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风楼断翎传》>《风楼断翎传》第十六章 锋芒初试:月下

《风楼断翎传》第十六章 锋芒初试:月下

作者:雨阙

    “少掌门”自然就是赵钧羡,断楼暗叫不妙,要是直接出门,那肯定就撞上了,到时候少不了又是一番纠缠。凝烟四下看看道:“快,躲进柏树里!”完颜翎不明白道:“什么?断楼悟道:“好主意!”来到柏树前,口道:“走!”一手拉着完颜翎,一手拉着凝烟,一纵身跃进二将军柏中。这柏树高六丈,腰身四丈,树心已空,三人躲在其中绰绰有余。

    进入其中,完颜翎兴奋道:“这就是二将军柏啊,真是有趣!”断楼道:“行了别感叹了,再让他们发现了。”完颜翎嗤鼻道:“真是,那你这功夫不是白练了。凝烟姐姐,你说对不对?”

    凝烟此时早已经涨红了脸,轻声道:“断楼公子,你快放开我。”

    断楼微微一惊,这才发现刚才自己情急之下拉着凝烟的手就跳进来了,现在都还没有松开,不禁大为尴尬,像是抓了一块火炭一样松了开来。凝烟抽回手低下头,轻轻捏弄着袖口。

    这将军柏周身生着许多裂缝,正好可以看到外面的情况。三人盯着外面,只见赵钧羡醉醉醺醺、跌跌撞撞地走了进来,手里还提着一壶酒,在月光下看得出红光满面,口齿不清地道:“我今天……高兴!我爹夸我了,他……他夸我武功练得好,说我,内功大进!嗝……可是我不知道他说的那长啸声是什么意思,我下午……打坐凝神,什么都没听见。唉,你们听见了吗?”他回过头来,对着身后的三名侍女道。

    完颜翎暗笑道:“这赵少掌门年纪看起来不小了,不过是他爹夸了他几句就如此高兴,跟个小孩子似的。要是他们知道那啸声是断楼发出来的,指不定又会怎么想呢!”再看他身后那三名侍女,都是淡紫衣衫,手持长剑,裙袂翩翩。为首的一个鹅蛋脸,柳叶眉,眼神深邃;第二个丹唇皓齿,目如丹凤;第三个看起来年龄小一些,眼神说不出的活泼灵动,开口道:“我们听到了,想必是少掌门练功到了一定境界,不自觉地发声长啸,可是自己痴迷其中,反而什么都没有听到了。”

    完颜翎自然是不认识这几个人,但最后一个侍女的声音听着熟悉,便是白露,那想必前面的两人就是凝烟所提到的纤罗和朱华了,担任赵钧羡的贴身护卫。完颜翎打趣道:“断楼,你看凝烟姐姐的三个姐妹,还真的是一个比一个漂亮,你说我和这几个比起来,哪个最好看?”断楼眼睛贴着树皮看得真切,喜道:“那个!那个!”完颜翎登时不乐意,眉梢倒竖,伸手在断楼大腿上狠狠一掐道:“你说什么?”

    断楼疼得呦呦轻叫,打开完颜翎的手道:“你干什么啊?”完颜翎道:“呸!还我干什么?你个小淫贼,看上哪个小美人了?”断楼一边揉腿一边道:“什么小美人,我说的是剑。你看,赵钧羡背后背的,是不是墨玉双剑?”

    完颜翎向外一看,赵钧羡背后背着一黑一白两把四尺长剑,不是墨玉双剑是什么?便轻轻打了一下断楼道:“那你现在再回答我刚才的问题。”断楼一脸茫然道:“什么问题?我光看剑了,你问什么了吗?”他方才全神贯注,完颜翎说什么话压根就没听清。完颜翎气不打一处来道:“好啊,那你以后跟剑过日子去吧!”凝烟见完颜翎使小脾气了,甚是有趣,抿唇轻轻笑了起来。

    外面赵钧羡自然是什么也没听见,笑道:“我武功高了,柳妹她也不会不理我了。这说起来,还得算地牢里这俩人一份功劳,我……我得给他们敬酒!”

    这话一说,断楼和完颜翎都是一惊,凝烟轻声道:“不碍事的。”后面纤罗上前道:“少掌门,这地牢的钥匙在凝烟那里,我们进不去,不如还是先回去吧。”断楼心道:“这赵少掌门倒真是个好人,还能想着我们两个。”凝烟道:“我跟我三个姐妹都说了,她们会护我周全的。”

    赵钧羡好扫兴,便道:“那好吧,正好,我也去给凝烟敬个酒,要不是她,我爹都不会去找我呢……唉不对,这里怎么有一个饭篮,凝烟应该来了啊?凝烟,凝烟?”

