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风楼断翎传》>《风楼断翎传》第十二章 天外有天:再战

《风楼断翎传》第十二章 天外有天:再战

作者:雨阙

    完颜翎看见黄沙五毒匆匆而来又匆匆而去,心中咯噔一下,暗道糟糕。这五人虽然不足为惧,但要是把他们的师父沙吞风引来,那可就不妙了。想到这里,敲敲桌子对断楼道:“拦住他们!”断楼会意,抓起身边宝剑一跃而起,翻身站在楼梯口,拦住了几人,笑道:“这不是黄沙五毒嘛,许久不见,要不要一起来喝两杯啊?”

    五人也是吓了一跳,黑蜘蛛伸出双爪就要动手,却被紫毒蝎按住了。他知道不是断楼对手,便赔笑道:“哪里哪里,我几人不过恰好路过,想吃些饭好赶路。不想打扰了您二位的雅兴,我们这就走!这就走!”

    一边说话,一边拉着几人就要离开,断楼一伸胳膊拦住道:“再赶路也不急在这一时,你们出去另寻饭馆也是浪费时间,不如一起吧。”话说得客气,拇指却早已推在了剑鞘上,只等一旦翻脸立刻出招。

    闲不住看他几人在这里拉拉扯扯,好奇问道:“翎儿啊,你汉子在干什么呢?拉拉扯扯成什么样子?”

    完颜翎不是那容易害羞的女子,可听他直接管断楼叫做自己的“汉子”,不禁也是红晕双颊,嗔道:“吃都堵不住你的嘴,瞎说什么。”闲不住“咦”了一声,看看完颜翎的发饰,也没再说什么,仍是继续吃饭。

    这边黄沙五毒左冲右冲下不了楼,那响尾蛇急道:“断楼,你不要欺人太甚,再不放我们过去,一会儿可别后悔!”断楼暗想:“只他们几个决计不敢如此张狂,果然是要去找沙吞风。”便道:“既然如此,我就更不能放你们走了。”

    说着手里一紧就要拔剑,忽然听到楼下门口有人高声叫道:“徒儿们,可点好酒菜了?”声音十分熟悉,正是沙吞风,心中一惊,连忙收了兵刃,闪身躲到后面。响尾蛇应和道:“来了师父。”下楼道:“这家店没有座位了,师傅我们换个地方吧。”沙吞风骂道:“胡说,咱们还能让了别人不成?没有座位也要给我抢过来!”

    那花斑蜥念及断楼和完颜翎之前饶他们性命的恩惠,上前低声道:“你们快躲起来,我师父来了,你们可不是他的对手。”一边努力使着眼色,把脸上的肥肉都挤在了一起,甚是滑稽。

    断楼想起在黄天荡和沙吞风交手的情景,现在仍然心有余悸。自己这段时间以来武功未有寸进,可万万不能再和他起冲突。悄悄坐会桌子旁边,和完颜翎使个眼色,各自拿起一瓶酒咕咚咕咚灌下,趴在桌子上假装醉了过去,鼾声如雷。

    不一会儿,便听见哐当哐当的踩踏声,那沙吞风果然上了楼。他四处瞅瞅,开口骂道:“不长眼的东西,这不是有座位吗?”便大踏步地走来,路过断楼和完颜翎这一桌,看见一个老和尚正在胡吃海塞,旁边一个年轻和尚捧着碗粥慢慢地喝,桌子上趴着两个人,酒气极大,还打着呼噜,皱皱眉头走开,选了一个较远的位置坐下。把月牙铲靠在墙上,一边训斥几个徒弟办事不力,一边叫小二赶紧上酒上菜,点得却都是些素餐。

