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风楼断翎传》>《风楼断翎传》第十四章 嵩阳密室:凝烟

《风楼断翎传》第十四章 嵩阳密室:凝烟

作者:雨阙

    嵩阳书院初建于北魏太和八年,名为嵩阳寺,本为佛教寺庙,后来又成为道教名胜。等到宋初,国内太平,文风四起,儒学又兴。登封是尧、舜、禹、周公曾经居住过的地方,嵩山又是天下五岳之中,吸引了众多大儒在此讲经论道,并在景佑二年改名为嵩阳书院。

    嵩山派虽是武学大宗,但历来凡是名门正派,都强调武德为重,武功次之,不然难保以后就会变成邪魔外道,为祸江湖。因此近水楼台先得月,嵩阳书院也成了嵩山派弟子在练功之余,习文修德的所在。后人称为“二程”的程颐、程颢兄弟在此讲学十年之久,也为嵩山派培育了一大批义薄云天、名满江湖的豪杰,现任嵩山掌门赵怀远,便是程颐的亲传弟子。

    只是近年来,金宋两国交战,中原一带备受涂炭。嵩山派高手云集,又是武林正宗,完颜宗翰掂量了掂量,到底也没派兵攻打,可是那些在这里讲学的儒生却都逃的逃、散的散,嵩阳书院竟成了白地,无人光顾。赵怀远觉得可惜,便派人修葺了一番,让自己的管家、也是当年程颐身边家仆的程斐看管。

    赵怀远虽说对断楼手下留情,但他到底是武林高手,这连着三下,也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住的,因此等到断楼迷迷糊糊转醒过来,已经不知是什么时候了。

    断楼挣扎着张开双目,却觉得白茫茫极为刺眼,不得已又闭上了。他感觉自己好像是躺在一层软软的什么东西上,手指一抓,只抓到几根草叶,下面就是坚硬冰冷的岩石。耳边嗡嗡响着,似乎有两个人在低声细语。

    “你醒了?”一个轻轻的声音响起,似乎就在自己身边,是个女声,可又不是完颜翎。断楼一惊,本能地伸手一拍,只听“啊”的一声,紧接着啪啦声响,像是什么碗碟落在地上摔碎了。又传来完颜翎的声音:“凝烟姐姐,你没事吧?”

    “翎儿?”断楼总算睁开了眼睛,看见面前完颜翎正扶着一个青衣素裙的女子,地上一个打碎了的陶碗,里面的稀粥洒了一地。

    完颜翎见他醒了,脸上满是惊喜,眼圈也发红了,嘴上却不饶人,略带责备道:“你啊,不醒的时候像个死人似的一动也不动,怎么一醒过来就抽风?凝烟姐姐又不会武功,你这一下伤了她怎么办?”

    被叫做凝烟的素裙女子拉住完颜翎,轻轻一笑道:“不碍事的,断楼公子只是仓促之间出的一手,跟你那一掌比起来可是轻多了呢。”完颜翎低下头嘻嘻一笑,也就不再说话了。

    这两个姑娘看起来亲密无间,反倒把断楼弄糊涂了。他刚醒过来什么都不知道,完颜翎哪里又多出来这么个姐姐?他方才四肢都如同塞满浆糊一般,这一下却突然全身舒畅,活动自如,只是还没什么力气,便问道:“翎儿,这是怎么回事?我们怎么会在这里?我睡了几个时辰了?你的腿怎么样了?”

    完颜翎对他做个鬼脸道:“几个时辰?你已经昏过去整整七天了,怎么叫都不醒,真是气死我了,你还不如被赵老头一掌打死呢。”

    凝烟浅浅一笑道:“公子你不要听她瞎说,实际上头几天的时候,她哭得可厉害了呢,眼睛都肿了,生怕你有个……”话还没说完,完颜翎伸手捂住她的嘴,半嬉笑半恳求道:“好姐姐,不要说了,不要说了。”

    断楼自然知道完颜翎的性子,嘴上越厉害,其实心里越是挂念,看她表情平静,行动自如,知道自己应当没什么大碍,她的腿应当也是好了。只是这一下子居然昏睡了七天七夜,倒令他极为诧异。趁着这两个姑娘笑闹,他这才四下打量了一番这个居所。

    这里是一个两丈见方、三丈见高的小室,中间由一道铁栏一分为二。三人所在的地方铺了一层茅草,外面则是一块小小的空地,顶上开了一个天窗,由三根竖排的钢条封住,阳光就是从这里照射进来的。

