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风楼断翎传》>《风楼断翎传》第十五章 三将军柏:法门

《风楼断翎传》第十五章 三将军柏:法门

作者:雨阙

    断楼接口道:“是当年汉孝武皇帝敕封的三将军柏吗?”凝烟点点头,完颜翎却没有听过这段典故,好奇心大起,缠着要听故事。

    凝烟看看时辰,想了想道:“这个时候派中弟子应该正在集中晚课,没有人会来这边,不如我就多坐一会儿。”完颜翎拍手笑道:“好啊好啊,凝烟姐姐讲故事一定好听。”

    凝烟笑道:“都是老生常谈的旧闻了,只是你没有听过罢了。”就半倚靠在墙上,完颜翎也凑了过去靠在铁栏边,舒舒服服地半躺着,打算好了要听一个长长的故事。

    将军柏的传闻,是断楼从小听母亲当睡前故事讲的,已经是滚瓜烂熟,也不想插在这两姐妹中间不自在。于是,他便在小室中间坐定,调理呼吸丹田运作,口中默念冷画山传授的内功心诀,让她们两人自己谈话。

    凝烟道:“那是汉武帝元封元年的事情,离现在已经有一千二百多年了。孝武皇帝刘彻游历嵩山途经此地,看见一棵柏树高大挺拔、枝叶茂密、高耸云天,惊叹道说,朕游遍天下从没有见过这么大的柏树,就封你为‘大将军’吧!”

    完颜翎笑道:“做皇帝还真是任性,一棵柏树也可以封作将军吗?怪不得天下那么多人都想要当皇帝。”凝烟道:“是啊,可是这皇上也不能未卜先知不是?他封完大将军之后,又走了一会儿,却看见了一颗更大、更高、更茂盛的树,他就犯难了,说刚才那棵树被封了大将军,已经是最大的了,可这棵树更大,又该怎么封呢?”

    完颜翎道:“这有什么难的?把刚才那棵树的封号去了,再封给这棵树不就行了?”凝烟道:“哪有那么简单啊?他是皇帝,金口玉言,怎么能刚说完就改呢?”完颜翎吐吐舌头道:“嘻嘻,那做皇帝真是既任性,又受到好大约束呢。”她想起完颜吴乞买当年,因为下令不准挪用国库公款,结果自己却因为偷钱喝了酒被粘罕打了一顿,也只能吃个哑巴亏的事情,不禁觉得十分有趣。

    凝烟道:“结果,他想了半天,结果说:‘朕封这棵树为二将军!’”完颜翎奇道:“更大的树,反而要被封为二将军,这不是有些荒唐吗?”凝烟道:“对啊,当时就有一个随行的大臣提出来说:这棵树比前面那棵树大,这有悖常理。”

    完颜翎道:“汉武帝是一代圣君,知错就改了吗?”凝烟道:“哪儿啊,他哪能让大臣驳了自己的面子?他当时就训斥了那个官员,说什么谁大谁小啊?这叫这叫先入为主!”

    完颜翎道:“这千古一帝,原来还有这样的笑话啊?”凝烟道:“这还没完呢!他又走了一会之后,结果看到了一颗更大的树。”完颜翎拍手道:“有趣有趣,这下看他怎么办!”凝烟道:“还能怎么办?他也没有办法,就拍着这棵树道:‘你长得再高大,也只能封你为三将军了!’”

    断楼虽然在一边调息,可凝烟和完颜翎说的话每个字都钻进了他的耳朵里,这就与旁人都大为不同他。一般的内功,是将真气蕴藏在上中下丹田之中,通过一呼一吸,采清去浊,从而一点点地让气血更加充沛,按大类来看乃是静功,修炼之时除了口鼻之外,全身对外几乎都封闭了起来,因此一般的低声细语是不会听到的。可断楼练的这门功夫,却是反其道而行之,偏偏要让气息在奇经八脉、大小周天中极速兜转,从而激发全身各处的潜能,因此修炼之时几乎每一处关节都是打通的,不但耳聪目明,连心思都比往日活络了起来。原本三将军柏的故事他都可以背下来,可这次听着,却隐隐约约总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心中默默念道:“大将军不入二将军,二将军不如三将军,大将军不如二将军……”