    断楼从指缝里偷偷看,两只耳朵也支棱着。闻见那黄沙五毒只是诺诺地应着,伺候沙吞风饮酒吃菜,绝口不提自己二人之事。再想想刚才花斑蜥的言语,不禁有些愧疚,心道:“原来他们看见我二人就急忙跑开,不是去报信,只怕是要把沙吞风引到别处去。我却还要拦住他们,真是有些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闲不住看二人举止甚是奇怪,现在又趴在桌子上动也不动,便推一推道:“断楼兄弟、翎儿,你们怎么了?酒可不能这么喝啊。”

    他说话声音并不大,那边沙吞风隔着几张桌子却立刻抬起头,向这边看了过来。黑蜘蛛见状连忙举起酒杯道:“来师父,弟子敬您一杯。”却被沙吞风一手推开。他拿起月牙铲,大踏步地来到桌前,问道:“哎,老和尚,你刚才管这两人叫什么?”

    闲不住抬起头来看了看他,又低下头继续吃饭道:“那自然是他们叫什么我就叫他们什么,你这是问的什么话?”沙吞风道:“少打哈哈,你管他们其中一个叫断楼对不对?”

    闲不住道:“你这番僧,耳朵倒是挺灵,都是出家人,看在佛祖的面子上,就不要为难这两位了。”他这话基本就是承认了断楼和完颜翎的身份,两人暗暗叫苦。

    沙吞风大喜,笑道:“哈哈,得来全不费工夫。”说着,将手中月牙铲高高举起,冲着二人的后脑狠狠砸去。两人听得真切,早有准备,“嘿”地一声拍案而起,两掌先到,后两章紧接着补上,正中沙吞风胸口。

    沙吞风没想到二人是在装醉,不提防挨了这一掌,脚跟不稳连连后退了几步,扶住栏杆站定,长长地吐了一口浊气。断楼二人都是骇然,这一击两人都是用出了十分的力气,竟然还能站稳,难道他有什么神功护体不成?

    他们哪知道沙吞风不过是自恃一派掌门身份,不想在弟子面前丢丑,这才勉强站定。实际上无论怎样的内功高手,在不运气的时候接这么一下,都非得受伤不可。他虽然硬撑着没有倒下,却早已受了内伤。

    听见上面吵闹,店老板急忙赶了上来。他市井俗人,自然不识得什么武功,指着三人鼻子骂道:“干什么干什么?这里不是给你们打架的地方,要闹事的都给我滚出去!”响尾蛇怒道:“老小子,你敢对我师父无礼?”店老板哼一声道:“就无礼了,你想怎样?”说着一挥手,几个身材长大的店伙计手里提着木棍、扁担围了上来。

    店老板双手叉腰,笑道:“识相的就老老实实坐下来吃饭,再敢胡闹,小心我把你们都赶……”那“出去”两个字还没出口,只听砰砰砰三声响,那几个伙计就平地飞了出去,撞在墙上、柱子上、桌子上。还有一个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响尾蛇抓在了手里,狠狠地摔在了地上,脑袋一歪晕了过去,店中顿时大乱,客人们见这是要打架,钱都没付,一个个全都跑出了门外,店中只有那几个摔胳膊断腿的伙计哀声哉道。

    店老板哪见过这阵势,顿时面色苍白,浑身抖得像筛糠一样。沙吞风调好内息,咬着牙走上前去,一把抓住店老板的肩膀轻轻提了起来,吓得他话都说不出来。断楼见状道:“沙吞风,你我的恩怨是你我二人的事,不要随便出手伤人!”沙吞风冷笑道:“臭小子,死到临头还想着别人!”随手一甩,将店老板从二楼直接丢了下去,把下面一张桌子砸得粉碎,疼得哭爹喊娘起来。

    沙吞风并不答话,直接摆开架势道:“来啊,来啊!臭小子敢暗算我,看我不好好收拾你!”闲不住哈哈大笑,沙吞风道:“秃驴,笑什么?”闲不住道:“明明你刚才想趁人家喝醉了酒偷袭,还好意思说人家暗算。唉,你怎么骂我秃驴,你不也是和尚吗?哦,你有头发,那你是长毛驴了,哈哈。”

