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风楼断翎传》>《风楼断翎传》第三十五章 危机四伏:迟疑

《风楼断翎传》第三十五章 危机四伏:迟疑

作者:雨阙

    梅副统领听见周淳义的话,似乎有些意外,低声道:“大统领,谋反行刺大罪需由皇上亲审,立刻杀掉不太合规矩。”

    周淳义道:“寻梅,难道你不信任我吗?”

    梅副统领眼神一凝,道:“自然不会!”双刀架起,只等周淳义一声令下。

    尹节的脑子里飞速盘算,自己和完颜翎联手,对付梅副统领绰绰有余,麻烦的是这个周淳义和四周的数百名禁军,昂然道:“周淳义,三年前你被我师兄一招袭明神掌就打得口吐鲜血,败下阵来。现在这位断楼兄弟,可是学全了我青元庄十三路袭明神掌,你还要和他比试吗?”

    周淳义闻言一愣,不由得看向断楼。他三年前落败在尹义手里,对这袭明神掌素来忌惮,怎么难道断楼这小子的造诣,竟还在那个尹义之上吗?

    转念一想,转而冷笑道:“你想诓骗我,也得把话编得圆满些。这小子武功确实不错,但我刚才已经和他交手了两三百合,并未吃什么亏,怎么能说是袭明神掌?”

    尹节一时哑然,完颜翎却抢道:“呸,堂堂禁军大统领,羞也不羞。断楼哥哥方才当你是个什么良善之辈,这才手下留情,现在看穿了你的真面目,你当他还会对你留手吗?”

    完颜翎这话说得倒是不假,周淳义也不禁心中犹豫。暗想刚才断楼和自己交手的过程中,确乎是有几招精妙无比,难道……

    “周淳义,进招了!”还没想明白,面前忽然一道掌风起,竟是十分的凌厉厚重。周淳义大惊,刚一抬头,见断楼一掌在前一掌在后,已然到了自己尺余远的地方。他忙不迭之中,连忙抬手相迎,却是身子一晃,踉跄跄直退后到数步之外,才得停下。

    这一下攻势出其不意,不要说周淳义,就是完颜翎也没能料到。但她和断楼相互知心,转念一想,随即明白,暗道:“断楼哥哥早在我之前便已看出周淳义心怀鬼胎,哪里还有不尽全力、手下留情的道理?可我刚才既然那么说了,若是不及早给他个下马威,那之后可就难办了。”

    断楼的心思,确实如完颜翎所想。他虽然向来与人动手光明正大,但此时情况紧急,便也顾不得那么许多了,厉声道:“周淳义,你这个奸险小人,我若不在一百招之内把你义打败,倒还辱没了青元庄的威名了。”声音洪亮有力,显得内功极为充沛。

    周淳义勃然变色,脸上半是惊骇,半是气恼,一挥手道:“兄弟们,一起上!”

    “我看谁敢!”断楼双臂突得一展,宛如大鹏展翅一般,又是一着“九曲回肠”,霎时间数道乱流翻涌而出。那些禁军将士,原本想一拥而上,却被这奇大的力道吹得左摇右晃,竟然挪不动半步。

    断楼也不待掌风停滞,脚下发劲,穿云燕轻功起,右手一伸,已经抓住了周淳义的肩膀。周淳义连忙提气运力,以免被断楼的掌力压倒,若是当着自己手下的面跪倒在对手的面前,那这面子可就丢大了。

    岂料断楼根本就没想压倒他,而是轻喝一声:“来吧!”反倒变压力为升力,抓着周淳义的肩膀向上一提,反倒借了他的内功,拉着周淳义轻轻跃上了屋顶,伸手一推道:“去你的!”又将他推到了丈余之外。整个过程不费吹灰之力,便如老鹰抓小鸡一般,让周淳义狼狈非常。

    周淳义又羞又恼,也顾不得什么沉稳颜面,还未站稳,便怒吼一声,踩着青瓦喀喇喇向断楼打来。断楼不慌不忙,大步迈向前,也不做什么起手之式,只双手四目微微一相交,立时便撞在了一起,紧接着便是噼里啪啦的拳掌交杂,直震得这片片青瓦喀喇喇作响,房子几乎要塌了一般。

    两人一时之间缠斗在一起,虽不分胜负,但明显可见断楼大占上风。

    其实,断楼已经练成了袭明神掌自然不假,但一来内功还不及尹义,二来完整的运招需要凝神起手。但在这贴身的快招搏斗中,情况瞬息万变,既无功夫去做全那般运气的法门,焉能发挥出全部的威力?这是天下武功的通病。因此,周淳义若是继续以护龙神拳全力相抗,未必就会输给断楼。但此时,他对于断楼的武功远高于自己这件事情已经信了七八分,心下已经露了怯,拳法便更见颓势。

    完颜翎在下面看得明白,心想断楼要想尽快取胜,须得继续让周淳义心神不定才行,便“周淳义,三年前你败在尹义大哥手下,吓得跪地求饶、哭爹喊娘对不对?”

