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风楼断翎传》>《风楼断翎传》第十七章 函谷青牛:激斗

《风楼断翎传》第十七章 函谷青牛:激斗

作者:雨阙

    断楼正想换个方向甩开后面的人,却不知从哪里冒出一个好管闲事的老头,便道:“老伯,后面有人在追我们,一会儿他们过来了,您可千万不要说出我们的行踪啊!”老头眯着眼道:“是不是你抢了人家的两个如花似玉的闺女,人家要来追回去?那这样的话,我可得实话实说!”完颜翎急道:“老不正经的乱说什么,小心我撕烂你的嘴!”

    老头先是一愣,随后大笑道:“小丫头长得白白净净,说出来的话挺黑。好啊,你们也不用撕烂我的嘴,不如直接杀了我,这样就不用担心我暴露你们的行踪了。”说罢便躺倒在板车上,草帽沿一压,翘着脚吹起了口哨。

    完颜翎刚才只是随口一说,哪里是真的要撕烂他的嘴?这老头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到让她有些气急败坏。背后黄沙帮众人的声音越来越近了,凝烟道:“就这么跑下去也不是办法,不如先找个地方躲起来吧。”断楼想想觉得有理,便返身折回乱石林,找了一块较为巨大的岩石躲在后面。完颜翎担心道:“那那个老头怎么办?”断楼道:“没办法,只能指望他不开口了。总不能真的杀了他吧。”

    说话间,沙吞风已经带人追了上来,三人连忙屏息凝神,暗暗观察。众人四下看看,这一片空地,也听不见脚步声,实在是不知道断楼等人跑去了何处。一眼瞥见旁边的老头,便对着黄沙五毒使个眼色。紫毒蝎上前去,叫问道:“哎,老头,快起来!我们帮主有话要问你。”老头抬起帽檐,伸个懒腰起身道:“要问我什么事啊?”紫毒蝎道:“不管什么事,待会儿问你什么就如实回答,要是有半句假话,小心我废了你这把老骨头。”说着拿手里的毒钩晃了两下,以示威胁。

    老头笑笑不以为意。沙吞风走上前来道:“老头,刚才你可看见三个人从这边经过?”老头道:“这刚才连你们在内经过许多人,我老头子都眼花了,你说的是什么样的三个人啊?”沙吞风道:“一男两女,年纪不大。男的褐袍灰衣,女的一个红衣,一个黄衫。”老头故意沉思了一会儿道:“哦哦哦,见过见过,他们刚过去!那两个女娃娃,是不是都还长得挺标致的?”紫毒蝎道:“你哪那么多废话,既然见过,他们到底去哪里了?”老头皱眉扶额道:“哎哟哟,这岁数大了记性不好,你让我想想。”

    完颜翎气道:“我看这老头,多半最后还是会说的!”断楼心中暗暗盘算,这老头要是说出来了,自己所处的位置再往前走就得和黄沙帮正面交锋,还不如去对付何路通那几块料,相较之下还要容易些,便轻声道:“我们往回走。”完颜翎会意,三人刚要转身,便听见后面紫毒蝎不耐烦道:“老头你快点,到底想起来没有?”老头道:“想起来了想起来了,可是我还不能告诉你们。”

    三人都吃了一惊,这老头子在搞什么鬼?便停下来侧耳细听,果然沙吞风大怒道:“臭老头,难不成你是要跟我作对,维护他们吗?”

    老头道:“你先别急,我得把事情弄清楚了才好决定告不告诉你啊。我先问一下,你这么急着追人家,那两个女娃娃是你闺女吗?”

    沙吞风虽然没有剃度,但仍是出家人,哪里来的妻室?更别说女儿了。老头这话一问,沙吞风面带怒色,帮中弟子也是齐声呵斥。老头笑着摆摆手道:“好好好,那既然人家没抢你闺女,你们为啥要这么气势汹汹地追人家呢?”沙吞风压住火气道:“这三人里面有两个,跟我有些过节,我要找他们报仇!”

    老头仍是不紧不慢,问道:“哦,原来是寻仇的。那你追上他们,打算怎么处置啊?”响尾蛇道:“哎我说老头,你管的还真挺宽!我们就算要将他们碎尸万段,又跟你有什么关系?”老头讶道:“碎尸万段?那可真是血海深仇啊!到底是什么过节,跟我说说呗。”沙吞风心中急躁,可又奈何这老头不得,便道:“他俩曾经暗算伤了我,我要杀了他们,以消心头之恨!”

