乎有一只猛虎在咆哮撕扯。咬着牙伸手向怀里,摸出一个小小的盒子,打开来,摆着三枚猩红如血的丹药。

    “半缘丹,什么矫情的名字,也不知是否有用。”一边想着,一边取出一枚含在嘴里。

    这丹药沾水即化,霎时满口的馥郁清香,一股暖流自胃中扩散至全身。周淳义只觉立时精力充沛,似乎有源源不断的内力从丹田里涌出,当即精神一振,翻身窜出屋外,对着外面一声吼:“现在再去,已经晚了!”

    这声音洪亮有力,哪里有半点刚受过伤的样子,断楼和完颜翎都是吃了一惊。忽然皇城里传来喊杀之声,似乎有数人正在殊死搏动。

    周淳义此时已经冲到了皇城门口的主街上,听见里面的声音,知道已经得手了,正要出言嘲讽。却听得啊啊数声惨叫,沉重的皇城门轰然打开,从门里飞出来两个人,都是红袍金甲,竟然是自己手下的守门将士。

    周淳义还没明白过来,只见里面冲出两匹快马,一个上面驮着挞懒,一个上面是凝烟和一名青裙少女,而后便是潮水般涌出来的禁军。为首的正是莫寻梅,一身银袍铁铠,手持双刀,正和一名女子搏杀。

    这名女子一身侍女打扮,却是手持长剑,面对莫寻梅如风的双刀攻势,且战且退,虽然处于下风,但尚未露出败象。周淳义大骇,不知道这番安排到底哪里出了问题,更不知从哪里冒出来这样一个武功高强的侍女,竟能和莫寻梅从来仪宫打到这里?

    周淳义迷糊,断楼和完颜翎却是一眼就认了出来。挞懒、凝烟还有尹柳,虽然都面色惊恐,但看起来身体无恙。两人疾步冲上前,从两匹马的侧身闪过,一下子冲到莫寻梅面前,“嘿”的一声,各自挡住左右一刀。

    只这一击,莫寻梅便发现,断楼和完颜翎的剑法一阴一阳,却都是柔和之道,和自己的刚猛刀法正好相生相克。当即不敢大意,在刀弹起来的那一刻,倏然翻转手腕,以刀背向二人横压而去。

    断楼和完颜翎见莫寻梅竟能看破自己的剑法,还能瞬间变招相对,若真斗起来,还是个极为麻烦的对手。好在二人也无心恋战,脚下一点,伸手搭住那侍女的肩膀,向后拉开数丈之外,这才问道:“尹节姑娘,您怎么在这里?”

    这个侍女正是尹节,她见是断楼和完颜翎,倒自己先松了一口气:“此事说来话长,咱们先脱离此境再说!”

    大概一个月前,尹柳因为赵钧羡受伤之事,和断楼二人大闹了一番。一赌气使上小女孩脾性,便自顾自地离开了。赵钧羡、朱华和尹节本就是为她而来,自然随行。

    一路上,尹柳越想越生气,不住地抱怨说断楼怎么会是这样一个人,自己真是看错了他了,自己以后再也不理他了云云。三人怕她再闹脾气,一路上也只能听着,但心里都是觉得好笑。说到底,如果受伤的不是赵钧羡而是别的什么人,这位从小被惯坏了的大小姐,才不会这般大动肝火哩。

    这一日,尹节见尹柳唠叨完了,似乎渐渐气消,试探问道:“小师妹,你说若是赵少掌门为了你,要伤了断楼,你会不会拦着他呀?”

    赵钧羡在一旁坐着,一口茶几乎喷了出来,脸上露出痴情少年特有的那种腼腆和期待。尹柳却似有点傻乎乎的问:“钧羡哥哥,你怎么啦?”朱华连忙轻拍赵钧羡的后背道:“哦,没什么,这茶太烫了。”

    尹柳哦了一声,看看尹节,闷着小脑袋认真想了想,问道:“钧羡哥哥为什么要伤断楼,还为了我,师姐你什么意思啊?”

    “就是打个比方嘛。那要不这样,赵少掌门和断楼打了起来,你帮谁?”

    “当然帮钧羡哥哥了。”尹柳不假思索,脱口而出,赵钧羡脸上一阵惊喜,“因为钧羡哥哥打不过断楼嘛,我不帮他,他要吃亏的。”

    这次轮到朱华和尹节憋不住笑了,赵钧羡也是笑,不过笑得比哭还难看,感觉一颗心好像被一脚从火炉旁踹到了雪地了,只得尴尬地打两下哈哈,心中自我宽慰道:“不管怎么说,柳妹是在意我的。”

    正闲聊着,忽然咔哒一声,从屋外飞进来一枚青石,直直地打在了四人所在的桌子上。

    赵钧羡和朱华都是一惊,叫声:“柳妹小心!”拍案而起,已经拔剑站在了门口。

    “好啦好啦赵少掌门,不必大惊小怪,这是尹孝传来的密信。”尹节笑着招招手,向桌上捡起那枚青石,两指一捏,化成粉末,原来竟是一枚青色的蜡丸。

    赵钧羡有些不好意思,连忙收了剑,对着周围看傻了的食客拱拱手道:“是在下失心了,请诸位莫要见怪。”

