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风楼断翎传》>《风楼断翎传》第十八章 唐刀大会:尹柳

《风楼断翎传》第十八章 唐刀大会:尹柳

作者:雨阙

    这声音清脆细亮,似乎是受了惊吓,却又透着娇嗔刁蛮。断楼和完颜翎还没明白,尹忠便笑道:“翻天的来了。”带着两人转个弯兜了出去,两个女子映入眼帘。

    两人一看,只见凝烟手里端着一个盘子,地上像是打碎了几个装菜装饭的碗碟,正不住地向面前一个韶龄少女道歉。那少女看上去不过十五岁的年纪,着着小小罗衫、盈盈翠裙,衬得身材娇小俏丽。更兼肤白如雪,一张瓜子脸生得极为俊俏,五官精致秀丽,柳眉微蹙,眼中又流露出几分稚气。她一边掸着裙子,一边嘴里不断地嘟囔着:“真的是,这是我娘新给我做的衣服,你个臭丫头赔得起嘛?”

    尽管眼前这个女孩换了装束,脑后也加了发笄,断楼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她,就是半年前见过的尹柳。看她这般得理不饶人的样子,心中暗笑道:“我猜得没错,果然也是个能搅得天翻地覆的小霸王呢。”

    断楼认得尹柳,完颜翎可就没仔细看过她的模样了。她见凝烟一脸诚惶诚恐的样子,显然是被这小姑娘的斥责给吓到了,嘴里止不住地说着抱歉的话,尹柳却还是不依不饶。顿时忍不住,上前喝道:“嚷什么啊?就不能好好说话吗?”尹柳奇道:“你又是谁?”完颜翎道:“你管我是谁啊?”拉住凝烟道:“姐姐,怎么回事啊?”

    凝烟轻声道:“我有些饿了,就问了厨房的地方,自己弄了些吃的,也给你们做了些。走到这里一不小心,就撞上了……”尹柳接口道:“没错,就是她不长眼!”

    完颜翎看看凝烟,衣裙上泼脏了一大片,那女孩身上却只在鞋子上有几滴油点,想必是她走路横冲直撞,把凝烟手里的东西都打翻了。凝烟做侍女送饭习惯了,本能地将盘子往里一收,结果全都泼在了自己身上。

    看着尹柳下巴翘得老高的样子,完颜翎有些生气,上前道:“你那衣服根本就没事,是我姐姐的衣服脏了这么一大片,还没让你赔呢,你还好意思在这里凶,真是蛮不讲理!”

    尹柳瞪大了眼睛,似乎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声音颤抖道:“你……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完颜翎笑道:“再说一遍就再说一遍,我说你啊,蛮不讲理,长得就丑,说话的时候就更丑了。”

    完颜翎一时小性子起来,索性替凝烟还了嘴。凝烟觉得不妥,轻轻扯一下完颜翎道:“翎儿,别说了。”尹柳一张小脸气得鼓鼓的毫无血色,伸出手指着完颜翎道:“你……你……”却不知道说什么,眼中水波旺旺,几乎都要哭出来了。

    尹忠见状,连忙上前打圆场道:“哎呦喂小姐,您怎么今天就回来了?不是说明天才回来吗?”尹柳扭头,泪水一下子流了出来,在尹忠那半截断了的胳膊上伸手一锤,边哭边道:“你管我怎么回来了?爹让你看家,你怎么找来这么两个没大没小的丫头,快把她们给我赶出去!咦?你旁边站着的那个人又是谁?”

    一边说话,一边歪过头向完颜翎身后看过去,一眼瞄见断楼正嘴角浅笑地看着自己。俩人的目光恰巧撞在了一起,断楼开口道:“小妹妹,怎么又哭了?忘了我跟你说过的话了吗?”