    尹节先是一怔,想来当时完颜翎并不在场,如何知道的?但转念一想,随即明白她是瞎编的,暗自好笑:“这完颜姑娘古灵精怪,兼有伶牙俐齿,难怪药王峰和关中红门竟落在她这样一个小姑娘手里。”她只是这般赞叹,至于血鹰帮暗中相助之事,却是不知道的。

    完颜翎又道:“你还保证说,自己以后见到青元庄的男人便叫爷爷,女人便叫奶奶。现在这里有你两位奶奶在,为什么不叫?还有,你说以后见到使袭明神掌的人,就倒立着在他面前走过,你现在怎么还站着,难道你的脑袋和屁股竟是长反了的吗……”

    禁军将士都是热血男儿,素来最佩服顶天立地的英雄好汉,听到完颜翎如此说话,虽然不大确信,却也起了阵阵议论之声。周淳义在屋顶上听着,明知完颜翎是在刻意相激,也是气冲斗牛,忍不住开口回应道:“我什么时候……”

    这样一说话,手上的攻势就更散漫了。断楼也不跟他客气,瞅准空档,左手呼的一掌,便向周淳义顶门击去,正是一招“投石问路”。周淳义顿觉肩颈沉重,头上似乎有千斤泰山压来,又如一片黑云笼罩四方,心想这招无论如何是躲不开了。索性一咬牙,拼死举起双拳硬顶了上去,忽觉上方一松,断楼反倒向后退了几步。周淳义大喜,只是死里逃生之后,也没有半点乘胜追击的念头,反而急急退开。

    原来断楼念他刚才被自己伤了一下,到底不愿趁人之危,因此落掌到一半的时候,力道已经松了四分,却被周淳义一拳顶开,心中惊讶道:“他就算有什么异样神功,也总是结结实实挨了我一掌,怎的不但毫发无损,气力竟好似比之前更盛?”

    惊讶之余,便不敢有丝毫怠慢,继续扑身向前,连进杀招,便已未留丝毫余地。周淳义已经丢了一半的魂,他的身材原本魁梧,比断楼几乎高了半头,可衰颓之下,弯腰屈膝,整个人全都笼罩在了断楼的掌影之中,只有招架之功,哪里还有还手之力。

    完颜翎见断楼稳操胜券,甚是高兴,正想接着骂,忽然耳边仓琅声一响,一个激灵跳闪开来。两柄圆月弯刀几乎贴着耳根子纵劈了下来,若是再迟得片刻,完颜翎这张脸可就保不住了。尹节看见是梅副统领,连叫道:“完颜姑娘小心,此人武功十分了得!”

    话音刚落,完颜翎嗖得一下,已经站在了另一个屋顶上,嘻嘻一笑道:“我打不过你,不和你硬拼,但你要想杀我,须得先追上我!”

    这个“我”字刚一说完,早已倩影不见。啪啪两声,梅副统领急急回身一劈,却是两块迎面而来的青瓦被砍得粉碎。完颜翎却是站在远远的另一处屋顶上,手里还拿着两块瓦。

    完颜翎摸了一下自己的侧脸,笑道:“这位叫梅副统领的姐姐,你也忒不爱说话,要讨教我的功夫,怎么也不打声招呼?”

    梅副统领见识到完颜翎的身法,也是暗自惊讶,但面色却是毫无波动,转而对下面的禁军下令道:“禁军将士们,拿下街上的这几个人!”

    众人令出即随,喀喇喇上百柄钢剑出鞘,杀气腾腾地围了上来。完颜翎皱皱眉头,暗道:“这个女人的表情难道不会变化的吗?”但见她不但刀法刚猛无双,行事说话更是雷厉风行,到也丝毫不敢大意,也对下面道:“尹姐姐,你先护着我四嫂和尹姑娘离开。挞懒叔祖,唉,人呢?”

    完颜翎方才没有注意,现在四下一看,竟然已经不见了挞懒的踪迹,那两匹汗血马也已经只剩下了一匹,暗骂道:“这个老东西!”只一转念,梅副统领已经追到了身边,完颜翎一闪身又自躲开。梅副统领刀法再高,可是一刀也砍不着,便是什么用也没有。

    断楼知道完颜翎的轻功除冷画山之外,已可以说是冠绝天下,虽然内功不足不能久撑,但梅副统领这一时半会要捉住她,却也是妄想。凝烟有尹节相护,那些禁军虽多,但是武功平平,奈何不得,当即放下心来,专心对付周淳义。

    少了梅副统领这个劲敌,只对付这些禁军,尹节便大松了一口气,一把将尹柳和凝烟揽在身后,叫声:“借条路!”