    凝烟继续道:“汉武帝封完以后,就到别的地方游玩去了。可是人们传说这三棵大柏树是通灵气的,虽然不能说话,但是能思会想。有了自己的封号之后,因为封得不合理,心情也各不一样。大将军柏最小而封的最大,羞愧得低下了头,变成了弯腰树。二将军心中多有不服,气愤至极,把肚皮都气炸了,到今天变成了空心树。而三将军则更是又气又恼,认为自己是最大的柏树而封号最小,心中气愤不公,每天都怒火中烧,把自己的树皮都烧黑了。”

    完颜翎从小听的都是父兄祖先骑马纵横的英雄事迹,可听多了也就翻来覆去那几件事,这还是头一次听到中原地区的民间传说,不由得听得出了神,心向往之,叹口气道:“唉,只可惜我进来的时候没有注意,现在又被关在这里,想看都看不到了。”

    凝烟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宽慰道:“其实也没什么好看的,也就是三棵普通的柏树,不过比通常的树大一些而已。那些什么气炸了肚子、烧坏了树皮什么之类的,也只不过是后人附会的传言。说不定啊,正是因为那二将军空心,才比大将军生得大呢。”

    此时,旁边的断楼正念叨着“大将军不如二将军”。胡思乱想着。凝烟这句话说得平平淡淡,在断楼这里却好似脑中响了一个炸雷,仿佛有一条长长的线把之前那些胡思乱想、旧人新事像一粒粒珍珠串成了一串,耳边似乎响起了冷画山的那几句话:“顶不若下,精实而次虚,巨燥则不盈……”,一直重复地念着,声音越来越大。

    完颜翎和凝烟正笑谈着,突然觉得断楼有些异样,回头一看,见他原本屈膝打坐,却腾地一下站了起来,在小室中急急地兜来转去,口中念念有词,目光中带着近乎疯癫的狂喜,像着了魔一般。完颜翎上前道:“断楼,你怎么了?”

    断楼并不回答,只是嘴里不断的念叨着:“大将军,精实。二将军,次虚。三将军,巨燥——精实、次虚、巨燥,大将军不如二将军,二将军不如三将军——顶不若下,精实而次虚,巨燥则不盈,精实就是满,虚就是宕空,燥则热气翻腾外泄——积攒、宕空、内功势不可挡——原来如此!原来如此!”他越来越兴奋,双手挥舞起来,口中哈哈大笑。

    凝烟不知道他在念些什么,但总觉得他的样子有些诡异,在一旁怯怯地道:“翎儿,断楼公子他是不是……有羊癫疯啊?”

    完颜翎哭笑不得,对凝烟道:“姐姐你还真会说笑,他和我从小一起长大,要是真有这般病症的话,我还能不知道吗?”她虽然也不太明白,但“顶不若下”那几句是断楼经常念叨的,她耳朵都听出老茧了,知道他应当是领悟了什么关键法门,走上前道:“你小点声,真让被人听到了那不是害了凝烟姐姐?”

    断楼好像没听到一般,猛地回过身来,一把抓住完颜翎的肩膀,把完颜翎捏得生疼。断楼道:“翎儿,我悟到了!我悟到了!我真的悟到了!”完颜翎看断楼的脸,只见他满脸通红,眼里也布满了血丝。她伸手一摸断楼的手和额头,大惊道:“你,你身上怎么这么烫?”

    断楼一愣,突然胸腔中轰得一响,声大如雷鸣,随后满脸痛苦地跌坐在了地上,把两人都吓了一跳。完颜翎感觉似乎有一阵热气从断楼周身爆发而出,虽然还不明就里,但也知道是真气止不住外泄了,再止不住就会危及性命,连忙伸出手指,在断楼中脘、天枢、期门三处大穴重重地点了两下,封住他气血的流动。

    这三处大穴一点,断楼咯地吐出一口浊气,面色渐渐恢复了正常,眼中的血丝也消失了。完颜翎摸摸他的额头,长出了一口气道:“还好,没事了,你刚才到底是怎么了?”

    断楼深深吐纳了几次,气息恢复了平静,对断楼点点头,示意并不碍事,转过脸对一旁的凝烟道:“多谢凝烟姐,你这故事讲得虽然无心,可却帮了我的大忙,这近十年我都没有参透的内功法门,我已经领悟了!”