    忽而,尹柳桃腮飞起一大片晕红,原本白如玉兰的俏脸霎时转为一朵绽放的玫瑰,艳丽动人,不可方物。方才那几分怒气、几分刁蛮、几分委屈,全都消失得无影无踪,只剩下十分的娇美可爱,满脸都是藏不住的痴痴欢喜,两只小手也不安分地绞弄起来。

    完颜翎见状,回身对断楼道:“不正经!”

    “柳儿,回到家里也不知道来见下我,怎么跑到这里来了,在做什么啊?”尹笑仇的声音传来,从拐角处走了出来,身边跟着一个衣着华贵的老妇,正是尹夫人。尹柳也不答话,低着头从尹笑仇身边跑开了,却在拐角处又微微回头,露出半张俏脸,一晃就消失不见了。

    尹笑仇从没见过女儿这样,有些莫名其妙。但一看凝烟身上的污渍,也大概明白了几分,连忙致歉道:“我这女儿娇生惯养,是被我们宠坏了,得罪了姑娘,万勿见怪。”凝烟道:“也没什么的,只是不小心撞上了,我把衣服浆洗一下就可以了。”

    尹夫人已经听尹笑仇说了断楼到来之事,更是一眼认出了他,不胜欢喜。断楼行礼问安,向尹夫人介绍完颜翎和凝烟,仍是姐妹相称。凝烟对着尹夫人行个万福礼,完颜翎觉得太扭捏,便拱手道:“见过尹夫人,我叫完颜翎。刚才和令爱有些冲撞,还请见谅。”

    尹夫人并不介意,对尹笑仇道:“我说咱家那小魔女,怎么一脸那样的表情跑出去了,原来是背这位姑娘教训了啊。”尹笑仇哈哈笑道:“好啊,柳儿从小就天不怕地不怕,谁都治不住,你要是能让她长点记性,我老牛还要谢谢你呢。”

    几人一边说话一边进了屋,坐在圆桌旁吩咐酒菜,尹忠也侍坐一旁。尹夫人吩咐侍女去取一套干净的衣服给凝烟换上,凝烟刚要起身跟着去,却被尹夫人拉下道:“姑娘远来是客,这些端饭洗衣的事情,就交给丫鬟们去做,不然可就是我们招待不周了。”

    凝烟称谢,便在隔间换了衣服,回来之时,酒席已经开了,尹夫人再谢过断楼和完颜翎之前出手相救的恩情,两人也就谦逊一番。

    酒过三巡,人已半酣。尹笑仇武功卓绝,酒量却似乎不怎么好。凝烟都还没什么感觉,他已经是面红耳赤、说话唠叨了,尹夫人只是在一旁看着,偶尔发笑,也不阻拦,只是随他去。断楼看见这位大宗师的醉酒之态,竟然也和平常人无异,觉得既惊奇又有趣,于刚才暗藏银翎针之事,便更加不放在心上了。

    尹笑仇一把搂过尹忠,醺醺道:“尹忠,你有没有跟他们两个好好讲一讲,我尹老牛当年的事迹?”尹忠道:“讲了讲了,您来之前,我正跟断楼公子和翎儿姑娘讲到上一次唐刀大会,您和慕容舅爷打斗的事情呢。”尹笑仇打了一个嗝,笑道:“他?他不行,我随便吹一口气,他运三天三夜都攒不起来!”尹夫人笑道:“你啊,又胡说八道,我师弟他才不跟你比这个。有本事你就和他赌力,看谁赢得过谁?”

    尹笑仇嘿嘿笑了,对断楼道:“你看见没有,一提到她那个心肝师弟,我就什么都不是啦!楼儿啊,你以后讨媳妇,可千万不能找这样的啊。”

    断楼和完颜翎相视一笑,都是莞尔。完颜翎道:“尹老伯,我以前听说,这上一次唐刀大会的四大高手,在您之后的就是这铁臂龙王慕容海,怎么,他居然是夫人的师弟吗?”尹夫人点头道:“没错,我娘家原本在岭南。在我十岁开始,就跟着师父学医,下面还有一个师弟就是慕容海,另有一个小师妹……”说到这里,语气却黯淡了下来。