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风楼断翎传》>《风楼断翎传》第十七章 函谷青牛:宗师

《风楼断翎传》第十七章 函谷青牛:宗师

作者:雨阙

    “青元庄”三字一出,沙吞风面如土色,声音颤道:“你,你就是青元庄庄主,函谷青牛尹笑仇?”尹笑仇冷眼道:“怎么,你不是派人截杀过我的夫人和女儿吗?难道竟不认识我?”

    断楼跑到完颜翎和凝烟身边,帮她们二人解开穴道,听见这番对话,恍然大悟。半年前二人在大定府郊野,从正是从黄沙五毒手中救下了一对母女。那老夫人自称夫家姓尹,事后还赠送了一块青元铁令,说是时候若有难事,青元庄上下见此令无不尽力相助。当时断楼随手就把铁令放进了锦袋中,并没有放在心上,事后也渐渐忘却了。就连闲不住和尚盘点天下高手时提到尹笑仇,他都没有留意。被困嵩山时,这个锦袋贴身保管,并没有被搜拿去,就一直带在了身上。方才情急之下,手边并没有合适的物件,就随手掏出这个袋子甩了出去。

    现在意识到原来这个老头就是天下四大高手中排名第二的函谷青牛尹笑仇,都是心中一喜,暗道这下决然不用怕沙吞风了。沙吞风咽口唾沫道:“尹庄主说笑了,既然这几位是您的朋友,那我自然懂规矩。我们这就走,这就走!”

    尹笑仇道:“且慢。半年前劫杀一事,沙帮主难道就不给个交代吗?”说着伸手要去拉住沙吞风。突然沙吞风手里月牙铲如旋风抡起,只听一声机括响,不知从何处喷出一股红色的烟尘,打着旋向尹笑仇攻去。

    断楼想起数月前完颜翎在黄天荡所中之毒,不禁大惊,高声道:“前辈小心,这红烟可能有毒。”尹笑仇眉头一皱,轻轻一挥手,一道清劲随着他指尖的弧线散开,不急不猛,却是嗤的一下将那红烟尽数吹了回去。沙吞风一愣神,红烟反而扑在了他的脸上,顿时如火烧头骨、烙铁烫身,哇的一声丢下月牙铲,捂着脸大叫道:“我的眼睛,我的眼睛!”只见他双目肿大,脸红似火,与当时断楼的症状别无二致,只是严重得多。完颜翎笑道:“活该!”

    尹笑仇见沙吞风满地打转,痛不可当,冷冷道:“卑鄙小人!”身形一晃闪出数尺,等沙吞风抬起一张肿得猪头似的丑脸,迷迷糊糊看见似乎有人站在自己面前,挥拳来打。尹笑仇反手一抖,啪的一声,清脆的赏了他一个耳光,甩得沙吞风原地打了好几转。接着又是连连三下巴掌,把沙吞风跟个陀螺似的抽了起了。完颜翎在一边看得痛快非常,拍手笑道:“好啊好啊,再多打几下!”

    沙吞风虽然脸上负痛,双目看不清东西,可是内功并未受损,当下闭目屏息,听见一阵呼呼风响,知道是尹笑仇第五下巴掌要来了。手肘一抬正稳稳接住,只是抵不住尹笑仇力大,只觉周身一沉,双腿弯了下去,半点动弹不得。尹笑仇道:“听风辨形,不愧是大漠风沙里练出来的听风拳法。你若不用奸计认真和我打,也不至于如此难看。可现在,我就饶不了你了!”

    说着,斜掌加力一压,沙吞风顿时抵挡不住,膝盖一软跪了下去,给地面砸出两个凹坑。尹笑仇口道:“去吧!”握住沙吞风的胳膊一拉又一抛,将整个人滴溜溜甩到了半空中。随即袍袖一挥迎风而起,提起一脚,腾的正中沙吞风胸口。沙吞风啊的一声,嘴里喷出鲜血,身子像一摊烂泥般飞了出去,哐啷砸在一根石柱上,石柱登时断裂,将沙吞风埋在了下面。

    尹笑仇从出手到制服沙吞风,连那几个巴掌在内一共只用了八招,期间始终将一只手背在身后,就将这堂堂一派帮主沙吞风玩弄于股掌之间,毫无还手之力。断楼在一旁都看呆了,心中只有一个念头:“什么时候,我也能像这样呢?”

    这边沙吞风被埋在石堆下面,已是无力再站起来了。尹笑仇在远处看了看,见他动也不动,便想走上前去看个究竟。忽然乱石林中传出一个声音道:“阁下武功高绝,在下佩服,只是也没必要赶尽杀绝吧?”几人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一看,果然是周若谷,他慢慢悠悠在后面走着,这时候才摇着扇子晃了出来。

    尹笑仇道:“你是谁?”周若谷收起折扇,拱手作揖道:“在下铁扇门掌门周若谷,不知阁下的称呼是……”“尹笑仇。”

    周若谷微微一愣,随即笑道:“原来是函谷青牛尹老前辈,失敬失敬。晚辈对青元庄素来敬重,这下可真是自家人打自家人了。”尹笑仇点点头道:“铁扇门,听说过,在江湖上有些名头。怎么,你和这个人有什么交情吗?”周若谷道:“正是,这位沙帮主乃是在下的一个朋友,不知前辈可否高抬贵手放过他。”

    尹笑仇笑道:“这黄沙帮曾经派人截杀过我的妻女,如此事情,可不是一句高抬贵手就能说得过去的。”周若谷连道:“误会误会!这位沙帮主乃是西夏人,初入中原想混些名头,打算向贵庄讨教几招,只是下手不知轻重,这才冲撞了夫人和令爱,还请……”

    完颜翎在一旁忍不住道:“周若谷,你的本事都长在嘴上了吧?黄沙五毒袭击尹夫人和尹小姐的车驾时,我们两个就在现场,发生了什么可是一清二楚,你不要在这里胡说八道!”

