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风楼断翎传》>《风楼断翎传》第十七章 函谷青牛:千年

《风楼断翎传》第十七章 函谷青牛:千年

作者:雨阙

    断楼等三人各自行礼,再次感谢尹笑仇今日的相救之义。尹笑仇摆手道:“哎,你小小年纪,就能舍生忘死相救我妻女,难道我尹笑仇就没有这般江湖义气吗?请!”

    此时尹笑仇已经换下了草帽短衫,穿了一身宽大的深色青袍,发束方巾幞头,身材高大英武,须发灰白。面容看起来饱经风霜,但却坚定威严、风神轩举,举手投足之间更是透露出豪放不羁、大气疏荡,可眉目中又流出一丝温和可亲,当真是一派大宗师气概。

    几人坐定,尹笑仇道:“方才匆忙没来得及问,这两个姑娘,可都是你的媳妇吗?”

    他说这话语调甚是正经,显然是真诚询问,可断楼却大为窘迫,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番非亲非姻的关系,凝烟更是羞红了脸低下了头。只有完颜翎还算淡定,轻轻一笑道:“老前辈说话又不正经了,不过到现在还没有介绍,也是我们失礼了。我叫完颜翎,是他的妹妹,这位凝烟姑娘,是我们的姐姐。”

    凝烟站起身,对着尹笑仇深深又施一礼,尹笑仇点点头。完颜翎如此介绍,既算是说了实话,又省去了许多解释的麻烦。她方才看尹笑仇并不介怀二人女真人的身份,便也没必要隐瞒自己的姓氏。

    果然,尹笑仇似乎对于几人的来历也并不在意,只问个姓名也就罢了,没有再说什么。断楼补充道:“对了尹庄主,半年前,就是翎儿和我一起对付的黄沙五毒。”

    这倒让尹笑仇有些意外,道:“哦?我听夫人说是两个少年侠士出手相救,怎么其中一个,竟是一位姑娘吗?”完颜翎笑道:“尹老伯,您还别不信,要说这女扮男装的本事,我还没输给过别人呢。”

    完颜翎不称呼他为尹庄主或尹前辈,直呼他老伯,尹笑仇毫不在意,反而甚是高兴道:“这小姑娘口气倒是不小,不过要说女扮男装,我可是知道一个比你厉害很多的人啊。”完颜翎道:“是吗?那有机会让她来跟我比比啊。”尹笑仇抚须笑道:“哪有那么容易,我也是许久不见她了。”

    断楼忽然想起一件事情,从怀里摸出那个锦袋,取出青元铁令,交还给尹笑仇道:“尹前辈,当时夫人说,凭此青元铁令可以请贵庄相帮一事。现在前辈在危难之时出手相救,已是帮了我们大忙,这块铁令理当奉还。”

    尹笑仇看看断楼,接过青元铁令道:“我早就曾听夫人说起过,她给了当初那个相救的少年一块铁令,我也一直托人四处探访,却没想到今日在此相见。只是你为何不早拿出来,这函谷关附近,我青元庄还是说得上话的,也免了之前那一番纠缠。”

    这可真让断楼有些不好意思了,他挠挠头道:“晚辈狂妄,当时老夫人先赐以金银厚礼,晚辈没有收。后来又相赠贵庄铁令,晚辈觉得却之不恭,便随手收下了。事后却没有挂在心上,便给忘了……”

    完颜翎无奈地看了断楼一眼,尹笑仇也是哈哈大笑道:“随手收下?我青元庄的铁令从不随便赠人,多少人想要都要不到。那些要到的,恨不能找根绳挂在脖子上招摇过市,你可倒好,居然给忘了。我青元庄立威至今一千五百多年,还从没有送东西送成这个样子呢。不过我说了,刚才之事,也是我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就是个寻常人也会如此,不能算在这块铁令上,你还是拿回去吧。”说着便将铁令放在了桌上,推到断楼面前。

    他毫不在意的说起“一千五百年”这个数字,把完颜翎和断楼都吓了一跳,手里的酒杯都晃了一晃。尹笑仇见两人发呆,问道:“怎么了?”凝烟在一旁看见,轻笑道:“前辈,你刚才一出口就是一千多年,把这两位给说懵了呢。”

    尹笑仇一愣,随即哈哈大笑,断楼和完颜翎仍是没回过味来。也是难怪,寻常门派,能纵横江湖十几年已可算是盛极一时,若是能绵延数十年上百年,那更是屈指可数,青元庄居然能创派一千五百年屹立不倒,至今仍然叱咤风云,那恐怕全天下也只有这一家了,两人怎能不惊讶。

    完颜翎拉住凝烟道:“姐姐,你怎么一点都不惊讶,是原本就知道的吗?”凝烟点点头道:“我虽然不懂武功,可到底也是个江湖人,这赫赫有名的青元庄,从春秋战国到现在的千年传奇,又怎么会不知道?”完颜翎拍手道:“好啊好啊,那姐姐你快来讲讲。”

    凝烟摇摇头笑道:“翎儿,你这是傻了不是?尹庄主就在你面前,怎么能让我讲呢?”完颜翎吐吐舌头,转而托着脑袋,笑嘻嘻地看着尹笑仇。

    尹笑仇见她如此古灵精怪,也来了兴致,笑道:“好,那我就跟你们讲讲。”放下酒杯道:“你们可知,老子当年写过一本书,叫《道德经》?”