    沙吞风被他这两句话说得无言以对,愈发怒道:“老和尚,我先杀了你!”挺起月牙铲合身扑去,断楼惊道:“大师小心。”拔出清玉剑抵挡,转眼间已经拆了几招。他知道自己内功远不如对方,便借助这周围的桌椅板凳和柱子来回跳动,不至于被笼进沙吞风的铁铲中。

    完颜翎心道:“须得防他们师徒联手!”便高声道:“沙吞风,你的徒弟早就是我们的手下败将了,上次你又被我们打得落花流水。怎么,这次要以六敌二来报仇吗?”

    沙吞风向来自视甚高,两个月前那晚和断楼、完颜翎二人交手,虽然不曾落败,可终究也没占到什么便宜,还给好好戏弄了一番,因此深以为耻,自然不会跟徒弟们讲详细的过程,只说是胜了,至于被桅杆打落江中的事,更是一个字都没提。此时听到完颜翎出言讥讽,停手瞪大眼睛骂道:“臭丫头,瞎说什么?”完颜翎道:“你被我炸药炸上了天,又被断楼打沉进了江,你敢说没有过?”

    这两件事倒是实实在在有过的,沙吞风百口莫辩,只得继续骂骂咧咧的,可他情急之下,嘴里冒出来的都是西夏党项语,叽里咕噜说一大堆,却是谁都没听懂。

    花斑蜥为人老实,还真道是师父打不过二人。看看两边剑拔弩张,凑到沙吞风面前道:“师父,他们两个确实武功高强,再由前番他们饶过了弟子几人的性命,于我们几人有恩,还请师父高抬贵手……”不待他说完,沙吞风大怒道:“咄!差事没办好也就算了,还让人家打了一顿,你不以为耻反以为恩,真该一掌打死你才好,快闪开!”

    说着随出一手,在花斑蜥的肩膀上一推。那花斑蜥身躯胖大,这一下竟给平平地推飞了出去,哐当一声巨响撞在酒柜上。那店主人叫苦不迭,黑蜘蛛连忙跑过去查看,只是后脑磕中柜子角,已经晕了过去。

    断楼怒道:“沙吞风,你对自己徒弟也能下此毒手!”说着手肘一突,软剑噼噼啪啪地向沙吞风刺来。原本他只求自保,借着周围的物件四处跳动,能躲则躲,沙吞风受了伤,原本也奈何他不得。可现在他心里一动气,便转守为攻,手下反而落了破绽。

    完颜翎原本是想防止几个徒弟出手,这下反而让断楼落了下风,急道:“断楼,你沉住气,不要失了手啊!”话音刚落,沙吞风已然瞅准机会,一铲打开清玉剑,伸出左手啪地一下打在断楼胸口。

    断楼顿觉气血翻腾,一口没忍住,鲜血喷出,跌倒在地,要再打已是万万不能了。完颜翎急忙上前,可她更不是沙吞风的对手。不过十几个回合,沙吞风手里铁铲虎虎生风,抓住完颜翎的手腕一扭,长剑落地,也是败了。

    沙吞风笑道:“今日就是你们两个的死期了。”挥起铁铲就要当头劈下,完颜翎咬咬牙,附身抱住断楼,心想今日应该是要命绝于此了。

    突然,只听得噗嗤一声,身后传来沙吞风嗷嗷的叫声,接着便又是叽哩哇啦一番咒骂,虽然听不懂,但语气显得是气急败坏。完颜翎回头一看,沙吞风退开到了几步之外,正揉着脑门四处踅摸,却并未见什么石子暗器,只有满地打坏的餐盘酒菜。抬头一看,那闲不住不知道从那个桌子上端了一盘油炸花生米,正用筷子夹着一粒一粒地送到嘴里,嚼得正香。

    沙吞风怒不可挡,走上前去问道:“老和尚,刚才是不是你暗算我?”虽然这么问,心中也是大为不信。

    闲不住放下花生米道:“你这人好不知趣,我怕你打得累了,送你一粒花生米吃,你自己嘴没接住,却反倒来怪我?”

