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风楼断翎传》>《风楼断翎传》第十三章 狭路相逢:力搏

《风楼断翎传》第十三章 狭路相逢:力搏

作者:雨阙

    何路通大怒,气得面色通红,鼻下两捻鼠须抖了起来。他武功高强,面容也算英俊,就是天生身材矮小,两下一站还没有完颜翎的个头高。若是当着面,旁人都敬畏他的身手和地位,称呼一声飞天铁拳何副掌门,背后有好事的便直道“飞天矮子”,何路通自然知道,深以为忌,听完颜翎这么一说,不由得暴跳如雷。其实完颜翎初入中原,哪里知道这些莫名其妙的外号,不过是被气到了,随口一说而已,没想到正犯了他的忌讳。

    何路通把牙咬得咯咯响,冷笑道:“好啊,小娘们胆子不小。没错,我是矮子,那看我把你两条腿砍下去,让你也变成矮子!”

    说着手腕一抖,断楼见两块黑影刷刷闪出,惊呼道:“翎儿小心。”向前沓沓跨出两大步,一把将完颜翎推开。只觉呼呼两股劲道刮过,完颜翎小腿裤子已经被剐烂,连带着里面的皮肉也被蹭破一大片,渗出密密的血点。完颜翎都还没感到疼痛,便听见身后当当两声巨响,回头一看,两颗小孩拳头一般大小的黑球已经深深地砸进了山石之中。

    断楼又惊又怒,连忙带着完颜翎跳开数丈,喝道:“突然出手,算什么英雄好汉?”何路通走上前去手一挥,那两颗钢球便嗖得弹出,回到了他的手中,对二人道:“我就出手了,你又能怎么样?我不但要对你们出手,你们刚刚换走的那百十号女真人,我也一个不留!”

    三人闻言,都是大惊。赵钧羡上前拉住何路通的衣袖道:“何大……副掌门,这未免太过分了吧。”何路通道:“少掌门,咱们几日前在得月阁可是商量得好好的,你怎么说变就变了呢?”赵钧羡道:“我们什么时候这么说过?柳先生不是说,要把他们送回老家去……”

    话还没说完,何路通哈哈大笑,赵钧羡不明所以。完颜翎听得明白,冷冷道:“少掌门,你心地太好,自然听不出这歹毒之语。这位何副掌门说的老家,可不是辽东呢。”

    何路通道:“没错,你这小娘们倒是聪明,这老家你一旦去了,可就回不来了!”赵钧羡心中一吓,急道:“副掌门,不可啊。这……这太……”何路通道:“少掌门,无毒不丈夫。你对这些人心慈手软,难道以为他们会念你的好吗?”看赵钧羡仍是犹豫不决,便道:“这样,你不必亲自动手,交给我就好,我现在就下山杀了他们。”

    说罢,抬腿就要走,却听见一声喝道:“站住!”断楼拔剑出鞘,轻声对完颜翎道:“我把他引开,那个少掌门人不错,你找机会赶紧走。”在她腿上一拍,起身离开。完颜翎有些疑惑问道:“什么?”见断楼不答,负痛想要站起来,却是两腿发麻,动也动不得,骂道:“断楼你个骗子,快给我把穴道解开!快点啊,你听到没有?再不过来,我就再也不理你了。”

    断楼却是充耳不闻,地上捡起一把厚厚的钢刀,走上前两步,站到何路通面前道:“想动他们,先过了我这一关。”何路通呵呵笑道:“就你?还用不着我出手……”话音未落,突然断楼伸出左手,拇指捻着食指中指一弹,一股凌空劲力激射而出,噗地正中何路通心口。

    何路通早就看见,但他自恃武功高强,便运足内力轻轻接下了这一指,笑道:“原来你还懂点内功,只是认穴的本事差了些,这心虽是五脏之首,可周围没有什么穴道。就凭你这一指的功力,难道还想把我整个人打穿不成?”