    老头道:“哦,原来是这样。多大点事嘛,年轻人出手毛躁,胜败更是常有的事,何必如此较真?不如就当给我个面子,算了吧。”

    沙吞风彻底按捺不住自己的怒火,大声喝道:“臭老头,你算什么东西,还让我给你面子?我先宰了你再说!”说着抡起月牙铲便向老头天灵盖砸去。断楼在一旁看得真切,连忙叫道:“住手!”想跑过去阻止已经来不及了,随手在怀里一摸掏出个不知什么物件,刷得甩了出去。沙吞风耳边听得风响,道是暗器来袭,连忙半途转路用月牙铲格挡。只听“当”一声,一个锦袋被打飞了出去,正落在老头坐着的平板车上。

    断楼料想也藏身不住了,索性挺身站出。沙吞风见是断楼,呵呵笑道:“好小子,你终于肯出来了。”完颜翎也跟了出来道:“丑八怪,你要找我们报仇,冲我们来便是!这个老头虽然多管闲事,可也是一片好心,你怎么就要随便伤及无辜之人性命?”

    老头笑道:“女娃娃,说话不客气,心眼倒是不坏。”沙吞风毫不在意,摆出架势哼一声道:“臭小子,自己的性命都保不住,还有闲心管别人?都给我上!”手底下帮众得令,以黄沙五毒为首叫嚷着冲了上去、完颜翎见状对断楼道:“你去对付丑八怪!”断楼点头道:“小心!”走上前两步,沉肩坠肘,丹田一震,喝道:“看招!”双掌带着巨力向前一推,劲风突起。那些功夫平常的黄沙帮弟子抵不住,一下子被冲出了一条道路。断楼瞅准空当,一下子越过众人来到沙吞风面前。手里刷得一抖,墨玄剑连出三招“拨云见月”“穿荆度棘”“云海蔽日”,上中下三路齐攻。沙吞风也丝毫不敢大意,一手用铲,一手用拳,交杂着且守且攻。当时之下,墨剑对铁铲,拳掌对拳掌,铮铮乱响臂影迷踪,不分胜负。

    完颜翎也横立清玉剑,一跃跳到了一座高耸的石柱上,嘻嘻挑衅道:“小丑八怪们,都来啊。”她的轻功是云华所传,前几日在地牢中和断楼一起修炼,内功也有所进益,跃上这几丈高的石柱并不是什么难事。那些黄沙帮普通子弟们就没这么好的身手了,只能挤在下面干瞪眼。因此完颜翎这一下抢占地利,自己的压力也大大减轻了。那板车上的老头看热闹,竖起拇指赞道:“小姑娘挺聪明,看你接下来怎么样了。”

    黄沙五毒互相看了一眼,点点头纵身跃起,也一下子跳了起来,各自站在一根石柱上。仍是响尾蛇沙锤指挥,百足蜈蚣长鞭远攻,花斑蜥和紫毒蝎紧握兵刃在中程严阵以待。黑蜘蛛身法轻盈,飞身来到完颜翎所在的石柱上。完颜翎笑道:“好啊,就让我用你试一下自己武功的长进!”黑蜘蛛轻蔑道:“那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说着腾起双爪,猎猎风响破空而来。完颜翎手中清玉剑一弹,脚下一点纵身斜刺。黑蜘蛛躲过,转而还手,转眼间已经过了七八招。

    完颜翎所在的石柱顶面狭窄,仅容两人并肩站立。现在完颜翎和黑蜘蛛交手,时不时便有一人跃起当空而下,另一人在下方挥袖抵挡。老头在旁边看着,只看一个红衣素裙,剑法飘逸,身姿翩翩,宛若惊鸿仙子。另一个黑衣黑袍,挥拳舞爪,诡异非常,直似魑魅幻影。再看这边沙吞风和断楼交手,更是半招都不松懈,拳掌剑铲越来越紧密。时不时隔空对上一掌,激得中间灰尘四起。当即来了兴致,高声喝彩道:“好小子,好女娃娃!年纪轻轻伸手就这么好。”断楼挺剑挡住沙吞风,急道:“老伯,你快走吧,不要一会儿误伤到你!”

    老头摇摇头道:“我本来就是出来玩的,这么一场好戏,不看那不是太可惜了?”不但没走,索性还侧躺了下来,却觉得胳膊下硌了一下。低头一看,是一个锦袋,里面硬硬的不知装了什么东西,想起刚才断楼用这个当暗器,心猜道:“这定是其中哪个女孩子给这小伙子的定情物,等我看一下,一会儿好好羞臊他一番。”便拿起袋子,解开一看,登时脸色大变,起身问道:“小伙子,你这袋里的青铁牌从何而来?”断楼觉得这老头疯疯癫癫没个正形,更何况此时斗得正紧,哪有功夫搭理他?便看也不看,随口道:“别人给的!”