    沙吞风心中暗惊道:“刚才那股力量,就是铁胎弹弓打出来的石子也未必能如此强硬,难道这老僧真能用花生米打出此等劲道?”看见闲不住的筷子要伸向一盘东坡肉,心中一动,左掌运力重重地拍在桌子上,桌上七八个盘子登时被一股震荡弹飞而起。随即大手一挥,将盘子全都打得粉碎,那些鱼、肉、菜全都簌簌地掉在了地上。

    他本可一掌将这桌子打得粉碎,却偏偏只动上面的餐盘,显然是有点卖弄功力的意思,要试一试闲不住的本事。闲不住啊啊大叫,连连摇头道:“这么好的一桌子菜,你怎么就给打了,这不是糟蹋粮食吗?”

    他一边大叹可惜,一边俯身去捡拾那些肉块,也不嫌脏,拿起来便直接送到嘴里。沙吞风冷笑道:“我让你吃,直接趴到地上去吃吧!”说着手里月牙铲轮转成风,转一大圈向着闲不住的秃头上砸来。完颜翎惊呼:“大师,小心!”

    闲不住却仿佛没听见一样,头动也不动,却把右腕稍稍一抬,只听咔哒一声,那月牙铲的铁刃卡在了竹筷中间,任沙吞风如何推拉拽扯,却好似铸进了生铁中一般,纹丝不动。

    这一手,众人都是惊愕不已。沙吞风这一下力近千斤,却被两根小小竹筷夹住,动也动不得。闲不住抬起头,脸上一扫方才的嘻哈神情,低声笑道:“施主的功力深厚,只是过于霸道狠辣,只怕以后要自食其果啊。”

    说着两根指头把那筷子一拨,沙吞风竟把持不住,月牙铲一下子脱手,狠狠扫在自己的肚子上,痛不可当,连连后退,险些跪倒在地,响尾蛇和紫毒蝎连忙上前扶住。

    闲不住对身边侍立着的惠岸道:“惠岸,你先去给这两位施主疗伤。”惠岸答应一声,走到断楼和完颜翎身后坐下,双掌一出拍在背上。二人顿觉一股暖流从大椎穴向周身四散开来,极为舒畅,连忙调整气息,运功疗伤。

    闲不住站起身道:“你叫沙吞风是吧。你在西夏怎么样我不管,但既然来了中原,就不能在此随便撒野。”

    沙吞风推开响尾蛇二人,咬牙喝道:“秃驴,胡说什么!”嘴上叫骂,心里却半分松懈不得。身子微沉,“呔”地一声大叫,双拳齐握向前,顿时一股强横霸道的大力啸叫而出,直吹得那两侧的围栏咔咔作响。闲不住胳膊抬起打个圈,袍袖一卷,劲风霎时无影无踪,仿佛都被笼进了这破烂袈裟中。

    闲不住看看沙吞风,笑道:“听风拳法,不错不错,只可惜你还没练到家。”

    见这个枯瘦的老和尚随手接住这一招,又如此轻易地认出自己的武功路数,沙吞风心下大骇,知道自己绝非此人对手,还是先走为妙。话也不说,一招手,黑蜘蛛和百足蜈蚣扛着花斑蜥,紫毒蝎和响尾蛇扶着他就要走。闲不住却在后面叫道:“站住!”沙吞风不敢不从,只得站住。

    闲不住道:“你这一番折腾,打碎了人家这么多桌椅板凳、瓶瓶罐罐,现在拍拍屁股就想走,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快点赔钱!”

    沙吞风还以为闲不住又要收拾他,听到这样,长出了一口气,连忙从怀里摸出几锭大银,也不问价,直接放在柜台上,跌跌撞撞地跑开了。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