    众禁军蓦地齐声吆喝,手里的钢剑刚刚出鞘还没拿稳,便已经哐啷啷纷纷落地。尹节手里的剑便如同一条银蛇般,只转瞬之间,便已经从一众红袍金甲中穿梭过了两回。待到众军拾起剑来,尹节已经分两次将尹柳和凝烟接了出来。

    飞花剑是青元庄女子武功中的第一流剑法,其迅捷势疾,堪称天下第一。完颜翎远远看见,不由得暗暗喝彩,觉得清玉剑虽然也轻灵飘逸,可若是单论“迅捷势疾”这四个字的话,却又远远不如飞花剑了。

    尹节受断楼启发,不在街上和禁军赌力,而是脚下一点,纵身也跃上了屋顶,在各个房屋上跳来跳去。禁军之中大约只有四分之一的人懂得轻功,便也跟着跳上屋顶,紧追不舍,其余的却只能在下面街道上干着急。

    尹节毕竟是个女子,气力天生不足,现在一手托着凝烟,一手托着尹柳,周旋了约摸一炷香的功夫之后,渐渐有些力不从心。

    “尹姐姐,小心!”完颜翎突然一声惊呼,梅副统领不知何时已经抢到了尹节的面前,双刀从两边斜斜劈来。原来她见抓完颜翎不着,竟突然变化方向,来追杀尹节三人。完颜翎原本落出她甚远,可这样忽然转向,优势反而成了劣势,一时也追不上来。尹节此时两条胳膊都占着,也全然无法抵挡。

    “当啷”一声,凝烟突然奋力举起双臂,躲过尹节手里的长剑,硬生生的撞在了梅副统领的刀上。忽然脸上一青,痛苦地捂住了小腹。她此时怀孕已有四个多月,梅副统领这两刀来势如此沉重,已然动了胎气了。

    梅副统领见凝烟这副模样,竟忽然怔住了,手里的刀也僵住了,那从未有过表情的脸上,霎时间闪过了一层悲苦之色:“你……”尹节不由分说,飞起一脚踹中了梅副统领,退到安全距离之外,却是额出细汗,气喘吁吁。

    尹柳见此情景,心下忽然大感羞愧。他原本是要来保护凝烟的,可来仪宫夺马也好,刚才这两刀也好,居然都是凝烟护着自己。这和未离家的自己、几年前的自己有什么区别?

    想到这里,尹柳脸上挣红,一下子从尹节臂弯中跳了出来,拿过凝烟手里的剑,对梅副统领喝道:“姓莫的,你欺负一个有孕之人算什么本事,有本事跟我打!”尹节刚想阻拦,悠然一声,完颜翎也已经赶到,联合尹柳与梅副统领混战了起来,叫道:“尹姐姐,我们两个拖住他,你快把四嫂送到安全的地方!”

    梅副统领举刀招架,一招一式仍然遒劲有力,却已经没有了刚才的凌厉,一双眼睛似乎藏着千言万语,直向凝烟那边望过去。

    周淳义听得凝烟怀有身孕,大喜叫道:“寻梅,切莫和她们纠缠,快去杀了那个大肚婆!”

    “你说什么!”断楼闻言,立时一股怒气冲顶,霍的一掌直直打出。只一瞬之间,周淳义便觉气息窒滞,断楼的掌力竟如同怒涛狂狼一般,塞满了周围的空气,势不可挡。周淳义脑袋立时“嗡”的一响,眼前一黑,像摊烂泥一般飞了出去。

    断楼这一掌余力未消,紧接着便大踏步向前,右手又是呼的一下,要用这招“柳暗花明”取了周淳义的性命。

    忽然,周淳义闷哼一声,翻身而起。厉声长啸,声音却不同于之前的雄浑壮阔,而是尖锐凄厉,如同鹰唳猿啼。众人听之,无不一阵悚然。啸声未住,周淳义眼神忽变,掣出右手,也没见他使得是什么,便带着猎猎破风之声,迎着断楼的一掌突了过去。

    立时,断楼感觉一阵剧痛深入骨髓,好像被三把钢锥刺入了手心一般。连忙点脚后退,翻掌一看,清晰可见三个指痕,皆呈圆底的倒三角形,通红之中隐隐泛紫。断楼大骇道:“少林中虽也有龙爪手功夫,我也曾见识过,却不是这等的阴狠毒辣。”

    断楼还不甚明白,尹节却已经远远看的清楚,愤然喝道:“撕风鹰爪功,你果然已是血鹰帮的手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