    凝烟暗叫不好,忘了收拾饭篮了。正为难之时,忽然有人道:“少掌门,你怎么也过来这边了?”三人向门口一看,何路通走了进来。完颜翎暗骂道:“这个臭矮子怎么又来了。”

    赵钧羡见何路通走了进来,拱手道:“何大哥,你怎么也来了。”何路通笑道:“上面太过嘈杂,这边月色如此之好,我过来散散心。少掌门这是?”赵钧羡提起酒壶道:“爹今天夸了我,我高兴,想着这地牢里的俩人也有些功劳,来跟他们喝两口酒。可是这里只有一个饭篮,人却不见了,凝烟也不在。”

    何路通脸色一变,暗道:“不好,难道他们……”连忙上前,对着地牢连叫两声,自然无人回应。何路通回头道:“少掌门,不用找了,他们应该是已经跑了。”

    这边树里凝烟可慌了神,问道:“这,怎么办啊?”断楼想了想道:“没办法,只能拼手一搏了,要是他们大张旗鼓地宣传出去,赵老头一出手就更跑不了了。”对这完颜翎一点头,脚下一点从树中一跃而出,飞身落在地上,喝道:“何路通,别找了,我们在这里!”

    赵钧羡一回头,看见断楼竟然从树里跳了出来,酒醒了一半,连忙拔出剑来道:“断楼,你是怎么逃出来的?你把凝烟怎么了?”何路通冷冷道:“少掌门何须多问?臭小子,这可是你自己跑出来的,怨不得我下狠手了!”说着摆起架势道:“来吧,我让你先出手!”后面纤罗等人犹豫了一下,也都拔出剑来指着断楼。

    完颜翎在树里听见声音,心道:“不好,断楼手无寸铁,打不过他们这么多人联手。”看了一眼凝烟,计上心头,低声道:“凝烟姐姐,委屈你一下。”凝烟不解其意,道:“什么?”还没反应过来,完颜翎突然伸出手捏住她的脖子,另一手扶住她的腰道:“走!”一下子跳了出去,对着何路通等人喝道:“谁敢动手?再敢动我就掐死她!”

    纤罗等齐道:“凝烟!”赵钧羡见此变故,大惊,想上前去救又不害怕伤到凝烟,怒道:“好啊,我还一直当你们是个重义气的好人,没想到居然要挟一个弱女子!早知今日,我当时就不该让凝烟给你们送饭送药。”

    断楼略带惊异地回头看了一眼,明白了完颜翎的用意,但赵钧羡如此说,确实令他有些愧疚,便道:“赵公子,不是我二人有意为难。只是还请你将我母亲的剑归还,放我们下山,我和翎儿保证,金军绝不会侵犯嵩山!”

    何路通呼呼笑道:“臭小子,还敢威胁我!”袍袖一挥扑身上前,攻了过来。赵钧羡高声道:“何大哥,不要!”何路通却是置若罔闻,此时凝烟在完颜翎手里,有什么损伤也和他无关,因此反而大胆了起来。他的铁球被惠岸扔了,一时又没有可替换的备用品,但他自恃功力高出断楼许多,便毫不忌惮空手来斗。

    断楼见他拳掌交杂,来势汹汹无孔不入,不敢大意,连忙一手“拨云见月”来抵挡,只听砰砰砰砰几声,两人已经拆解了数招。说来也奇怪,断楼感觉何路通的出招虽然极为迅速,可自己却是眼到手即到,随心而动毫不费力,每一招每一式都轻松化解,而且还有还手的余地,心中大喜。其实这不过是他内功进境之后,气息更加流动自如,恣意挥洒,不但速度大为提升,而且力道也是今非昔比。

    今夜月色昏暗,旁边观战的人看不清二人动作,只听到猎猎风响,时不时一人高纵入月影中,都是不肯让步。两人交手一阵,断楼丝毫不落下风,何路通奇道:“这小子什么时候身手练得这么好?”越发地焦急,心数着已经过了五十多招,若是不能在百招之内拿下这个小子,自己副掌门的面子往哪搁,不如一鼓作气收拾了他。想到这里,口中叫道:“好小子,看这招!”足尖一点向后跳跃,两手一合一转又一张,呼地向外一推,掌中劲风顿起,咆哮着向断楼攻去。

    他用的这是嵩山少阳掌中的“金乌破空”,是最凌厉炽热的功夫。完颜翎见状道:“断楼,给他点颜色瞧瞧!”断楼也有心试一下自己的内力,便道:“好!”一手护于丹田,另一手在空中画了一个圈兜住真气,胸腔中“嗝”地一声大响,双手平平地推了出去,正好撞上何路通的掌风。断楼只感觉两臂一沉,退后两步,咬牙撑住,丹田中又是隆隆两声响,砰的一下爆出奇大劲道,将何路通的掌力一下子推了回去。