    断楼伸出手在四周敲了敲,发现墙壁和地面都是整块的岩石,坚硬无比,那铁栏门似乎也是整个浇铸成的,并无一丝缝隙,看样子,此处应当是一个地下的囚室。

    凝烟看断楼四处摸索,站起身来道:“公子不要费心了,这里是整个嵩山最严密的所在,任谁都逃不出去的。”断楼回过头来,初时她所在的地方过于昏暗,现在站在了阳光下,这才看清她的样貌,只见她一头乌云秀发,大眼睛,长睫毛,皮肤如雪,施着淡淡粉黛,身材高挑,是江南水乡女子模样,虽不如完颜翎那般标致俊美,却扑面而来一股温柔秀气,连说话也让人感到亲切。

    断楼这才想起自己方才有所冒犯,便拱手道:“我昏迷中听见姑娘的声音,感觉很是陌生,仓皇间出手伤了姑娘,请姑娘恕罪。”凝烟道:“不妨事,不妨事的。”

    忽然,顶上传来咚咚咚三声响,好像有人在用铁器敲击地面一般。凝烟脸色一变,对断楼点一下头道:“公子既然醒了,就请好好休养身体,告辞了。”从袖子里取出一根窄窄的木楔,在铁栏外的墙上一插,那铁栏吱呀一声,缓缓抬了起来,凝烟便走了出去。

    断楼见状,也要跟着出去,凝烟回身央求道:“公子,你千万不要跟出来,不然连我都出不去了。”完颜翎拉住断楼,摇摇头,断楼虽然不解,但想必有什么缘故,便停下了脚步。凝烟道:“谢谢公子。”从墙上拔出木楔,走到天窗旁边一架木梯,摇了三下铃铛,只听得咔哒微机括响,接着便是粗重的滑动声,又是一道光照了进来,原来这顶上还有一道铁门。

    凝烟踩着楼梯走了上去,那铁门便又缓缓地关上了,听见外面一个清脆的女声道:“怎么上来这么迟啊,再晚一些那矮子就来了。”然后是凝烟的回答:“那公子已经醒了,他不知道来历,稍微麻烦了一会儿。”

    两人还没来得及再说下一句话,便听到一声吱呀门响,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道:“大白天的关什么门,凝烟,白露!你们两个在搞什么鬼?”

    断楼一听就知道是何路通,也就是方才话语中说的“那矮子”,心道:“这个何路通,身为一派副掌门,手下的人背后称呼却如此不尊敬,想必在门派里也没什么威望。”完颜翎撇一撇嘴,轻声道:“这臭矮子又来了。”

    那清脆女声响起,便是何路通所称呼的白露,恭敬地道:“副掌门,您来了。今天刚送完饭,我们姐妹两个在这里说些私房话。”何路通轻蔑地哼一声道:“两个婢女,有什么话好说。我问你们,今天送的是什么饭?”白露道:“按照副掌门的吩咐,都是些昨天厨房里的剩菜剩饭,就拿水在锅里搅着煮了一下。”

    断楼看向墙角里那个盛饭的木桶,里面是热腾腾的小米粥,熬得粘而不烂,还飘着阵阵香气,旁边的桶盖上放着两个馒头,一碟煮花生,虽然简单,却也是色香俱佳,要说这是用剩饭剩菜做出来的,那这厨子的手艺未免也太好了。

    何路通颇为满意,点点头道:“算你们两个小丫头听话。”走到地牢的天窗前,伸头要往里看,却又捏着鼻子道:“这地牢也太臭了。”白露道:“还是按照副掌门的吩咐,从来都没打扫过,昨日刚下过雨,今天想是已经发霉了。”

    何路通笑道:“好,好,这才算解我心头之恨,你们好好看守,今天晚上去厨房要点剩下的泔水,给我从这个洞里倒进去!”完颜翎轻轻呸一声道:“这个臭矮子,早知道我当时就应该再用一下力,给他整个手指头都咬下来!”

    白露迟疑了一下道:“遵命。”断楼从天窗旁边瞥见何路通摇头晃脑地走开了,刚想问完颜翎是怎么回事,突然听到外面凝烟惊慌地道:“副掌门,请你自重!”