    老头又要再问,沙吞风怒道:“死老头子,滚一边去!”顺势一脚,那平板车喀喇喇一下子被踢翻了,老头哼都没哼一声,便被压在了车板之下。那黄牛受了惊,哞哞叫着跑开了。断楼气愤道:“沙吞风,你太狠毒了!”沙吞风冷笑道:“那你打败我给他报仇啊!”

    这边完颜翎又过了五六招,已是稳压黑蜘蛛。另外黄沙四毒看着焦急,可又不敢贸然上前。完颜翎心道:“轻伤她一下就够了,以免其他人狗急跳墙。”这样想着,眼看剑尖就要刺中黑蜘蛛脖颈,突然收剑用掌,在她肩膀重重一拍。黑蜘蛛应声掉在了地上。

    完颜翎正自得意,再定睛一看黑蜘蛛掉下的地方,心中暗惊道:“不好。”果然传出一声惊叫,黑蜘蛛掐着凝烟的脖子走了出来,转身吐一口血沫笑道:“姑娘的武功确实远胜于我,就算我们五个一起上也未必打得过你。没办法,我只能拿一个挡箭牌了。”

    凝烟是聪明的人,知道自己不会武功,出去徒然添乱,因此便一直躲在岩石后。可没想到黑蜘蛛恰好掉落在她所在的地方。黑蜘蛛一见凝烟大喜,便点了她的穴道,作为挟持人质。完颜翎怒道:“黑蜘蛛,你挟持女子,算什么本事?”黑蜘蛛哼一声道:“我也是女子,就算挟持女子又能怎样?而且不是我有什么本事,而是要看你的本事。你动一下手,我就打她一拳;你动一下腿,我就踢他一脚;你要是动剑,我就用这双铁手挖下她的眼珠子!”

    完颜翎又急又气,可却无计可施。就这么一犹豫,百足蜈蚣瞅准机会长鞭一挥,啪地正中完颜翎后背。完颜翎感觉一阵剧痛,脚下一晃跌落了下去。还没站稳,黑蜘蛛身形一晃走上前去,伸手点住了她的穴道,顿时动弹不得。

    断楼在一边看见,心中焦虑,可是沙吞风步步紧逼,完全脱不开身。心一横,向后一退,口腔喉咙中共鸣一声长啸,两臂大开,“轰”的一股真气向沙吞风攻来。沙吞风一惊,不敢怠慢,也两腿一沉,身体前倾,双拳交叉,使出听风拳法中的上乘内功相抗。

    自从在嵩山上和何路通交手后,断楼已知对拼内功的凶险,可此时万分紧急,他也再无其他办法,只得舍命一试,好去相助完颜翎。

    响尾蛇在一旁惊道:“这小子内功如此深厚,恐怕师父占不到便宜。”便一挥手道:“兄弟们,上去协助帮主!让这小子看看咱们黄沙帮的厉害!”众人响应,杀气腾腾地冲了上去。

    刚走了几步,听见远处隆隆闷响,似乎是牯牛狂奔。还没反应明白,忽然一阵飓风从侧面狂飙扑来,顿时飞沙走石,地面尘埃沸沸扬扬席卷而起,有如山呼海啸一般势不可挡。那些黄沙帮弟子,连黄沙五毒在内,全都站立不住,几十号人就像几十个稻草人一般全都被吹到了半空中,嗷嗷大叫,直飞出数丈远才如同烂泥一般掉在了地上。立时风平浪静,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般,可这些人全都趴在地上呻吟,一个都站不起来了。

    这一切都发生在一瞬之间,沙吞风和断楼都是目瞪口呆,不由得同时收了掌力。回头一看,见方才的青衣老头不知何时站在了一边,一手背在背后,一掌轻抚身前,低眉浅笑。

    沙吞风纵横江湖十数载,还从未见过有人能发出如此排山倒海的掌力。当下又惊又俱,喝问道:“老头,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何要帮他们,伤我帮中弟子?”

    老头微微颔首,神态庄严,全无刚才的嬉闹表情。手中提起一个锦袋,露出半截暗绿色的铁牌,答道:“他手里拿着我庄中青元铁令,那就是我青元庄的恩人。既然有难,我尹老牛怎么能袖手旁观呢?”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