    断楼道:“晚辈虽然对于道家学派不甚精通,但《道德经》乃传世名作,小时候也是学过的。”尹笑仇道:“那你可知,当年老子是怎么写出《道德经》的?”断楼道:“这个故事我也有所听闻。据传,老子当年骑青牛西出函谷关,当时的函谷关令尹喜……尹喜?!”断楼突然眼前一亮,问道:“难道青元庄,就是……”

    尹笑仇点头道:“不错,我青元庄的初代庄主,正是当年的函谷关令,尹喜。《道德经》虽然只有五千言,可文意深奥,包涵广博。不仅有修身、治国、用兵、养生之道,更是一本高深莫测的武学大典。上善若水,则上武至柔;内圣外王,则内盈外冲;无为而治,则是无招胜有招,还有其他的更是三天三夜都说不完。总之,尹喜老庄主就凭这这份《道德经》,苦心钻研数十年,创立了这世上第一套成体系的内家武功——袭明神掌!”

    断楼和完颜翎听得入了迷,不由得心向往之。尹笑仇也越说越高兴,喝一口酒继续道:“这之后的千百年,青元庄历代庄主都在尹喜老庄主的基础上,不断从老子书中挖掘新的灵感,创造新的武功。《道德经》并不是呆板的招式讲解,而是一套包罗万象的武学总纲,因此世世而新,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也正因如此,我青元庄才能历经千百年威名不减。”

    完颜翎道:“那您刚才用来对付沙吞风的掌法,就是这袭明神掌吗?”尹笑仇点点头。完颜翎兴趣大起道:“既然如此,我们刚才只看了两招,不够尽兴。您能不能给我们演示一下全套的袭明神掌,让我们饱饱眼福?”

    完颜翎跟尹笑仇相比,怕是小了两辈都不止,却让他给自己演示武功,断楼觉得甚是不妥,拉一下完颜翎道:“翎儿,不可胡闹。”

    尹笑仇倒是毫不介意,反而起身道:“好!我也许久都没有活动筋骨了,今天就当操练一下。来,随我到院中,我给你看一看这一十三路袭明掌!”

    断楼心中自然也是想看,见尹笑仇答应得如此痛快,大喜过望,对他的豪放和不拘小节又加了一分敬重。连忙称谢,也起身来到院中。凝烟虽然对武学不感兴趣,到底也是好奇,便一同跟来了。尹笑仇走在院中道:“演练归演练,为了不伤到你们,我只演招式,不用内功,看好了!”说着便摆起架势,在院中打起拳掌来。

    断楼看尹笑仇在院中演练这袭明掌,只见他时而如飞燕腾空十丈有余,紧接着便双臂大张直直掉落下来,看得人心头一紧,可待到离地面不足一尺的地方时,又突然身子直直立了起来,双脚竟然正分毫不差地踩在地上。紧接着身体倏忽后倾,单脚点地直直后退,左手伸掌正对兑泽之位,右手掣肘面对震雷之位,待到后颈几乎撞到墙壁时,双手方位瞬间变换,又稳稳停了下来。一招一式,都是这般险中出奇的身法,稍有差池都难免筋断骨折,让旁人看了心惊肉跳。

    这尹笑仇虽然只是在演练招式,全然没用内功,旁边断楼站在数丈之外仍然能感到阵阵掌风,暗暗惊讶。再回想起方才他一掌击飞数十名黄沙帮弟子,自己虽然练成了冷画山的内功,但却和顶尖高手相比仍是望尘莫及。可冷画山既然是天下第一高手,自己又到底差在了哪里呢?这样一想,不由得心绪又飘了起来。

    完颜翎浑然不觉,只是看演武精彩,连连拍手叫好。尹笑仇演武完毕,看断楼似乎有些出神,便径直走过来问道:“小子,这全套的袭明掌我从来不给庄外人看,你可是第一个。怎么,我青元庄祖传的功夫入不了你的眼吗?”

    这话一说,断楼的思绪给打断了,一时茫茫然不知说什么。完颜翎见状,猜出了断楼的心思,扯了他一下,满脸俏皮地说:“断楼,我看这尹前辈明明是在耍赖,说要给我们演传承自《道德经》的袭明神掌,可谁不知道老子讲‘上善若水’,道家更是讲究以柔克刚。可我看他招招刚猛非常,哪有半点柔和的意思?而且说是十三路,刚才明明就只演了十二路,你说是不是?”