    断楼叹口气道:“师父说得对,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我今日怕是活不成了。”说罢低眉垂脸,似是最后一丝希望也破灭了。何路通打量了一番,见他一手拿剑,一手仍伸出二指对着自己,想来绝无第三只手能再出什么奇招,便长出了一口气。

    赵钧羡原本担心他受伤,见他并无大碍,便放下了心。瞥了一眼,奇道:“何大哥,你心口怎么还有一粒小石子?”

    何路通一惊,低头一看,断楼笑道:“晚了!”他刚要伸手,便感觉当胸“膻中穴”处被重重地打了一下,顿时气血混乱,跌坐在了地上,心中暗想:“完了完了,小河沟里翻了船。”这膻中乃是周身三十六处死穴之一,他若是运足内功,自然打多少下都不怕,可方才断楼两句话示弱,引得他释放了真气,便与常人无异,这一下只怕性命要没了,顿时面如土色,也不知是因为受了伤还是吓得。

    赵钧羡怒道:“你暗器伤人?”断楼道:“这个矮子刚才那两颗铁球可比我狠多了,要不是躲得及时,翎儿两条腿可就废掉了,这叫一报还一报!”

    赵钧羡怒道:“你暗器伤人?”断楼道:“这个矮子刚才那两颗铁球可比我狠多了,要不是躲得及时,翎儿两条腿可就废掉了,这叫一报还一报!”赵钧羡拔出剑来,身边几个弟子也是一拥而上,将断楼围在核心。断楼暗暗着急,要是过得片刻何路通醒过来,那就糟了。

    他刚才这一手,便是数日前跟闲不住和尚学到的盈虚洞天指。自从和闲不住分别之后,一边赶路,一边勤学不辍。他天资聪敏,很快基本的要诀就掌握了,让暗器徐徐用力甚至半路转向都不成问题。然而这一招威力极大的地方还是在内功深厚,却绝不是一年半载能练成的。他见识了何路通的铁球功夫,自知硬拼远远不如,便偷个机灵,捡了一块小小石子在手上,这么一发,先不打何路通要害,只轻轻让石子贴在他的身上。等何路通放松警惕后,再推动石子转向,击他膻中大穴——若是他已经功力深厚,何路通自然已经没了命,但他到底还不到火候,只能让他晕眩一会儿。

    何路通打坐了一会儿,发现自己居然毫发无损,摸摸胸口也不疼了,在地上拾起那枚石子,想了半天才知道原来自己被戏弄了,怒道:“少掌门闪开,我来杀了这个小贼!”这倒正和断楼心意,便对周围人道:“听见没,你们副掌门要亲自出手!”使个醉鹤身法钻了出去,来到何路通面前,握剑以待。

    何路通骂道:“臭小子。”双手一甩。断楼知道他铁球来势猛,自己动作慢不得分毫,可是清玉剑又太软,便只得拿一把钢刀来抵挡。只见眼前黑影闪动,破空霹雳之声不绝于耳,明知他手里只有两个铁球,空中却好似同时有几十条轨迹一般。好在他眼力和手里速度都是一流的,勉强还能接得住。两人相隔丈余远交锋,谁都没碰到谁,却都是连手臂的影子都看不见,只听得怦怦铮铮金属相撞之声不绝于耳,还有在正午日头下仍耀眼可见的火花。

    钢刀到底沉重不称手,更何况又是这般不断地挥动。因此过不十几个回合,断楼便有些体力不支,手中速度渐渐跟不上了,好几次都在面门前才挡住。可何路通却是越战越勇,毫无疲惫之相,断楼又惊又疑,心道他每次抛出铁球都要用内功抓回去,就连师父都说这是极耗真气的,可这都十几个回合过去了,难道他内功是用不完的吗?