    尹笑仇看看完颜翎和断楼,颔首微笑,再看看周若谷,仍是神态自若,挥一挥折扇道:“尹前辈,这两个人可都是女真人,而且还是皇亲国戚,那得算是咱们大宋的仇敌,你可不要被他们的一面之词蒙蔽了啊。”

    周若谷此言,自然是想利用二人的身份,挑拨尹笑仇的心意。断楼和完颜翎这一路因为女真皇室的身份吃了不少苦头,听他一说这话不禁暗叫不好,只能看尹笑仇作何反应。

    尹笑仇面无表情,继续道:“那又有什么关系?”

    断楼心中大喜,周若谷则是噎了一下,一时不知如何回应,只得干咳两声,拱手行礼道:“尹庄主,千不是万不是,晚辈在这里替他给您赔罪,不知可否给晚辈一个薄面?”尹笑仇道:“你的面子?很大吗?”

    周若谷起身,笑道:“晚辈的面子自然不算什么,可是晚辈这里可不是用自己的面子,而是一位柳先生的面子,不知道他的面子,够不够大呢?”

    尹笑仇想了想道:“柳先生?柳沉沧啊?”周若谷道:“正是,我和沙帮主都是受柳先生调遣。柳先生说过,他有很多朋友,希望行走起来,能给个方便。如果他的朋友们不肯饶恕,他便亲自登门谢罪。”

    尹笑仇“哦”了一声,盯着周若谷的眼睛道:“你这是在威胁我啊?”周若谷低笑道:“晚辈不敢,只是代柳先生致以问候而已。”

    尹笑仇呵呵轻笑了两声,随即笑声越来越高,最终哈哈大笑。周若谷道:“前辈……”尹笑仇倏然阴下脸厉声道:“够了!”一伸手将沙吞风从乱石堆中捞起,随手一甩扔在一边。周若谷拱手道:“多谢尹前辈。”

    说罢挥挥手,要将沙吞风带走,尹笑仇道:“等等。”周若谷回身道:“前辈还有什么指教?”尹笑仇道:“你回去告诉姓柳的,他不怕我,可我也不怕他。六年前我俩没分出胜负来,他要是不服的话,随时可以来找我,我尹笑仇恭候。至于其他的人……”

    尹笑仇顿了一下,看着周若谷。周若谷会意,点头道:“晚辈明白,惊扰了。”让四大护法扶起沙吞风。那些黄沙帮弟子也相互搀扶着,都是一瘸一拐地走了出去。

    断楼等见这些人走了,连忙上前下拜道:“多谢尹庄主救命之恩!”尹笑仇伸手将三人扶住道:“唉不用了不用了。”看看断楼道:“你就是半年前,在大定府救下我夫人和女儿的那个断楼吗?”断楼道:“是的,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既然看见了就不能不管。”

    尹笑仇打量了断楼一番,赞许地点点头道:“我夫人说的没错,果然是少年英侠,气度不凡啊。”将锦袋交还到了断楼的手上。再看看他身后的两个女子,问道:“这两位是……”

    完颜翎正要说话,这一起身却又动了心肺,背后又痛了起来。断楼连忙扶住她道:“尹前辈,翎儿她受伤了,不知前辈可否相帮一下,有什么事情晚辈过后定当如实禀告。”尹笑仇道:“没问题,我的青元庄就在不远处,你们随我来。”

    断楼谢过,和凝烟一起扶着完颜翎行走,过了半个时辰,便见到一处极大的庄院,青墙青瓦,布局甚是古朴,庄门高耸宽阔,悬着青铁匾额,上书三个小篆大字,正是“青元庄”。完颜翎赞道:“这庄园好气派!”

    门口两个青衣仆从看见尹笑仇,远远地便迎了上来,其中一个只剩独臂,正是半年前见过的那个车夫。二人道:“庄主,您又跑到那里去了?这要是夫人回来了,还不知道怎么着急呢。”尹笑仇道:“要是夫人在,我还敢出去玩吗?等夫人回来不许多嘴!”断臂仆从笑道:“知道知道。”

    完颜翎见尹笑仇方才就那样放过了周若谷和沙吞风,只当他真的是忌惮柳沉沧,正奇怪这排名第二的高手怎么会害怕排名第四的。这下才悟道:“原来他的妻子和女儿现在都不在家,吃过上一次截杀的亏,大概是担心再受偷袭了。”

    尹笑仇道:“行了,这位姑娘受伤了,快去取些药,叫庄里的医婆给看一下。”断臂仆从答应一声,向尹笑仇身后一看,又惊又喜道:“啊,是你!”见完颜翎确实伤势不轻,连忙将三人迎了进去。

    完颜翎的伤虽然面积甚大,但实际上并没有伤到主要血管,简单涂抹些药物包扎一下,便没有大碍了。断楼看过之后,也便放了心。三人稍微休整一下,便有庄丁来传话,说尹庄主在若水亭设了酒宴,要答谢三位。完颜翎笑道:“这尹庄主还真是客气,答谢我们三个小辈。也罢,我正好饿了,不吃白不吃。”

    三人跟着庄丁,一路兜兜转转,绕了好几个大弯才来到若水亭。只见此厅位于两道长廊交口,由八根青石柱支撑,亭角却并没有做成飞檐高翘,反而如水涡般外旋下垂,显得独具一格。尹笑仇摆了一大桌宴席,早已在此等候。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