    尹笑仇哈哈大笑,说道:“你这女娃娃眼光倒是更毒辣,不错,这袭明神掌确实是有十三路,但但凡人还要活,这第十三招掌法就使不得。”

    断楼连忙对着尹笑仇作揖:“晚辈不知前辈掌法机密,还让前辈演练掌法,实在是得罪了。”尹笑仇微微点头,说道:“你这小子虽然是女真人,礼数倒是比那些宋人还全,无妨,我们进屋边喝边聊。”说完拉着断楼的手便走进屋内。

    完颜翎原本只是觉得有点奇怪,为了帮断楼圆场随便说说,没想到竟果真如此,顿时兴趣大增,怎能不问下去,喝了两三杯之后,就撒着娇非要他把话说清楚。

    尹笑仇也来了兴致,一边端着酒盅一边说:“姑娘,你可知我这袭明掌的来历?”完颜翎道:“老伯你方才不是说了,是初代庄主尹喜所创吗?”

    尹笑仇接着说:“这袭明掌,就是我青元庄首代庄主尹喜所创,到现在已经一千五百多年了,这中间不知道出了多少英雄好汉,从来都是武林至尊,连历代朝廷都毕恭毕敬。到了隋唐时期,那洛阳王王世充倒行逆施,随便编个罪名就要把函谷关全部男丁充军,我青元庄第四十七代庄主尹平天路见不平,将那来抓人的狗官一掌打死,惹得那王世充大怒,居然发兵来攻打,可我青元庄岂是贪生怕死之辈,为保函谷关百姓太平,全庄上下,连带妇孺,和那王世充的两万精兵在那城头打了五天五夜,最终全庄尸骨都埋在了城墙下。”

    断楼原本就敬佩尹笑仇豪爽大气,听完这话更是敬佩。完颜翎却听得蹊跷,直问道:“尹伯伯,那既然如此,青元庄又是怎么存在至今的呢?难道是有人拼死相救,保下了尹家血脉?”尹笑仇摇摇头,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接着说道:“丫头,并非如此。尹庄主当年不过二十四岁,尚无子嗣,是他当时的一个结义兄弟,叫做独孤修德。独孤家和尹家乃是世交,再加上他的亲生父亲常年在外,因此独孤修德从小在青元庄长大,受老庄主抚养长大,和少庄主更是情同手足,也曾受老庄主传授过青元庄的入门功夫。尹庄主死后,他为庄主报仇,杀了王世充,重建了青元庄,延续至今。”

    完颜翎接下话头:“那难道是这独孤前辈又独创了一门武功,叫做袭明掌吗?”

    尹笑仇微微一笑,说道:“可以这么说,但也并非完全如此。独孤庄主为感激老庄主养育之恩,又为防王世充余党追杀,便改姓为尹,精心钻研袭明掌要义。可惜他只见过招式,内功心法一概不通。好在他武学天赋极高,用了十年时间,以简单的青元庄入门内功,竟然硬生生拆解出这一十三路袭明掌,在第二次唐刀大会一举击败天下各大派高手,夺得武功天下第一的称号。”

    断楼心想:“这独孤老前辈有情有义,当真让人佩服。”回想起尹笑仇方才演练的武功路数,感觉有些许不对,便问道:“尹老前辈,独孤老庄主为了光复尹家,真是尽心竭力,可是这袭明掌路数凶险,恐怕对老庄主自己也有所损害。”完颜翎顿时若有所思:“难道就是因此,袭明掌第十三招不能用吗?”

    尹笑仇听见这话,笑了起来,对着断楼说:“你这小子倒也机灵!没错,这新袭明掌虽然威力丝毫不弱,但是招式凶险,一共十三路,招招都是险中求胜的路数,而且一招险过一招。前四路投石问路、缘木求鱼、以退为进、柳暗花明,还算平常;中四路枯木逢春、铁树开花、山穷水尽、九曲回肠,使出来稍有不慎便会筋断骨折;后四路,飞蛾扑火、破釜沉舟、坐以待毙、回光返照,若有偏差便会经脉尽断,而这第十三路,叫做死而后生,乃是要将全身真气凝于乾坤二位,从丹田中向周身散开,在瞬息之间将全身血气先聚后散走这么两遭,不敢说有移山倒海之力,也绝非常人可以承受,而且内力越深,这招对人的损伤就越大,使出来必死无疑。自开创以来,只有第五十四代庄主尹伯牙使过,一招便将二十三位绝顶高手同时击杀。因此之所以百余年来没人敢侵犯我青元庄,也是任谁都不敢惹出这第十三招。”

    完颜翎眼珠一转,故作一脸担忧状问道:“那既然袭明神掌这么凶险,恐怕很多人都不愿意学吧?”尹笑仇叹口气道:“是啊,出招凶险,练功自然也是凶险。说起来自从独孤庄主之后,就没有几任庄主愿意练此功夫,只是捡一些别的武功练练。好在我青元庄武学深厚,倒也能在武林中稳稳立足,只是再现以往的辉煌,就是要难一些咯。”

    完颜翎趁热打铁,一把将断楼拉了过来,笑嘻嘻道:“那既然这样,我帮您,不如您把这套功夫传给他怎么样?”

    这话一说,三人都是一愣。尹笑仇脸色阴沉,手里酒杯“啪”的一声,重重落在了桌面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