    然而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他得把何路通引开,这样完颜翎才有一线生机。于是且战且退,口中挑衅道:“还说什么嵩山派副掌门,难道你就这点本事吗?”一边说着,一边向远离完颜翎的方向退去。何路通浑然不觉,便也步步紧逼,斗得来了兴致道:“好小子,还嘴硬,我看你嚣张到何时!”

    说着两手一招,在半空中的铁球倏然跳回。何路通顿了一下道:“小子,看这招你接得住吗?”双臂抡起,动作全然不似方才掷手那般潇洒迅疾,反而大开大阖,眼看着是要用强力了。断楼不敢大意,连忙后退几步,举刀来挡。只听啷铛一声震动,自己虎口开裂,一股鲜血流出,那片厚厚的刀刃竟然断裂成了两半,掉在了地上滚入深谷,自己手中只留下短短的刀柄。

    这一击实在高明,引得嵩山弟子连声叫好。

    何路通笑道:“小子定力不错,下一招我看你拿什么接。”刷得一下又是铁球飞出,断楼忙不迭,只得向背后随手抽出一把剑,又是一声震响。众人都是一愣,只见断楼手中拿着一把黑剑,那两颗铁球竟然牢牢地粘在了剑尖上,任何路通怎么挥手都不回去。

    断楼一看,顿时明白了,摘下铁球攥在手里道:“我还以为真的是你内功高深,原来这两个劳什子是用极纯的玄铁打磨。想必你那两个护腕也是磁石打造,所以才能让这两块铁球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现在碰上正好我这把剑也是天然磁石打造,铁球收不回去,你没办法了吧?”一甩手将铁球丢入深谷之中。

    他嘴上满不在乎,实际上心中想:“磁石能吸也能斥,捉摸不定,就算借一点磁力,能将铁球使得如此出神入化,也是我万万不可及的了。”

    何路通用磁石护腕也不是什么秘密,他也未刻意隐瞒过,此刻也不屑于解释。但听到断楼说他的剑是用天然磁石打造,而且引力如此之强,心惊问道:“难道你是华山派门人?不对,方罗生老头虽然为人好色不正经,但绝不会将镇派之宝送给你这女真人!”

    断楼哪里知道他在说什么,但想必是认得自己手里的剑,这是母亲家传的,跟华山派有什么关系,便道:“天下黑剑又不是只有这一把,怎么就说我是华山派的?”

    何路通冷笑道:“天下黑剑确实不算少,但都不是俗物,用如此上品的天然磁石打造的,那就只有华山派的墨玄剑,你敢说这不是墨玄剑吗?”说着顿悟道:“是了是了,当年朱荡山夺取华山派,这两把宝剑已经遗失,华山派苦寻二十年,却原来被鞑子夺走了。”

    何路通冷笑道:“天下黑剑确实不算少,但都不是俗物,用如此上品的天然磁石打造的,那就只有华山派的墨玄剑,你敢说这不是墨玄剑吗?你背后还有一把白色的剑,是不是清玉剑?”

    断楼一惊,心道自己这两把剑的名字居然被他说中,难道母亲真的是华山之人?赵钧羡走上前两步,对何路通道:“何大哥,我记得当年父亲说过四岳共助夺回华山之事……”何路通顿悟道:“是了是了,当年朱荡山夺取华山派,这两把宝剑已经遗失,华山派苦寻二十年,却原来被女真鞑子夺走了。”断楼一惊,心道自己这两把剑的名字居然被他说中,难道母亲真的是华山之人?但母亲是从辽国跑出来的,是否来自契丹人之手也未可知。

    赵钧羡走上前两步,对何路通道:“何大哥,我记得当年父亲说过四岳共助夺回华山之事……”何路通顿悟道:“是了是了,当年朱荡山夺取华山派,这两把宝剑已经遗失,华山派苦寻二十年,却原来被女真鞑子夺走了。呔!三个月前沙帮主说曾在黄天荡和使用黑白双剑的一对男女交手,我还远远地见到,难道便是你们吗?你叫断楼?”

