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风楼断翎传》>《风楼断翎传》第八章 黄天荡口:河道

《风楼断翎传》第八章 黄天荡口:河道

作者:雨阙

    断楼闻言一惊,接过折子,看了两眼便耐不下心来,对蒲鲁浑道:“快说,怎么回事?”

    蒲鲁浑道:“一开始原本极为顺利,我大军到后便在马家渡顺利渡江,一路打到临安府,那宋国皇帝弃城而逃。四殿下派我和阿里大哥追击,三弟和四弟去攻越州……”断楼打断他道:“不要说这些没用的,四哥到底是怎么被困住的?”蒲鲁浑道:“是,是……我们,我们……”他本就不善言辞,此时一心急,更不知该从何说起,完颜翎道:“还是我来说吧。他们一路追到海上,可咱们女真人不习水战,只能带兵返回。半个月前,四哥想撤军,却在镇江被宋将韩世忠扼住渡口,四哥进退不能,无奈派蒲鲁浑单骑来求援。”

    断楼急道:“那粘罕元帅呢?他为什么不派兵去救?”蒲鲁浑道:“四殿下见进军顺利,就想一鼓作气拿下南国江山,临行之前带走了所有的战船,元帅想救也救不了啊。我无奈只能北上求援,本来想就进去济南府,可那刘豫老儿是个窝囊废,整天花天酒地,手下的兵没有一个能打的,战船也全都破漏。不得已一路向北,来到这大定府……”完颜翎打断道:“好了好了,别在这里耽搁时间了,大哥正在和部下们商议此事,有什么话咱们赶紧回去再说吧。”断楼也知此事十万火急,便道:“没错,我们几个也争不出什么,还得让大将军定夺。”

    说罢,一路人快马加鞭,很快便回到城中,来到宗干府上,他正和一干参将看着地图商议。见断楼进来了,正欲开口,完颜翎道:“大哥,想出什么办法了吗?要赶紧去救四哥啊。”宗干叹口气道:“难啊,你们过来。”将众人带到地图前,指点道:“你们看,兀术现在所处的地方极为不利,向西不但逆流,而且不过二百里就有宋军水师以逸待劳。向东是数十艘铁索连舟,退无可退。北边江岸,数万宋军从陆路包抄紧追不舍,还是梁红玉亲自督军作战,这样一来,连弃船上岸都不能了。”

    完颜翎道:“韩世忠是宋国的名将,自然非同小可。梁红玉……倒是没听说过,听名字是个女将?那两边相比之下,会不会从北岸强行突围容易些?”宗干道:“小妹你有所不知,这梁红玉可不是个简单人物,她是韩世忠的老婆。虽然是个女将,可却是巾帼不让须眉,响当当头一份的护国夫人。半年前兀术带兵南下,宋国皇帝逃跑致使手下叛乱,所有的将军、统领都被扣住了。就是这个梁红玉,怀抱幼子飞马传召,才让韩世忠得以千里奔袭率兵勤王,一夜之间就平定了叛乱,非同小可啊!”蒲鲁浑接口道:“而且这次她随夫出征,亲执桴鼓指挥作战,手下兵士勇猛,咱们手下的人都说,这婆娘比那韩世忠还要难缠。”

    “那向南呢?”断楼并未理会众人的讨论,细细看了看地图,指着一块地方道:“这里平原开阔,又无重兵把守,为什么不往南?”蒲鲁浑道:“将军有所不知,这西南边的地方叫做黄天荡,是江中的一条断港,早已废置不用。看似开阔,实际上却是一片沼泽地,只有进去的路,没有出去的路啊。”

    断楼道:“既然如此,我们只能带兵去救援了,走水路南下,看能不能截了哪一边宋军的后路,才好让四哥有机会撤退。”宗干低着头,叹口气道:“恐怕我不能出兵了。”

    断楼道:“为什么?大定府临海,不是也有很多战船吗?”想到兀术上次来时所说的宗干是要让他做什么为难的事,不由得心中一震,问道:“大将军,难道你不想救四哥吗?”完颜翎扯了断楼一下,责备地看了他一眼。

    宗干惊异地抬头,不悦道:“你这是什么话,兀术也是我弟弟,我能不想救他吗?可兀术现在的位置不在沿海,我们要想救他,就不能走海路,只能走运河水路。这才刚过年关,北地的河道都还没解冻,就算是到了南边,也是枯水季节,大船过不去,小船去了也没用,我也是无可奈何啊。”

