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风楼断翎传》>《风楼断翎传》第三十五章 危机四伏:突围

《风楼断翎传》第三十五章 危机四伏:突围

作者:雨阙

    凝烟抚着小腹,不由得向后退了两步,待看清楚是尹柳,有些哭笑不得:“你们,这是做什么?”

    尹节也怪尹柳有些过于草率了,便也揭下假脸,向凝烟说明来由。

    凝烟听过之后,自然是同意,只是不无担忧道:“我那两个侍女,她们……”

    “凝烟姑娘善良仁慈,我们自然知道,”尹节看出了凝烟的心思,“你放心,此行我们兵分两路,我二人在内,赵少掌门在外。被我们替换下的两位姑娘,由赵少掌门安顿,包管安然无恙。”

    凝烟点点头,看看尹柳,打趣道:“尹姑娘,我那两个侍女也是千娇百媚的小美人,你让赵少掌门和她们在一起,不吃醋吗?”

    尹柳扭过头去道:“哼,我吃什么醋!”她虽然心思单纯,可又不笨,前几日被尹节打趣时不觉,后来反应过来,却是在调侃她和赵钧羡之事,大有些不好意思。

    此后这一路,凝烟果然默契配合,并不向旁人透露二人到来之事。尹柳本来还担心会被识破,但见断楼和完颜翎一路都挽手同乘,说说笑笑,竟似对旁的都完全不在意,心中又好大些惆怅和失望。尹节暗忖:这样不说破也好,省得再起什么冲突,反倒坏事。

    数日后,一行人到达临安。断楼二人要住到皇城外面,尹柳和尹节便随凝烟一同住进了来仪宫。

    一进宫门,尹柳就憋不住了,问尹节道:“师姐,你刚才怎么不拦着那俩人。他们就这样住到皇城外,留凝烟姐姐一个人在这里,岂不是危险?”

    尹节示意尹柳低声,向外看看,掩上门道:“血鹰帮的人要制造一个宋人杀害大金求和使团的假象,须得一蹴而就,不留后患。现在我们一边在宫内,一边在宫外,他们反倒会顾此失彼,难以照应了。”

    尹柳深服尹节的智谋,见她这般说,便也就不再多言了。

    凝烟身份尊贵,可在这宫城之中也并无什么朋友。这之后的半个月,除了断楼和完颜翎隔三差五会过来一趟之外,再无什么旁人打扰。凝烟和尹节均娇纵尹柳,由得她在这皇宫大内四处游荡玩耍。

    这一天晚上,尹柳借口说沈王妃想要看马戏,从御马监那里诓来了两匹骏马。中原和南方不比燕北胡地,最缺良驹,更不要说这样的汗血宝马了。尹柳爱不释手,道:“皇帝老儿真不识货,这么好的马,不送去前线打仗,居然养在宫里囤膘!”

    宝马通灵,咴咴叫了两声,似乎是在附和尹柳。尹柳大喜,也不顾这宫城之内的什么禁忌,索性就在来仪宫的院子里,披上鞍鞯,自顾自地耍起了马术。

    这两匹马均是在厩里憋坏了的,一下子迈开了腿,试探着走了几步之后,发现并无束缚,立时跳脱了起来。一个身轻无物,四处溜走,一个也不管背上负着尹柳,硬把这小小的来仪宫院当成了草原大漠,一圈一圈地跑,越走越快。

    尹柳初时觉得好玩,但这马越跑越快,却也让她感到害怕,拍拍马脖子道:“好马儿,别跑了,休息一下吧。”可这马儿撒开了欢,哪里停得下来,径直冲出了院外,尹柳尖叫一声,害怕地捂住了眼睛,

    “畜生,老实点!”忽然,尹柳手中的缰绳被一把夺过,马儿惨叫一声,哐啷摔倒在地,尹柳随即摔下马来,却觉后腰被人一托,稳稳地站在了地上。

    尹柳睁开眼睛,见面前是半月前见过的那个禁军副统领莫寻梅。她一手托着自己,另一手拉着缰绳,那匹汗血宝马则是四仰八叉地躺在地上。

    莫寻梅却并不理会尹柳的惊讶,只冷冷问道:“沈王妃殿下在里面吗?”

    尹柳定定神道:“在的在的,我……你先让马儿起来,我去叫她。”

    莫寻梅看着尹柳,微一思忖,伸手捞住马后颈,一把将这匹高头大马提了起来,四蹄站定:“好了,去请沈王妃吧。”

    尹柳小鸡啄米似的点点头,跑进屋里,对正在谈笑的二人道:“凝烟姐,外面有人找你。”

    “找凝烟姑娘?”尹节双袖一动,手里已经握上了一把长剑,“是谁?来做什么?”

    尹柳看傻了眼:“你从哪里搞来的剑啊?”

    “你能弄来两匹马,我还弄不来一把剑吗?你先告诉我,到底是谁?”

    “哦,是那个禁军副统领,叫什么莫寻梅的。师姐,她好厉害的,单手就把那匹撒野的马给拽倒了,我看你都未必做得到,她身后还……”说着说着,尹柳突然也觉得有些不对,“她身后还,跟了好多禁军——师姐,你不是说是血鹰帮吗?怎么是禁军要来杀我们?”