    这沙帮主自然便是沙吞风,断楼也不再隐瞒道:“没错,我们两个确实和沙吞风交过手,唐括巴图鲁是我的女真名,断楼是我的汉名。”何路通冷笑道:“好啊好啊,这当真是冤家路窄,那就新仇旧恨一起算吧!”转头对赵钧羡道:“少掌门,三个月前我和武林同仁前去黄天荡相助韩世忠将军,就是这两个人从中作梗,使得大军功亏一篑,你还要手下留情吗?”

    赵钧羡半惊半怒,提剑指着断楼道:“好啊,亏我还以为你是个好汉,大言不惭地跟我说什么不要滥杀无辜,原来你也是金兵贼子。”断楼百口莫辩,又心中确有愧疚,索性恶人做到底,道:“没错,我不但杀了宋国的人,还抢走了大金国的漂亮公主,本来想跟金国皇帝换两个钱,没想到这个傻女子还缠上我了。”

    完颜翎在一边听得真切,她岂能不知道断楼这是要撇清他二人的关系,泪水流了出来,却哽咽着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道:“断楼,你……你……”赵钧羡见状,顿生怜悯道:“姑娘放心,我这就替你杀了他!”

    断楼此时手中流血,剑都拿不稳了,不如空手一搏,反倒有一线生机,便哼了一声丢掉手里的剑,连背上的剑也接了下来放在地上。一手出拳,一手竖指,向着赵钧羡攻来。赵钧羡光明磊落,虽已认定他是金兵走狗,但见他空手来斗,也不愿意占什么便宜,便也丢点了剑,用嵩山少阳掌对敌。

    赵钧羡的掌法是嵩山派祖传的武学,他又自幼苦练,出手剑一招一式严丝合缝,不漏丝毫破绽。断楼学的掌法就要杂得多了,却都不成体系,只能一手醉鹤拳,一手洞天指,全靠临场随机应变,见招拆招。好在他内功底子远胜赵钧羡,因此两人你来我往拆了数十招,竟是不分胜负,谁都占不到什么便宜。

    何路通见状,笑一声道:“少掌门,我来帮你。”飞身而起,却不是去助阵赵钧羡,而是一下子笼在了完颜翎的顶上。完颜翎不提防,惊叫一声,却被何路通点住穴道,两指捏住喉咙,顿时一动也动不得,被何路通提着站了起来。

    断楼和赵钧羡见状都是一惊,同时收了手。赵钧羡连忙高声道:“副掌门,这位姑娘是无辜的,你不要伤她。”何路通笑道:“少掌门你就是太善良,你看着小子,他要真像自己说的那样不在乎这个可人儿,怎么会停手呢?你岂不是早就中招了?”

    断楼怒喝道:“姓何的,你卑鄙!”何路通道:“骂得好,你接着骂,我……哎哟哟!你这小娘们干什么?”顿时疼得嗷嗷乱叫。

    完颜翎性情刚烈,哪里是能叫旁人挟持的?虽然被点了穴道,但嘴还能动。趁何路通不注意,一张口狠命咬住了他的拇指,一下子咬穿了血肉,咬在了骨头上,就此绝不松口。众人见此变,惊慌失措,也不敢上前相助。

    何路通痛不可当,又不敢硬扯。咬牙道:“小娘儿们,我砸死你!”右手紧握一颗铁球,向着完颜翎天灵盖砸去。断楼惊道:“不要!”冲上前去,却已是来不及了。

    忽然,一阵暖热的劲风激射而来,一下子打在何路通的手臂上,铁球脱飞了出去。何路通一惊,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又是一道细细的暖意,正中完颜翎“颊车穴”。完颜翎的嘴顿时松开,断楼连忙上前,将她抢了下来。

    赵钧羡看得明白,对着远处连忙下拜道:“爹,您怎么来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