    断楼从未去过南方,更不知水师作战要比陆上难得多,因此只按照武学和练兵的经验考虑如何出动,这些天时地利的事情他却是想不到的。听完宗干的话,也是颇有道理,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便再去细细研究地图。宗干看断楼不说话了,也不欲责怪他,继续道:“怎么走的事情咱们再想办法,蒲鲁浑,先详细地说一下离开时军中的情形。”

    蒲鲁浑道:“末将离开时,四殿下已经和那韩世忠相持了快一个月。他们战船高大,咱们虽然兵多,但船小而少,儿郎们又不善水战,交战数十回合,损失惨重。”

    完颜翎担心兀术的安危,问道:“那依你看来,四哥还能坚持多久?”蒲鲁浑道:“按当时军中的粮草,顶多能再支撑一个月,可我在路上已经耽搁了八九天,这还是一刻都没有歇息才能到这里。”宗干沉吟道:“军队和船只调度开拔就要起码一天,就算水路通畅,星夜赶过去最少也得二十天,这可难办了。”

    断楼在地图上细细看了一会儿,起身道:“如果我们不走水路,走旱路,快马加鞭,不过十天就能到。”宗干惊道:“走旱路?兀术他们可是被堵在长江之上,你骑兵步兵就算去了又有什么用呢?”断楼道:“我有个想法需要验证一下,或许可以解围。再说,反正这边水师调动也要许多时日,干等着也没用。我们提前赶过去,能帮上点忙,总归聊胜于无。”

    宗干想了想,也确实没有什么别的办法了,便道:“好吧,我先派给你一万精锐骑兵,即刻就南下。至于水路的大军,我再禀明圣上,另做打算。”断楼摇摇头道:“不,现在十万火急,容不得片刻耽误,人越多越慢。”宗干点点头道:“那,就三千人?”

    断楼仍是摇摇头道:“不劳将军费心了,我和翎儿二人赶去即可。”

    此话一出,周围人都吃了一惊。完颜翎抬头看看断楼,没有说话。宗干道:“就算你武功高强,难道你以为凭你一人之力就能解这数万大军的重围吗?还要带上翎儿,这不是胡闹吗?不行不行,我坚决不能答应……”完颜翎道:“大哥,断楼这样说,必然有他的用意,更何况要是带骑兵有用的话,粘罕元帅不早就发兵去救了?还用我们在这里商量什么。”

    宗干道:“可是……”完颜翎打断道:“就算你硬给我们派上了骑兵护卫,以我们两个人的身手,你的卫队能跟得上吗?”她这话听起来像是句玩笑,实则也是给宗干下了保证——我们两人可以保护自己,请大哥不要担心。宗干虽然无奈,但细细想想,完颜翎所说也不无道理,便道:“那好吧,你们路上小心。”三人答应一声,一起退了出去。断楼想了想道:“将军,这幅地图可否借末将一用?”宗干自然不在意,便让断楼拿走了。

    走出门外,断楼道:“蒲鲁浑,你一路鞍马劳顿,身体可还挺得住?”蒲鲁浑道:“将军小看我了。我好歹也是习武之人,这点劳累不算什么,将军有事请尽管吩咐。”断楼点头道:“好,那你稍微休息一下,然后尽快赶往粘罕元帅大营,请他立刻派兵,攻打在我军上游的宋军水师。”

    蒲鲁浑一愣道:“粘罕元帅并无战船,这……”断楼道:“不是要他渡江,只要需要在岸边放箭佯攻,能交上手拖住他们就好。”蒲鲁浑仍是不解,完颜翎道:“你就听命行事吧,告诉大元帅,只有这样,才能解四哥的重围。”蒲鲁浑对断楼素来信服,完颜翎又这样一说,便不再多问,行一礼退了出去。

    见蒲鲁浑走了,完颜翎对断楼道:“说吧,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断楼笑道:“你刚才对蒲鲁浑那样说,我还以为你想到了呢。”完颜翎捶了他一下道:“你还笑?四哥生死关头,你到底在搞些什么?我这不是相信你总有鬼主意,才帮你说话的嘛。”

    断楼正色道:“听好,我们这次南下,两人两骑,到了镇江之后先不去找四哥,和我一起去那个叫黄天荡的地方看一看。”完颜翎道:“黄天荡,那不是沼泽地吗?去那里干什么?”断楼道:“我刚才仔细看地图,那图是宋廷做的水文地理图,甚是精细,有一个地方我很在意,想去看一看?”完颜翎好奇,问道:“什么地方?”

    “老鹳河故道。”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