    何路通惊道:“你哪来的这么深厚的内力?”断楼也不说话,一口气憋得足,又将何路通顶出去数步。何路通心下惊慌,这“金乌破空”来势虽猛,可是后劲不足,被挡下第一波攻势之后,再无余力能和断楼的内功相抗衡,只能连忙运气抵挡。只听“轰”的一声,两股奇大的内力撞击在一起,直冲得地上尘土飞扬,柏叶也纷纷落下。

    两人顶了半柱香的功夫,断楼却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反而是一浪高过一浪。何路通咬牙道:“臭小子,你来真的啊?”断楼不知道他什么意思,便道:“谁跟你来假的?”手里又加了一分力道,何路通惊慌不已,也不敢开口说话,只得全力应对。他原本想用猛招压制住断楼,没想到弄巧成拙,这小子上来就要和自己玩命了。

    怎么说是玩命?要知道虽然越是顶尖的高手,内力就越深厚,可也就越是忌讳跟人直接对拼内力,一旦两边功力全开,那就是谁也没法讲究什么招式,就看哪边的功力能压过另一边。尤其是当双方势均力敌的时候,谁都不敢先松劲,不然一股内力迎面打来,非死即伤。可要是谁都不松劲,就非得等到其中一个人气血枯竭才算分出胜负,可到那时候,这条性命也就没有了,另一个人只怕也功力全失,是半个废人了。

    其实断楼本意也并非如此,只是他现在虽然内功大增,却并没有一套成熟的掌法或是拳法,能协助他控制功力的释放,因此一出手就是纯正的丹田之气,直接对拼内功,等到发现的时候,已经是退无可退、无路可走的地步了。两人相隔丈余远,谁都没碰到谁,却都是咬紧牙关,掌风在中间呼呼作响。何路通内力固然要比断楼深厚,可是却不如断楼这般通畅自如,因此反倒渐渐落了下风。

    完颜翎原本看断楼武功和内力大进,正连连叫好。可过了一会儿之后却发现不对,断楼脸上红一阵白一阵,脸上也渗出大滴大滴的汗珠,惊道:“断楼,你怎么了?”刚想上去,赵钧羡却是明白,一把将她拦住道:“不要上前,不然你俩都会受伤。”他担心何路通会有所闪失,上前道:“两位,何必如此。我放你们走便是。我数一二三,两边同时收手,来,一!二!三!”却是无一人收手,都怕对方使诈,因此根本停也不停,反而更加猛烈。

    完颜翎急得跳脚却是无计可施。凝烟想了想,忽然对着何路通身后道:“惠岸师父,你来了,快动手!”何路通心里一惊,头微微一回,掌下松了半分力气。这一松,断楼手中立马察觉,低头一推,风声一下子将何路通的掌力吞没,呼啸而来,“砰”的一声正中何路通胸口。何路通哼都没有哼一声,仰头向后飞了出去,整个身体砸在饭篮上,把个硬木的饭篮砸得七零八落,里面的碗碟也碎了一地。

    断楼也几乎用尽了最后一丝力气,收了内力,身子软软地倒了下来。完颜翎一声惊呼,撇开凝烟上前扶住断楼。赵钧羡见状,一把将凝烟拉到自己身后,又上前查看何路通。他眼睛紧闭,直直地躺倒在地,鼻息也极为微弱,看样子受伤不浅。赵钧羡大怒,起身拿剑直指二人道:“好啊你们,居然使诈,我今天一定要好好教训一下你们,也看一下我武功的进……”

    话还没说完,只听“当”的一声闷响,赵钧羡觉得脑子一阵发蒙,眼前一黑晕了过去。他一躺倒,露出背后站着的凝烟,手里拿着一根硬木棒,好像是饭篮的提手。

    断楼和完颜翎愣愣地看着她。凝烟好像也被自己吓了一跳,忽然丢开木棒,双手颤抖着捂住脸。白露呆呆地道:“凝烟姐,你还会打人啊?”

    纤罗见状,叹了一口气道:“这样也好,省得再打起来,少掌门恐怕也得伤成臭矮子那个样子。”朱华从赵钧羡身上取下双剑,迟疑了一会儿,交给凝烟道:“妹妹,你可想好了?真的要跟他们两个走吗?”

    凝烟点点头,纤罗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就不拦你了。”拿剑柄指着断楼道:“小子,你叫断楼是吧?我妹妹性情温和老实,你要是敢欺负她,我们姐妹三人一定饶不了你!”完颜翎接口道:“放心,他不敢的。不然不用你动手,我就饶不了他。”

    纤罗点头道:“这还差不多。”收剑入鞘道:“正好我们在这里,也省了许多麻烦。朱华、白露,你们两个护送他们三人下山,避开沿途哨卡。这里就交给我来处理吧。”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