    尹节攒眉沉吟,见凝烟似乎有些惊慌,轻言安抚,“凝烟姑娘放心,我先去看看。”

    凝烟点点头,看尹节走到门口,提气对外面喊道:“莫副统领,沈王妃今日身子有恙,已经歇下了。莫副统领可是有什么要事,可否明日再来?”

    话音刚落,嗖的一响,尹节眼疾手快,剑光一闪,咔嚓数声,地面上多了两截断箭,窗户纸上则赫然出现了一个大窟窿,顺着向外看去,只见外面已被禁军团团围住。

    尹柳大惊失色,凝烟倒还稳得住神,一把拉住她的手,轻声道:“尹姑娘,别怕,别怕!”

    “禁军将士们,”外面传来莫寻梅利落的喝声,“江湖血鹰帮恶徒,伪装为金人使团,意欲对圣上图谋不轨,奉周淳义大统领之命,当即逮捕!”

    “周大统领,周大统领,周……啊呀!”尹节又念叨了几遍,忽然一拍额头,大为懊恼,“糟糕,难不成竟是他?我怎么竟然没有想到?”

    “什么是他?师姐你在说什么,我们该怎么办啊!”

    尹柳又惊又惧,忽然肩膀被一抓,扭头一看,自己和凝烟都已经被提到了半空中。尹节大喝一声:“上马!”一脚踢开屋门,托着二人的后背用力向外一推。尹柳还没明白过来,便已经坐在了院中那匹汗血马背上。好在凝烟还算反应快,猛拉缰绳叫道:“驾!”马儿立时撒开四蹄,向外狂奔出去。

    那些守在外面的禁军将士,万万想不到他们竟敢主动出击,一时慌了神。莫寻梅却立刻拔刀出鞘,身子一晃斗然到了尹节面前:“想走,没那么容易!”

    尹节听尹柳方才说了莫寻梅的神力,并不和她硬拼。自屋中跃出,左足刚刚落地,身子立刻跟着弹起,唰唰唰数剑,已经绕过莫寻梅,刺倒了数名禁军将士,开出一条路来,去追尹柳和凝烟了。

    “姑娘,也救我一救啊!”

    一个粗声的吼叫吸引了尹节的注意,她闻声望去,见挞懒双手受缚,正被两个禁军押送着。尹节认得他是金人的和谈主使,不及多想,一挥剑便砍断了绳索。挞懒倒也不含糊,一下子抢过身边一个禁军的钢剑,翻身而上另一匹汗血宝马,鞭子一甩,没命地冲了出去。

    “这个混蛋!”见挞懒连句感谢的话都没有,还抢走了原本自己想骑的马,尹节忍不住骂了一句,转而和莫寻梅交手。

    哪想到,莫寻梅的武功实在是非同小可,两柄沉重的弯刀在她手里使得虎虎生风,舞动得四面八方都是寒光。若单以刀法刚猛而论,不要说女子,就是在男子之中也是罕有敌手。尹节方才突围之时,借助飞花剑的身法之快,才算占得半招便宜。此时正面对敌,一时之间竟有些难以抵挡,只好且战且退,一路到了皇城之外。

    “别想跑!”周淳义突然一声怒吼,向立柱上拔出那柄青龙刀,猛地扔了出去。他此时站得地方离众人还甚远,可这柄青龙刀却呼啸带风,越过禁军众人,直向两匹汗血宝马劈来。挞懒正全力对付涌上来的禁军,骇然大呼,只听喀喇喇重响,两匹马都被青龙刀柄扫中腿骨,惨嘶一声,跌倒在地。

    断楼和完颜翎齐喝一声,同时跃起,一个接住凝烟、一个接住尹柳,稳稳落在地上。只是这样一来,挞懒却是无人照管,狠狠地摔在了地上。好在他年纪虽大,毕竟是沙场老将,腾地一下又跳了起来,直骂道:“两个小兔崽子,也不来扶我一扶。”

    他生气之下,只管乱骂,至于完颜翎若是“小兔崽子”,自己这个做叔祖父的也便成了“老兔崽子”,却是没有想到。

    尹节看着周淳义的模样,终于和记忆中那人的半边脸对应了起来,冷笑道:“怪不得那日听你的声音耳熟,居然真的是你!”

    周淳义讶道:“你是谁,我见过你吗?”尹节道:“周大统领还真是贵人多忘事,三年前在华山隘口阻拦我等的,难道不是你吗?”

    周淳义看着尹节,大为惊讶,有些惊慌地向四周看看,似乎有所忌惮。

    完颜翎道:“周淳义,你说我们两个是易容伪装的,为何还要对我四嫂下毒手?”

    “这还用问吗?”断楼听过了方才周淳义的耳语,又见到此等情此景,心中已经确信无疑,“只怕这位周大统领,已经不仅仅是大宋的禁军大统领了。”

    周淳义咬牙切齿,走到众禁军面前,厉声喝道:“兄弟们,皇上密旨,这四人名为和谈使者,实际上都是易容伪装的血鹰帮之人。图谋不轨,其意要对圣上不利。当于今晚,聚而杀之,一个活口也不能留!”

    断楼、完颜翎、尹节立刻各持剑刃,将凝烟和尹柳护在了核心,面对上千禁军精锐,一个个虎视眈眈,绝非可以等闲江湖草莽视之。心中暗道:“看来要想突围,只能生死相搏了!”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