    完颜翎闻言,眉毛倒竖,骂道:“死矮子!臭矮子!烂矮子!丑色鬼!”外面何路通哈哈大笑,听见门哐当一声关上,应该是走了。过了一会儿,外面传来轻轻的呜咽,接着便是白露柔声的安慰,也附和着骂了何路通几句。断楼在地牢中虽然什么都没看见,却也猜到个大概,咬牙道:“这个何路通,亏得还是一派副掌门,居然是个衣冠禽兽。”

    断楼声音高了些,让外面白露听到了,她犹豫了一下道:“姐姐,既然这个人已经醒了,他们行动就没什么不便了,你以后还是别再给他熬药做饭了,毕竟有些危险。今天要是再晚一步,就被何矮子撞见了。他平时就总是借故对你……对你……动手动脚,真要让他看见你给这两个人做饭送进去,还不知道又要做什么恶心的事呢。”凝烟迟疑了一会儿,轻声道:“那个公子虽然醒了,可是身体还虚弱,药是不用吃了,但正是该进补的时候。好妹妹,你就辛苦一下,替我盯着点,我以后做饭用小炉灶,不会被发现的。”

    白露叹口气道:“你啊,就是心太软,为别人想这么多,就是不为自己想。”凝烟道:“何路通到底还是害怕让掌门知道,他不敢太过放肆的。”

    二女的声音渐渐远了,断楼听着越发糊涂。回头看完颜翎,她手里托着一个陶碗,盛了满满一碗稀粥,拿了一个馒头,细细地掰成小块泡在粥里,端着碗走到自己身边道:“是不是饿坏了?来尝尝,凝烟姐姐熬的粥可香了。不过她说了,你好几天没正经吃饭,把胃都饿薄了,现在不能吃太多,也不能吃太快,就这么馒头泡粥慢慢吃吧。”

    断楼刚才还不觉得什么,完颜翎这一说顿时觉得腹中咕咕乱叫,接过碗问道:“你吃过了?”完颜翎道:“废话那么多,我饿不着!”回身走到木桶旁边,直接拿那个大大的饭勺从桶里舀粥喝,看来是断楼刚才打碎了一个碗之后,便没有别的器具了。

    断楼喝了两口粥,觉得身上渐渐有了些活力,问道:“翎儿,你的腿还疼吗?”完颜翎点点头道:“没事了,皮肉伤而已,涂了药膏包扎一下,现在没什么事了。”断楼笑道:“你从小手里除了刀剑就没摸过别的东西,居然还会包扎伤口,我都不知道。”完颜翎道:“我当然不会啦,是凝烟姐姐帮我弄的。”

    断楼从刚才就有些好奇,终于忍不住问道:“你还没跟我说咱们是怎么到这里来的呢,还有刚才那个叫凝烟的姑娘,看样子她应该是嵩山的侍女,怎么会对我们这么关照,你又为什么叫她姐姐呢?”

    完颜翎道:“你还好意思说,这几天可把我折腾坏了。”索性饭也不吃了,坐到断楼身边道:“你可知这是哪里?这里就是有名的嵩阳书院,这个地下的囚室,本来是那些老师们用来惩罚犯错误的学生,闭门思过的地方。后来这个书院荒废了,赵怀远那老头就把这里加固了一下,用作专门关押重要犯人的囚室,怎么样,咱们待遇不错吧?”

    嵩阳书院名闻天下,断楼自然是听说过,只是没想到自己竟是以这种方式到访,真是有几分好笑。完颜翎继续道:“赵老头是个武痴,刚回来就又闭关去了,还带上他儿子一起,就是七天前拦截咱们的那个,他叫赵钧羡,是赵老头的独子,不过听说爷俩关系不是很好,这回却要一起闭关,也真是稀罕了……”断楼伸手示意道:“行了,快说重点吧。”完颜翎努嘴道:“爱听不听。”接着道:“这嵩阳书院平时是那个说书先生看管的,可他被赵老头派去送女真族人回乡了,说是要安抚什么的,现在就只有几个仆童,基本没有什么人来。那个少掌门人还不错,派两个侍女每天来给我们送饭,就是凝烟姐姐和白露,还给你配好了药方,要每天按时服用。可是那个何路通,一直记恨我咬了他的手指头,趁赵老头爷俩闭关修炼,就非要用下三滥的手段,让凝烟姐姐不许送药,不许打扫,也不许送新做的饭,只能送剩菜剩饭,真是个下三滥的小人。”

    断楼道:“这粥很香,肯定是新熬的。我看这四下也很干净,又是怎么回事呢?”完颜翎白了他一眼道:“傻啊?还不是凝烟姐姐看你这个死人可怜兮兮的,才冒险熬药做饭送来的。”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