    尹柳扁一扁小嘴,娇哼一声道:“怎么啦,爹爹又让你怎么监视我了?”她自离家之后,一直认为是独闯江湖,想不到仍然全在尹笑仇的保护之下,虽感动于这一份父女牵挂之情,但嘴上却是不肯服软。

    尹节微微一笑,似是而非地点点头。这一年多来,虽有过不少被尹柳得罪的恶人想要报复,但都被她悄悄打发了,从未出过破绽。尹笑仇对她也颇为信任,不过让她两个月回报一次情况,从未主动联系,更何况还是动用尹孝天机堂的青丸传书?

    尹节略有疑惑,打开青丸中的纸条,读罢却是脸色一变,对尹柳道:“小师妹,我们还得回去一趟。”

    尹柳不明白:“回去,回哪?”

    “回去找断楼,跟着他们一路南下,”尹节将密信递给尹柳,低声道,“天机堂得到消息,最近黄沙帮又入中原,一直以来,都在密切跟踪大金南下的和谈使团。”

    尹柳还没明白,赵钧羡已然会意:“尹世伯是觉得,他们打算破坏金宋和谈?”

    尹节点点头,尹柳却是不以为然:“有断楼和完颜翎在,就凭沙吞风和他弟子那两下三脚猫的功夫,能得手才怪呢!”

    赵钧羡却是眉头紧锁,担忧道:“沙吞风我虽了解不多,但他是一个有勇无谋的莽夫,自然不足为惧。就怕此事背后,另有指使之人。”

    尹节点点头道:“师父也是这般想法。虽然还不明白血鹰帮的真正动机,但这群人行事诡秘,向来不愿意亲自出手。现在看来,断楼加入使团,应该是他们意料之外的事情。为了把刺杀大金和谈使团的黑锅背到大宋身上,他们一定会选择在临安城,甚至在宫墙之内动手!”

    赵钧羡深以为然,心中大约盘算了一下道:“尹节师姐,这件事非同小可,我自然也要同去,只不过……”转而对朱华道:“朱华,你要回嵩山去,把何路通给我看住了,他若有任何异动,立刻飞鸽传书给我。”

    朱华点点头:“放心,包在我身上!”

    四年前,赵钧羡曾经和何路通在华山隘口短暂交手,但当时的何路通迅速离开,并未露出真面目。因此后来再回想起来,虽觉有些熟悉,但到底没有真凭实据。因此,赵钧羡也只是怀疑,却无法动他分毫。现在这个时候,更要密切关注,防止他有所行动。

    尹柳看赵钧羡一脸沉思相,桌子下轻轻踹了一脚道:“你还好意思说,当初要不是因为你和那个柳沉沧勾搭在一起,哪里来得这番事端?”

    赵钧羡一怔,脸色有些难堪。他那时虽然已经听说了血鹰帮的种种劣迹,但年轻气盛,深信应当以家国大义为重,这才被柳沉沧和何路通利用。现在经历了一些事情,尤其是华山一战之后,对自己围捕女真部族之事,实在是深感愧疚。

    尹节道:“行了小师妹,赵少掌门也是无辜受骗,现在没空听你们小两口拌嘴。咱们吃完这顿饭,赶紧就南下了,不然可不能保证在进临安城之前追上他们。”

    “师姐!你瞎说什么,什么小……小两口啊?”尹柳脸上两片绯红,鼓起桃腮,又觉得这样回去,实在是太没有面子,“要去你们去,我可不想见断楼,还有那个完颜翎!”

    尹节皱皱眉头,此行临安事大,已经等不及尹笑仇再派帮手过来,可又不能任凭这个小师妹自己一个人在外面游荡,便好言哄道:“好啦小师妹,这个时候可不能耍小孩子脾气。这样吧,我保证让断楼认不出你,总可以了吧?”

    尹柳将信将疑,抬头道:“真的?”见尹节点点头,知道这个大师姐从来不会骗自己,便傲娇道:“那,那好吧,不过如果他认出了我,我立马就走!”

    于是,朱华先自己回了嵩山。尹节等三人则一路快马加鞭,昼夜不歇。断楼驾车技艺虽高,毕竟要照顾凝烟有孕在身,因此几人赶在他们之前,便追上了挞懒的使团。

    尹节悄悄打晕了两个原本应当伺候凝烟的侍女,简单易容之后,换上了她们的衣服。挞懒和一干侍卫都不是江湖中人,更何况区区两个侍女,根本不会细看,竟是丝毫没有察觉。

    过得一天之后,断楼一行人也赶了上来。当晚,凝烟回房休息,见两个侍女站在床边,随口道:“你们也辛苦了,去休息吧。我不用你们伺候。”

    “凝烟姐,是我!”尹柳突然拉下假脸,吓了凝烟一跳。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