    凝烟哪里知道断楼在说什么,完颜翎却是明白,问道:“是你冷师父教给你,你却一直参不透的那几句吗?”断楼点点头道:“是的,说来也真是巧,这内功法门的关键,居然和这三棵将军柏一一对应,我以前虽然就知道这桩故事,但若不是一边练功一边听你们说,也居然想不到这层关系,也可以说是一份奇缘了。”

    完颜翎轻轻捶了他一下道:“别卖关子,快说!”断楼盘腿坐下,娓娓道来:“我之前一直按照内功口诀练习,让真气在经脉中游走,固然可以积攒起来许多内功,可是都封闭在身体中不能外流,所以昏迷之后,才会周身僵硬。赵掌门说得不错,那确实是由于丹田中积攒了太多的真气,把身体都撑硬了。”完颜翎悟道:“就像那棵大将军柏一般?”

    断楼点点头道:“没错,其实积攒真气只是内功修行的第一步,只有将内功释放出去,才能真正让一招一式发挥出威力来。可人是不能以丹田直接伤人的,必须发散到拳掌腿脚中,所以……”完颜翎拍手道:“所以,就要像二将军柏一样,把丹田放空,让真气聚集在四肢,才能够更好地出手!”

    断楼道:“正是如此!一般的内功修炼属于静功,内里原本就储存在丹田之中,靠的是一呼一吸吐纳让内外交融,因此不必刻苦练习,自然而然的就能让内力顺着平日练功的路径释放出去。可师父这门内功却又大大不同,是通过不进不出,利用气血的流动刺激周身大穴,酝酿的是自发的功力,固然能让内力迅速增长,可是却不具备天然的内外交互通路,因此按照一般的释放内力的法子根本就不行,须得让丹田宕空,才能将真气挤到四肢中去。”

    完颜翎天资聪慧,明白了这一层,那“巨燥则不盈”也就豁然开朗了,不用断楼解释,接下去道:“那么然后,就要让真气从四肢细微穴道中流出,从而克敌制胜,也能让内功源源不断地修炼。而由于此时气血流动,所以会周身燥热,就好像那三将军烧坏了树皮一般!”转念一想,又道:“不对啊,这法门如果真的如此的话,你刚才怎么会是那副模样?”

    断楼笑:“你忘了前面还有一句:顶不若下!就是让练功者在分散自己的内力之时,不能聚集在头顶,而是要越往下越多,才能发挥出这内功的极大威力来,不然气血充盈头颅,自然有性命之忧。我从小跟师父练习轻功,可是他点水无痕的本事我却一直学不来,想来正是因为他脚下积攒了大量的内力,才能有如此身法。”转而笑道:“只是我刚才突然参透了这多年未解的难题,一时过于兴奋,分散内力时没有注意,这才出了岔子。只要以后稍加注意,就不会再有意外了。”

    完颜翎大喜道:“如此一来,你还真是因祸得福呢!”起身对凝烟道:“凝烟姐姐,你真是帮了大忙了!”想再说两句感激的话,千言万语涌到嘴边,竟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凝烟不通武学,断楼和完颜翎说了半天,她却一个字都没听懂。只是看两人的表情如此兴奋,想必是一件喜事,便也替他们开心,笑着摇摇头道:“我只不过是随口一说,能帮上你们,我也是高兴得很。”

    三人正不胜之喜,凝烟一抬头看看窗外,“哎呀”一声道:“不知不觉都这么晚了,他们的晚课应当结束了,恐怕会有人过来,我得赶紧走了!”说着,连忙收拾起饭盒,连带中午盛粥的木桶也提在手里,摇了三下铃铛,沿着梯子从铁门走了出去。

    凝烟走出地牢,四下看看无人,长出了一口气,正想推门离开,突然听到呵呵两声冷笑,一个声音道:“原来你还和他们两个成了好朋友,聊得好兴致啊!”

    凝烟心中一惊,抬头一看,顿时面无人色,何路通正坐在院墙上看着自己,手里两个铁器转得咔咔作响,“啊”的一声,手里的饭盒掉在了地上。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